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博客

史立德:滯脹風險上升成挑戰風險上升成挑戰

近日,全球對滯脹風險的關注度顯著提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10月份發表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指,全球經濟面對復甦勢頭減弱和通脹持續升溫的雙重夾擊,被外界解讀為是對滯脹風險發出的嚴厲警告。 從定義上來看,滯脹又稱為停滯性通貨膨脹,指的是經濟增長停滯(Stagnation),但通貨膨脹率(Inflation)持續上漲,失業率維持高企的一種經濟現象。事實上,2021年下半年以來,全球主要經濟體的GDP增速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放緩,其物價通脹亦在近月呈現加快回升的跡象。   在當前全球貨幣財政政策仍處於寬鬆的大環境下,加上各國經濟增長已走出低谷並邁上復甦的階段,通脹風險「抬頭」本是預料中的現象,亦不足為懼。但由於疫情遲遲未能消退,國際供應鏈受阻從結構上加劇了是次通脹風險。一方面,在Delta變種病毒持續蔓延之下,東南亞國家的不少工廠因疫情被迫停業或大幅減產,令歐美採購商不得不將部分訂單轉回中國。在出口訂單需求短時間內大增但國內供應能力又難以完全匹配的情況下,中國一些製造行業包括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產能趨於緊張,加之國際供應鏈堵塞加劇了各項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從多方面對中國輸往歐美的製成品出口價格產生了推升作用。   另一方面,疫情爆發亦促使一些歐美國家的就業結構出現變化,特別是不少當地民眾出於防疫及健康考量,不願從事部分「高危」行業,令不少服務行業陷入「勞工荒」。在這情況下,許多行業包括物流運輸業均面臨薪金上調的壓力;而運輸部門的人手捉襟見肘,亦直接導致港口積壓貨物持續增加。這除了影響全球船運、推高集裝箱運價之外,更導致貨物等待清關的時間大幅拖延和商品的交付期拖長,令零售市場因供貨短缺而面臨更大的漲價壓力。   更重要的是,是次的通脹風險還與能源短缺的情況交織,令問題更見複雜。今年以來,全球能源價格普遍飆升,包括石油、天然氣、原煤等的價格創下近年新高。這除了導致物流和港口運輸鏈受阻,亦反映了傳統能源供應商主動減產及行業投資不足導致的階段性供需失衡。雖然今年以來各國經濟已漸見復甦,對能源需求明顯增加,但傳統能源生產商因「看淡」行業前景而未敢大幅增產,導致能源供需之間的缺口擴大,促使各項基礎能源價格飆升;而在近年全球主要經濟體紛紛追求綠色環保發展的背景下,傳統能源的產能難免受到抑制;綠色新能源的崛起乃行業發展的長期方向,短期內受供給不穩定和儲能技術等因素的制約,或會出現石化能源與新型可再生能源「此消彼難長」的不調和現象,進而加劇了能源價格的劇烈波動。   總的來看,雖然目前全球經濟增長下行及通脹升溫的風險上升,其主要原因仍是疫情擾動下的短期供求失衡所導致;惟世界經濟畢竟已走過最艱難的階段,倘若以滯脹來形容或會有點言過其實,反而以緩慢增長加高通脹的「Slowfation」狀態來形容現時的情況可能會更為準確。   值得留意的是,能源結構改變是影響供應結構和需求結構的長期因素,與當下相似的能源危機爆發或會在未來變得更加頻繁。在新舊能源的「世代交替」過程中,能源價格居高不下將成為各國難以迴避的一項中長期挑戰;這將會是疫後各國政府「摸著石頭過河」必須面對的一大政策難題。     撰文: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 [...]

環球時事

小龍:1970年代滯脹回顧,滯脹會重來嗎?

路透社的記者菲爾·奧蘭多 (Phil Orlando) 在一篇文章寫: 「自從 1970 年代後期擔任財經記者以來,就從未聽過這麼多人提到滯脹。」美國銀行基金經理調查顯示,市場對於滯脹的擔憂正日益加劇。而筆者在2018年及2020年等分別以「黃金,貨幣,滯脹」及「QE滯脹,最後槓桿」等為題,指出未來滯脹的風險。而今天跟大家分享下1970年的滯脹。 大家一提到滯脹, 一定會想起1970年代滯脹。在生產下降和失業率猛增的同時,物價不但沒有下跌反而普遍大幅度上漲,成為高通貨膨脹率、高失業率和低經濟增長並存的獨特經濟現象。60年代末財政支出飆升、70年代美元與黃金脫鉤、厄爾尼諾現象推高食品價格,美元貶值,兩次石油危機爆發,各種衝擊在短時間內交錯在一起。在事態不斷嚴重的過程中,政策制定者的反應始終落後,通脹最終走向失控。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兩次石油危機的爆發。而部份原因如下: 1.70年代開始的通貨膨脹由於美元與黃金脫鉤而惡化。鑒於當時幾乎所有其他貨幣都與美元掛鉤,世界很快就從以黃金為基礎,轉向了由法定貨幣控制。有趣的是,隨著政策限制的放鬆,貨幣總量的年增長率從上世紀60年代末的個位數持續增加到兩位數。 2.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歐佩克對美國石油禁運,原油價格從戰爭前的3美元急升至1974年的12美元每桶,漲至原來的4倍,1975年美國通脹率達到12%惡性通脹區間。1979年伊朗革命後全球原油供需矛盾激化,1974-1984年伊朗原油產量由3.03億噸大幅下滑至1.03億噸,產量下降至原來的1/3,原油價格從1978年的13美元上升至1980年的32美元/桶,美國通脹率飆升至14.8%。 3. 甘迺迪時期的擴張型財政令到大印銀紙:60年代美國經濟內生動力放緩、全球出口份額由19.9%大幅回落至13.4%,甘迺迪政府奉行赤字財政政策,不斷擴大政府開支以刺激經濟、增加就業機會。當時的美聯儲主席馬丁提高貨幣供應量增長率,M1增速從1960年達-0.05%擴張至1968年的7.02%。 4. 戰爭對美國消費和經濟增長的刺激正逐漸消失。比如五、六十年代美國工業受惠於二戰的重建,以及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的刺激。 [...]

專題

小龍:滯脹到來,美國聯儲局誤判通脹而加快收水加息

近日「滯脹」這一話題一時間獲得了市場的廣泛關注。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emy Powell)周三(9月29日)警告,發嚴重滯脹,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美國經濟學家魯賓尼(Nouriel Roubini)日前在英國《衛報》撰文,擔心供應鏈問題會導致全面滯脹。而筆者認為美國將很大可能美元出現問題,而且亦會出現滯脹。 在二戰之前英國的貨幣是全球最重要的貨幣,而二戰後美羅斯福總統推動建立了三個世界體系,聯合國, WTO及佈雷頓森林體系。而美元的重要支持或者開始動搖了。 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之初,為了確立美元的地位,美國就是要各國的貨幣鎖定美元,而美元鎖定每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美國之所以有底氣對全世界做出這樣的承諾,是因為它當時手中掌握了全球80%左右的黃金儲備。美國在二戰之後連續捲入了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這兩場戰爭使美國耗費巨大,加上法國的戴高樂總統挑戰美元,所以美國出現了滯脹。在1971年8月15日,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宣佈關閉黃金視窗,美元與黃金脫鉤。而當美元離開金本位,這表示同樣的一元美元的價格是跟金本位的美元是不同。而是一張靠信用的而 其後美國必須令到全世界繼續用美元以維持美元的地位,在以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以用各種國際流通貨幣結算,但是從1973年10月以後必須用美元對全球的石油交易進行結算。因為你可以不喜歡美元,你可以不使用美元,但你能不使用石油。 於一九七五年通過「能源政策和節能法」開始嚴格限制本土原油出口,但2015年開始解除,現在美國石油出口量為第一,其次為俄羅斯及沙烏地阿拉伯。但留意美國以石油作為最重要的美元支持之一。而美國近年積極推廣新能源及環保能源。那大家可以想像世界未來石油的消耗有機會減少。那美元的支撐在那裡? 美國滯脹問題 1970年代,美國在經歷完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令到美國政府支出大增,而美國大通脹及石油危機令到美國不得不加息。當時的美聯儲主席馬丁由於政府大量發行國債,美聯儲為防止市場利率大幅上行,只能提高貨幣供應量增長率,M1增速從1960年達-0.05%擴張至1968年的7.02%。在擴張財政和寬鬆貨幣刺激下,1969年美國通脹率就已經上升至5%,創1951年以來最高值。 。1969-1970年:1970年,美國通脹率達到了5.7%的同時,經濟增幅下滑至0.2%,滯脹開始顯現。 。1974-1975年:滯脹現象明顯加劇。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疊加糧食危機的衝擊,1974年美國實際經濟增速由上一年的5.6%大幅降至負的0.5%,通脹率由上一年的6.2%升至11%,1975年美國經濟延續高通脹、經濟負增長的態勢。 。1979-1980年:第二次石油危機爆發,1980年美國實際經濟增速由上一年的3.2%下滑至負的0.2%,通脹率飆升至13.5%。 這令到美聯儲為了控制通脹而瘋狂加息,高利率導致經濟陷入滯脹。 2020年一個疫情令到美國失去預算,由原本的縮表轉向無限QE。全球美元瘋狂流去全世界,令到各樣資產在疫情及經濟下行之下仍然上升到泡沫的階段。而這筆者一早預言: [...]

博客

毛偉廉:美國滯脹風險提升,料支持金價上揚

8月份美國經濟表現轉弱,引起市場揣測聯儲局可能推遲減少買債(Taper)計劃。另ㄧ原因引發市場這個聯想,是美國經濟轉弱,但通脹依然上升,這或導致出現「滯脹」風險。因此本週市場將關注反映通脹的美國CPI結果。若通脹持續上升,將提升「滯脹」風險,料避險資金推升金價。 「滯脹」(Stagflation)ㄧ詞,可能是全球各國央行最害怕見到的詞彙。美國經濟史上一次出現「滯脹」,是發生在1970年,ㄧ直至1983年美國經濟進入高峰,才能走出「滯脹」。 美聯儲局一共用上了13年時間才能消滅「滯脹」。日本更經歷了近20年的「滯脹」,可想而知,一旦出現「滯脹」,對央行來說,是一個極難根治的「經濟痛症」。 今次可能在美國出現的「滯脹」,其起源㸃,可歸咎於Delta 變種病毒於7-8月在美國迅速傳播而起。見[圖ㄧ],截至9月10日,美國每日新增確診個案,仍然超過20萬人以上,為全球單日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疫情急速惡化已開始影響了美國經濟復甦步伐。 美國疫情急速惡化,令工業生產下降;運輸短缺,影響了全國供應鏈運作,導致物價上升。這連鎖影響下,引發了通脹率飆升,但經濟表現轉差,觸發市場揣測美國可能快將陷入各央行聞風喪膽的「滯脹」。 今年第3季美國GDP快將結算。見[圖二],可見美國今年第1及第2季GDP分别是增長6.3%及6.6%, 表現秀麗。但7至8月美國經濟數據表現下滑,不少分析師下調了第3季的預測。據<華盛頓郵報>9月5日報道指,摩根士丹利首席分析師Ellen Zentner女仕認為美國第3季GDP增長有「懸崖式」下跌的可能,她已將第3季GDP增長預測大幅由6.6%下調至2.9%。 美國陷入「滯脹」風險會否提升 ? 本週美國8月CPI(消費物價指數)數據結果可給予啟示。若8月CPI持續上升,將提升陷入「滯脹」風險,料避險情緒推升金價上揚。 見[圖三],反映美國通脹的CPI增長率過去10年表現, 圖中可見,自去年3月全球爆發了疫情,聯儲局為了救市,推出了無限QE(量化寬鬆);引發通脹ㄧ直上升,至今年7月,美國通脹已升至 5.4%。本週二(14日)香港時間晚上8:30,美國將公佈8月CPI年率,市場關注的是,如果結果是高於7月的5.4%,顯示「滯脹」風險提升。屆時,料避險資金將提升金價。見[圖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