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Valoot創辦人Ovidiu Olea 電子支付進攻的士市場

香港的電子支付技術又再掀起社會爭議。手機支付模式的一日千里,中國內地更幾乎已經是「無現金社會」。本港雖然已有Apple Pay、支付寶等手機支付應用程式進駐,但在社會日常習慣當中,市民仍以八達通及信用卡付款為主,有更多未有此兩類付費裝置的商戶,則仍然需要依賴紙幣,例如「的士」。 Valoot的創辦人及行政總裁Ovidiu Olea原為銀行從業員,正看準手機支付的潛力,以及的士未有提供電子支付的機遇,銳意發展針對應用於的士的手機支付程式,希望從此改變經濟生態。 Text / Schiller Fu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接受我們訪問之際,Ovidiu Olea一開始便向我們提出一個問題:「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經歷:某天當你需要坐的士前往機場,或是將要參與某個重要的會議,在下車的時候,你卻發現因為忘記提取現金,身上沒有足夠的現金支付車資。那麼,你會怎麼辦?」他坦言這是他的個人真實經歷,而正正是因為某次乘搭的士,最後卻無法支付足夠金錢的窘境,令他想到要發展手機電子支付模式,應用於支付的士車資。 實現以QR-code支付車資 Valoot與支付寶及微信支付合作,製作出中文介面的手機應用程式「Valoot Pay」,乘客及司機下載後,只要申請帳戶均可以連結信用卡,由司機掃瞄乘客的 QR-code,即可以從乘客的帳戶扣除現金,以作為車資。訪問當天,Ovidiu Olea親身乘坐的士而來,並親自示範以乘客身份,透過Valoot的應用程度繳付車資,整個過程只需不到數秒,一如所有透過QR-code的支付方式。Ovidiu Olea笑言,目前整個手機程式仍然只有繁簡體中文版,不諳閱讀中文的他,只需要記得付款的「按鍵位置」,即可以輕鬆自在地繳付車資。 「司機透過手機收取款項後,約莫一天前後,即可以從戶口中領取現金。我知道對大部份的士司機來說,一天內實收了多少金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Ovidiu Olea又向我們展示他的手機應用程式,解釋上面的介面。「因此,我們的應用程式當中,還設計了『小費』的設計,你可以根據你對司機的服務態度及旅途舒適度的評分,而選舉5%或10%的小費,當然也可以選擇不給予任何小費;我們亦會提供服務評分項目,讓乘客按照司機的服務態度,給予相應的評價。」 親身接觸司機推動程式 香港於1997起正式發行八達通,20年過去,這張功能簡單的電子儲值卡,依然是本港市民最常用的電子支付方式。相比之下,中國內地卻似「跳級」,由現金跨步到手機電子支付模式。面對近年以阿里巴巴支付寶以及電子支付的急攻,香港的電子支付水平是否「落後」,再次在公眾之間引起爭論。Ovidiu Olea則認為,香港的士業界雖然仍然以現金支付為主,但手機支付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他坦言:「我不是第一個想要在本港推行類似支付方式的人,但我認為的士司機只能接受現金的這種局限,是香港人及社會需要去解決、卻長久以來懸而未決的問題。我希望以建立一個應用程式,並且籌組一個團隊,去解決這個問題。」 連同Ovidiu Olea本人在內,Valoot目前擁有7位成員,而Ovidiu Olea笑說他是整個團隊當中,唯一個不會說任何漢語的成員。他說:「所以我必須拜託我的夥伴,去親身與的士司機溝通。開始研發這個應用程式之前,我們已與近100位的士司機傾談過,發現他們非常支持我們的構思,到這個應用程式真的推出了,又必須派我們的成員,親身乘搭的士,親自向的士司機推廣我們的應用程式。」Ovidiu Olea表示,Valoot其中一位員工,每天的工作曾經就是不斷去坐的士,然後在的士上向司機推廣他們的應用程式。 以市佔率為目標 Ovidiu Olea又指出,他們已研究過各項統計資料,現時目前香港活躍之的士司機大概有4萬位,他希望在短時間之內,能夠讓8,000位、即大概五分之一的司機使用Valoot Pay,並以之為目標。他說:「在這數萬位司機當中,有部份司機的牌照可能已經過期,有部份司機可能並不繼續活躍,甚至可能有部份司機不使用智能手機,亦不願意改變他們以紙幣收取車資的模式。粗略估計你日常在市面上所遇到的士司機當中,合共會有大約16,000至18,000人有潛力使用Valoot Pay,如果我們有天能做到有8,000位司機正在使用Valoot Pay,那麼我們則離成功不遠矣。」 香港雖然擁有的士業工會,但Ovidiu Olea卻希望可以直接與的士司機進行溝通,去說服他們使用Valoot Pay,而不只是「要求」他們安裝這樣的一個應用程式,令他們能夠真正明白使用電子支付方式的好處,從而令司機之間亦能夠互相推廣:「坊間有人認為的士司機不願意使用電子支付,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迷思。不論是透過媒體還是研究報告指出,不少的士司機願意使用電子支付,問題是如何能夠妥善地完成整個交易程序,以及是否有助於收取金錢,這亦是我們在Valoot Pay中加入5-10%『小費』概念的原因,乘客在支付的過程中,有機會簡單地支付更多金錢,讓的士司機獲得更多的收入。」 「創業就像每天都有人打你的臉」 香港的士業界有較為特殊的收入制度,大部份租車或「頂更」的司機,均以類似半自僱及兼職的形式獲取收入。Ovidiu Olea表示,在開發Valoot Pay當中最困難的一點,正正在於「結算時間」(Time of Settlement)。他指出:「因為透過電子支付的話,資金始終會需要一段時間,可能是一天或兩天,才能夠轉存至司機的戶口,而我們一直在加強這方面的速度,希望令更多司機,能夠更快捷地取得車資收入。」 既然說到難題,Ovidiu Olea又覺得由Valoot創立至今,經歷過最困難的問題是什麼?他卻說:「說到創業有什麼困難,那其實是每一天都很困難,超過90%的時間都在面對各種難題,感覺就似每天都人在打你的臉(punch on y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