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藺常念:港鐵(0066)承受擔當不了的重擔

我在幾個月前寫一篇文章,呼籲港府把港鐵(0066)私有化,以符合公眾利益。當時反送中抗議行動還未開始。當時私有化港鐵的理據是,港鐵過去一年在沙中線工程中監管失職,令到工程嚴重延誤。港鐵高層只有行政總裁提早退休,其他高層奬金就收。完全缺乏問責,不符合公眾利益。另一方面,根據高鐵及沙中線的造價,都是天文數字。港鐵就算有地產收益,也不能在有利潤的情況下經營。港鐵收費的定票價標準,經常領導香港通漲及物價上升,每年票價都上升3%,高於市民收入升幅。令到市民交通負擔過重,不符合公眾利益。港鐵作為一間上市公司,是需要加價來維持利潤,為股東尋求合理面報。但股東合理回報,就是加重市民交通費負擔。當時因為問責及公眾交通費負擔問題建議港府把港鐵私有化,來更有效地服務市民。 上一篇文章幾個月過後,香港已經成為動亂之都。6月份反送中示威開始,港鐵屢次遭到破壞,自十月一日以來都不能完全正常地維持服務。是時候重新評估港鐵的經營,是否符合公眾利益。自反送中社會抗議活動6月開始,港鐵都持中立地位。在721元朗事件,港鐵把受攻擊的市民接走,離開攻擊現場。當時示威群眾都認為港鐵站在群眾一方。事情在人民日報一篇社論,批評港鐵接走示威動亂人士,發生變化。港鐵在提供交通服務有180度轉變,港鐵經常把有示威地區的港鐵站關閉,令到示威人士批評港鐵為黨鐵,暴徒開始破壞行動,不交車費及破亂港鐵設施。關鍵日子是8月31日,當日有大批示威人士眾集在機場。港鐵因應港府政策,關閉機場及東涌站。令到一萬示威人士,要步行15公里,大嶼山機場公路出市區。同日,太子站發生兩幫不同派人爭執,港鐵職員招警察。警察進入太子站,引發示威群眾對警察及港鐵的仇恨,成為人民公敵一號及二號。 當時暴民只對港鐵若干車站進行破壞,估計破壞達到五千萬元,但港鐵仍然可以每天維持服務。但是港府在9月30日通過反蒙面法,在當晚的暴動,港鐵設施受到嚴重破壞。過半的車站受到破壞,鐵路服務在10月1 日,破天荒的停止服務。直到今天,港鐵仍未能完全恢復正常服務。估計9月30日的災難性破壞,港鐵淨修理費用高達5億元。還未能計算到車費損失,及車站和商場的租金損失。10月20日暴徒又再破壞港鐵設施,顯示破壞變成常態,維修費成為經常開支。 2000年港鐵上市,當時股壇長毛David Webb已經反對,表示港鐵需要按照港府的要求,可能作出不符合公眾利益的決定。過去三個月發生的事,充份反映到港鐵基本上的按港府要求行事。在港府和群眾衝突之中,港鐵成為磨心。要為港府執行政策,不能同時符合群眾,及上市公司和股東的利益。 港鐵每天載客5百多萬人次,上半年鐵路客運利潤達到9.52億元,即是每天520萬元。港鐵車站及商場租金利潤更高,上半年達到49.08億元。下半年單是維修費用已經達到6億元,還沒有計算每天損失一百萬車費收入,及額外請人維持秩序。租金收入亦因車站及商場關閉受到損失,金額可能達到5億元或以上。粗計一下,港鐵下半年維修及租金收入減少的損失可能達到10億元。港鐵上半年的經常性利潤達到26.65億元。即是下半年的盈利可能大跌40%或以上,按道理港鐵應該發盈警。 在盈利大減40%情況下,明年的車費應該怎樣定?如果要維持港鐵以往經常盈利,車費要大増20%以上,來彌補今年的損失。,到時市民一定會強力反對加價。事到而今,港鐵根本不能以一間上市公司的原則經營。港鐵不可能應付社會的矛盾,不可能執行港府的行動,又同時兼顧市民群眾利益,及股東利益。現時要港鐵及股東承受社會暴亂的責任,是承受不了的重擔,對港鐵及股東都不公平。在公眾利益原則下,港府應該認真考慮,把港鐵私有化。把鐵路納入運輸署管轄,所有其他地產及海外業務出售,還錢給現有股東,是最有效的解決方案。 [...]

博客

【黎Sir論市】黎偉成:港鐵(0066)擴容基本業績佳

港鐵(0066)股東應佔溢利於2019年上半年達55.06億元,同比減少14.64%,而2018年同期尚多賺4.73%達656.41億元,業績表面有倒退,實際不差之因,乃: (甲)為沙中線及英國業務撥備24億元,其中20億元的撥備屬沙中線,是否如港鐵所言之足以應付相關問題或‘封底’,是一大疑問。因‘補短’之後短期似無問題,長期有無鐵實保證?特別是承建商的責任,和追討失職賠償以至法律問題,都要清清楚楚作出結論及採取相關行動,決不能‘和稀泥’即馬虎了事! 由是該集團的核心業務利潤34.4億元同比減少26%,但撇除兩大項撥備之後實際增加26.4%,而2018年同期則減少20.8%。 港車站商務物業租賃利潤貢獻可觀 至於(乙)核心業務的發展和表現,最惹人注目的當然是(一)香港業務,重點仍然是由客運衍生的(I)香港車站商務有穩定和良佳貢獻,營業額35.55億元同比增長15.61%,較上年同期多增5.32個百分點,而利潤貢獻26.79億元不僅同比增10.98%和多增1.36百分點,且較香港客運業務的利潤貢獻9.52億元多賺17.27億元或1.81倍;和(II)港鐵站及沿線的香港物業租賃利潤貢獻22.29億元,多於客運之數12.77億元,同比增長4.75%更較上年同期多增2.44個百分點。 再看(III)香港客運業務,營業額106.9億元同比增長13.98%,無疑比上年同期多增9.83個百分點,但利潤貢獻9.52億元所減17.08%卻多減4.04個百分點,相信是與高鐵通車增運營開支有關。但高鐵收入達11.3億元,有一定憧憬之道。 和(IV)香港的物業發展利潤貢獻8.98億元同比增4.68倍。 難得的是(二)中國內地及國際鐵路的營業額105.58億元同比僅增1.01%,但利潤貢獻5.6億元則飆升65.2%。 港股續受困美對華貿戰升級 特朗普居然在中美舉行第十三輪經貿磋商前表擬於9月1日對華輸美餘下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和答記者問時認為兩國即使不如期貿談亦‘沒有問題’,頓使紐約股市急挫,港市亦然。恆生指數8月9日收盤報25,939.3收盤,跌181.47點,已是多過僅144.53點之二連升,之前更是五連跌2,151點,確實是相當虛弱。恆指初步支持區為25,850、25,739至25,472,和25,397雷池,失之會考驗25,092,甚至24,940至24,890以及24,774至24,695。凡此,皆為新建立三大下跌裂口之內:(I)6日的26,151至25,472、(II)5日之26,919至26,480和2日的27,566至26,919,要補回,技術上相困難。阻力仍為26,330,破關,往上的26,480、26,655、26,868、26,950以及27,043,難關重重。 [...]

名人系列

馬時亨 Frederick Ma:「高鐵地鐵化快公布。」

上月底卸任的港鐵主席馬時亨(Frederick),回顧其4年港鐵主席任期工作。他指出,期內滿足感最大的項目是高鐵通車,令他感到失望和遺憾的是沙中線工程事件,但希望市民不要抹煞港鐵40年來對香港的貢獻,並寄語港鐵人員要自強不息,以挽回市民對港鐵的信心。他透露,港鐵早前向中國鐵路總公司提出的「高鐵地鐵化」建議,鐵總十分支持,未來進展將有突破,在短時間內會有公佈,港鐵新任主席本月1日起將由嶺南大學校董會主席歐陽伯權接任。 Text /  Santos 論兩鐵合併與高鐵通車 「從以往在政府工作時加入港鐵董事局,到擔任港鐵非執行董事和主席共11年,有很深厚的感情,其間曾處理不少事件,但有兩件令我終身難忘,就是兩鐵合併及高鐵開通……時任特首曾蔭權要求將兩鐵合併,但因難度太高,故當初只放在file(檔案)底,未有計劃在短時間內實行,卻因九鐵發生『兵變』(人事風波),政府必須應對,我想了數天終找出解決方法,並有現時的合併方式。 至於高鐵通車,從發生工程超支及超時,直至通車,其間我遇到的挑戰『多到你唔信』。至高鐵開通後,西九龍站由只有水喉和電線,變成現時宏偉的車站;曾被『妖魔化』的『一地兩檢』,運作至今也無問題;有年輕人曾當面向我反映高鐵快捷方便,令我每次到西九站都有很大滿足感,全歸功於各同事的努力。」 談任內一個教訓 「其中一個教訓,就是千萬不要幾條線一起建造。大家可能不是很記得,西港島線、到堅尼地城的西港島線、南港島線、何文田延線、高鐵和沙中線,全部都是在2009至2011、12年之間動工。我經常用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去形容,就是消化不良。當時十大基建,全部萬馬奔騰,一起開,導致人工高,找人工作都難,又不容許引入外勞,這些問題令超支、超時情況出現。我留話給下屆董事局主席及總裁,如果政府叫你們興建鐵路,不要一次過開幾條線,否則問題又會再出現。」 論高鐵地鐵化 「港鐵與國家鐵路總局商討更改高鐵西九龍站來往深圳北站的購票形式,讓乘客入閘後自由選擇列車班次。『高鐵地鐵化』是我主動向中國鐵路總公司提出,鐵總亦非常支持,又指『高鐵地鐵化』未來將有新的突破,短時間內公布詳情,市民可拭目以待。」 對港鐵「一鐵獨大」問題 「我認為要引入競爭『聽落好好』,但提醒當年港鐵未合併前,已有九鐵和地鐵兩間公司,當時市民又認為不方便,因此要取得平衡。再說,當年興建高鐵時,曾建議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以招標方式進行,但政府並無接納。」 談現今年輕人 「年輕人是社會棟樑,如果他們不滿意,對社會有很大怨氣……將來的路會很辛苦,政府應正視危機,要讓年輕人感到有希望。而香港最需要解決的是房屋問題,因房屋問題已令不少青年人非常沮喪,感到社會不公,香港已由『爭氣之都』變成『怨氣之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