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政經

後天下之減而減 香港自毀長城

— 特區政府口袋裏有錢,絕對負擔得起減稅。 — 只靠內地資金,太過單一,金融風險太高。 — 樓市「間接稅」加上人工,企業成本高昂。 美國稅改法案如箭在弦,隨時掀起全球減稅戰之際,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則發表題為〈國際稅務新形勢〉的網誌指,特區政府只會「繼續密切注視環球情況,尤其是鄰近地區的競爭情況,不會貿然一刀切全面減低稅率」。 個人認為此言實在差矣。首先,特區政府口袋裏有錢,絕對負擔得起減稅——隨著樓、股暢旺,今個財政年度,賣地收入分分鐘再次刷新新高紀錄,甚至挑戰二千億元,加上印花稅等超出預算,財政盈餘隨時連續兩年超過一千億元,以致財政儲備突破一萬一千億元大關,嚴重「水浸」,既然如此,不如還富於民。 況且,早於美國減稅之先,不少國家已經開始著手稅改。近者有日本,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政府正討論,將積極加薪和投資的企業所得稅稅率,降至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但參考海外減稅動作,幅度有可能進一步擴大,或調低至百分之二十。 遠的則有德國一月時宣布,對稅制進行徹底改革,每年為企業和經濟發展減輕一百五十億歐元負擔;四月時英國亦調低了企業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雖然前者不會直接下降到百分之十五,但也會在二○二○年降低至百分之十七;十月又輪到法國議會通過二○一八年稅改,其他還有意大利、荷蘭等一眾歐洲發達國家都亦步亦趨投入這場「國際稅務競賽」。 然而,特區政府仍在「密切注視」?難道要等其他地方切切實實減稅,令停泊於香港的資金,真的流走了,港府才後知後覺去跟隨?資金流走了,至想方設法吸引之回頭,難度便更高,為何不能先下手為強? 事實上,傳統上,很多國際資金停泊在港,因為資金出入自由度高,稅率又低,但若人減我不減,香港的優勢便會消失;如果由得外資流走,只靠內地資金,則太過單一,徒添金融風險。 更重要的是,隨著地價節節上升,港府從樓市徵收的間接稅,已經十分高昂;而樓價冉冉向上,工資始終要追上去,即是企業成本樣樣飆升,最合理就是政府回饋公司。 因此,無論從國際競爭力的角度,抑或金融穩健性的角度,香港都應該減稅。否則,一味堅持「謹慎理財、量入為出」的守財奴態度,就算中央布局怎樣精密、發展潛力怎樣龐大,香港經濟前景亦堪虞。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 《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

大中華時事

全球減稅戰 香港要跟

美國通過減稅法案後,日本政府亦積極考慮把當地的企業稅下跌至百分之二十,由於之前英、法亦有減稅計畫,全球已進入減稅戰大時代。香港過去因為低稅在營商具較強競爭力,但在全球稅務戰下,加上本身經濟轉型慢,優勢正漸失。 其實港府在賣地收入增,加上外匯基金水浸下,政府資產接近共二萬億港元,絕對有實力透過進一步減稅及推出各項稅務優惠以增強競爭力。而且政府不止要著眼企業利得稅,亦應該調整薪俸稅,以吸引海外人才之外,更可以造就消費效應,刺激整體經濟增長。 十二月五日,日媒指日本政府正考慮透過稅務減免,把企業有效稅率最終降至最低百分之二十。草案建議日企若積極投資人力資源,如培訓員工或提升工資等,將可扣除一定數目的應課稅額,令有效稅率降至百分之二十五。若企業同時投資創新科技以提高生產力,如物聯網及人工智能(AI)等,更可獲得額外稅務優惠,意味有關日企的稅率可降至百分之二十。 自安倍晉三出任首相以來,日企的有效稅率已從百分之三十七降至二十九點九七,而下個財年開始,亦會進一步降至百分之二十九點七四。今次日本再次減稅,主要是源於美國剛通過減稅法案所帶來的壓力。 GDP重回三巴仙 一國的減稅措施往往被視為刺激經濟發展的助力。如一九八六年和二○○三年,美國在推行減稅政策後,私人消費和投資均加速增長,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也隨之抬升。至於今次減稅,美國智庫美國稅政中心(TPC)之前曾預測,眾院通過的稅改法案,於二○一八年將能讓GDP增加百分之零點六,二○二七年增加百分之零點三。 以美元計算,由二○一八至二七年,將有額外一千六百九十億美元流進國庫。不過,TPC同時預期方案或會同時為美國政府帶來高達一萬四千億美元的債務。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共和黨人則認為,稅改將助美國經濟增速重返百分之三,並可通過減稅做大經濟蛋糕,最終解決赤字過大的問題。 減稅有望刺激本國經濟,對其他國家卻是一個挑戰。就美國減稅措施而言,短期內將吸引在海外市場的美國資本回流,或對國際貿易造成影響,如美中之間的貿易摩擦與糾紛,短期內可能增加,新的國際貿易規則和條件的形成,或將面臨激烈的博弈。長線來說,更將吸引美企回流,以至更多海外企業落戶美國,這將加劇國家間的企業和人才爭逐,最終其他國家或被迫投入減稅競賽,形成全球減稅戰。 本地競爭力下跌 在歐美日的減稅競爭下,中國也不例外。此前,中國財政部長肖捷已經多次提到「稅制的國際競爭力」的問題。顯見,減稅已成為全球大趨勢,而環球減稅潮下,香港如要避免低稅優勢不再,政府便應盡早應對,如加大稅務優惠鞏固自身的競爭力。 過去香港因為稅率低,在全球營商競爭名列前茅,但近年全球不少國家均計畫減稅,或推出更多稅務優惠招攬海外企業;加之香港本身的經濟轉型緩慢,競爭優勢正漸失。 政府數據顯示,境外企業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的數量,雖然由二○○八年的一千二百九十八家,增至一五年的一千四百零一家,可是比例卻是逐漸下跌,直至二○一六年更出現數量和比例下跌的現象,只有一千三百七十九家企業來港設立地區總部。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何濼生表示,香港的長遠競爭力已經敲響警號,目前處境值得港人擔憂。 人才競爭力排名跌 除了營商競爭力落後,香港對人才的吸引力亦每況愈下,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最新公布的《二○一七年IMD世界人才報告》就指,本港因物價上升但工資又下跌等因素,人才競爭力排名跌兩位至第十二位;相反,新加坡則因學校科技有較好表現及僱員工資上升,排名升兩位至第十三位,對港步步進逼。 財儲豐減稅空間大 [...]

資本政經

美國狂減稅 香港應跟隨

— 當美國稅率大減,香港的優勢便會大幅消退。 — 計及從樓市徵收的間接稅,香港全球最重稅。 — 建議手起刀落,速速將利得稅率大減至一成。 美國繼眾議院後,參議院上週六(二日)亦以五十一贊成、四十九票反對,僅兩票之差下驚險通過了自家的稅改法案,成為一九八○年代列根總統後三十年以來的最大減稅法案。雖然兩院的版本存在差異,需要時間融和協調,但當中相同的是,最高公司稅率將從目前的百分之三十五,大幅降至百分之二十。 對於美國減稅,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回應指,全球經濟是緊密融合的,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其稅收政策的調整,除了對其自身有著重大影響,其外溢性影響也不可忽視,要從積極應對的方面,來進行政策的探討;財政部官員、財科院院長劉尚希更直言,中國下一步的稅改,肯定是一個減稅的改革。換句話說,中國將會減稅。 那香港呢?個人認為應該跟隨,否則,透過香港入賬的資金勢必流走。事實上,香港利得稅率只為百分之十六點五,相當於美國本來稅率的一半,優勢明顯;但當美國稅率大減,香港的優勢便大幅消退。 雖然,利得稅是港府五大收入來源之最,根據二○一六至一七年的修訂預算,達到接近一千四百億元,其餘依次的為賣地收入(近一千二百億元)、薪俸稅(六百五十七億元)、印花稅(五百八十億元)及投資收入(二百○七億元);然而,隨樓、股暢旺,今年賣地收入以至印花稅,勢必超出預算,財政盈餘隨時連續兩年超過一千億元,以致財政儲備突破一萬一千億元大關,嚴重「水浸」。 先說賣地收入,根據地政總署數字,單計公開賣地,今個財政年度迄今已經賣出十二幅包括工、商、酒店及住宅用地,收入達到九百○七億元;計及補地價,整體收入更達一千二百六十六億元,比起預算的一千○一十億元,高出超過二百五十億元,若非港府眼見發展商加快農地補地價,便拖慢推地的腳步,否則本欄預言,今年賣地收入隨時再創新高紀錄,突破二千億元,勢必實現。 除了地價,樓市興旺,物業印花稅收入亦被帶起,加上股市在今年下半年發力,縱使恒生指數近日回落,但今年至今升幅亦逾三成,乃全球成熟市場當中表現最好者,成交也節節上升,連日突破千億水平,股票印花稅收入便水漲船高,兩者總計勢必高於預算的五百三十億元。 事實上,本欄一直指出,港府從樓市徵收的間接稅,可能是全球最高。因此,絕對抵受得住減利得稅的影響,不妨手起刀落,行動更要迅速,大減利得稅率至百分之十,好維持香港的競爭力。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 [...]

大中華時事

林鄭處女作 減雙稅 更利民

特首林鄭月娥即將發表任內首份《施政報告》,近日她已一再就房屋政策向市場透露口風,可見她對房屋政策的重視。其實,在林鄭參選特首戰時,稅務改革亦是其重要政綱之一。由於近幾年已有不少國家連番減稅以吸引外資,而一向標榜稅率低、稅制簡單的香港,此優勢亦漸漸被削弱,令稅制改革逼在眉睫。 除了調整利得稅,從而增加香港營商環境的吸引力外,調低薪俸稅率甚至取消薪俸稅,還富於民,亦可刺激更多消費,對經濟發展大有裨益。況且,如今與樓市相關的收入已成為填充庫房的主力,加上政府有龐大的財政儲備,即使利得稅及薪俸稅減少,對政府的財政影響有限,但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卻是無限。 特首林鄭月娥將於十月十一日發表上任後首份《施政報告》,由於住宅和土地供應過去嚴重短缺,加上各國推行貨幣量化寬鬆政策,造成資產價格大升,香港樓價亦不斷攀升,成為市民沉重的負擔,引起嚴重民怨,故外界均預期房屋政策會是今次報告的「主菜」。而林鄭早已在公開場合露口風,講明房屋問題是今屆政府「重中之重」,其中「港人首置上車盤」關乎搭建新一層置業階梯,絕對稱得上房策大變革。 本週二(九月十九日),政府亦公布了「共享房屋計畫」,政府將與社福機構合作,以廉價租金出租業主借出的單位予正輪候公屋的基層市民。參與的社聯宣布,推出為期三年的「社會房屋共享計畫」,為有需要的基層住戶提供過渡性社會房屋,目標是齊集及提供五百個適切單位,料有一千個住戶受惠。 除「共住」計畫外,政府亦正積極尋求其他過渡性的房屋供應,其中曾被上屆政府冷待的善用舊貨櫃興建過渡性房屋建議,亦已重新納入現屆政府研究範圍內。據知,本港的社聯之前已曾遠赴荷蘭取經,參考當地流行、由社會房企興建的貨櫃屋,如何解決當地的居住問題。如今不斷有房屋政策推出,顯示政府對之何其重視。 房策效果成疑 前瞻林鄭的房屋政策,再無如前屆政府般吹噓十年二十萬個建屋目標,而是具體地推出政策,感覺較為務實。然而,其房屋政策最終可為社會帶來多少幫助仍有很大疑問。如設立「首置盤」,一來有與私樓爭土地之嫌,而置業問題錯綜複雜,當前樓市陷入結構惡性循環,皆因「辣招」令換樓疏落、二手市場癱瘓,發展商坐大,首置上車盤無助糾正樓市偏差。二來將推出的「共享計畫」只有一千個住戶可受惠,相對於現時二十七萬宗輪候公屋的申請,只屬杯水車薪。至於貨櫃屋亦可能有應用問題,因香港位於華南地區,受潮濕酷熱天氣影響,貨櫃屋未必能耐熱、耐濕。 市民上車難,除了供應不足,亦因為近年本港經濟停滯不前,不少市民薪酬幾乎停滯,難追上樓價,故派錢助市民置業的還富於民方式,才最能直接解決民之所困。不過,說到「還富於民」,政府亦不一定要真金白銀把錢派到市民手中,從稅務政策入手,以減稅的手段激發社會經濟以及增加個人收入分配,亦是可行方法。 事實上,林鄭在參選特首政綱中,已曾提出針對企業的減稅方案,她建議引入兩級利得稅(two-tiered profits tax),為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及初創公司減輕稅務負擔。根據她的建議,企業首二百萬元利潤的利得稅稅率,將由目前的百分之十六點五,降至百分之十;至於首二百萬元之後的利潤,稅率則維持不變。林鄭月娥當時曾估計,這項政策將為數以萬計企業減稅百分之四十。 同時,又會為本港企業提供科研稅務減免,例如投資一百萬元在科研,就會給予多於一百萬元的稅務優惠。她指出,並非要改變本港的簡單低稅制,而是希望令稅制更有競爭力,認為當其他國家和經濟體都有措施吸引外資,香港不能落後於人。她舉例指,過往港府取消遺產稅和紅酒稅,都換來更大回報,令香港成為資產管理中心,以及世界的紅酒港。 競爭力響警號 一直以來,本港都標榜稅率低,以吸引外資,但今天這優勢已被多國連番的減稅大大削弱。今年四月時,匯賢智庫發表的「香港長遠競爭力研究」報告指出,近年經濟增長持續放緩,自二○一二年起,本港經濟平均每年實質增長率低於百分之三,去年的增長率更跌至只有百分之一點九,情況令人關注。 近年多國積極以減稅或稅務假期吸引外資,香港現時百分之十六點五的利得稅率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政府數據顯示,境外企業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的數量,雖然由二○○八年的一千二百九十八家,增至一五年的一千四百零一家,可是比例卻是逐漸下跌,直至二○一六年更出現數量和比例下跌的現象,只有一千三百七十九家企業來港設立地區總部。 [...]

資本政經

香港有錢無地方使 不如減稅

— 港府豈止「守財奴」政策,更沒有理財創富。 — 要發展的大型基建,已經「上馬」甚至落成。 –「開流」不成,不如「節源」,即是減低稅率。 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的網誌「重出江湖」,立即一石激起千重浪,事緣他重新解讀了《基本法》第一○七條「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的規定,並批評「過去十年,政府一直採取「守財奴」政策,導致大量盈餘出現,拖著經濟後腿,可說是穩健有餘,進取不足,亦不合時宜」。 事實上,本欄一直指出,一個好的財政司司長,應該像財務總監,除了管賬目,還要將經濟當作一盤生意去經營,如何增加收入,如何提高效率,如何控制支出;然而,過去十年,香港的財政司司長,卻只像會計,司職出納而已,程度更僅是文員級數,完全沒有審時度勢而作出判斷,更遑論理財創富。 最簡單者,起碼是在經濟好時未雨綢繆,經濟差時則增加開支,理論與任總的「車快收油、車慢踩油」同出一轍;可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卻往往在經濟好時派錢,在經濟差時勒緊褲頭,即是錦上添花及落雨收遮,稱得上徹頭徹尾的倒行逆施。 正如房屋政策一樣,眼見樓價節節上升,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應該是大幅增加供應,惟港府的做法,卻是嚴厲打擊需求,除了提高按揭門檻,還開徵各式各樣的印花稅。 結果,樓市規則被夾硬扭曲,樓市運作被粗暴干預,樓價繼續上升,地價亦冉冉向上,上不到車的依然上不到車,全港過百萬個業主不敢賣樓,發展商則仍然肚滿腸肥,就連庫房亦盆滿缽滿。 且看過去的財政年度,即一六至一七年,政府財政盈餘達到一千一百○八億元,皆因實際收入比起預算高出逾七百億元,而這主要多得賣地和印花稅收入的增加。當中,賣地收入達到一千二百八十億元,創出歷史新高,比起預算高出超過九成之巨;至於印花稅,亦比預期多了八十億元,相當於一成六。 十年「守財奴」政策下,香港財政儲備已累積至近萬億元的水平,足夠政府運作二十四個月之餘,更在全球排名前十,尷尬的是,如今港府卻是「有錢無地方使」,皆因環顧全港,要發展的大型基建,包括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以至第三條跑道,統統已經「上馬」興建,前兩者更已經接近完成階段。即使港鐵再開設支線,所需資金不多之外,還有地產項目補貼。 既然「開流」不成,不如「節源」,即是減稅。先是利得稅,可吸引到企業進駐香港;還有薪俸稅,則可令每年財政預算受惠最小的中產階層得益,真正做到還富於民,總好過一次性的胡亂派錢。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