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小龍:由江恩及經濟週期看疫情何時完

筆者曾經在2019年在一份雜誌中提出2020年1月股市下跌,及利用經濟週期指「當然我個人認為明年天災人禍少不了,不過明年特別要留意瘟疫發生,特別是鼠疫。」那我們這一次疫情由江恩及經濟週期角度去看是如何預測及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亦曾經公開分析過2020年將會出現疫情,在江恩中我們可以利用100年的週期作為分析這一次疫情。 如我們以1821年作起點,是1821年是第一次霍亂大流行(First cholera pandemic),此次大流行起源於印度恒河三角洲流域,鄰近加爾各答,隨著英國殖民活動和商貿往來,疫情逐漸傳播到了東南亞、中國、日本、中亞、中東、東非以及地中海沿岸地區。 之後1821年是第一次霍亂大流行(First cholera pandemic)100年之後發生了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他於 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間爆發的不尋常致命的流感大流行,造成當時世界人口約四分之一的5億人感染。 2020年正是第三個一百年,亦爆發了COVID19。截至2021年6月21日,全球已有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報告逾1.78億例確診個案,是人類歷史上大規模流行病之一。 三次的共通點都是大規模的流行病。而所以為什麼小龍在2019年可以分析股市及宏觀的經濟問題,主要是因為利用江恩及周期的分析。江恩曾說:「只要找到正確起點,你就可以推算未來。」;「當時間到了,成交量會推動價格升跌。」 如果跟據100年週期,那疫情有機會在2022年/2026年解決或有大幅改善,而2021年秋天冬天或會有更多解決的方法/藥物去解決這一次的疫情。 [...]

博客

陳卓賢:台馬疫情未斷尾,中國擴大芯片市場好時機?

自去年底全球疫情爆發,各地的半導體工廠因斷斷續續停工而令芯片出現供應短缺,現時眾多電子產品例如日常生活常用的手機、電腦和汽車,以及各國都爭相發展的5G設備,都著實需要芯片的應用,尤其疫情下在家工作、娛樂及學習設備需求都相應增加。芯片的供應不但已影響著人們生活的質量,並涉及國家層面經濟發展的議題,因此才有三年前中美貿易戰的「中興事件」出現。 馬來西亞疫情新個案數目走勢。 台灣疫情新個案數目走勢。 今年5月,台灣和馬來西亞的疫情突然急速惡化,前者自失守後確診數持續上升,原定5月28日結束的疫情「第三級警戒」將延長至6月14日;而 後者近日更創出確診數新高,新冠確診率已超印度,而此前馬來西亞已宣布自5月12日至6月7日期間實施全國封鎖,禁止所有民眾跨地移動。而以上兩個地方正是全球的芯片製造重地。 芯片供需差距持續上升 先說台灣,多間芯片製造巨頭包括台積電,都陸續已出現確診病例,有分析指,一旦疫情向晶圓廠密集的台北以南擴散,大量芯片廠勢必受影響關閉,並會令全球芯片短缺問題更加惡化。至於馬來西亞,自2002年以來,其集成電路出口份額一直處於全球前列的位置, 2018年更超過了日本,與美國相當。 芯片中有一種原材料名為光刻膠,而近期A股的光刻膠板塊大漲,主要是有報導指日本信越化學KrF光刻膠產能不足,導致中國大陸多間晶圓廠KrF光刻膠供應緊張,部分中小晶圓廠KrF光刻膠甚至出現了斷供。而今年以來,除了台積電、三星、英特爾等晶圓廠積極擴產外,中芯國際、華虹宏力等本土晶圓廠也積極擴產和釋放產能,導致國內光刻膠需求量大增。 由此可見,現時全球芯片供應不足但需求上升,供需差距的持續擴大,造就半導體行業疫境強勢發展的勢頭。上周五(28/5)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在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特別指出,要在高端芯片等關鍵核心技術上全力攻堅,該番講話都刺激了週一(31/5)A股的半導體板塊造好。 ASM太平洋可追落後 在港股中雖然沒有光刻膠相關板塊,但就有不少芯片股可作考慮,比較多人認識的包括中芯國際(0981)、華虹半導體(1347)及ASM太平洋(0522)。若以今年初起作股價走勢比較,其實三者都不算突出,甚至是落後於大市,因此都有一定概率成為下一輪板塊炒作的追落後主題。 而以上三者之中,筆者比較喜歡業績比較亮麗的ASM。ASM在4月時公布的首季業績顯示,純利按年升21倍至5.22億元,持續經營業務收入按年升近46%至43.37億元,毛利率按季及按年分別升4.12個分點及2.68個百分點至39.6%,並預計今年次季收入介乎6-6.5億美元,以及料下半年收入表現仍將強勁。 聯交所權益資料亦顯示,著名基金貝萊德於5月27日增持ASM 364.39萬股,平均購入價為102.9248元,涉3.75億元。完成後,持股比例由4.91%增持至5.79%。 [...]

博客

陳卓賢:小米(1810)勢受印度疫情惡化衝擊,跌至咩位可先入一注?

自4月下旬,印度疫情幾近失控,日前錄得超過40萬宗確診,再次打破世界單日新增確診紀錄,同日亦有近3,500人死亡。短短一周已逾百萬人確診,當地醫療系統已經崩潰,很多民眾都找不到呼吸機和病牀,黑市的氧氣樽炒至天價,印度火葬場爆滿,遺體遭野狗啃食,而城市德里更有每4分鐘死1人之說,情況猶如人間煉獄…… 印度經濟已直接受到極大衝擊已是事實,問題在於這情況將何時出現轉機,以及現時疫苗對多重變種病毒有多大效用;即使疫情好轉,期間的緩衝期以及出現的後遺症會維持多久,亦同樣考驗著當地的經濟發展,雖然相關經濟數據下跌會在未來一季、半年才會反映,但當下一刻已能想像會是何其惡劣,在印度市場投資的資產必然受到波及。 說起印度,自然會想起多年來力拓當地市場的小米(1810)。自2019年起,小米已成為印度最大的智能手機廠商,當時在印度市場的收入佔小米總收入的17%。而去到2020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機出貨量市佔率為27.4%,連續13個季度保持第一。 由於印度市場對小米極其重要,因此小米亦相當重視。今年初,小米已計劃在印度開設兩間新手機製造工廠以及一間電視製造廠,並表示新廠房的設立的目的,是讓小米在印度銷售的99%的智能手機,以及所有的電視產品都將在印度生產。透過重用當地人除可減低成本外,更有利紓緩中印關係惡下對中國產品消費的負面影響,印度市場對小米在手機及家電市場的重要性無論在數據上及策略上都毋庸置疑。 印度疫情的惡化下,經濟不景帶來的自然是對生產力及消費力的削弱。Strategy Analytics報告顯示,印度今年首季智能手機出貨量按年增26%至3,900萬部,是六年來最高增速,主要受惠於當地封城措施首季暫時放寬及對新4G手機需求上升推動。但可以預計,今年次季這項數據即使不下跌亦難以有理想增長。 因為若按品牌劃分,小米首季在印度市場市佔率27%仍排名第一,出貨量年增5%至1,030萬部。不過,小米市佔率就高位回落,三星出貨量排第二,年增45%至720萬台,Vivo則排第三,出貨量按年增46%至700萬台,增速明顯較小米增快不少,即使次季疫情會同時打擊所有廠商的出貨量,小米在當地受三星及Vivo的激烈競爭亦會持續。 在印度市場的內憂外患下,小米的股價似乎仍未出現太大下滑。自3月初低見$20.65後,因受製造電動車及首季營運數據出色的消息刺激,小米一度升至$27.45高位,不過從股圖看,這價位已三度上攻不果,大有出現「小三頂」的勢頭。加上港股5月首周在缺北水下,首日恆指一度大跌逾400點,失守100天線,「五窮月」的應驗先勝一仗,悲觀估計,27,400點(150天線)會是下一關口。 小米(1810)日線圖。 至於小米會否借大市劣勢而同步下跌?走勢上看,是大有機會的,而$22會是一個可以先試一注的值博位置,不妨等待,短線目標看$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