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王俊文: 中國晶片的真實發展速度,又令特朗普失算

由2018年開始,特朗普發起對中國的科技戰,中興、華為等科技企業更首當其衝。打散中興後,美國更一直對華為圍堵不休。踏入2020年第二季,見對華為屢攻不下,特朗普更祭起了全球製裁追殺令,完全斷絕華為與晶片供應商、製造廠商、物料供應商等協力廠商的交易及聯繫。中芯國際更緊隨其後,成為另一被獵殺對象。 表面上,在晶片這一環,中國企業是被美國準確地卡住要害了。但抽離地去想,事實是否如此? 首先,任何工業產品可分為軍用(國家級別)、民用(商用級別)及軍民兩用。其中,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晶片、超級計算機的晶片、 殲20等戰機的晶片、飛機發動機的晶片、載人航太火箭長徵系列的晶片、登陸月球的嫦娥四號的晶片等等,由技術到製造,完全國產化,而且領先全球。 以上這些「産品」的系統遠比微軟的系統複雜,而對晶片及其背後支撐的超級電腦的運算要求,更高了不知多少個幾何級。這些技術和產品,美國一直不肯賣給我們。亦因為如此,中國只能走自力更生之路。但在這些要求最嚴謹的系統與晶片領域,中國不但沒有落後,甚至更在特定細分領域拋離歐美。 有人可能會問,既然中國國家級別晶片領域這麼厲害,為什麼中國每年進口晶片的金額會超過石油成為最大宗進口商品?答案很簡單,因為這些進口晶片屬於民用/商用級晶片。 商用級晶片,顧名思義,需要從商業化考慮,因此需要同時顧及性能和成本。以智慧手機的晶片為例,其需要體積、功耗更小而性價比更高的晶片。而軍用(國家級別)的晶片,則只需考慮性能,而不會特別注意成本。 因此,準確來說,中國在晶片領域並非整體落後,而只是商用的部分受到特定制約。 因為體積(納米級別)越小,成本及功耗越低,速度越快,亦越有競爭力。因此,歐美日韓台等國在晶片研發及製造領域有先發優勢,形成某種產業寡頭的局面,造就了商品化大眾級的手機晶片。規模效應加上品牌效應,從而處於壟斷的水準。中國在手機晶片商用領域,在顧及相對成本優勢和品牌優勢下,近這幾十年來的確不具備全球的商業競爭力。 但回看北斗衛星、超級計算機、 殲20、飛機發動機、載人航太火箭、嫦娥四號等國家級戰略產品的晶片工藝,可謂已趕超美國成為世界超一流的水準。這些産品對性能要求極高的同時,對成本則不太敏感。因此,國內對(商用)晶片發展的焦慮,其實沒有太大必要。因為科技跟著市場走,如果全世界封鎖市場不賣晶片給中國,那美國晶片龍頭如高通、英特爾的晶片投入研發成本怎樣去攤低?要知道,晶片的投入研發成本比率一般達到市場售價的20-30%! 同樣道理,所謂7nm(納米)或以下的光刻機,只有荷蘭的ASML一家能生產,也存在一個盲點。全球晶片製造商高度集中,ASML過去2年只賣了40台7nm光刻機,總額50億美元。利潤率是高,但絕對值其實很低。而再以高通為例,其40%的利潤來自中國,若與他相關的製造商的晶片不能供應中國,高通將沒有足夠的利潤支撐其新一代的科技研發投入,科技戰的封鎖下,中短期內死得更快的一定是美國企業。 而中長期來看,一旦中國自己能造出7nm晶片,並先拿下本土市場,取得足夠的利潤支撐,形成了規模效應,中國乃至發展中國家的產品將會因為成本效益主動被動地使用中國晶片,那晶片將很快出現白菜價,橫掃全球。 中國的通訊產業,與華為的發展史重合,也是從2G空白、3G落後、4G持平、到了5G大幅領先,兩者也遵照了類似的規律。 目前中國已是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工業總產值是美、德、日三國的總和,市場規模明擺在這裏,我們應該能對中國的潛力及發展更有信心。 踏入2020年,尤其受新冠疫情的衝擊,中國的軍事、科技、金融、文化等領域的實力厚積薄發70年,是與全球唯一超強美國最接近的時期。中國又成功抵抗美國在意識形態傳播及貨幣金融領域的滲透及進攻,沒有重蹈蘇聯及日本的覆轍。兩者實力越趨接近下,美國又那能不焦慮及狂躁? 這個便是大勢。 晶片的博弈,若拉高到國家級別的高度,中國根本不可能被卡死。國家的手段、華為的反擊機會還多著呢! [...]

博客

王俊文: 美國能炸斷中國的一帶、一路嗎?

一帶一路戰略,乃復興中華的百年計劃。但在中美博弈越趨兇殘的背景下,未來幾年卻可能要稍緩步伐,抓近放遠。因爲一帶一路中的海洋貿易之路已受到潛在破壞性阻礙,美國會不會繼續開放通行更殊難預料。中國2020年第二季提出的雙軌制再次強調內需,以減少外貿之貿易風險,個人認為是國家智囊博弈思維之另一高瞻遠矚表現也。東南亞與中國陸地有接壤,軍力所能及也。加上過去幾十年已有不少華僑發揮作用,兩者經濟紐帶已融合得頗具規模。在東南亞區這些分站,滋擾及風波肯定會持續出現,但問題不大。 中亞部份,中國則宜聯合俄羅斯的企業乃至其軍事政治勢力,以保障國家及中國企業在這些國家的投資。國家更宜統一規劃,讓政府及業界高層交往先行,抱團出海,做好民間宣傳交流和後續實實在在的服務及基礎建設,合作共贏,適度讓利,將彼此的經濟捆綁得更深。這些一帶一路的中亞區分站才能更穩固紮根。 至於中東區域,近兩年美國蓄意破壞,在伊拉克、敘利亞、伊朗等地輪番招風引火,武力打擊,煽動支持區內的顏色革命,導致多國社會大亂,一帶一路這部份的投資風險大增。 至於歐洲部份,大規模的戰亂仍未蔓延。但歐盟各國不斷出臺無理法案,將國家安全無限上綱上線,對中國企業並不友好。而且大多歐洲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直對美國馬首是瞻,傾向站隊美國。中美貿易戰預計還要持續多年,這些歐洲國家能做到中立、觀望,不完全倒向美國,已實屬不易。 而非洲部份,中國的投資亦承擔了過去多年少有的風險。美國近幾年,已不聲不響將軍事勢力滲透到非洲多國。明面上與早已潛伏在非洲多國的反政府在野政黨勢力策劃組織街頭運動,削弱民選政府的合法性及執政能力,暗地裡則找代理人乃至雇傭兵對中國企業加以破壞,威脅其員工的人生安全,以減低這些中國企業加大投入的積極性及拓展速度。 幾個大分區上各自遇到不同的困局及阻礙,中國需作策略調整,而對個別國家亦需要有所差別待遇。其中,宜重點扶植近鄰或對美國敵愾同仇的國家,如伊朗、敘利亞、巴基斯坦、尼泊爾、斯里蘭卡、老撾、朝鮮、蒙古、緬甸、柬埔寨、古巴、委內瑞拉及部分東南歐、南太平洋島國和非洲國家。現時美日澳印等國對中國的動向非常敏感,不斷在搞反華小動作。中國宜在事件出現後快速有力反擊,道義和國際關係對裝睡的這些國家並不起作用,有力量、佔理卻不直以對之,反而會助長這些國家的僥倖心理及反智野心,更會吸引其他牆頭草國家錯誤站隊美國,形成一個反華之「勢 」,不利後續的博弈。 美國大選正在倒計時,全球也正在猜誰是下一任領袖。然而不論誰上臺,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共識仍然高度一致,加大對華科技的封鎖會升級,逼迫涉及美國核心產業的美資企業離開中國的壓力會升級,打壓中國優勢企業的強度會升級,拉攏盟友圍堵中國的熱度會升級。但正如毛主席所講,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國應該加強的是做好自己的事,如加快人民幣國際化步伐,有節奏有步調地拋掉巨額美元外匯儲備,增加糧食和各類資源儲備,增加軍費投入,優化戰略核力量體系和航空航太的投入,做好和五眼聯盟及日本進一步脫鉤的預案及準備,調整經濟上輸血臺灣間接讓利美國的對台政策以讓這些資源回饋內需內循環。 美國的霸權主義很大程度維繫在其軍事力量上,其戰略轟炸機及航母全球巡航,守護自身利益,壓制潛在對手及敵人的戰略冒險衝動。拳頭之下反而更能有效鞏固盟友忠誠。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事關百年復興大計,尤其在這微妙的美中勢力交替的關鍵階段,又受百年未遇的疫情影響,宜因勢利導,略作調整,方可加強國家與美國博弈成功機率 。 [...]

博客

王俊文: 特朗普自以為手執屠龍刀 無視中國已腰佩倚天劍

美國與中國的交手,由2018貿易戰開始 ,步步升級,科技戰、圍剿華為、策劃香港連串動亂、打擊在美國上市的中企、禁制Tik Tok(字節跳動)與微信(並傳出準備進一步禁制阿裡巴巴 )、軍事壓迫、軍售台灣等等。所發動的攻擊,已經毫不留情指向中國的根。 以中國現在的經濟體量,就好像一棵參天大樹,枝葉繁茂、主幹粗壯、各條支幹亦堅實無比。怎樣才能把它毀掉?當然霹靂戰火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但美國不敢輕言開戰。那,第二有效的方法,便是想方設法摧毀其根。 每個國家,政治、社會、法律、經濟等各個層面,也有其根。 中國的政治制度與美國截然不同,美國多年來一直試圖在從內部「和平演變 」中國,同時在國際間宣揚「中國威脅論 」,妖魔化中國形象。但中國。集權而有效的行政機制,將這些破壞性的因數擋於國門之外。因此美國難以觸及中國這個政治之根。 而社會及法律之根,美國也難以深入觸及。即使美國在中國內部不斷培植「代言人」及建立明的暗的宣傳管道,多年來亦算卓有成效地讓一批跪美派倒轉槍頭,攻擊國家。但這些畢竟是少數,加上特朗普上臺後美國雙重標準的險惡面目不斷浮現,各種不擇手段的貿易戰手段更是極好的國民教育。自斷其建立多年的「民主 」、「自由 」、「法治」包裝。社會及法律之根反而更不受其影響了。 而經濟之根,則因為在全球化背景下與美國共生共長,所以更為容易受到美國影響及傷害。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經濟實力乃一切搏弈之根本,一旦落於下風,連吃飽都困難,那麼爭將會是無可避免之事。 因此,如何打擊中國經濟,如何把中國明星企業殺下馬,如何把有科技含量可能或者已經威脅到美國科技霸權的中國企業消滅,則是經濟之根的博弈上的重中之重。而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是中國企業裡極為優秀的代表。這些企業中的大多數,在競爭中成長,是在全球進行市場經濟征戰洗禮下的精英。能把他們封殺,或至少讓他們疲於奔命不能保持正常狀態,則對中國經濟之根會有嚴重影響。 因此特朗普要求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的審計必須加入美國審計師事務所,否則便要退市。但一旦美國審計師事務所拿到中國企業钜細無遺的營業資料,會否轉交給美國政府,製造所謂「證據」,誣衊中國企業,輕則被罰钜款,「正常」則被集體提告或禁止營業,重則透過美國金融體系(SWIFT)凍結這些中國企業的資產及流動資金。這些事聽起來流氓及匪夷所思,但誰也說不準2020年魔幻的美國政府何時會做出這種事來。 [...]

博客

王俊文: TikTok 目前的博弈應對,究竟有多對?

特朗普與字節跳動的TikTok(以下簡稱TT)的交鋒,再次出現一點轉折。原本特朗普發佈行政令宣稱45天後(9月20日)將禁止任何個人及實體與TT及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TT開始時全面退讓,並迅速表示願意將公司海外業務賣給微軟。當全世界大部份人,尤其國內網民,也認為張一鳴的這種割城求和的態度無助拯救TT,更有可能連那傳聞的500億美元也收不到。果然,特朗普隨後表明會有特別費用需要收取,而且忽然之間有很多所謂的「潛在訴訟」出現。而國內亦開始有聲討字節跳動及卸載抖音的情況出現。 這樣被迫到牆角之下,8月7日,字節跳動終於硬氣起來,發佈聲明,表示如美國政府不能予其公正對待,將會訴諸美國法院。因為美國所謂的國家安全藉口,連CIA也說找不到實質證據。 這就如筆者上星期所說,中美相鬥如此激烈,美國已經不存在自由經濟及企業無國界的面具,因此中企更要站好隊及保護好中國內銷市場這個基本盤。 當然,字節跳動已經有大量美國資本下注,董事會內有相當影響力,其總部亦計畫遷去歐洲。因此能否視這個「國際企業」為中國企業,又是另一個課題。 無論如何,敢與美國擺出戰鬥姿態,也先挽回會點分數。哪怕知道最後會輸,敢於亮劍,敢於博奕到底,才有可能出現轉機。天助自助者也。要明白,起訴只是博奕手段,不是目的,也不可能達到目的。但擺出這種態度,藉著起訴拖延時間,才有可能以拖待變。特朗普要的是政治資本及本少利大的功績/業績。TT敢於以美國法律及仍需披著表皮的自由經濟主義為杠桿,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輿論上先爭取回主動,那特朗普的如意算盤在11月中的大選前便不具備可持續性了。能拖上兩三個月,加上民主黨肯定不希望特朗普能領功,有這個時間差,就足夠打破共和黨救選舉的如意算盤了。 然而,TT若能一開始就告,或敢言會退出美國市場,這個民族英雄的分是妥妥拿下了。但其表現是服軟、求和、賣盤,資料中心遷往英國,撇清與中國關係等等舉動,雖然不排除有董事局內的權力的遊戲,但已讓其由受害者變成被聲討者。現在才去提告,只是安撫國內,以保內地市場而已。但讓美國如此食髓知味,甚至進一步計畫向中國在美國上市企業開刀,這個與TT一開始的搶薪救火態度不無關係。國內市場受影響是一定的。 要知道,沒了美國市場,字節跳動估值可能會由1000億美元,跌去一半,跌到500億美元。但,失去了中國市場,失去這個占其收入近九成的主場,估值可能便只剩十分一了。而且沒有本國政府明裡暗裡的保駕護航,你一個國際企業開拓其他海外市場,可以得到公平的待遇? 張一鳴多年前曾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只是一個商人,與政治無關。企業無國界的理想活靈活現,可惜現在特朗普是要搞死中國,榨幹中國企業,不會接受投降,業務你留下,錢你別拿走。而且張一鳴中國人的身份是原罪,即使你入籍,有些東西是永遠切割不掉的。而且讓你一個美籍華人掌控住美國的媒體咽喉?美國本土精英是不會認同的。 2020年起,科技不再無國界,企業又豈會無國界? [...]

博客

王俊文:心律停止跳動的Tiktok

特朗普以禁止位元組跳動的TIKTOK在美國營運為威脅,目標其實是讓美國公司吞併TIKTOK。可見美國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打壓,已到不顧顏面的強盜程度。 特朗普以萬試萬靈的國家安全為理由禁止TIKTOK在美國運營,實則是害怕11月的總統選舉會受到TIKTOK的社交媒體影響力所左右。尤其是熱愛使用TIKTOK的年輕人選票,更可能會是這屆大選中徹底改變兩黨勝負的X因素。 樹欲靜而風不息,張一鳴可能完全沒有影響美國大選之心,但特朗普的反對者,卻曾經利用TIKTOK廢掉了特朗普的幾場競選大會。對此張一鳴或位元組跳動的高層沒有從中美博弈的角度考慮美國會出類似殺招,預先制定應變方案,這還是有點掉以輕心了。更為災難的是,位元組跳動面對美國如此無理的封殺,選擇的是割地賠款式的求和,乃至傳聞賣身微軟及將資料中心遷出中國,網上的風評因此方向突變,Tiktok幾天內更是由受害人變成了被嫌棄者。微博下面的評論,居然從原來的喊話「美國去死」到現在的「位元組跳動活該」。這是何其的公關災難…… 其實禁制TIKTOK在美國營運的消息出來後,位元組跳動可以有更主動的博奕做法,例如守好自己在中國的主場、形象,並維護好與官方的互信及關係,爭取海外使用者的同情及熱度。而非如今一副要撇清關係、賣身求和的弱者姿態 。中美自2016年開始的博弈、美國對華為近幾年的全方位圍殺,已證明抱薪救火的做法,根本無法平息美國這只貪婪而兇狠的白頭鷹…… 具體來說,要博奕、要反制,TikTok可高調宣佈退出美國市場,同時將伺服器撤離美國及宣佈美國用戶可以用VPN(翻牆)連接繼續使用TikTok的服務。這樣一來,對內能擺出愛國人設,爭取與華為比肩,取得民族企業的正面悲壯風評,穩住國內基本用戶及收入來源;而對外則讓美國翻牆使用者能持續使用服務,同時繼續讓美國「美麗的風景線」透過美國人之手向全世界展示。這對中央政府來說也是國家不可多得的國際軟實力展示。張一鳴原先本有機會「借力(中國)」與其他「圍觀者(歐美國家) 」博弈,以免遭受群毆……現在一步難,步步難,9月15日便是死線,TikTok很難有談到好價錢的迴旋空間。更為嚴峻的是,其他五眼聯盟(也包括日本),已開始仿效美國的肢解吞併Tiktok的做法…… 網上傳聞位元組跳動的高層過去也迷信美國的制度優勢和產業競爭力。這種迷信是中國各界精英皆存在過的心路歷程,亦因為曾經有這種向西方、向強者學習變強的心思及奮鬥經歷,今天對美國的道德、制度和力量的迷信,才被打破得更徹底,從而更能夠瞭解到中國的能力、高度及自信。 Tiktok事件發生後,對網上這個帶有黑色幽默的笑話印象頗為深刻: 美國:“你不夠開放。” Tiktok:“我改。” 美國:“資料安全我不放心。” Tiktok:“我把資料庫建到美國。” 美國:“我看不到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 Tiktok:“我提供一萬個就業崗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