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外資撤離 談何容易

在新型冠狀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環境下,許多國家因為缺乏原材料及生產零件,導致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等抗疫物資出現嚴重短缺的窘境,亦引發部分外國政客產生了「去中國化」的政治宣傳口號,呼籲國內企業把他們的製造工序遷離中國。   美國和日本於4月初便表示,政府將給予那些離開中國的企業提供「搬遷費」:4月9日,日本政府宣佈將投入22億美元用以支持日企搬回國內,或轉向東南亞等亞洲其他國家或地區;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於同一日亦向全美呼籲,美國應該支付所有搬遷費用,協助想離開中國的美國企業。對此,有外媒便預測,美日聯手從中國撤資,藉此進一步達成對中國的經濟打擊。然而,這種做法真的可行嗎? 須知道,外資企業選擇在中國設廠,必然是經過多方面慎重考慮及估算,在多年來自由市場競爭及成本效益最優化後得出的自然結果,若貿然撤離,很可能會得不償失。事實上,在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後,亦多次呼籲他口中「偉大的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可是並未得到在華美資企業的積極響應。當時就有調查顯示,有約87%受訪美國企業表示,不打算將業務遷出中國;同時有83%美企稱,貿易戰未令他們削減或停止對華投資,而特斯拉和福特等知名美資企業反而更加大了對華投資的力度。 過去的30多年間,全球化迅速發展,令全球生產線和供應鏈逐利而遷。中國作為人口第一大國,不但是人口紅利巨大的生產國,政府又大力發展基建和生產配套設施,且為外資企業提供稅務和營運便利,因此吸引了大量美國、日本和歐洲等地的資本或企業進駐中國。再加上中國作為消費力極速膨脹中的巨大市場,到如今這種合作關係已令各國產業與中國形成了的息息相關、不可輕易分割的緊密關係,企業撤離不但變得不切實際,更會損害到其核心利益,皆因一旦撤離,等於自絕於中國市場,這個損失承受得起嗎? 即使美日有部分企業欲響應本國政府的號召而撤離中國,也難在短時間內尋找到更適合設廠的地方。回國設廠雖可得到政府資助,但生產成本必然會大幅上升,損害產品競争力;搬去其他發展中國家,則會面臨人才和配套設施不足的情況。換言之,現時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像中國般,可以在最符合經濟效益的情況下,為外資企業提供完善的生產條件和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撤離中國」實屬說易行難。 其實,若仔細觀察便不難發現,美日政府都是因為在抗疫工作上有所失誤,受到國內輿論口誅筆伐,在此情況下才鼓動企業撤離中國,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意圖轉移國內視線,緩解輿論壓力;二是將抗疫失敗的原因,歸咎於醫療物資生產太依賴中國,藉此諉過於人。 撰文: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

環球時事

中美達成貿易協議 特朗普似贏實輸?

中美兩國十二月十三日均宣布兩國達成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預計在明年一月就協議文本進行簽署。協議文本包括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不過,中方目前未提及關於知識產權、技術轉讓之前雙方一直談不攏的細節,令協議存在不明朗因素。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並未完成當初設定的目標,因此是協議的輸家。 中國十二月十三日晚上約十一時舉行跨部門記者會,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宣布宣讀中方關於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聲明,王指經過中美兩國經貿團隊的共同努力,雙方在平等和互相尊重原則的基礎上,已就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件達成一致,美方將分階段取消對華產品加徵關稅。聲明中提到,美國承諾將逐步調降關稅,「美方將履行分階段取消對華產品加徵關稅的相關承諾,實現加徵關稅由升到降的轉變。」雙方約定,下一步雙方將各自盡快完成法律審核、翻譯校對等必要的程序,並就正式簽署協議的具體安排進行協商。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預計二○二○年一月兩國部長級官員會在華盛頓就協議文本進行簽署。 明年一月簽署 在中方召開記者會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日也在Twitter發布帖文,確認與中國達成首階段協議,並表示十二月十五日不會實施對華的加稅計畫,而兩國的第二階段協議談判立即展開。美國九月一日就中國對美出口的一千二百億美元商品加徵百分之十五關稅,美國其中一大讓步,在於宣布將稅率減低一半至百分之七點五。惟美國對總值約二千五百億美元的進口中國商品,維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至於中國在九月對美國十六種產品徵收關稅的反制裁措施,財政部副部長廖岷沒有說明中國是否計畫取消現行對美國徵收的關稅。 中國及美國官員均說,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涵蓋範圍涉及保護知識產權、食品及農產品、金融服務、外匯以及有一則處理爭端的條款。萊特希澤在同日的聲明中指出:「重要的是,協議建立一個有力的爭端解決系統,確保快速、有效的執行(協議條款)及執法。」美國的官員在中美貿易談判期間,一直指出執行協議條款的重要性,在於確保中國會履行協議的條款。 特朗普已對內承諾,不論中美達成任何協議,都必需包括中國應承增加購買美國的農產品。在以往的談判中也不難看到,中國採購農產品對於美方來說的重要性。然而在中國增購美國產品同時,中國也增加對美國的出口。萊特希澤指出,作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一部分,中國已同意未來二年增購二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務服,主要集中在製造業、能源、農業和服務業方面,其中包括三百二十億美元農產品。萊特希澤續指,中國會在一七年購買二百四十億美元農產品的基礎上,於未來二年每年增加購買約一百六十億美元的產品。中國農業副部長韓軍稱,這個部分協議會讓中國對美國的農業出口增加,包括已煮熟的家禽、梨及棗。 美國方面稱,是次首階段協議包括改善美國企業在中國金融服務市場准入,涉及行業包括銀行業、保險業、證券業以及信貸評級服務。這是希望回應多個美國企業長期投訴,包括中國在包括外資股權限制,以及歧視性監管要求。 特朗普十二月十六日在白宮的一場會議上說,從製造業的角度看,美中協議是一份巨大的協議,農民或許是最大的受益者。特朗普還指出,中國已經開始購買美國的農產品了。特朗普又指,大約四、五個星期以前,那時我們看起來將要達成一份協議了,我就告訴他們了。 現時,外界大多指美國政府將特朗普描述為美中協議的贏家,但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稱,貿易戰很少有贏家,但是有時候的確有輸家,並指特朗普肯定是輸家。文章稱,當然,特朗普和他的團隊不會這樣描述他們同中國達成的這份臨時協議,他們稱這是一大勝利。但是事實是,特朗普政府幾乎沒有實現任何它的目標,基本上是一邊宣布獲勝,一邊倉促撤退。克魯曼認為,從某些方面來看,中國的經濟數據已超過美方,美國絕不可能成功地霸凌一個驕傲的大國,尤其是在疏遠其他可能與美方一同向中國施壓、要求其改變某些經濟政策的發達經濟體時。文章認為,特朗普之所以輸掉了貿易戰是因為他聲音很大,手裏的「大棒」卻很小。 [...]

專題

迎戰16度:環保大敵 盜獵與特朗普

非法野生動物貿易是全球第四大非法貿易,每年交易總額超過二百億美元,僅次於走私毒品、軍火和人口販賣的金額。近年在全球環保意識抬頭下,不少國家開始推出禁售象牙及禁止偷獵的法令,野生動物的生命似有所保障,部分罕見物種再次活躍起來。但一些物種因擁有中醫藥性,加上異寵盛行,以致被盜獵情況難以禁絕。而部分國家的取態亦加劇了野生動物走向絕路的風險,如美國自特朗普政府上台,環保意識大減,今年八月更放寬瀕臨滅絕物種保護法的限制,令大量物種動物的前景堪虞。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orld Animal Protection)在今年二月發布全球首個野生動物異域寵物全球貿易報告,當中提到目前全球有超過五百種鳥類及五百種爬行動物被交易,全球野生動植物貿易年交易額高達三百億至四百二十億美元,其中非法貿易額估計高達二百億美元。 報告認為無論此類貿易是否合法,在過程中都存在嚴重的動物福利問題。報告顯示,因空間狹小,環境惡劣,每年至少三分之一的野生動物在貿易運輸過程中死去,而因缺乏合適的居住環境、食物、活動空間,以及適宜的溫濕度,至少四分之三被用來伺養的寵物蛇、蜥場、陸龜和海龜會在住入新家庭的一年內死亡。 而香港作為全球最大貿易市場之一,原來也是全球野生動物交易中的一個重要樞紐。每年有數百萬野生動植物,以及相關產品被跨國公司和犯罪集團合法進口及非法販運。在過去十年,香港緝獲的瀕危物種估計飆升約十六倍。而過去五年,政府緝獲的非法象牙、穿山甲鱗片和犀牛角產品,數量相等於獵殺了不少於三千頭大象、九萬千隻穿山甲和五十一頭犀牛。 禁售禁獵政策 其實隨著人們對環保意識抬頭,近年已經更多的人和政府加入反野生動物貿易,自一九九○年以來,大多數國家都簽署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

專題

驚現三大警號 特朗普難死撐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上,一直採取「不在乎」的態度,不時強調美國佔著上風。不過,貿易戰對美國的打擊,近期正大舉浮現,美國農民破產數字升上八年新高、科技發展正在受挫,加上製造業陷入苦戰,相信特朗普更想兩國快些簽下協議。 市場原本憧憬中美可以在聖誕前簽訂首階段協議,但兩國的關係極為飄忽,特朗普亦態度反覆,並將香港作為籌碼之一,令市場對達成協議的預期急速降溫。《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指,香港人權法並非箇中最大障礙,關鍵困難是美方尋求中國在保護知識產權等領域,作出更具體的承諾。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美方多名政府顧問分析,指香港人權法案不一定會對談判產生重大影響,似乎暗示在目前階段,美方想把貿易談判與香港人權問題切割。 中方首席談判代表劉鶴於十一月內已三次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t Lighthizer)與財政部長努姆欽(Steven Mnuchin)通電話,並邀請對方再赴北京會面,以求打破僵局。不過,美方的反應一般,《華爾街日報》指,美國談判代表暫時不會赴京談判,原因是美方希望得到中方更明確的保證,即中國將履行其在知識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以及農產品採購方面的承諾。 衰退跡象顯現 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亦承認,中美仍未就取消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的安排達成一致,中方堅持要求美方取消特朗普政府加徵的的關稅,屬主要的癥結所在。美方顯然對達成協議並不心急,表面看來,美方有較好的優勢,但分析指出,美國經濟衰退的憂累,其實正開始升溫,而種種跡象亦顯示出,若特朗普再不妥協,最後受罪的將是美國人。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於本週一(二十五日)發表的研究報告指,每年合共約四百億美元的關稅最終是由美國企業及顧客承擔。紐約聯儲局指,中國貨品進口到美國時,對方海關會徵收最多百分之二十五關稅,若中國企業負擔這筆額外費用,就要將價格調低兩成,令美國的零售、製造或批發商的價格和利潤不受影響,但由去年六月至今年九月期間的數據顯示,中國的進口價格只下跌大約百分之二,幅度與其他國家受到全球貿易放慢所影響相近,中國進口貨品價格穩定,即是意味美國企業和顧客須要支付關稅帶來的額外費用。 中國進口貨品的美元價格沒有太大變動,反映中國出口商沒有如華府官員所指,利用首輪關稅後人民幣貶值一成,以保持競爭力的說法,報告認為,貨幣貶值是提高中國出口商每單位銷售的利潤。 美國聯儲局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上週出席「世界商業論壇」時便警告,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可能會終結美國的經濟增長,並認為現時情況令人不安。她更指,現已有充分理由擔心衰退將到來。雖然耶倫認為,明年美國經濟不會衰退,但衰退發生的機率高於正常水平,並已到達讓她不安的水平。 債務問題嚴重 她認為,雖然美國經濟目前在其他方面表現良好,但數十年以來所積累的嚴重財富分配不均,對經濟構成了重大的威脅。此外,極低的借貸成本令美國企業大量舉債,一旦再次發生經濟衰退,累積的債務將令企業們陷入困境。 中美貿易戰令兩國的經濟增長出現放緩,而其他數據已顯示出,美國在這場硬仗中的傷害已開始出現,而首當其衝正是當地農民。雖然近半年中國向美國購買的大豆數量有所回升,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上週約一百三十五萬噸美國大豆向中國出口,為兩年來最高,但相比未開戰之前,仍然有大段距離,而鑑於前景極不明朗,中國亦轉向其他國家買大豆。 《路透社》報道,兩名不願具名的貿易商透露,由於利潤率較為吸引,中國進口商轉向買巴西大豆,而採購需等到明年初新作大豆收穫時才能交付,其中一名貿易商指出,上週有一些美國和阿根廷的船貨亦被預訂,總採購量約三十船。報道指,中國政府十月份曾向中國境內大豆壓榨商發放進口美國大豆的一千萬噸免稅配額,但配額幾乎已經用盡,相關美國大豆目前正處於裝船發貨之中。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自然寶藏待開發,島嶼租售漸成熱潮

格陵蘭是全球最大島嶼。 特立獨行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又有吸睛之舉。上月,他向丹麥提出購買對方的格陵蘭島,但遭拒。外界普遍相信,特朗普之所以看中格陵蘭,是因為該島具有經濟、軍事等多方面的價值。而因為特朗普,購買島嶼再度成為熱門話題。 撰文 蘇梓 格陵蘭島位於挪威北方,面積216萬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島嶼。歷史上很長一段時期,格陵蘭島由挪威和丹麥共管,2009年取得自治權,但仍由丹麥負責行政事務。該島80%為冰雪覆蓋,人口不足6萬。以往丹麥每年大約補貼格陵蘭島7億美元,隨著近年氣候日益暖化,格陵蘭島出現大規模的融冰,致使島嶼周邊出現新的航道,據說中、美、俄等國家都對該島表現出濃厚的興趣,由此可見其價值。 戰略價值引覬覦 事實上,購買領土一向為美國所擅長。比如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就是19世紀由法國購入,時價1,500萬美元;阿拉斯加則是向俄國購入,時價720萬美元。20世紀初,美國也曾以2,500萬美元向丹麥購入維京群島,使之成為與關島、波多黎各等相同的自治性非建制屬地〈Unincorporated territories〉。 二戰期間,美國還與丹麥簽署防衛協議,在格陵蘭西北方建造圖勒空軍基地,是為美軍在全球最北的基地,迄今仍肩負著控制衛星、攔截洲際導彈等功能。1946年,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曾出價1億美元要買斷該島,惜交易沒有談成。 除了軍事價值,格陵蘭島還有巨大的經濟價值,由於位於北冰洋,該島漁業資源豐富,盛產鱈魚、比目魚、三文魚和蝦等;此外格陵蘭島底下蘊藏稀土,從未開採,價值難估。外界猜測,這才是各大國對格陵蘭「垂涎」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不止一次表現出對格陵蘭島的興趣。 購島蔚然成風 作為土地的一種,島嶼當然也能夠買賣,而且並非新鮮事。只要有足夠的資金,就可以一圓島主夢,投資乃至自住均可。無論是國家領導人因戰略需要,或是普通民眾想擁有資產,都能出資購買島嶼。目前世界各地出售的土地中就包括私人島嶼,價格亦非天文數字。有報道稱,在加勒比海、歐洲和加拿大的一些島嶼,只需100多萬港元就能買到。 在中美洲,也有不少環境宜人的私人島嶼求售。近年除了加勒比海,買賣島嶼的熱門地點還包括印度洋和加拿大等。而加勒比海及中美洲一帶的島嶼最受歡迎,原因是該處氣候溫和、環境優美,故島嶼可被開發成度假勝地出租。中美洲小國伯利茲〈Belize〉,更是近年受歡迎的島嶼購買地點。根據該國的標準,土地面積10英畝左右的島嶼,大約10多萬美元起;在環境優良的巴哈馬群島,靠近主要港口的私人小島,作價亦不超過100萬美元。 慎對現實挑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