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中東王子沈運龍: 勇闖中東白手興家

有「中東王子」之稱的沈運龍,是本港珠寶製造及零售商,更成立自家品牌冠玲瓏,憑著獨特的設計鑽石精品,在國際舞台打響名堂。他出身清貧,廿歲出頭便勇赴中東地區闖一番事業,賺得第一桶金,可說是「一帶一路」先驅。1985年他成立冠玲瓏母公司「古珀行珠寶」,一直主力做珠寶出口,以及香港、中東地區的珠寶零售生意。   沈運龍是本港典型白手興家的企業家。小時候的沈運龍因家境清貧,他跟父母和其他十多個家庭共二十多人,一同窩居於500方呎的單位,居住環境惡劣。父親因工受傷,雙目失去八成視力,年紀小小的沈運龍便到工廠打工,穿膠花、剪線頭、搬搬抬抬當苦力,不管工作辛苦,只求三餐溫飽。雖然中三輟學仍不斷努力進修,在公餘時間兼讀商科課程,最終考獲取理工學院(即現時的香港理工大學)的文憑。 1978年,憑著沈運龍肯學肯捱的態度,他獲沙地阿拉伯一間建築公司老闆賞識,成功擊敗一眾大學畢業生獲得取錄。並招聘副會計,當年中東仍未開發,很多地方非常落後,從香港乘飛機到沙地阿拉伯也要轉四次飛機,可是為了一份相當不錯的薪金,年少氣盛的沈運龍甘願冒險。當年一名滙豐銀行的客戶服務經理大約只有月薪2,000元,該公司出3,500元月薪,為了令家人過更好的生活,也在所不計。那間公司位處首都利雅得,全個城市只有兩支交通燈,到處只有一片「沙海」。 具生意頭腦  在沙地售功夫鞋致富 基於語言不通,人生路不熟的沈運龍並沒有氣餒,反而在危難中找到商機。到埗後三個月已經由文職人員晉升為廠長,打理建築公司的沙石磚頭廠,把沙石賣到1,200公里以外的地方,替公司賺大錢。憑着天生的生意頭腦,更從香港購入手工藝品、衣服及家具等,賣到沙地阿拉伯。後來更成功帶動中國功夫熱潮,在當地售賣功夫鞋,數以萬計的阿拉伯人放棄穿着傳統本土的皮拖鞋,改穿中國功夫鞋。「香港中東王子」稱號由此而來,賺取了第一桶金,其後他在1985年回港創立古珀行,經營珠寶出口及製造業務。 2006年,沈運龍憑「六圍一」專利技術已在全球多個國家取得國際專利,創立自家品牌冠玲瓏,成功在國際打響名堂。現時香港、中東地區的共有30多間珠寶店。   沈運龍在商界有「香港中東王子」之稱。   [...]

創業家

ROYAN JADE 林明慧:自創品牌 翡翠飾品年輕化

年青人創意無限,九十後林明慧(Linda)於去年將家族珠寶生意改革,將翡翠飾品帶向年輕化路綫,成功吸納年輕客戶群及外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陰霾下,逆市打造自家品牌,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期望加深年青人認識翡翠這種長青的首飾之餘,開展自己的創業路。 ROYAN JADE創辦人林明慧。   九十後的林明慧,其家族出身珠寶首飾行業,祖母一代開始經營家族玉石生意,她的祖母成立了永昌珠寶玉器,以專營玉石批發起家,之後由她的爸爸接手,由只做批發擴展到零售業務,在油麻地佐敦一帶,開設門市賣玉石翡翠,是公司的第一次轉型。 作為企業第三代的林明慧,從小與翡翠結緣,但小時沒有想過要與其作終身事業。Linda大學選修商科,原想在商場發展,惟認為翡翠是東方文化的瑰寶,形象傳統未獲年輕人接受及欣賞,她希望把翡翠增添創意,把再其包裝及品牌活化,故在大學商科畢業後,曾到過銀行工作,但最終決定返回家族企業中幫手。 Linda接手後,銳意將翡翠融入現代設計,開設新品牌,為公司進行第二次轉型,希望除年長一輩外,還能吸納更多年輕的顧客,為現有的顧客群帶來「新血」。她說:「市面上翡翠首飾的設計普遍比較傳統,可說是年長一輩也只有大時大節,飲宴場合才會佩戴,不常用作日常穿搭,翡翠首飾便容易令人卻步。其次是選擇翡翠首飾門檻高,價格高昂是其一,另一方面是玉石雖設有證書認證,但只限證實玉石是否天然,且沒經過加工。」 此外,她續指,玉石的變化之大、種類之多,故未有設立評級的標準。過去購買翡翠的另一門檻,是需具備玉石相關知識,懂得挑選才能避免被騙,才會願意入手。種種的條件,令到翡翠的受眾較少,雖然比較固定,但難以吸納新客。 重新定義翡翠  成日常佩戴飾 Linda加入公司的第一步,就是成立新品牌ROYAN JADE,為翡翠首飾加入新設計,不再只按石材的特質和顏色去限制設計,而會嘗試以不同切割方式,配合整個設計,「希望能重新定義翡翠,變成日常外出都可以佩戴的飾物。」店舖也會明碼實價,列明所有飾物的價錢,「顧客不需要再擔心在問價後要講價,或者下一次來鋪頭時,價格會變得不一樣。」她指,店員也會詳細解釋每件玉石的稀有之處,令客人了解當中的價值。由品牌的網頁可見,一對翡翠配以18K黃金及碎鑽石的耳環最平6,800元就有交易。 Linda表示,ROYAN JADE強調個人風格,主打中檔市場,開業前曾作市場調查,發現商場消費力較高,銅鑼灣的年輕人及上班一族亦較多,而且大部分消費在時尚精品上,而疫情下租金成本大大降低,於是決定逆市開店。為加強顧客的新鮮感,每一季會設計出一個新系列吸客,而最近品牌推出Roulette系列翡翠飾品,以輪盤為概念,將天然翡翠結合鑽石、彩色寶石和18K金等珠寶,創造出年輕時尚感。 至於未來發展方向,Linda表示,計劃與本地設計師合作,進行聯乘設計,讓更多人接觸到翡翠玉石的首飾設計。現時集中力量主打本地市場,待站穩陣腳後放眼海外市場,希望能將品牌拓展到日本及歐洲地區,會積極參與各項展覽,「雖然玉石首飾不能大量生產,但希望令海外市場都知道有我們這一個品牌,吸引到外國買手購買,期望品牌走向國際舞台。」 [...]

名人系列

【人物專訪】New Roadmap in Asia:Dimitri Gouten.奢華路上新里程

品牌的發展之路,非一朝一夕。意大利奢華珠寶品牌Buccellati自1919年於米蘭開設首店開始,便逐漸將版圖擴至全世界,並於1970年於香港開店,成為首間在香港開店的意大利珠寶店。但後來改變策略撤出亞洲市場,至一年多前被中國財團收購,才重新調整亞洲的發展步伐,意圖收復失地。龐大的亞太區市場,是兵家必爭之地,Buccellati要在對手林立中突圍而出,需要有位「中國通」去引領明燈,而這個重任,就交到Dimitri Gouten身上。樂於接受挑戰的他,出任品牌亞太區行政總裁一職,他坦言這是一份有趣的工作,因為品牌在亞洲充滿了潛力,當前所要做的,是提高品牌的知名度,抓緊市場上的新機遇,走向成功之路。 Text / Jerry Hui Photography / Cheung Chin Yui 今年5月,隨著Buccellati於海港城開店後,亦表明品牌於亞洲的開拓之路再進一步,目前在亞洲區內已開設了4間,Dimitri Gouten表示,今年年底前,品牌將於北京及杭州再開店,令品牌將於亞太區擁有6間店,品牌在區內的發展版圖再下一城。事實上,這是有點不尋常的發展步伐,不是一般奢侈品牌會使用的發展策略,因為奢侈品的性貿,向來是貴精不貴多,當分店愈開愈多,人人都唾手可得時,便不再矜貴,其高昂的市場價值亦將失去。究其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品牌已於年多前被內地公司剛泰集團收購,其定位是黃金及珠寶全產業鏈企業,而市場消息透露,當時Buccellati的市值為2.82億美元,根據收購協議,原有的股東Clessidra公司及Buccellati家族將合共減持至15%公司股份,剛泰集團則持有餘下的85%股份,成為新東家。於去年8月加入Buccellati,出任亞太區行政總裁的Dimitri Gouten,自然亦是新東家之意,是品牌開拓亞太區宏圖之路上的重要棋子。 C:Capital [...]

企業策略

珠寶業生力軍 勇闖升級路

香港珠寶業於上世紀50年代起步發展,隨着經濟環境轉變而進行過多次升級轉型。香港珠寶業發展走向百花齊花,由傳統OEM至ODM,至近年力拓自家珠寶首飾品牌,紛紛建立起自家品牌和網店,港商正踏進升級的瓶頸階段,近年業界湧現了不少生力軍,他們憑著創新設計意念及加入創科元素,自創立品牌之餘,在傳統紅海市場中,覓得自己的新藍海。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鄺銘漢 珠寶業是本港傳統支柱工業之一。香港珠寶業大致可分為兩個領域,即貴金屬珠寶及仿首飾。2017年上半年,以價值計,貴金屬珠寶佔香港整體珠寶出口89.7%。 港珠寶業界靈活變通,致力滿足顧客需要,產品包括各種各類的中高價珠寶首飾,最受歡迎類別是寶石首飾,尤以14K或18K黃白金鑲鑽首飾為最。港商擅長生產鑲有小型寶石的時款首飾,寶石鑲嵌技術出色,設計能力卓越,競爭力不遜於世界級的歐洲生產商,故此吸引環球廠商來港洽商,更發展為亞太區主要的珠寶貿易及分銷中心,加上近年訪港旅客增加,有利珠寶業零售發展。旅發局數據顯示,去年過夜旅客花費153億元購買珠寶,佔整體購物消費近兩成,可見其對經濟的重要性。 香港的珠寶業很大程度上是出口主導。分判制度是香港珠寶業的一大特色,由中小型廠家向大型生產商或本地珠寶零售商提供分判服務,例如模具製造、精密鑄造、寶石鑲嵌、拋光和電鍍。通常只有配備先進自動化生產機器的大型廠商才會量產珠寶首飾,用作出口的珠寶產品一般附有買家的品牌名稱或標誌。有珠寶生產商設立了海外辦事處及店舖,以便推廣促銷。在網上展示及銷售產品是另一個日益盛行的趨勢。 香港珠寶製造業廠商會主席杜源寧表示,今年珠寶出口貨值能按年錄得1至2成增長,因內地經濟改善,美國減稅改善消費,零售商利潤增加,帶動廠商訂單上升;加上中東地區與國際關係改善,在多項利好因素下,他對本年度珠寶出口樂觀。 杜源寧是港商開拓自家品牌的先行者之一,他早年創立AQUEEN,並主打內銷市場,AQUEEN進軍內地已有6年,現有12間分店及逾百銷售點,分布上海、北京、西安等一線城市。至於近年行業有不少後起之秀,踏上自創品牌之道,杜源寧表示,香港珠寶品牌很吃得開,以AQUEEN產品為例,憑着品質佳、設計時尚及銷售服務出色等條件,受到內地消費者歡迎。他又表示,隨著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即將出台,相信未來大灣區交通及基建將更便利,有利區內經濟發展,未來公司亦會擴充在大灣區業務發展。 業界研推識別標籤 [...]

企業策略

【企業策略】珠寶業界:一帶一路現商機

香港作為亞洲珠寶製造業中心,亦是全球出口首飾的主要地區,香港的珠寶首飾產品在國際市場擁有強大的競爭力。在今年香港國際珠寶展覽期間,榮昌國際(集團)創辦人及香港珠寶製造業廠商會主席杜源寧與業界分享香港珠寶業界的發展前景及機遇,並在「一帶一路」的國策下,香港珠寶商如何把握優勢,拓展中國內地,以及海外市場,例如中東地區等。他透露,集團未來6年主攻內地及中東市場,料今年把內地銷售點增加2至3倍,更看好一帶一路的潛在商機。 撰文  徐善雯 | 攝影  鄺銘漢  在中央政府全力推動「一帶一路」國策下,不少本地商家配合國家發展方針,同時憑借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優勢,積極發掘沿線商機。在「一帶一路」政策下,受惠地區和國家橫跨亞歐大陸,涵蓋東南亞、南亞、中亞、西亞及中東的60多個國家及地區,共佔全球人口約63%及全球貿易額35%,是21世紀中國對外發展的重要倡議。 在「一帶一路」的推進之下,不少以出口為主的香港廠商及中小企,均直接受惠於沿線國家移除貿易投資壁壘,以及各項落實投資貿易便利化的措施,同時加快速度拓展業務規模,以迎接「一帶一路」造就的龐大商機。  創立品牌強調香港製造 杜源寧6年前因目睹香港有很多珠寶連鎖店,卻沒有太多本地品牌,在看好「一帶一路」政策下,創立了自家品牌AQUEEN,生產優質、精緻、設計時款的飾品,並且強調是「香港製造」。創立品牌後,他把業務拓展至內地市場,及後更成功開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市場,他的開拓經驗很值得本地中小企借鏡。杜源寧自言最大成功之處,在於他深明珠寶商只會因應客戶的不同要求而滿足他們的需要,較難做到標準化生產。要建立自家品牌,才可以更有效地監控品質及使原料的定位標準化。 品牌近年看準「一帶一路」國策帶來的機遇,早著先機力拓內地高端珠寶市場,透過特許經營的方式,與內地商家結盟。由開店選址、店鋪裝修,以至挑選合適產品銷售等,提供一站式服務。事實上,內地不少具有實力的投資者,均有意加入內地市場的珠寶銷售,惟因入行門檻較高,加上欠缺珠寶鑒定及入貨經驗,故一直苦無門路。AQUEEN另闢蹊徑將特許經營模式結合珠寶零售,與一眾具有實力的內地商家可謂一拍即合。  回顧在2015及2016年全球經濟急速下滑導致消費疲弱,批發與製造業營業額大幅下降,奢侈品行業更首當其衝,令香港珠寶商陷入困境、需靠緊縮開支以維持生計。有幸適逢中國政府致力推動「一帶一路」發展戰略,促進亞歐非大陸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政策協調,而其中一個重點發展走向為「中國經中亞、西亞至中東、地中海經濟走廊」。 看好杜拜等中東國家 杜源寧總結經驗認為,對珠寶業來說,業界應在一帶一路政策的國家中,首先找一個國家定下一個地點,在當地開始發展,打穩根基後再向周邊的地區發展,慢慢滲透,才是上策,而杜拜正是一個上好的選擇。「因為杜拜為是該區域的金融中心及貿易商品集散地,有著龐大的發展潛力,適逢杜拜取得2020年世界博覽會的主辦權,與世界博覽會相關的基建工程已經展開,為建造業及旅遊業締造了不少商機,給予發展當地市場的信心和動力。」 杜源寧表示,中東市場甚具發展潛力,尤其是杜拜。因此他已計劃與夥伴在杜拜開店,今年目標開約20間店舖,投資額約300萬至500萬美元。他之所以有這樣大的信心,是因為本港珠寶業歷史悠久,而且國際間對本港的設計及品質檢測有信心,加上內地及中東地區亦相當接受本港珠寶品牌,這是品牌未來發展的優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