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博客

王涵:行業轉變勢不可擋

在投資分析業界,除了對個別上市公司進行業務分析,對於在同一行業板塊的公司,往往都會集合起來一同分析,例如航空業,都會對油價有敏感反應,現在也會共同面對全球新冠疫情的問題。最近香港仔珍寶海鮮舫幾經波折,也是一個剖析行業問題的最佳例子。   早在1950 年代,香港戰後經濟復甦,市民生活變得更豐盛,令貴價海鮮市場大有可為,港島南區也是富有人家聚居的地方,於是陸續出現多艘由船改建的巨型海鮮舫。海外旅客也因為後來有海洋公園和赤柱等著名景點而經常到訪。   早期有由數間香港仔避風塘食肆合辦的「太白海鮮舫」,以及仿北京頤和園石舫建造的「海角皇宮」。在 60 年代末,有商人興建「珍寶海鮮舫」,不過 1971 年完工前遭遇大火,最後由賭王何鴻燊等人接手,於 1978 年開幕。   1978 年,太白及海角因為填海問題搬往深灣,在 80 年代先後被珍寶收購。珍寶集團於全盛時期坐擁三艘海鮮舫;1991 年,海角皇宮易名為「珍寶皇宮」。到了1998 年亞洲金融風暴,令集團生意大受打擊,集團翌年把珍寶皇宮賣往菲律賓,據說當年價格為 800 萬美元。規模最大的珍寶海鮮舫這樣有價值的資產,在2017年打算送給海洋公園已經是仁至義盡,今天如果東南亞柬埔寨有買家,又怎會好像網上傳言那樣會隨便讓其翻沈。   對於因為牌照到期,經營虧損的珍寶海鮮舫要拖去東南亞維修保養,最後在南中國海遇上風浪沉沒,實在反映了海鮮坊這個行業板塊的發展歷史。海鮮舫的設計本來就是要放在平靜的避風塘,又怎可能經歷海洋風浪。雖然出發前得到航行許可,但是到了風浪較多的南中國海,沉沒實在讓人惋惜。   而且現在保存和烹調海鮮的方法越來越便宜,已經沒有了停泊在海上吃海鮮的需要。香港作為美食之都,大街小巷到五星級酒店都有米芝蓮食肆,海鮮舫吸引本地市民光顧的能力自然減少,這是行業發展的趨勢。   有近半個世紀歷史的珍寶海鮮舫就有如一輛老爺車,想購買全面保險也十分困難,沉沒了也沒有人會得益,就算沒有沉沒,經營成本也只會越來越高。現在仍然停在香港仔的太白海鮮舫,已經成為唯一歷史產物,無論是用元宇宙方式繼續呈現,還是引入藝術文化元素活化,都必須要配合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否則只會自討苦吃。     撰文:王涵 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

博客

王涵:珍寶海鮮舫歸屬何處

位於香港仔的珍寶海鮮舫,除了是香港主要的旅遊景點,也是不少電影取景拍攝的場地,無論是周星馳的港產片,還是日本漫畫和韓國電影,大家都記憶猶新在珍寶海鮮舫的場景。最近有報道海洋公園拒絕接收珍寶海鮮舫進行保育,業主要無奈將海鮮舫移離香港維修和保養,尋找重新營運的機會。   2020年底政府公佈「躍動港島南」計畫,當中包括由海洋公園保育珍寶海鮮坊。時任海洋公園主席劉鳴煒隨即在社交媒體宣稱要MAGA,即Make Aberdeen Great Again,強調香港有很多歷史和文化有待向世界介紹,現在似乎「強大」不成,「躍動港島南」計畫也因為失去珍寶海鮮舫而「縮水」。現在海洋公園最後拒絕保育珍寶海鮮坊,事件往往來來超過一年,前後決定完全360度改變,也需要向公眾有所交待。   如果想繼續將珍寶海鮮舫保留在香港仔,政府也需要扮演積極角色,協助業主尋找營運商,而不是將海鮮舫純粹放在海中央,每年繼續由業主花費近千萬元的保養維修費用,市民大眾也不能使用。   保育成為近十年香港主要公共議題,但文物保育是需要成本,近年成功的保育項目都引入商業營運元素,例如曾經是警察宿舍的大館,就在馬會贊助下成為餐飲和零售熱點;中環街市更加在私人發展商華懋集團營運下,成為中環鬧市中的綠洲和聚腳地。當然珍寶海鮮舫的歷史未必達到文物級數,但如果政府認為值得保留,就不能夠袖手旁觀,任由海鮮舫漂泊海上而失去所用。   最近有報道海鮮舫的業主在無可奈何下,要將海鮮舫拖去其他地區進行維修保養,減少營運成本,並且靜待尋找新的營運者,這可是情有可原的決定。     撰文: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

博客

何緯豐:元宇宙的台前幕後明星級推手

元宇宙是近代最成功的社會縮影再重組概念,一切源自幻想力和互聯網加金融的舊瓶新酒包裝。今年有很多學者發表了關於元宇宙的未來評論,包括新思維啓動、道德規管、金融炒作等褒貶文章,在蹭熱度去裝潮的同時,默默地藉探索新一代年青人新生態,變了明刀明槍的推手。   正如我曾經說元宇宙產生很多新工種,很多人指元宇宙要花上十年時間才能成熟,花旗銀行發布的研究報告預測,元宇宙於2030年的市場規模將增至13萬億美元、用戶達50億之多,差不多全球每人都會參與。我持有更進取的態度,不需花上三年就能普及,因為疫情的危機和世界政治局勢的不穩定,加速了新經濟、新秩序和新邏輯的發展。   香港浸會大學郭毅可教授指出,在紛繁複雜的元宇宙炒作背後,我們要冷靜剖析它的來龍去脈和核心技術,要看清技術變革對它的驅動意義,以及它對於社會結構和經濟發展的深遠影響。郭教授又成為了一個成功推手。   根據 Euromonitor 的數字調查,數據顯示奢侈品公司和科技巨頭是加速了元宇宙成長的重要推手。隨著品牌資產與科技品牌的緊密聯繫,各行各業都在努力提升元宇宙的新消費模式,具影響力的傳媒,例如南華早報和亞洲週刊,利用NFT定期與讀者互動,同時銷售新資產和開拓新收入來源。   星島日報亦看準了利用 AR/VR 功能創建虛擬展廳的機會,通過元宇宙身臨其境的體驗來增強消費者的好奇心,引發衝動購買慾,加上稀有性的珍藏包裝和引發「炒得起」的心態, 一切市場營銷手段共冶一爐。雖然非科技行業的B端夥伴是難以從 AR/VR [...]

本港時事

海洋公園淨蝕逾11億 四成時間閉園

海洋公園在2020至21財政年度的入場人次下跌至140萬,較上一個財政年度減少36%,收入則下跌45%至3億9,360萬港元。扣除政府資助前的經營虧損淨額為11億1,160萬港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的財政年度,海洋公園公司繼續面對新冠病毒病疫情帶來的嚴峻挑戰。為遵從政府因應疫情發出的指示,公園由去年7月1日至今年2月17日暫停開放合共146天,相當於該財政年度達四成時間。在此期間,公司完全失去來自訪客的收入來源。即使在今年2月18日重新開放後,公園客容量大幅受限,接待對象亦以本地訪客為主。 海洋公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嗣輝表示縱使面對持續艱難的營運環境,仍試行新概念和發揮公園獨特地形所賦予的潛力,成功吸納不少新訪客,包括著重健康、熱愛運動和健體、喜愛探索大自然,以及鍾情寵物和花藝等的客源市場。另外,公園以大自然為重點主題,在20至21財政年度推出「森度遊」,以及舉辦全港學界最大型的生態保育活動,邀請逾5萬名學生共同保育3個本地物種。 黃嗣輝感謝政府撥款支持和共同制定公園的未來策略,不僅讓海洋公園公司可繼續營運和海洋公園水上樂園得以順利開幕,亦讓公園逐步轉型為全新度假及休閒勝地。海洋公園公司在今年8月開展投標資格預審工作,作為採購程序的首階段,物色潛在合作夥伴,以「建設、營運、轉移」模式攜手發展公園。第二階段之招標程序將於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進行,以建立一個在保育及教育方面擁有共同理念的夥伴生態圈。 [...]

博客

海洋公園虧蝕有感

隨著上年修例風波事件和今年新冠肺炎肆虐,近半世紀歷史的珍寶海鮮舫於本年3月2日告別香江。想不到珍寶海鮮舫於1971年發生火災尚能浴火重生,五十年後面對政經困境卻回天乏術,令人唏噓! 過去喜氣洋溢、紅紙飛揚的囍帖街,有著不少夫妻情侶佳偶天成的美好回憶,卻終在2005年11月6日拆卸,今天只是一條購物大道。2007年7月有市民聚集反對拆遷的一級歷史建築──皇后碼頭,今天亦成為灣仔繞道。類似例子,多不勝數。 香港海洋公園於1977年1月10日開幕,耗資1.5億元,歷時4年半才興建完成,是香港的標誌和旅客必遊之地。可惜海洋公園在修例風波事件和新冠肺炎爆發前已連續3年虧蝕 : 2015/16年度蝕2.411億港元,2016/17年度蝕2.344億港元,2017/18年度蝕2.365億港元,而2018/19年度受修例風波影響更虧蝕了5.57億元。 回想2003年,海洋公園虧損八千多萬,當時「蘭桂坊之父」盛智文接手救亡,海洋公園營業額回升,入場人次更一度超越香港迪士尼樂園,經歷了黃金十年。但自盛智文於2014年離開後,海洋公園又轉盈為虧。經營不善自然難逃結業命運,此乃商業社會的不變定律。縱使不捨,但政府若以納稅人金錢為其填坑,諸多消失的舊街舊物又焉能釋懷?為何珍寶海鮮舫、囍帖街、皇后碼頭不獲保留? 香港土地嚴重不足,房屋供不應求,海洋公園依山面海,復有南港島線接駁,實為興建房屋的理想地段。樓價高企無疑是今天年青人怨氣來源,興建多些公營房屋才能令青年人看見曙光。再者,海洋公園只有四十多年歷史,歷史價值遠低於皇后碼頭,可用空間卻遠大於皇后碼頭,為何今天不能斷捨離這年年虧蝕的主題樂園,為下一代興建房屋? 海洋公園大可賣盤、找財團接手甚或光榮結業完成其歷史使命。經營不善而要特區政府和納稅人淘腰包卻有違自由市場汰弱留強原則,殊不可取。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譚國偉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優才書院校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