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陳繼宇:社交商貿帶貨直播營商新趨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市民減少外出消費,改為於網上平台購物。然而網上購物平台五花八門,簡單的文字介紹未能讓消費者充分了解產品, KOL帶貨直播成新潮流。   KOL不局限於俊男美女,只要口才好,見多識廣,有一定粉絲人數,能「吸LIKE」,不時於社交平台上載一些包含產品,但非硬銷性質的照片,如果能獲不錯的瀏覽量或LIKE數量,便會有品牌公司邀請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推廣產品。而直播帶貨同樣是新的零售概念,由KOL透過直播為粉絲推薦產品,在社交平台上進行交易,這就是社交商貿Social Commerce。 KOL直播帶貨的興起,將代替部份傳統的報章雜誌等廣告,商戶物色合適的KOL推銷產品,將KOL結合商業營運模式。現時電子商貿佔零售市場約兩成,而社交商貿則佔不足5%,預期未來將繼續上升,極具發展潛力。 如何能有效透過直播進行促銷?以時裝為例,每人的喜好都有所不同,有些人更喜歡自己選擇。KOL於直播上親身示範流行服飾,粉絲信任KOL的個人品味及潮流觸覺,再透過即時網上交流,KOL建議如何穿搭服飾,吸引粉絲選購,這些即時互動是電商網購平台不能做到的。不過網購用家一般對價格敏感度較高,亦不是所有產品也能透過社交商貿進行促銷。 成功的社交商貿不能單靠KOL來運作,背後需要團隊負責售後及物流等工作。因此,年輕人在未來將有更多發展機會,而地攤經濟更適用於網上平台。預計未來將以輕資產營商為主,不需要有廠房及辦公室,只要好好地管理現有的資源及技能,將有限資源合併再發揮,實行「Think in the box」,自然能在逆市創造奇蹟。     撰文:陳繼宇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資訊科技總監 [...]

本港時事

【新經濟】社交媒體蓬勃發展,催生直播經濟迅速增長

自從YouTube及Facebook能夠支援直播功能後,網台和直播視頻就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資本平台當然亦不甘後人,在今年3月8日已推出資本視頻直播節目「港股講估」,並成功邀請多位城中知名分析師作客,為觀眾帶來更多財經分析資訊。 撰文  吳鴻生、南華證券研究部、本刊編輯部 直播市場在內地的發展更為亮眼,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7)》指出,內地網絡直播在2016年呈爆炸式增長,用戶規模達3.44億人;預估網絡直播到2020年,將一舉躍成為千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大產業。 在2017年,中國網絡直播的用戶規模達3.44億,佔網民總體的47.1%,月活躍用戶高達1億,用戶總數較2016年6月增長1,932萬,增速非常快。當中,遊戲直播的用戶使用率增幅最高,使用率半年增長了3.5個百分點,演唱會直播、體育直播和真人聊天show直播的使用率則保持穩定。 中國網絡直播增長迅速 在市場規模方面,報告稱,中國網絡直播的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約90億元漲至2016年的約150億元,增幅高達67%,增長快速,是一個甚具潛力的行業。 直播市場的崛起,也對傳統廣播行業帶來影響。參考德勤的報告顯示,2018年,現場直播將創造5,450億美元的直接收入。即時播報(電視與廣播)預計佔總收入的72%,其中電視直播佔比最大,電視廣告與訂閱費達3,580億美元。 不管是美國等西方國家,還是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儘管電視直播在年輕人中的收視率持續下滑,但整體直播收視依然表現強勁。美國三分之二的電視觀眾擁有數位視訊錄影機。2017年第一季度,電視直播平均收視率同比下降10分鐘至261分鐘,按2.5億成年觀眾計,收視率總共降低了25億分鐘(4,160萬小時)。不過,美國觀眾每天觀看電視的時長仍達到651億分鐘(11億小時),整個季度的觀看時長達1,010億小時。 德勤的資料顯示,2018年,基於現場直播內容的電視廣告費預計達1,880億美元,廣播廣告達320億美元。直播廣告收入成為電視台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直播2018年的超級碗,廣告費達到了每30秒450萬美元,至少獲得了5億美元的廣告收入。奧斯卡同樣,美國廣播公司(ABC)奧斯卡頒獎禮的收入達到了每秒260萬美元。 電視直播行業在中國,其實也有著類似的發展。參考央視索福瑞資料顯示,從2001年到2017年,央視春晚的全國並機總收視率基本上一直在30%以上,這意味著有至少好幾億人觀看央視春晚。由此可見電視對廣告商仍極具吸引力。 央視春晚廣告天價 以央視春晚的前八分鐘廣告為例。開播前19點52分開始,8分鐘內共計播放廣告28個,涉及24個廣告主。其中淘寶、古井貢酒、美的、君樂寶均佔據2段廣告位置。按照業內一般對春晚標段15秒廣告2,000萬元的估價,總計投放額度大概在5至6億之間。 雖然電視直播仍為主流,但視頻直播和電子競技的內容卻在急起直追,雖然她們的規模還不足百億美元,但是數位化平台正在加緊直播內容的佈局。德勤預計2018年,數位化平台將繼續提供直播節目,進一步延續以前的做法。在美國,亞馬遜購買了美國職業橄欖球聯盟NFL週四夜賽的直播權,亞馬遜Prime會員和電視使用者均可在電視上觀看該賽事。在英國,亞馬遜推出了「亞馬遜頻道」,由多個電視直播頻道組成,其中包括Discovery探索頻道、ITV獨立電視台、歐洲體育頻道以及米高梅頻道等等。該頻道由亞馬遜在現有Prime視頻點播的基礎上全新開設(需另行付費)。 在中國,騰訊體育與NBA簽下5年合約,雙方的合同金額為5年5億美元(約31億人民幣);愛奇藝體育與世界著名的職業男子網球協會ATP達成戰略合作,成為2017-2020年ATP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新媒體合作夥伴。在2016年,Twitter(推特)購買了10場NFL比賽直播權。2017年5月,推特宣佈已簽署16項直播協議,包括演唱會、體育賽事以及戲劇表演等。推特還與英國BBC合作,將直播五場大選特別節目。 [...]

專題

社交媒體營銷趨勢

撰文:吳淑慧(城市大學市場營銷學課程副主任) 品牌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市場營銷的是大趨勢,找來的代言人不再限於明星,KOL (Key Opinion Leader)「網絡紅人」亦是近年新興的選擇。KOL的商業價值來自其龐大的社交網絡者,企業可透過他們在網絡的影響力,將品牌推廣至目標客戶。 在社交平台上,除了以粉絲數量來判斷KOL人氣,亦可以參考KOL與粉絲的互動率 (Engagement Rate),以了解KOL的受擁護程度。坊間計算互動率的方法,是將帖文的讚、留言及分享次數加起來,再除以粉絲的數字。互動率越高,KOL的影響力就越大。舉個例子,Instagram的平均互動率是3至5%, 若KOL本身有一萬個追隨者,那他至少要有300至500個讚或者留言才算合格。市面上亦有公司推出社交監測系統,利用大數據來量度KOL的影響力,根據支持者數量、可信性、活躍度、傳播力、投入程度、品牌合作等,來計算出一個分數,讓品牌輕鬆地找到合適的KOL做推廣。 一直以來,大部分KOL都以個人和獨立的身份與公司直接合作,有異於明星和藝人,一般KOL背後都沒有企業團隊作支持。KOL熱潮發展至今,行業亦開始出現整合情況,由個人化轉向團隊化、專業化。 KOL經理人公司相繼出現,為KOL與商戶或品牌做配對,形式就像歌星、模特兒一樣。經理人公司會先了解企業的目標客戶,再選取旗下合適的KOL為產品作宣傳。 事實上,以KOL作宣傳已不再是新鮮事,大眾亦不難辨別某些分享中廣告的成份。雖然坊間對KOL帖文性質的認知度增加,但這並不代表KOL的影響力將因而減退。反之,某些KOL能以獨特的風格,輕鬆有趣地宣傳產品,令大眾更容易接受。 現時企業亦開始搜尋KOL以外的大眾市民或真實用家作產品推廣。對比擁有龐大粉絲數目的KO L,一般人如你我的領導性及宣傳效力雖未及KO L,但於自身的圈子或更具信服力,擔任圈子中的Ke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