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一起走,走得更遠

  三毛曾說,旅遊不是為景,而是為人。在英國黑池當義工的日子,我也遇上一些人,他們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從他們身上,總有啟發,例如這位韓國青年Joon。 最常掛在Joon口邊的話:「一起走吧,熱鬧點!」 Joon趁大學休學一年,跑來英國體驗生活,他已經走了歐洲一遍。 這天是周三,我剛好與他同日休假,Joon知道我剛到埗,還沒有機會到處走走,約我中午後到市中心:「Sunny,一起走吧,熱鬧點!」 Joon在黑池當義工已有三個星期,一星期後,便會啟程到倫敦,繼續新旅程,他想到市中心買新球鞋,也趁着假期,到還未到訪的景點走走,邀請我同遊黑池。 作為大部份長途旅客,大概都是那種喜愛一個人旅行的人,我亦一樣,即使旅伴如何合拍,步伐總會不一致,慢慢形成壓力,欠缺自由自在的樂趣。 不過,Joon讓我看到不一樣的地方,他喜歡「一起走」。令我深深體會到,要走得快,就一個人走;要走得遠,看得多,就要一起走。 例如,我和Joon走到市中心,因為他要買球鞋,我也會走入大型運動店;我要買髮泥,也一起走入超市;我們又會互相交換情報,購買黑池最美味的fish and chip英式炸魚柳,一邊看海,一邊享用美食,看到的景物更多。 登上黑池鐵塔 晚上,Joon說很想去黑池鐵塔,他說:「七時前登上鐵塔,可看到黑池全市亮燈一刻,必定要去的。」他露出招牌笑容:「一起走吧,熱鬧點!」 這樣,我們便花了近13英鎊,登上黑池鐵塔,當然這座鐵塔跟巴黎的不能相提並論,但總算有規模的,登塔前可以觀賞4D電影,黑池介紹的歷史,再坐電梯上塔頂。 塔頂之上,全以玻璃作地板,震撼力十足,往下望望,實在有點令人腳軟的感覺,效果不賴,真的要感謝Joon的邀請! 再次引證了一句話,兩個人走,走得更遠,看得更多! 歐洲小貼士: 黑池鐵塔小資料 地址: 黑池海濱長廊中段 票價: 12.95英鎊 時間:周一至周日上午十時起,最後入場時間為 6:45pm 網站:http://www.theblackpooltower.com 作者簡介 聽說兩個人相識的概率是0.0487%,我們的不期而遇發生在2021年2月7日。兩個前記者,現分別從事營銷和公關工作,是「真遊戲群組」創辦人。我們在ClubHouse以聲線建立默契,強烈的共鳴更讓我們相信彼此。既然快樂會傳染,悲傷自然可減免,希望透過自身旅遊和生活經歷,與大家尋找前行的力量。人生宛如遊戲,樂在其中,邂逅驚喜。   [...]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當義工的快樂

我開始在黑池一間旅館當義工,義工職責是什麼?其實很廣泛,包括房間清潔、裝潢工程、洗熨、前台接待、酒吧、廚房早餐及晚上清洗等工作,新鮮感十足! 我在晚上九時半到達旅館報到,與各人互相認識之後,馬上跟著另一位義工Bea,學習晚上清潔工作,包括清潔廚房、整理食物位置、酒吧位置、咖啡機、大廳打掃等,看似繁複,但都是一小時內能完成的工作。 Bea很耐心的教導我,她來自西班牙馬德里的,正讀大學二年級,主修英文,趁著假期來英國當義工,順道學習英語,她在這裡已經兩星期了。 我趁機問她:「這裡好玩嗎?」 她故作神祕:「都不錯的,但有一樣野,令這裡大打折扣,你遲早感受到!」說畢,便繼續向我解釋如何整理冰箱中的飲品。 我見她一邊工作,一邊望著手機,好像是在查探什麼似的。 她告訴我,我們雖然在古樸的旅館工作,但在資訊化的年代,我們都在Google Drive有一個分享文件,老闆會在文件上分工,我們每天上網查看未來一周的工作安排。 例如星期一,Sunny會負責早餐、洗熨衣服,工作時間為早上七時至中午等等,每人每天工作不多於五小時,一周有兩天假期……,讓你有充足時間往其他地方旅遊! Bea說,我們在這裡付出體力,可換取免費食宿,廚房大部份東西都可任吃任喝,但不包括酒類飲品,而每天晚上,我們都圍在大廳上聊聊天,分享大家生活,老闆還要求我們向每位義工,介紹自己的國家等等。   突然間,老闆大叫,Sunny, Bea, 快點出來看,黑池正上演煙花大賽!我與Bea 便狂奔出門口。 [...]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愛爾蘭海旁的黑池

實在太興奮喇!我懷著愉快心情,終於踏足英國國土。我打算先到曼徹斯特市鄰近的古樸小鎮「黑池」,尋找早前約好的旅館「報到」,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義工」生活,感受最地道英國生活。 甫踏出機場,感覺煥然一新。我心中暗忖:「英國果然沒令我失望,車站整潔,隨處都是讓人看得明白的英文路牌,路人、票站職員都面帶笑容,用清晰標準的英語談話,特別令人安心。」 在曼徹斯特車站,我先打電話給旅館負責人,交待到達時間,之後便跳上火車,出發到位於英國西北部、臨愛爾蘭海的黑池。 追溯源頭,二次大戰期間,黑池擔當著避難處的角色,為失去至親的年輕軍人,提供尋找快樂的地方,是傳統渡假勝地;今天,這個沿海城市,雖然已被全新建設的海濱長堤圍繞,但保留了各種昔日情懷,包括古老的電車、馬車、懷舊舞廳、酒吧、海灘舞臺、摩天輪、兒童樂園,仿佛讓遊客走進上世紀歐洲時光。 我從車站走了約十分鐘,到達旅館門口。旅館叫Gramsford Lodge,這是首批位於黑池臨海而建的特色旅館, 五層高,以石屎建成,外牆塗上醒目的青綠色,距離海灘只是一條馬路之隔。 我按下門鈴,應門的是一名年輕的西班牙青年,不用想他也是這裡的「義工」,他帶我穿過古老木門,走到旅館大廳,這裡滿布木製傢俱及懷舊的水晶燈飾,讓人感覺溫馨舒服。 晚上約九點了,兩位旅館負責人都在大廳守候,他們分別烏克蘭的年輕女子Anastasiya及來自英國的變性人Paula (男變女),看上去已過半百,她們親切地歡迎我;大廳上還有剛剛為我開門的西班牙青年Jesus、二十來歲的西班牙及德國少女Bea 與Anne、及一個韓國男生Joon。 Paula問我:「吃晚飯沒有?」 我說得尷尬:「還未的。」 她著西班牙青年,帶我到廚房,取了一些意粉,我在大廳內一邊吃意粉,一邊跟他們訴說我被拒入境的經歷。 Anastasiya告訴我,原來早前很多非歐盟國的「義工」,都因簽證問題而被拒入境。他們在都因在過關時,說了「義工」二字,便遭遣返。。。。。。 [...]

真遊戲群組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令人動容的入境職員

早上九時,被英國駐法國入境人員遣返在邊境,該怎麼辦呢?我心中只希望,尋找可供上網的地方,把我的銀行資料、回程機票等一一列印出來,證明我絕不是希望當黑工。坐船去不到英國,那我轉乘飛機,再次「闖關」! 我曾在巴黎險被搶劫,巴黎之於我,是危險地帶。由入境人員遣返在邊境圍欄外,我站在沒有人氣法國邊境,前路茫茫。不過,我絕對是那種有想法就去實踐的人,無論如何,也要到英國。 我走到附近一個航運中心查詢,職員告訴我,這裡有往返Calais市中心火車站的穿梭巴士,但要接近中午才開出首班車, 而徒步往火車站,大約要半小時。 拖著沉甸甸的行李箱,揹住結他,一步一步走,穿過天橋、寂靜的民居,沿著馬路,好不容易才走到火車站。 我原本希望先坐船到倫敦,隨處遊覽一天,再坐火車到曼徹斯特市,約定了今天晚上到當地一家旅館「報到」,當一個月的義工,體驗當地生活,但昨晚被拘留了一整晚,打亂了計劃。 如今先到倫敦遊玩,時間已趕不及,我手機不能上網,遂致電香港朋友求救,查詢有沒有航班,直飛到曼徹斯特市。這個方法好處是,一:不用再坐巴士回到法國邊境,再與同一班入境人員糾纏,好處二,直飛曼徹斯特市,能趕及時間「報到」。 在好友耐心幫忙下,我訂了由巴黎飛往曼徹斯特的機票,約港幣三千多元,貴但沒辦法,航班時間是下午四時。 我匆匆忙忙的趕回巴黎市中心車站,趕問路人哪兒有上網服務,最終找到車站旁有一間網吧,列印了銀行戶口資料、回程機票等,再趕往機場。 先敬羅衣後敬人 每次出發機場,都是興奮的,但今次我卻一面緊張,擔心不能入境,他們會相信我不是黑工嗎?無論如何,先敬羅衣後敬人,早一晚我換上睡衣上大巴,衣衫襤褸的見入境人員,他們一定把我當成嘍囉,而他們搜尋我行李時,又發現我有半瓶未喝完的紅酒,大失印象分! 上機前,我決定換上一套斯文整潔中產裝,穿格仔恤衫、扣鈕絲絨外套、米白長褲,面帶笑容,經過三小時航程,排隊等候辦理入境手續。 與我排隊的,都是年輕的亞洲學生,有的很順利過關,有的卻被入境人員不斷查問,緊張地解釋學生簽證問題。 輪到我了,呼,我喘了口氣,踏上辦理櫃位前。 替我辦入境手續的,是個年約40歲,身體略發福,樣子和善的官員,他一看我的護照,就皺著眉,驚訝的問:「你今天早上才被拒絕入境,你下午又來?」 [...]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在英法邊境被拘留之二

已經凌晨三時半時,我被英國入境人員困在拘留室差不多一個小時,開始感到非常惶恐,也責怪自己為何這麼大意?不能到英國怎麼辦?應該怎跟入境人員解釋? 雖然拘留室內有水、餅乾等食物,看守的警員還告訴我,如果肚餓,他們有三文治咖啡等,但我實在太擔心,只能我呆在坐拘留室內,喝口熱咖啡。 再等一會,有入境人員帶我回到行李房,把我的行李、結他都放在枱上等,他帶上手套,仔細搜查我的物品。 他看來30出頭,少說話,是個做事很嚴謹的人。 他念念有詞:「你的物品都很齊全?」 我這次出走歐洲,預算去兩個月的,加上預期天氣轉冷,厚薄衣服總要預備。我想,他一定要擔心我會否長期居留,在英國當黑工! 我連忙解釋:「我這次是長期旅遊的,行李當然會多的。」 他又要求我脫去衣服搜身,確保身上及行李沒有違禁品,在這裡鄭重聲明:沒有探肝檢查。 經過一小時後,我又被帶回拘留室,我不斷向他解釋,要求離開,他反覆告訴我:「不是我決定,而是我上司決定,請耐心等候。」 我又在拘留室等了一個小時,這時警員帶來一名俄羅斯青年,神情陰厲,頭髮像孔雀開屏,搭配鼻環、唇環,一看便知是個厚厚案底的青年。 與他同處一室,難免慌亂,我與他各有各佔據一角睡覺,又過了一小時,心情愈來愈焦急,我開始與閒聊。 「他們為什麼拘留你?」我問 「他們說我拿的證件,跟我的名字不乎,真倒楣!」他若無其事的續說。「這根本不是問題,有證件便行了,靠!」 他基本上在胡言亂語,只不斷怪責入境入員…… 這時入境入員再次叫我出去,我心情著實焦急,希望有好消息出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