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創業家

VS MEDIA 孕育網紅生態圈 助中小企打通O2O

近年社交網絡平台上的熱門內容,由最初的文字發展成圖片,再逐漸演變成短片,創作內容有增無減,更衍生出「網紅經濟」。新冠疫情期間,不少市民需在家工作或學習等,加上各種社交距離措施,帶動社交媒體和 視頻製作流量大增。本地數位媒體網路公司VS MEDIA,瞄準數位內容行銷市場高速發展,扮演創作者與品牌合作串接整合的橋樑角色之外,也協助港企及外企進行內地如大灣區市場;也同時為內企進軍海外,共創多贏局面。 VS MEDIA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黃雅芬。   VS MEDIA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黃雅芬(Ivy)在創業前,遊走於新舊媒體之間,曾是搜尋平台Yahoo hk的開荒牛,又做到TVB.com 營運總監及壹傳媒動新聞等,協助傳統媒體進行數碼轉型。她說,成立VS MEDIA旨在聚集從事與內容創作相關的公司和本地創作人,建構平台,掌握新媒體市場的商機。 Ivy說,近年越來越多人加入新媒體市場,認為新媒體業務未來的前景大有可為。「VS MEDIA首家提供優質網路影音內容創作服務的公司,將網絡最具影響力的創作者與全球優質的品牌商結合,並且共同協作最優質的內容行銷。我們會為創作者提供製作設備與資金,並以各項專業工具協助創作者的原創內容,為創作者與品牌提供一個合作平台。我們主力頻道平台的內容經營與發展,包括YouTube、Facebook、 小紅書、甚至Spotify。創作者可以盡力施展才華,專注發揮原創,而VS MEDIA則會全力協作以及推廣發展。」 另外,VS MEDIA會為品牌及商企提供跨領域行銷 、社群媒體以及搜尋優化的協助,例如為快餐品牌找尋合適的KOL(關鍵意見領袖)進行大型宣傳企劃。 黃雅芬(Ivy)在創業前,遊走於新舊媒體之間。   跨界別合作  成創作者孵化平台 VS MEDIA公司經過9年的發展,由一間數人微企,發展成現時規模逾百團隊的跨國業務企業。Ivy指出,公司以本港為基地,由本港開拓至台灣地區、內地、新加坡以及更多海外據點。 她提及,2015年進軍內地市場,是公司發展一大的里程碑,令業務壯大起來。多年來累積不少本地、海外品牌客戶,至今已與全球超過 1,000 位網紅合作,長期合作的網紅逾600多人,合作視頻總播放量超過 100 億次。而2018年,VS MEDIA與騰訊和K11共同創立的騰訊眾創空間(香港),為新一代數碼創業者和初創企業,提供與數碼娛樂及數碼內容創業有關的支援服務及設備,助本港與外國創作人進入內地市場,並推動大灣區的創新創業發展。目前騰訊眾創空間已在全球設立36個眾創空間,而香港站是首個內地以外站點。Ivy提到,眾創空間設有會員制,對象為有潛力的創作者,現時空間內八成為本地初創,兩成為海外公司,最多可同時容納二百人,除攝影棚等設備須按使用時間另作收費,空間其他服務將免費提供,包括流量分析、版權保護、孵化、內容創業指導等服務。 她又說:「我們發現不少海外創業者冀進入中國市場,萌生在內地境外建立眾創空間的念頭,配合國家規劃粵港澳大灣區,透過龐大的線上及線下資源,幫助本港及外國創作人進入內地市場。繼開拓台灣、內地、新加坡後,下一步,我們計劃於明年進軍歐洲地區,在當地建立另一個據點。」 VS Media已在台灣設立據點,與當地網紅合作。 VS Media已進軍上海,開拓當地跨境電商市場。   近年在社交媒體領域流行內地主播的直播銷售模式(直播帶貨),不但為KOL(關鍵意見領袖)生態圈創造新模式,亦令電商市場更蓬勃。Ivy指出,直播帶貨能即時顯示商品成交額,吸引更多客戶投放資源。她說,在直播帶貨熱潮下,VS Media 去年收入按年大增三至四成,創成立以來歷史新高。當中香港區業務收入佔四成,台灣收入佔三成,其餘三成則是新加坡和內地。 除平台盈利增長,同時令創作者收入大增。lvy指出,近年YouTuber生態更多元化,收入來源亦由原來主要靠YouTube分紅,增加更多渠道如會員制、直播打賞等。她又指,目前有不少本地藝人於內地從事直播帶貨,較為有名氣的如劉小慧、葉翠翠和佘詩曼等。而公司亦與不少藝人合作,包括周嘉蔚、阮兆祥等,她透露,如周嘉蔚的一場直播帶貨觀看人次達23.5萬,而與阮兆祥的4小時直播中,花了僅2.5小時所有貨品即售罄,反應非常熱烈;另一方面,公司同時培育旗下藝人,如林芊妤( Coffee )和點Cook Guide 都曾加盟VS Media 成為旗下藝人,而現時旗下收入也有一定保證,如笑波子深受網民歡迎,她舉例說,以笑波子每周上載約4至5條片段計,每月大概可分到10 萬至數十萬元不等的YouTube廣告費。 VSMEDIA 與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淘寶全球購合作推出「香港百店」跨境電商項目。   [...]

博客

文慧詩: 投資新常態 社交媒體影響年輕股民取向

新年依始,市場氣氛仍然被疫情陰霾所籠罩,樓市沒有太大波動,但投資市場卻鬧得熱哄哄,美國新經濟股可謂令全民皆股,而虛擬貨幣也再度受關注。股市升幅的背後,卻正正顯示了投資者的年輕化及其心態的轉變。 早年,投資者多在報章、經濟刊物及傳統財經報道中了解股票或其他投資產品的背景及資訊。但現今投資者多在社交平台吸收資訊,如Twitter、Facebook、Instagram、YouTube,最近更有了Clubhouse。社交平台的即時性,令投資者可以更快捷地獲取消息,而社交平台的留言功能亦增加了大眾的意見交流,令只有單一方向發放資訊的平台逐漸流失用户及觀眾。資訊發達及入場門檻低,加強了美股及虛擬貨幣的普及化,而投資者的年齡層亦漸趨年輕。 筆者最近分別訪問了兩名年輕投資者,從他們的投資分佈中了解一下他們的取態: 投資者A:20歲,從事銷售,現與家人合資持有大灣區物業作投資。其月入約港幣$30,000,股票投資經驗只有1個月,暫以$10,000全投資於美股,暫獲利20%。他選擇美股是由於入場門檻低,只需幾千港元就能入手知名大公司的股票,而且較容易了解該公司的主要業務發展。日常資訊來自社交平台、Blogger或有評論功能的交易軟件。以小搏大的心態,希望投資獲利再在港置業。 投資者B:30歲,從事數碼營銷,現時無物業,未來打算購入香港物業自住,或會投資英國物業收租。月入港幣$40,000,投資經驗約1年,現投資約$130,000於美股(70%)、虛擬貨幣(20%)及英鎊(10%),暫時獲利30%。他主要投資在美國新經濟股,主打科技股,認為政治對美股造成的波幅較低,日常資訊來源自Bloomberg、社交平台、Blogger或有評論功能的交易軟件,不太依賴香港傳統媒體的財經報道。 可見,社交平台已成為新一代投資者的主要資訊來源,亦成為股票市場的催化劑。被視為Twitter股神的Elon Musk,只要一個Hashtag,一夜間就可令某公司股價爆升,因不少股民都會因為他的一個Tweet而入市。市場上更有軟件公司因此開發了一個App名為Elon Stock ,捕捉Elon Musk任何有關投資的Tweet。 社交媒體影響股民的投資取態,已成為了新常態,而上市公司也利用社交媒體發放即時資訊,拉近與散戶的距離,從而加強其投資信心。但在資訊氾濫的年代,也很容易造成羊群心態。筆者建議投資者還是多加了解其投資產品的背景和公司遠景以減低風險,也避免情緒主導以致龐大損失。而且投資組合應有不同板塊組成,那就可平衡風險。 [...]

博客

陳繼宇:社交商貿帶貨直播營商新趨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市民減少外出消費,改為於網上平台購物。然而網上購物平台五花八門,簡單的文字介紹未能讓消費者充分了解產品, KOL帶貨直播成新潮流。   KOL不局限於俊男美女,只要口才好,見多識廣,有一定粉絲人數,能「吸LIKE」,不時於社交平台上載一些包含產品,但非硬銷性質的照片,如果能獲不錯的瀏覽量或LIKE數量,便會有品牌公司邀請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推廣產品。而直播帶貨同樣是新的零售概念,由KOL透過直播為粉絲推薦產品,在社交平台上進行交易,這就是社交商貿Social Commerce。 KOL直播帶貨的興起,將代替部份傳統的報章雜誌等廣告,商戶物色合適的KOL推銷產品,將KOL結合商業營運模式。現時電子商貿佔零售市場約兩成,而社交商貿則佔不足5%,預期未來將繼續上升,極具發展潛力。 如何能有效透過直播進行促銷?以時裝為例,每人的喜好都有所不同,有些人更喜歡自己選擇。KOL於直播上親身示範流行服飾,粉絲信任KOL的個人品味及潮流觸覺,再透過即時網上交流,KOL建議如何穿搭服飾,吸引粉絲選購,這些即時互動是電商網購平台不能做到的。不過網購用家一般對價格敏感度較高,亦不是所有產品也能透過社交商貿進行促銷。 成功的社交商貿不能單靠KOL來運作,背後需要團隊負責售後及物流等工作。因此,年輕人在未來將有更多發展機會,而地攤經濟更適用於網上平台。預計未來將以輕資產營商為主,不需要有廠房及辦公室,只要好好地管理現有的資源及技能,將有限資源合併再發揮,實行「Think in the box」,自然能在逆市創造奇蹟。     撰文:陳繼宇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

本港時事

【新經濟】社交媒體蓬勃發展,催生直播經濟迅速增長

自從YouTube及Facebook能夠支援直播功能後,網台和直播視頻就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資本平台當然亦不甘後人,在今年3月8日已推出資本視頻直播節目「港股講估」,並成功邀請多位城中知名分析師作客,為觀眾帶來更多財經分析資訊。 撰文  吳鴻生、南華證券研究部、本刊編輯部 直播市場在內地的發展更為亮眼,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7)》指出,內地網絡直播在2016年呈爆炸式增長,用戶規模達3.44億人;預估網絡直播到2020年,將一舉躍成為千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大產業。 在2017年,中國網絡直播的用戶規模達3.44億,佔網民總體的47.1%,月活躍用戶高達1億,用戶總數較2016年6月增長1,932萬,增速非常快。當中,遊戲直播的用戶使用率增幅最高,使用率半年增長了3.5個百分點,演唱會直播、體育直播和真人聊天show直播的使用率則保持穩定。 中國網絡直播增長迅速 在市場規模方面,報告稱,中國網絡直播的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約90億元漲至2016年的約150億元,增幅高達67%,增長快速,是一個甚具潛力的行業。 直播市場的崛起,也對傳統廣播行業帶來影響。參考德勤的報告顯示,2018年,現場直播將創造5,450億美元的直接收入。即時播報(電視與廣播)預計佔總收入的72%,其中電視直播佔比最大,電視廣告與訂閱費達3,580億美元。 不管是美國等西方國家,還是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儘管電視直播在年輕人中的收視率持續下滑,但整體直播收視依然表現強勁。美國三分之二的電視觀眾擁有數位視訊錄影機。2017年第一季度,電視直播平均收視率同比下降10分鐘至261分鐘,按2.5億成年觀眾計,收視率總共降低了25億分鐘(4,160萬小時)。不過,美國觀眾每天觀看電視的時長仍達到651億分鐘(11億小時),整個季度的觀看時長達1,010億小時。 德勤的資料顯示,2018年,基於現場直播內容的電視廣告費預計達1,880億美元,廣播廣告達320億美元。直播廣告收入成為電視台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直播2018年的超級碗,廣告費達到了每30秒450萬美元,至少獲得了5億美元的廣告收入。奧斯卡同樣,美國廣播公司(ABC)奧斯卡頒獎禮的收入達到了每秒260萬美元。 電視直播行業在中國,其實也有著類似的發展。參考央視索福瑞資料顯示,從2001年到2017年,央視春晚的全國並機總收視率基本上一直在30%以上,這意味著有至少好幾億人觀看央視春晚。由此可見電視對廣告商仍極具吸引力。 央視春晚廣告天價 以央視春晚的前八分鐘廣告為例。開播前19點52分開始,8分鐘內共計播放廣告28個,涉及24個廣告主。其中淘寶、古井貢酒、美的、君樂寶均佔據2段廣告位置。按照業內一般對春晚標段15秒廣告2,000萬元的估價,總計投放額度大概在5至6億之間。 雖然電視直播仍為主流,但視頻直播和電子競技的內容卻在急起直追,雖然她們的規模還不足百億美元,但是數位化平台正在加緊直播內容的佈局。德勤預計2018年,數位化平台將繼續提供直播節目,進一步延續以前的做法。在美國,亞馬遜購買了美國職業橄欖球聯盟NFL週四夜賽的直播權,亞馬遜Prime會員和電視使用者均可在電視上觀看該賽事。在英國,亞馬遜推出了「亞馬遜頻道」,由多個電視直播頻道組成,其中包括Discovery探索頻道、ITV獨立電視台、歐洲體育頻道以及米高梅頻道等等。該頻道由亞馬遜在現有Prime視頻點播的基礎上全新開設(需另行付費)。 在中國,騰訊體育與NBA簽下5年合約,雙方的合同金額為5年5億美元(約31億人民幣);愛奇藝體育與世界著名的職業男子網球協會ATP達成戰略合作,成為2017-2020年ATP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新媒體合作夥伴。在2016年,Twitter(推特)購買了10場NFL比賽直播權。2017年5月,推特宣佈已簽署16項直播協議,包括演唱會、體育賽事以及戲劇表演等。推特還與英國BBC合作,將直播五場大選特別節目。 [...]

專題

社交媒體營銷趨勢

撰文:吳淑慧(城市大學市場營銷學課程副主任) 品牌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市場營銷的是大趨勢,找來的代言人不再限於明星,KOL (Key Opinion Leader)「網絡紅人」亦是近年新興的選擇。KOL的商業價值來自其龐大的社交網絡者,企業可透過他們在網絡的影響力,將品牌推廣至目標客戶。 在社交平台上,除了以粉絲數量來判斷KOL人氣,亦可以參考KOL與粉絲的互動率 (Engagement Rate),以了解KOL的受擁護程度。坊間計算互動率的方法,是將帖文的讚、留言及分享次數加起來,再除以粉絲的數字。互動率越高,KOL的影響力就越大。舉個例子,Instagram的平均互動率是3至5%, 若KOL本身有一萬個追隨者,那他至少要有300至500個讚或者留言才算合格。市面上亦有公司推出社交監測系統,利用大數據來量度KOL的影響力,根據支持者數量、可信性、活躍度、傳播力、投入程度、品牌合作等,來計算出一個分數,讓品牌輕鬆地找到合適的KOL做推廣。 一直以來,大部分KOL都以個人和獨立的身份與公司直接合作,有異於明星和藝人,一般KOL背後都沒有企業團隊作支持。KOL熱潮發展至今,行業亦開始出現整合情況,由個人化轉向團隊化、專業化。 KOL經理人公司相繼出現,為KOL與商戶或品牌做配對,形式就像歌星、模特兒一樣。經理人公司會先了解企業的目標客戶,再選取旗下合適的KOL為產品作宣傳。 事實上,以KOL作宣傳已不再是新鮮事,大眾亦不難辨別某些分享中廣告的成份。雖然坊間對KOL帖文性質的認知度增加,但這並不代表KOL的影響力將因而減退。反之,某些KOL能以獨特的風格,輕鬆有趣地宣傳產品,令大眾更容易接受。 現時企業亦開始搜尋KOL以外的大眾市民或真實用家作產品推廣。對比擁有龐大粉絲數目的KO L,一般人如你我的領導性及宣傳效力雖未及KO L,但於自身的圈子或更具信服力,擔任圈子中的Ke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