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王俊文:博而不弈在中印,博弈藝術此中尋

中國與印度的領土糾紛,最主要有兩大板塊,一塊是西藏南端的藏南地區,另一塊則是中國新疆與西藏唯一陸路交通較為平坦的交接之處 -- 阿克塞欽地區。而阿克塞欽地區的敏感之處,又在於其同時毗鄰印度與巴基斯坦一直爭奪控制權的克什米爾區域。 印度在南亞諸國當中,多年來一直比較霸道。亦可能近60年來,除了在中國手上吃過大虧外,對體量及國力遠遜於他的其他南亞小國,一直存在碾壓之勢。印度長期跟巴基斯坦對峙,爭奪克什米爾地區;早年吞併錫金,政治經濟上接管不丹,以能源為脅封鎖尼泊爾,武力威嚇孟加拉和斯里蘭卡影響其外交決策等等。可以説,印度從未放過任何擴張領土的機會,而美國是默許印度這個盟友以上的所作所為的,中國的持續忍讓及「不干預他國內政」則被印度視為軟弱可欺,使其更不知收斂,野心更為膨脹。 近兩年印度與巴基斯坦、中國、尼泊爾三國持續發生軍事及準軍事沖突,而且在中國轉為積極防禦的政策及行動中,印度多以吃虧收場。但印度仍不以為這是實力對比下的必然結果,反以為只是己方大意所致。2020年6月在加勒萬河谷的中印衝突中,20多個印度兵不戰而折,在高原地區凍斃,反而激出了印方軍方好戰的性格,企圖三面出擊。其戰略判斷的確令人費解。 網上不少人說,近年中國和印度經濟貿易往來持續增加,雙方磨合越深的經濟利益會更好化解邊界分歧。這個觀點忽略了印度奇葩的民族性,恰恰相反,在普遍印度人的眼中,兩國經濟往來的加深,由於印度是貿易進口遠高於出口,中國人必然更為受益(這有點像美國人的思維),印度因此有更強的籌碼及談判能力跟中國博弈及討價還價。 有跟印度人商業及民事往來過的人可能都有一些經驗,就是印度人在談判上比較難纏,誇張點說,商業上他們能跟對手軟磨硬泡幾小時只為了百份之零點零幾的差價。而一旦讓印度人掌握心理上的主動權,摩擦以至談判破裂是很經常發生的結果。 再看環球政經的歷史,經濟的深化,即使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從來不能化解民族及政治及宗教理念的分歧,否則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便不會爆發了。尤其當年歐洲各國的貿易融合程度已相當密切。因此,今天中印的對峙,與1962年沒有本質區別,皆由於印度自我膨脹,並得到美國有限度的支持,加上美國出台錯誤評估中印軍力的報告以作煽動,使印度更深化其慣性的戰略錯判,認為中國面對多方壓力不敢亦不會反擊印度,從而變得極為盲目冒進及具攻擊性。這個時候若中國不採取果斷措施,當頭棒喝,將會後患無窮,惹來兩國更大的兵災。 有朋友認為,中國要開打,也應挑菲律賓、越南等小國,甚至台灣地區。但「以大欺小」之下,國際輿論和歐美的外交壓力,似乎亦是另一場更難纏的仗。 與印度開打則不同。中印國土面積及人口相當,出現沖突乃至有限度的戰爭,沒有人會以為中國以大欺小。而一直受印度欺壓的多個南亞小國,外交不能算完全獨立自主。以斯里蘭卡為例,該國本想與中國在一帶一路中合作,但在印度海軍及外交壓力下,只能一拖再拖。 叢林博弈理論當中,一如地殼的板塊移動,一塊動,整體也動。1962年中印戰爭後,中國和巴基斯坦於1963年亦成功達成邊界勘定。因為這戰下來,巴基斯坦終於清楚印度根本不是中國的對手。中國有足夠實力制衡印度。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中巴關系開始加深,兩國迅速劃定邊界,而且逐漸發展成為鐵桿的盟友關係。 尼泊爾情況更慘。印度一直想吞併尼泊爾。2015年印度以全方位禁運的方式,陸、空域封鎖尼泊爾。近期更直接把公路修到尼泊爾境內。尼泊爾被印度在政治、經濟、移民上滲透得太厲害。如果中國不積極支持尼泊爾,尼泊爾不難步錫金和不丹的後塵被印度蠶食吞拼。而中國最具體支援的辦法,就是對印度采取強硬態度,為尼泊爾分散戰略壓力,同時讓尼泊爾境內的反印勢力知道,印度並非不可對抗。 由於印度採取西方投票式的民主制度,國內不少產業又受歐美資本直接間接控制,加上受英國統治兩百多年,西方國家會認為印度是他們在亞洲更好掌控的代理人。因此即使印度吞並錫金,控制不丹,威脅孟加拉、斯里蘭卡等,甚至其總理穆迪屢次做出縱容種族屠殺、打擊異教徒等反人類行為,西方上至政府政黨,下至媒體也只是視而不見。 因此南亞多國其實也希望中國能制衡一下印度的擴張野心。中國能夠對印度挑釁作出幹凈利落的反擊,他們才有可能相信中國會在印度損害其利益時,施以援手。這樣一來,一則既有助中國打開南亞的合作格局,二來印度將面對這些飽受欺淩的小國的據理反抗,印度多點開花,又不能真的四處開打,反而能理性回到外交桌談判,維持南亞的和平穩定。如此,美國再要煽動印度挑戰中國,便一如1962年中國大捷後,是另一個60年不為所動了。 [...]

博客

王俊文:以戰止戰的中印邊境博奕 (一)

中印在邊境西線加勒萬河谷發生了衝突。事件的觸發點是印方沿中印邊境流向的什約克河(DSDBO)修建戰略公路,改變中印邊界的現狀,並企圖繼續向中國境內的加勒萬河谷修建。中國要求停止該工程無果,因而發生對峙,之後更升級為雙方人員以冷兵器對戰,導致目前印方數十名人員出現傷亡。 這場衝突其實又是另一次叢林博弈之下的事件。在中美鬥爭升級的情況之下,印度本身也想藉勢擴展印方在中印邊界的實際操控區域。而美國也想在亞洲有一個代理人,一個推手,一起圍堵中國,分散中國的精力,並為中國帶來南端的戰略壓力。因此2016年美國在南海以菲律賓為推手搞事失敗之後,其重返亞太的戰略,便變成了拉攏印度入局的「印太戰略」。 印度人一直自以為是美俄以外世界第三極的大勢力。因此對中國一直保持天然的敵意。 2017年中印軍隊洞朗對峙事件,便是在以上的背景及博弈心態之下所造出的失敗動作。這次在中印邊境(洞朗)主動挑釁中國,所收穫的成果,是中國的西部戰區名正言順將軍事人員、資源及駐紮營地大幅向前推進至離邊界極近之地。印度面臨的軍事壓力反而更大。也可以說,印方因此也老實了三年。 2020年,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戰的不斷升級,乃至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讓印度以為又窺到了機會。加上特朗普政府的煽動,讓印度膽子越來越大。 2月中旬,印度海關以載有能製造導彈的裝置為理由,於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扣押了一艘中國香港的貨輪。而在該扣押事件發生不久,特朗普便突然對印度進行首次訪問。這造成某種外交潛台詞,一是印度信任美國的情報,因而不惜挑釁中國; 同時美國堅定站在印度一邊,特朗普更明言,會「提供最好最令人生畏的武器」。如此一來,中印脆弱的信任變得更脆弱,而印度也變得騎虎難下。 同時,美國也不斷鼓動印度誤判形勢。包括發表劣質而低智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國西部戰區的兵力遜於印度、印度的軍備在美國的支持下優於中國、中國面對台海及太平洋的壓力下不敢開展南邊與印度的戰線等等。居然也能讓印度軍力相信。當然,印度本身在新冠疫情的衝擊及世界經濟轉趨惡化下,經濟大幅下滑,也面對內外不同壓力。其實也有有誘因將矛盾轉到與外界的衝突當中。 加勒萬河谷軍事衝突因此在意料之中發生。 網上不少人認為中國在面對疫情、環球經濟下滑及美國施加的多方壓力下,既然印度目前不是中國的核心對外方向,是否應該在解決以上那些更重要的事情之前,韜光養晦,可忍則忍。 在叢林博弈觀點下,尤其在美國不斷唆使中國週邊的大小勢力挑釁中國的現實中,不能存在姑息印度小塊蠶食的想法。 當局勢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尤其多方壓力疊加的時候,很多表面上不利的因素,反而可能成為活棋,變得有利。很多平常不應該做的事,反而應該去做。才能防止後面與對方出現更大的衝突、損失、戰略誤判。 印度是一個奇葩的國家。 1962年與2020年的情況有點相似: 印度同樣以爲自己是繼美俄後綜合實力最強的國家;印度當時的領導人尼赫魯與現在的莫迪同樣比較強勢及擁有迷之自信;中國同樣處於幾個方向的國際及國內壓力當中。當年中國一戰長驅直入首都新德里,打得以印度為首聯合多國的軍隊毫無抵抗力。換來了60年的和平相處。 [...]

博客

王俊文:美國各界暗盼疫情持續的叢林博奕觀

美國社會運動持續燃燒,確診數字亦再次升高。一般人以為美國將出現社會恐慌及股市急挫,但以叢林博奕的角度分析,事實與想像似乎會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 在無限量化寬鬆及特朗普為箍選票而不理長遠後果的派錢政策下,可以說,美國由精英階層至平民百姓,其實沒有多少人希望疫情早日結束。 為什麽這樣説? 美國公佈5月份的失業率,從14.7%稍跌至13.3%。但因種族歧視問題而爆發的社會運動Black Lives Matter下,多市出現緊急狀態,復工復市的勢頭又被打斷,因此未來的失業人口預期將保持在4,000萬以上。 低收入群體疫情期間收入不跌反升 美國疫情期間的失業者,能領取失業保險及聯邦政府的救濟金補貼。失業保險是按周領取的,會根據失業者在失業前最後一個季度的薪酬來確定失業保險的額度。例如,該失業者失業前最後一季的收入為10,000美元,那平均一周能領到約400美元,一個月可以領到約1600美元,至少可持續6個月,直到拿完這10,000元。 而疫情期間,失業保險的最高額度提高到每人每週600美元(比疫情前提高了近50%),每個月的失業保險金收入最高可達到約2,500美元。最長可連續領取4個月。 同一時間,聯邦政府在疫情期間的補貼為每位成人1,200美元,兒童則可以獲得500美元。以一個4口家庭來計算,疫情期間即使不上班,每月仍可獲得最高3,200美元的失業保險金 +3,400美元的疫情補貼,而且是稅後收入。換回港元,約51,500港元。這其實已可媲美稅前月收入7,000-8,000美元的美國一般中產家庭。要知道,年薪10萬美元已是美國top 10%的高薪族了。加上疫情期間不用上班,支出減少,不用交稅,這份收入幾可肯定能存留一大部份,疫情是把大部份中低收入人士推向高薪階層啊! 因此對美國中下階層的失業者來説,疫情持續,乃至蔓延一兩年的話,只要不受感染,他們的生活質素其實是有所改善的! 中上階層的工作生活新形態 疫情期間大部份中上受薪階層,尤其專業技術人員,雖不能正常上班,但收入未必受太大影響,因為線上辦公在實際需求下短時間內常態化了。連50後、60後的中高級管理層也無縫接受了這新業態。而部份互聯網公司更超前實施了長期居家辦公的政策。 [...]

博客

王俊文:美國的動亂,中國的地攤經濟及外匯佈局

中美的較量,隨著貿易戰、科技戰(封殺華為)、防疫戰的深化,不斷見真章、見高下。在處理經濟問題及團結內部思想上,中國可謂手段靈活而又能集中巨大資源,貫徹既定方針及路向。美國則在特朗普的折騰下,把眾多好牌打爛。 踏入6月,美國因黑人George Floyd遭警察施暴致死事件,爆發了全國性的示威,是十足的一次黑天鵝事件。而特朗普在應對是次突發性群體事件上,又用上了極限施壓這招。可惜後果如火上加油。因為美國以實力(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做後盾,對外使用這招,其他國家只能屈服。可是現時衝突事件發生在美國國內,國家實力能發揮的作用便很有限了。尤其不能以強硬軍事打擊做終極手段。只施以壓力而不懷柔,反作用已相當明顯。 特朗普的強硬言論,非但不能鎮懾美國群眾,反而加劇暴亂。而且他一貫不認錯,只把責任推卸給地方政府、推卸給民主黨,甚至推卸給俄羅斯、中國。執筆之時,具體局勢有緩和跡象。但對民意的撕裂、經濟的損耗、疫情的加劇,將會在第二季的經濟數據中反映。 反觀中國,成都市政府率先推廣地攤經濟。鼓勵小商販經濟的推廣。在市容上來說,多了亂哄哄的場面,這個是不漂亮的。但成都兩個月內增加了十萬個就業崗位,而且能有效去庫存(本應銷往外國的訂單及產能),增加工業生產及國內消費。因為民眾沒有失業及有收入才敢放開消費,而且經濟不景而對政府衍生的怨氣亦會下降。當然地攤經濟不是萬能藥,始終有人是賺不了錢,但讓消費者及商品提供者兩蒙其益,減少中間人環節(特別是地產商),在這惡劣的環球經濟情況下,這是靈活務實的表現。 而在資金及外匯管理環節,國內政府也非常務實。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為了國家的金融穩定及安全,國家不同部門這幾年對外匯管制越趨嚴格。外匯管理局、央行、銀監及發改委等不同部門也對資金進出國家有比較嚴格的規定。過去多年約定俗成的一些貿易及投資出入境方法,由不違規的操作已直接變成違規,需要處以罰款及公示。這對很多金融機構來說,在這些轉折期間,在合規操作上出現漏洞而被罰款,也算是無奈之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