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著名品牌

【當代女性革命】Coco Chan.「多功能」太太的正向人生

去年由韓國導演金到暎執導的《82年生的金智英 》,講述韓國女人金智英在重男輕女的社會中,長期面對男女不公平的待遇,待婚後,這些偏見非但沒有離開她,反而令她在生活上有所掙扎。在重重壓力下,智英竟患上「怪病」,偶然會變成了另一個人,為自己發聲。本港公關公司Voltage PR聯合創辦人Coco Chan,雖與金智英一樣育有一女,但她卻認為現代的香港女性可以享有更多選擇權利,並認為work-life balance是人生重要的事。 Location / Moksa Slow Beauty Text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重心靈健康 不做工作奴隸 外表帶點「鬼妹仔」的Coco,媽媽是香港人,爸爸乃蘇格蘭人,在香港長大,自幼與婆婆等家人一起居住,能操流利的廣東話。16歲到美國讀書,19歲回流返港,旋即進了電視台工作。過了一段短的時間後,便入行當上公關。「我一開始做Fashion PR,因為個性較傻氣直率,過了一陣子便轉做飲食界的PR,以前是怎吃也不胖的類型。大約於7年前,我和丈夫共同創辦了Voltage PR公關公司。」 10年前做公關,她坦言不懂得work-life balance,生活顛倒,就連身體也都倒下。「醫生說我是疲勞過度,焦慮指數厲害,要休息數個月。吃了抗焦慮的西藥後,會令到人變得呆滯;我便轉為看中醫,但醫師說我的個案太極端,不得不吃西藥。」當她醒覺要take a break時,便身體力行,改善飲食和睡眠習慣,同時不敢依賴西藥抗抑鬱,便尋求天然的方法去調理身體,最後發現了香薰精油有助她減少了緊張感,便開始醉心研究,在往後的日子更考牌成了香薰治療師。當回到公關公司的工作時,她更一改以往的心態,希望過一個平衡生活。 「我們是新派的公關公司,星期六日不會接job,我會向員工建議週六日不需覆客戶訊息。我覺得不是不想賺錢,而是週六日要有真正的時間可以休息,但週一至五可以拼搏。由去年的10月至今,我沒有太多涉獵公關方面的工作,只在大決定上給予意見。」 自去年8月生下女兒後,她試著以半休形式從公關工作退下來,不欲成為工作奴隸,同時發展其他有興趣的專業,助人自助。「在同年的8月,我與友人開始創辦了身心靈網上平台OMSA。一邊照顧女兒,一邊在家處理平台工作。」 男女大不同的迷思 印象中,公關行業以女性為主導,男士去做公關,會否格格不入?「公關這行業本質上重人際關係多,女士天生喜歡傾談和維持關係,個性較細心,因此這行大多以女性為主。但我不介意是男或是女,只要skill set是適合那個崗位便足夠。不過有時候,男公關也有優勢。如我們去約見一些公司的女主管,她們對女公關的pitching會較尖銳;反而派我丈夫去約見,因著他說話語氣較和善,反而會讓客戶感覺舒服一點。」 雖說公關是女人天下,但在入行初期,Coco也曾遇過不平等的事。「不論是入行初期還是近幾年,我曾經試過入去開會時,男人只會望向我的男同事,我心裡會疑惑:『是否看不起女人?』年輕時因此而感到激動,但過多幾年後,我只想做好本份,這些經歷會激發我做得更好。」 除了職場上的男女大不同,那在家庭分工中,是否一定是男主外、女主內?「我的性格是不能做個全職家庭主婦的。現在有一半在家工作,一半就做家庭主婦。我其實很幸福,我的丈夫不是那些重男輕女的人,更相信男女平等。未生小朋友前,我們二人已有共識,想一起陪伴女兒,一同成長。」 Coco似是很多功能的太太,既能出入大小公關場合,又會享受在家與女兒親密的寶貴時間。被問及現在社會對女性的標籤如何?她說:「除了以往的『賢良淑德』、『入得廚房出得廳堂』,我覺得還加多了很多不同項目,但同時間,男女是平等多了。我們可以選擇做女強人,或做全職媽媽。自由空間多了,但當自由度提升,對方(另一半)要求的特質反而加增。比如是,既要做到女強人,又同時也擁有好媽媽的特質,故此,許多人的心靈也需要幫助,這也是我當香薰治療師的目的」。 男女比例及就業分佈 由政府統計處出版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9年版)》,展示了按性別劃分的統計數字和指標。在2018年,香港女性人口升至約404萬人,男性人口則為341萬人,佔整體人口分別為54%及46%。而在就業人士數目方面,女性僱主人數有19,500,男性僱主人數為78,200;自營作業者中,70,600人為女性,152,400為男性;僱員方面,女性僱員約182萬,男性僱員約有171萬,顯示僱主及自營作業者以男士為主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