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毛偉廉:市場投機過剩,投資者應提高風險警覺性

上週美股3大指數及比特幣再創新高,油價亦升破60美元關口,樂觀情緒滿蓋市場。不過,美國30年長債息率週五晚急升,並升越2%之上,或對股市不利,由於美股指數高企在歷史高位,投資者或隨時開始進行獲利了結,可能引發股市資金流入債市,導致股價下跌,令資金買入美元、黄金及美債避險 上週五(12日)道瓊斯指數上升27.7點(+0.09%),收在31,458點,再創歷史新高。標普500指數上升18.45點(+0.47%),收在3,934點。納斯達克指數上升69.7點(+0.5%),收在14,095點。兩者均在前一日創新高後再創收盤新紀錄。 市場因美國近日疫情有所舒緩,新增確診人數顯著回落,疫苗亦漸廣泛被接種,同時亦憧憬拜登的1.9萬億美元救市方案快將推出。上述等利好消息,令美國股市上週充斥住一片樂觀情緒,投資者進取地入市,締造了3大美股指數再創新高。 自去年11月起, 多個利好消息推動及FOMO效應下,令美股屢創新高,但美長債殖利率亦同時不斷上升,構成美股將有下調壓力,美股一旦從高位回落下跌,將令美元及黄金上升 國債殖利率的升跌,一向與股市息息相關。精簡解説,若果國債殖利率升得越高,顯示借貸市場需求增加,同時顯示利率有上升傾向,反映市場流動資金降低。這情況一般都不利股市,這驅使股票投資者將手上股票沽出,令股市出現下跌,轉而把資金買入一些避險資産如美元、黄金、日圓、瑞郞及美債。 自去年11月疫苗的誕生開始及憧憬拜登的1.9萬億救市方案即將出爐,令股市屢創新高,導致最近環球股市出現了不少的「股壇新手」投資者(即是過往在股市不是積極參與者或甚至從未參與,但近日見股市不斷創新高卻突然積極參與);加上FOMO (Fear Of Missing Out – 即是害怕錯失賺錢良機,就算股價處於極高位但仍然勇敢地高追)的效應下,美股因此一直升勢如虹,幾乎沒有調整過。適逢上週五(12日) 美國30年期長債殖利率升越2%,見[圖ㄧ] 美國30年債券殖利率日線圖,殖利率已升近自去年8月向上伸展的上升阻力線附近,阻力線位置約為2.08%。目前距離阻力線只餘少許空間,同時美股3大指數現時高企在歷史高位,故相信距離向下調整的時間不遠。一旦美股下調,料將美元及黄金等避險資產價格推高,同時美債殖利率亦會回落(即債價回升)。 [...]

博客

毛偉廉:市場憂油價再現「負數」,料黄金受惠續升

早在3月中ㄧ名隸屬瑞穗銀行(Mizuho Bank)的石油分析師 Paul Sankey曾大膽地預測油價可能出現「負數」。豈料在上週一(20日)油價確實出現暴跌,更下跌至負值,上週這位分析師更稱下月油價可能見負100美元/桶 上週一(20日) 紐約原油(WTI) 5月份期油在到期日前一日出現暴跌,由早上開市價17.79美元/桶一直暴跌至收市,最低曾跌至 -40美元/桶,最後結算價是-37.65/桶。隨後第二日(21日) 紐約原油以最近的交易月份6月期油報價交易,開市價為21.42美元/桶,隨後仍遭大舉拋售,最低曾見6.47美元/桶,及後週三至週五(22-24日) 慢慢回升,最後在週五收市價為17美元/桶。 另一主要油市布蘭特(Brent)6月份期油合約將在本週三(29日)到期,在全球原油需求仍在嚴重萎縮下,市場憂慮布蘭特原油會像紐約原油(WTI)ㄧ樣,在到期日前出現「負數」,到底有否這個可能 ? 導致上週紐約原油出現史無前例的「負數」,相信其中ㄧ個「元凶」可能是紐約原油的結算方式。紐約期油結算的方式是投資人若果讓期貨合約在到期日結算,結算方式是以實物交收,顧名思義,買方結算時需要處理每張合約共1,000桶原油以實物交收;以現時全球石油供應嚴重過盛下,可供儲存的空間已不多,加上儲存費及運輸費不菲,對於一般只是想在油價的上落來賺取差價的投資者而言,要處理大量的實體石油,確實是一個大難題。因此導致上週紐約油價暴跌至「負數」,主因是賣方為了避免負上持有實體石油的沉重成本,所以為了將手上的石油合約脱手,都情願「倒貼」賣出也在所不計,因而導致紐約油價出現了「負數」。 布蘭特(Brent)原油方面,是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結算,1) 如上述所講的一樣,即是以實物交收。2)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疫情過後經濟反彈,油價下跌或利好中國

中俄達成能源科技合作意向。 上個月,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開打石油價格戰,使油價創新低,對於石油消費國,這個結果似乎利大於弊。油價便宜,獲利的不僅僅是歐洲消費者,作為世界最大石油進口國的中國,很可能會加強與沙特的關係。儘管此前不久,國際能源署(IEA)預計中國的石油需求因新冠肺炎疫情受創,但IEA也預計,世界石油消費之後將出現強勁反彈,2021 年將增加 210 萬桶/日。 撰文 蘇梓 中國於上世紀末由能源出口國轉變為能源進口國(主要進口石油與煤), 2010 年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能源消費國。事實上,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也是世界產油大國。2015年,中國石油產量高峰曾達到每日430萬桶,為全球第五大;隨後到2018年降至每日380萬桶,世界排名第八,僅次於OPEC前兩大成員國沙特與俄羅斯。 汽油消費有望反彈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所主任王利寧早前對媒體表示,石油作為現代社會的血液,其市場波動情況與社會經濟運行密切相關。其中汽油和航煤需求變化總體上反映居民消費意願;柴油需求變化反映工業生產狀況。為控制肺炎疫情,全國各地普遍採取了延遲復工、交通管制等系列措施,對交通運輸帶來了較大影響,壓低了成品油需求。據交通運輸部數據,1月10日至2月18日春運期間,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累計發送旅客去年同期下降50.3%。 汽油作為典型的生活和生產資料,主要受消費者出行意願及交通管控影響。王利寧回顧2003年5月,即「沙士」疫情最為嚴重的時期,因民眾出行意願減弱、出行受限等因素影響,汽油需求同比下降2.6%,環比下降10.1%。而當前,因私家車保有量大幅增加,加上居民自我防範風險意識增強,交通管制措施更加嚴格,此次疫情對汽油需求影響也高於「沙士」時期。根據調研數據,今年2月以來,各地加油站銷量普遍下降60%以上。不過,隨著疫情控制取得積極效果,汽油需求開始回暖。總體上,預計3月份開始,汽油消費將隨著疫情好轉不斷回暖,4到5月基本回到正常水平。 大氣污染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所付出的代價。 中長期而言,王利寧認為,此次疫情對中國油氣的發展是一個短暫的沖擊,不會改變油氣行業健康發展的局面。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油氣,能源轉型升級也需要油氣。從汽車保有量、人均化工產品消費、煉廠產能規劃等多個指標看,中國石油需求在2030年前仍有增長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