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LIVE THE SIMPLEST 松﨑曉

有人說,最成功品牌賣的不是商品,更不是貴重品,甚至不是生活文化,而是一種「直覺的印象」。想到漢堡包,我們想到麥當勞;想到咖啡,我們想到星巴克。不論你是否喜歡這些品牌,但他們已透過行銷及經營,在香港人的意識中植入最深刻的品牌印象。 無印良品屬在香港經營最成功的日本品牌之一,不但因為其高品質的商品,更因為「無印式」的生活風格。四月中,無印再於九龍塘又一城開設新分店,屬繼奧海城分店後另一間結合了「書店、餐廳、零售」三者的店面。我們趁機訪問無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計劃株式會社」的代表取締役社長松 曉。且聽聽對他來說,「無印」到底是什麼,「生活」又是什麼。 無印良品歷任眾多著名設計師,對國際市場而言最有名的應可算是原研哉,他不但是無印的藝術總監,更是著名的設計書藉作者。在他不時談論的設計美學的著作當中,曾經指出:「設計不是一種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質的感覺能力和洞察能力。」那天,我們詢問松曉社長,到底對他這位正宗的日本人而言,無印良品最大的特點是什麼?他表示:「我們的想法其實類近『遞減法』,當我們設計一項產品之際,會反過來思考到底一件物品當中,有什麼是必要,有什麼是不必要,試著將不同的特點削除,最後剩下來的就是我們的產品。將所有的產品做到最Simple,卻又能包括我們日常生活基本元素。」 精巧的透明感 松社長又用新店裡的PP-BOX為例。他指向這無印良品中最常見的貨品,說道:「就好像我們眼前的這一個儲存盒,他是半透明米白色的,當你把生活用品放進去以後,那些物品就會處於『既看得見、卻又看不見』的狀態。」當他一面認真的說完這番話,在場的翻譯及記者皆忍唆不禁,但他則仍然比擬著PP-BOX繼續解說:「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因為你試想想看,如果將衣服或各種物品放進盒子裡,而盒子是透明的話,那麼你就會完全看得見衣服或是不同物品的顏色。這樣對視覺來說是種干擾,而如果將盒子的透明度調整至目前的狀態,那麼我們就能得悉不同的盒子所儲藏的物品,可是在視覺上卻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 生活中基本的基本 無印良品早於1979年創於日本的西武百貨,並於1991年在香港開創首間分店,二十多年間斷斷續續在香港擴展勢力,售賣的物品包括各種食物、生活用具、衣服,其後擴展至食物以及書藉。松曉表示,雖然香港是生活節奏非常急速的城市,但不論世界任何城市,所需要的基本生活物品也必然是共通的:「每個地方的生活文化都不盡相同,但生活習慣方面也一定也有高度相似性,好像我們早上起床後會梳洗,會吃早餐,會準備出門,無印商品貼合了生活上的高度共同性,是日常生活中基本的基本。」他又解釋,無印商品在開發的過程中,當然會以貼合「用家」需要為目標,可是又先會以自身為出發點:「我們會思考,在我們自己的日常生活當中,到底需要什麼用品?又有什麼最基本的需要?就好像把自己的當成研究對象,去思考每一個人到底需要什麼商品。每個人喜歡的衣服顏色款式可能不相同,但『需要衣服』這一點卻是共同的,而無印正是在這種想法之下,發展出強調自然色澤的衣服。」 社長來港已有5年,他對「港式生活」的最大印象是什麼?他先笑言:「我想你也會猜到,最大『印象』就是我自己在住的Apartment,每年也要加租。」然後又繼續解釋:「至於如果就工作而言,香港與日本的另一大差距,是香港無印公司的離職率異常地高,這與日本非常不一樣。日本傳統的職場文化是慣了畢業以後,在同一間公司內不轉工,一直做下去,雖然新世代的日本年青人工作文化在這方面有些許改變了,但與香港比起來還是『望塵莫及』。」那既然工作文化差距如此巨大,作為管理層的他又會較傾向哪一種風格?他指出:「日本的企業比較喜歡招聘新畢業生,我們稱之為『新卒』,然後晉升為『Permanent staff』(長期員工),但除此以外,我們從2012年開始,展開了海外的招聘計劃,網羅匯聚不同國家的人材,讓擁有文化差異的員工互相交集,這也是一種搜羅人才的方式。另外,我們預計至2017底,海外店鋪佔有率已經比日本國內更高,所以我們會著手處理關於Common Policy的營運方式,令每一個國家都可以有共通的管理模式。」 海外文化差異 松曉從2015年成為良品計劃代表取締役社長,經常要在海外長時間停留,那對他來說,「生活」又是什麼?海外、香港以及日本的工作,又為他帶來怎樣的難忘回憶?他卻從最貼身之處開始說起:「我從兩年前擔任社長,一年365日當中,有86天都是不在日本的,但除了這86天以外,我一定會留在日本。又因為我長時間不在家鄉,所以在工作以外我一定會用最多的時間陪伴家人,與家人團聚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他又自謂是「不太像日本人的日本人」。松說:「如果要到長期居留的層面,我在香港住了五年,在泰國住過一年半。不過我在加入良品計劃株式會社多年之前,在再之前的公司曾有二十多年的海外工作經驗,所以無論我去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只會依從自己的做事方式,因為我與一般日本做事的方式不太一樣,我會直接向工作上的伙伴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一般日本人其實甚少這樣做。」對於這一點,他又憶述在成為良品社長後的經歷:「我們每年都有一次員工的Training,提供予不同城市的全職及兼職員工,時間大約為一至一個半小時。我作為社長每次都會親身參與,而每次講解結束後,我問員工有沒有任何疑問,面前的員工總是陷入一片沉默,這就是我最不喜歡的感覺。不過,這卻又的確是日本人的文化,日本人甚少會將自身的真實感受和盤托出,但我卻覺得,既然到了海外,就應該要懂得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們或許又會有另一種想象,覺得身為無印良品集團一員,家裡或是工作環境都會「處處是無印」,松卻笑著坦言「還未到這個地步」,但仍然與無印的極簡生活精神互通。他說:「絕對不是『無印之家』的程度,但我喜歡簡單的生活方式,不喜歡有多餘的物品。現在我只要回到辦工室,就會先整理及清潔桌面上的物品,這已是我生活上的習慣。另外我還有一項習慣:平常我用無印的圓珠筆,我會用到連最後一點墨也用盡,我是說真的,絕對會浪費。」物盡其用,每件物品也各司其職圓滿生活,這不亦是無印產品的精髓之一嗎? 「夢想成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