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海洋公園虧蝕有感

隨著上年修例風波事件和今年新冠肺炎肆虐,近半世紀歷史的珍寶海鮮舫於本年3月2日告別香江。想不到珍寶海鮮舫於1971年發生火災尚能浴火重生,五十年後面對政經困境卻回天乏術,令人唏噓! 過去喜氣洋溢、紅紙飛揚的囍帖街,有著不少夫妻情侶佳偶天成的美好回憶,卻終在2005年11月6日拆卸,今天只是一條購物大道。2007年7月有市民聚集反對拆遷的一級歷史建築──皇后碼頭,今天亦成為灣仔繞道。類似例子,多不勝數。 香港海洋公園於1977年1月10日開幕,耗資1.5億元,歷時4年半才興建完成,是香港的標誌和旅客必遊之地。可惜海洋公園在修例風波事件和新冠肺炎爆發前已連續3年虧蝕 : 2015/16年度蝕2.411億港元,2016/17年度蝕2.344億港元,2017/18年度蝕2.365億港元,而2018/19年度受修例風波影響更虧蝕了5.57億元。 回想2003年,海洋公園虧損八千多萬,當時「蘭桂坊之父」盛智文接手救亡,海洋公園營業額回升,入場人次更一度超越香港迪士尼樂園,經歷了黃金十年。但自盛智文於2014年離開後,海洋公園又轉盈為虧。經營不善自然難逃結業命運,此乃商業社會的不變定律。縱使不捨,但政府若以納稅人金錢為其填坑,諸多消失的舊街舊物又焉能釋懷?為何珍寶海鮮舫、囍帖街、皇后碼頭不獲保留? 香港土地嚴重不足,房屋供不應求,海洋公園依山面海,復有南港島線接駁,實為興建房屋的理想地段。樓價高企無疑是今天年青人怨氣來源,興建多些公營房屋才能令青年人看見曙光。再者,海洋公園只有四十多年歷史,歷史價值遠低於皇后碼頭,可用空間卻遠大於皇后碼頭,為何今天不能斷捨離這年年虧蝕的主題樂園,為下一代興建房屋? 海洋公園大可賣盤、找財團接手甚或光榮結業完成其歷史使命。經營不善而要特區政府和納稅人淘腰包卻有違自由市場汰弱留強原則,殊不可取。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譚國偉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優才書院校長     [...]

博客

後疫情時代的香港經濟考驗

擁有四十三年歷史的海洋公園曾獲全球最受歡迎和入場人次最多的主題樂園等殊榮,承載了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見證了香港的起起伏伏。然而,捱過了沙士和金融海嘯的衝擊,海洋公園卻終抵受不了世界經濟格局與遊客消費型態的轉變,在訪港旅客人數屢創新高的情況下連續四年出現巨額虧損,步向瀕臨倒閉的邊緣。 作為屬於香港人的主題樂園,未能與時並進及過分依賴單一客源或許正是讓香港人不再光臨、讓海洋公園由盛轉衰的主因,而本港上年度的社會事件和今初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令海洋公園在閉園逾三個月後終於宣告在下月底正式破產。對於是否撥款54億港元拯救養了7,500隻動物和提供2,000個職位的海洋公園,政界和坊間的意見分歧,筆者深信海洋公園的問題源自經營模式和市場結構,因此在關注動物保育議題外,首要考慮的應是制定未來可持續的營商模式和市場定位,以及任命具經驗的商界人才領導海洋公園死回生。海洋公園如此,香港經濟亦是如此。 被壓死的駱駝當然不只歷史悠久的海洋公園,還有最輝煌時期市值曾破二千億元的利豐最終減薪退市、逾三十年歷史的本地時裝品牌Bossini低價賣盤、一度風靡時尚界的JOYCE正式私有化、香港最老牌百貨公司先施亦已沒落易手。這些本土品牌都曾風光一時,而香港流行文化更曾走在全球的尖端。如今各行各業的衰落,不正正是本港經濟發展的縮影嗎?回首半世紀前的「亞洲四小龍」,如今台灣的半導體已在全球站穩重要核心、「韓流」軟實力強勁的韓國更以3C電子產品引領全國走向信息高科技型經濟,而選擇繼續發展製造業的新加坡更是晉身世界第三大煉油中心及世界首屈一指的修船基地,以其產業多元及創科發展成為世界最具競爭力經濟體以及全球第一智慧城市。反觀完全向服務業傾斜的香港,科技行業長期求才若渴,本土文化在來勢洶洶的全球化洪流衝擊下逐漸褪色,本港綜合競爭力早已屈居深圳之下,過去連續25年奪冠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殊榮亦已失落,全球金融中心排名降至第六,貨櫃吞吐量正被擠出全球前十名······時代正在不斷進步,原地踏步的香港只能從歷史的舞台上黯然退場,而固步自封、一成不變的經濟結構,亦注定將香港推向社會矛盾持續惡化的不歸路。 香港不可再單靠昔日的光環在國際舞台中輕易勝出,在克服百日抗疫的嚴峻考驗後,我們需要的是在保持經濟增長之餘追求平均而多元的經濟結構;在提供良好的福利配套之餘建立能擁抱多元價值的社會;在減少環境污染之餘盡力保護生態系統;在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之餘實現經濟、社會、環境的平衡。 有見及此,筆者相信在後疫情時代,最大的經濟考驗並不是喚醒停擺已久的香港經濟,而是如何引領香港轉向這條創新的、可持續發展的知識型經濟增長之路。 撰文:香港菁英會主席 曾鳯珠 (編者按:立法會財委會已在5月29日通過54億元撥款予海洋公園) [...]

博客

陳仕娜:拯救崖上的安安

全城熱哄哄講海洋公園,在下也來加把嘴。說穿了,海洋公園是敗在一班不思進取的人手中,道理好顯淺,花的是納稅人的銀紙,坐擁公共資源,管理慵懶鬆散,帳簿見紅乃人之常情。曾經將海洋公園起死回生的盛智文,最有資格評論,他一語道破:「我以私人公司的形式來營運公園」,甚至粉墨登場扮動物,非常肉緊投入,難怪年年有錢賺。六年前他被逼掛靴之後,公園的話題變得蒼白無力。 海洋公園在處理這次「極可能倒閉」的恐怖危機中,發言人安排已令人摸不着頭腦。主席由始至今未曾露面,全程由副主席劉鳴煒出征,環看董事會人才鼎盛,涵蓋土木工程、地產、旅遊到創意推廣,瓣瓣都有,不知為何要劉公子孤身作戰。謎底終於解開,市傳6月底任期屆滿的劉鳴煒,極大機會更上一層樓,接替孔令成出任主席,另一邊廂,CEO李繩宗將於7月退休。核心團隊只剩一個想上位而戰意昂揚的,其他的自然是隔岸觀火了。 邱局長昨日為公園定位提出三大方向,道理講得頭頭是道,問題在於如何執行。海洋公園近幾年淪為政治的工具,踢走「橋王」,任用自己友。大夥兒「做又36、唔做又36」,繼續因循守舊、撒手不攻的話,公園倒閉只是時間的問題。旁邊的萬豪酒店也首當其衝,岳少(林建岳)應該是最不想見到Tragedy發生的人,去年初大鑼大鼓開幕,準備大展拳腳。假若公園執笠一語成讖,那整個山頭被宰割成一塊塊的超級豪宅地皮,接收這些肥肉的發展商,定必發夢也笑出眼淚。當然,迪士尼和長隆海洋王國也會開香檳慶祝。 海洋公園之於香港的意義,等同維多利亞港、獅子山、太平山頂和天壇大佛,堅持做下去,遠比喊一聲結束艱難。沒有納稅人想將血汗錢丢進黑洞,政府應該用人唯才,70高齡的盛智文挾着「米奇老鼠殺手」的盛名,料不會再想接火棒了,當年的彪炳戰績亦不可忽略CEO苗樂文的強勢助攻,將其於美國累積的豐富主題樂園經驗,因時因地制宜並發揚光大。由此可見,蛇無頭而不行、鳥無翅而不飛,1977年開業至今的海洋公園是香港的寶藏,但願能找到有心有力的主席與CEO,激活整個團隊的動能,才是營救懸崖邊上七千個動物的長遠之策。 [...]

本港時事

海洋公園錯在管理 斬纜好過揼錢

去年六月爆發的反修例運動令內地訪港旅客量急降,不少行業包括零售、旅遊、航空都受到嚴重打擊。成立四十二年的香港老牌主題公園海洋公園亦叫苦連天,伸手向香港政府要求撥款超過一百億以解燃眉之急。不過,自海洋公園換主席之後其實已經連蝕四年,反映管理問題多於一切,政府與其揼錢落無底深潭,不如出售更加實際。 海洋公園連續虧損四年,更披露只剩下四億元現金,只夠撐至今年年底。早前決定再向政府「攤大手板」,根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當局擬向海洋公園提供「一次過資助」,涉款高達一百零六億四千萬元,並推遲兩筆海洋公園向政府借貸的還款期和豁免繳付利息,涉款二十四億六千六百萬元。 文件指出,政府認為區內競爭激烈,海洋公園亦缺乏大型新設施,故入場人次連年下跌,加上去年下半年因反修例事件,七月至十二月入場人次僅得一百九十萬,按年跌逾三成,跌幅前所未有,倘跌勢持續,料一九∕二○年度入場人次將跌至三百三十萬,較上一個年度下跌逾四成。 政府又指,一九∕二○年度海洋公園料錄得現金赤字逾六億元,短期內又要償還兩筆商業貸款達二十三億元,按現時財政狀況相信已無力還債,即使已取得十億元備用循環貸款,但若果無法獲得任何額外財源,預計今年內耗盡現金結餘,情況似乎相當危急。 七大主題區 二十新景點 海洋公園於一八年已委託顧問研究重新定位策略,並就全新定位策略訂立發展綱領藍圖,希望可以在二三∕二四年度開始,至二六∕二七年度新增二十個新景點,並將公園劃分為七大主題區。 當中建議海洋公園以歷險為主題,並以自然和保育為本的渡假勝地,包括善用園址的獨特海岸線、每個新景點都融入歷險和探索自然元素、為訪客締造「新奇好玩、個性化和充滿互動元素的遊樂體驗」、適合一家大小共聚天倫的遊樂體驗等。 計畫提出將公園劃為七個主題區,包括「蔚藍海灣」,以新的入口增加「水元素」令旅客有「遠離市區」感覺,並會新增標誌性機動遊戲、依山而建棧道,亦會有新建碼頭讓訪客用環保設計觀光船穿梭新海濱樂園和大樹灣;「海洋廣場」就會免費對外開放;「叢林歷奇」則建造一個全天候空間,提供一系列多元化及刺激的遊樂設施;至於「海角樂園」,就在崖邊建造可自主控制速度的全新過山車;「太平洋之端」是新設的沿崖而建的特色餐廳;「歷險谷」會新設依山而建的「狂野賽道」,適合小朋友親子競賽;最後是「探險家海岸」,將設置一個模仿天然環境的展館,展示海洋動物。 此外,計畫亦建議引入觀景渡輪接載訪客往返深水灣及大樹灣園區,並興建一個一萬呎的教育中心,提供教學空間,並與教育機構合辦項目。園方並會將逾十個現有景點升級或重新設定主題,以及拆除部份舊景點,完成全部計畫後,海洋公園將有一百個以上的景點,預期訪客人次可逐年提升,至二七∕二八年度升至七百五十萬,較去年增長百分之三十二。 海洋公園獅子開大口要拿一百億,惹來大量議員批評,就連建制派亦認為政府不負責任。可惜,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本週一(二十日)仍以七票贊成、五票反對通過撥款。 旅客闖高峰 公園照蝕錢 事實上,海洋公園在內地訪港旅客創新高的年份仍然蝕錢,分析質疑是管理出現問題,尤其是主席由盛智文換人至孔令成之後,情況即急轉直下,撥款等於倒錢落大海。 海洋公園的年報顯示,截至去年六月底,錄得五億五千七百萬元虧損,較上年度的二億三千六百萬元增加逾一倍,亦已是連蝕四年,更是自開園以來錄得的最大虧損;去年收入為十七億三千四百萬元,較上年度的十六億八千六百萬元為高,但在經營成本上升下,加上要還債及支付利息,故最後仍要蝕錢。 年報顯示,截至去年六月底,海洋公園的貸款高達五十億元,當中約十五億元為商業貸款,商業貸款於明年到期,而當園方償還所有商業貸款後,便要開始支付利息予政府。舊債未還,再向政府借新債,海洋公園日後能否向政府歸還借貸,令人擔心。 旅發局的數字顯示,一八年整體訪港旅客量達六千五百一十五萬人次,按年上升一成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