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老闆筆記】金管局賺錢有道 葉劉投資說有理

吳老闆筆記

【吳老闆筆記】金管局賺錢有道 葉劉投資說有理

金融管理局最近公布外匯基金截至2023年12月底的財務狀況,外匯基金在2023年獲得了2,127億港元的投資收入,相當於5.2%的回報,十分不俗,當中包括1,440億港元的債券投資和732億港元的其他股票投資收益等。筆者認為金管局不妨將收益所得投資港股,為港股提振信心。 猶記得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提議從外匯基金撥5%支持港股,她認為:「投資者不入市,因不知道底在哪裡,政府帶頭投資又不同。」筆者十分認同葉劉這番說話,投資信心非常重要,假如信心頓失,很難重新建立。正當內地近日不斷推出政策穩定股市的時候,香港是否也要有所行動,作出對應呢? 總結2023年,外匯基金的總資產增加了98億港元,由2022年底的40,080億港元增加至2023年底的40,178億港元。截至2023年12月底,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為6,524億港元。若按葉劉的建議,撥岀5%用來買港股,都有2,000億港元,肯定對投資者信心有穩固作用。香港外匯超過四萬億港元,金管局真要好好作為,要投資有道,小心處理,獲得充分合理回報。 事實上,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亞洲金融中心第一地位都涉及國家安全。假如香港出現任何閃失,都會貶損香港固有的國際地位。目前香港有世界最大離岸人民幣資金池,截至去年10月,人民幣存款包括未結算的存款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75%的全球人民幣支付經由香港處理。由此可見,香港金融地位的重要性。 香港正步入由治及興的社會環境,行政、立法,區議會等議員都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團結一致,如何起到協同作用,為香港作出最大貢獻,相信對香港未來發展都非常重要。 ============= 延伸閱讀:【吳老闆筆記】中央支援助市況回升 港府應作出相應措施 ============= 深入閱讀政經生活文化,更多內容盡在: Website:www.capital-hk.com Facebook:www.facebook.com/CapitalPlatformHK Instagram:www.instagram.com/capital.ceo.entrepreneur LinkedIn:www.linkedin.com/company/capitalhk/ [...]

資本政經

美元弱人幣強 港元向左走向右走

— 特朗普希望提振出口,若然美元走高,如何能成事? — 人民幣走勢反映有無形之手控制著循序漸進地呈強。 — 與中國經濟的關聯度更高,港元卻須跟隨美元下跌。 美元今年如坐過山車,經歷了十年以來最大跌幅,輾轉最多下跌百分之十後,早前又使出一記回馬槍,短短一個月內,反彈百分之三,不過,近日再度轉弱,兌一籃子六種貨幣的美匯指數,已經連續三個交易日下跌,剛守住九十三點的關口。 其實,本欄早已指出,美元弱勢已成定局,與當地的經濟增長,甚至加不加息、加多少次,完全沒有關係,皆因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提振出口,若然美元走高,當地的出口如何具競爭力?因此可以預期,美元未來將會延續此跌三步、升一步的走勢。 美元走弱的同時,歐元、人民幣自然呈強。歐元方面,兌美元就從九月中的一點二過外,回落到上週的一點一七,近日再回升至一點一八的樓上,原因包括歐洲央行將於十月二十六日的會議上,制定結束二萬億歐元的經濟刺激措施,以及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宣布暫緩獨立,並直言希望與西班牙中央政府對話,商討解決問題方法。 至於人民幣,兌每美元亦從九月初的高位六點四八,回落到九月尾的六點六八,近日再回升至六點五七的水平。根據經濟基本因素,上半年增長達到百分之六點九,遠遠超出市場預期,近日人行更定向降準,擺明車馬催谷消費,人民幣根本應該節節上升,然而上次卻升得太急,所以需要回一回氣罷了。 事實上,按照今年以來外匯市場走勢判斷,美國這全球最大經濟體一如往常地控制著美元,讓之走弱的當兒,中國這發展中國家、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正有樣學樣,學習著使用無形之手,控制著人民幣循序漸進地呈強。 兩大經濟體的貨幣,都隨著領導人的意願去走,唯獨港元卻因為聯繫匯率制度,與美元掛了鈎,結果在經濟與中國的關聯度更高於與美國下,反而跟著美元貶值,隨之而來的影響是,以國際貨幣計算,無論港股,以至港樓,今年的升值都打了折扣。 換句話說,恒生指數今年以來升了接近三成,在全球股市中,排名第五,表現相當亮麗;但當以國際貨幣計算,實際上便不如表面般風光。樓市亦然,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的最新數據,八月份私人住宅售價指數報三百三十九點,已經連升十七個月,再創紀錄新高;從去年十二月的三百○七點四升到上來,即是今年首八個月,升幅達到百分之十點三,若然扣去匯價,升幅其實不算誇張。 根據經濟基本因素,人民幣應該走強。 [...]

名人系列

任志剛:居安思危 穩佔金融中心地位

新一屆政府換屆在即,本地經濟議題再次成焦點,尤其是今屆政府千方百計,卻始終無法抑壓的樓市,當中泡沫之象似已成定局,面對美國加息周期及裁減負債已事在必行,房股前景又是否已成甕中之鱉? 人稱「任總」的任志剛從港英時代起參與過聯繫匯率、金管局等重要經濟事務,更多次面對本港金融經濟危機,對於暗潮洶湧的香港,中港兩地信貸評級同時被下調,他又有何寄語? 評下屆政府: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政綱中曾經提議,要成立『金融領導委員會』。我希望,該委員會成立後,可以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能夠在加強金融體系安全方面,領導有關工作。另外,對候任特首組班應給予多一點空間。」 評國際金融形勢: 「下次出現問題的地點仍然可能來自華爾街,來自以華爾街文化模式運作的自由資本帳市場文化,炒賣文化仍然在影響金融市場,這一種文化是引起前兩次金融危機的根本成因,至今卻仍未解決,國際貨幣市場上有95%交易都是投資銀行在炒賣,只有5%是反映實體經濟。」 評潛在金融危機: 「下一次的金融危機或會更嚴重,比我們於1997年、2007年所經歷過的兩次更嚴重,而經歷過量化寬鬆之後,市場充斥大量游資,市場潛在的風險巨大,若然爆發下一次金融危機,會比之前的規模更大。」 評港元: 「基本法列明到2047年為止,不會有任何改變,因此港元在2047年之前不會消失。至於日後會如何?就要靠香港年輕人爭取,因為到2047年後,港元的存在與否將與中國內地的政策有關,如果年輕人不能給予信心,那就『死火』。」 評香港金融: 「香港在過去20年的貨幣非常穩定,於金融穩定及維持國際金融中心方面算是良好。香港應該居安思危,思考香港在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否『做足』?在被邊緣化之前,要將金融體制做強做大,在中國內地市場完全開放之前,不應該浪費時間,要成為中國及國際均不可或缺的國際金融中心,亦可引入更彈性的機制,針對處理風險。」 評中國金融經濟: 「1997、2007年的時候,中國均沒有受金融風暴及海嘯所影響,中國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下可以更有效率,有效應對危機。在美國,華爾街可以不理會白宮的勸告,但在中國,國務院卻會以國家利益作出指令,令各方按指示執行指令。中國外匯儲備是全球最多,經濟增長高於歐洲4倍,人民幣怎麼會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