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毛偉廉:市場憂油價再現「負數」,料黄金受惠續升

早在3月中ㄧ名隸屬瑞穗銀行(Mizuho Bank)的石油分析師 Paul Sankey曾大膽地預測油價可能出現「負數」。豈料在上週一(20日)油價確實出現暴跌,更下跌至負值,上週這位分析師更稱下月油價可能見負100美元/桶 上週一(20日) 紐約原油(WTI) 5月份期油在到期日前一日出現暴跌,由早上開市價17.79美元/桶一直暴跌至收市,最低曾跌至 -40美元/桶,最後結算價是-37.65/桶。隨後第二日(21日) 紐約原油以最近的交易月份6月期油報價交易,開市價為21.42美元/桶,隨後仍遭大舉拋售,最低曾見6.47美元/桶,及後週三至週五(22-24日) 慢慢回升,最後在週五收市價為17美元/桶。 另一主要油市布蘭特(Brent)6月份期油合約將在本週三(29日)到期,在全球原油需求仍在嚴重萎縮下,市場憂慮布蘭特原油會像紐約原油(WTI)ㄧ樣,在到期日前出現「負數」,到底有否這個可能 ? 導致上週紐約原油出現史無前例的「負數」,相信其中ㄧ個「元凶」可能是紐約原油的結算方式。紐約期油結算的方式是投資人若果讓期貨合約在到期日結算,結算方式是以實物交收,顧名思義,買方結算時需要處理每張合約共1,000桶原油以實物交收;以現時全球石油供應嚴重過盛下,可供儲存的空間已不多,加上儲存費及運輸費不菲,對於一般只是想在油價的上落來賺取差價的投資者而言,要處理大量的實體石油,確實是一個大難題。因此導致上週紐約油價暴跌至「負數」,主因是賣方為了避免負上持有實體石油的沉重成本,所以為了將手上的石油合約脱手,都情願「倒貼」賣出也在所不計,因而導致紐約油價出現了「負數」。 布蘭特(Brent)原油方面,是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結算,1) 如上述所講的一樣,即是以實物交收。2) 結算日可用現金以差價來結算,或稱為 Netting,不需以實體石油交收,所以大多數航空公司較喜歡用布籣特期油來作「對冲」,因其結算方式較靈活。 至於油價會否如Paul Sankey 所述的可能見負100美元/桶,理論上以布蘭特期油可以以現金結算,不需要以實物交收,所以預計油價再現「負數」機會不大,再加上上週紐約期油(WTI)在到期日出現過驚世的「負油價」後,市場已吸取了大教訓,今次布蘭特期油(Brent)6月份合約將在週三(29日)到期,相信市場會做好風險管理,避免在到期前幾小時才臨急臨忙地平倉離場。 國際油價仍有下跌的風險,增添了油企倒閉的機會,料拖累環球股市下跌,驅使避險資金繼續投入黃金,預測黃金將測試1,800關口位 上週一突如其來的油價暴跌至「負數」,導致避險資金大舉流入黃金,令金價從上週低位 1,659 升至最高 1,738,及後在週五(24日)收市收在1,727。由於油價仍有下跌的風險,故預計避險資金將持續推升黃金上升,預測金價可能在短期內測試 1,800 水平。雖然油組(OPEC+)俄羅斯簽署了一個史無前例的減產協議,約為每日減產1,500至2,000萬桶,但生效日期是5月1日才開始,在此日子前,油產每日仍然是大量生產。對於現時全球需求嚴重萎縮,這個減產量仍是抵消不到現有的巨大庫存量,所以預計油價將仍企在低位,油價越低,將有更多油企倒閉,繼而拖累環球股市下跌。尤其是美國的油企,因美國的產油成本是55至60美元/桶,而現時的油價約17-22美元/桶,仍大幅低於成本價,即是越賣得多,蝕得更多,不知道這些油企還能守多久。 4月初當油價跌到25 – 30美元/桶時,美國已有一間名為Whiting Petroleum Corp. 的頁岩油生產商宣佈破產保護,相信宣佈破產的油企陸續有來。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疫情過後經濟反彈,油價下跌或利好中國

中俄達成能源科技合作意向。 上個月,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開打石油價格戰,使油價創新低,對於石油消費國,這個結果似乎利大於弊。油價便宜,獲利的不僅僅是歐洲消費者,作為世界最大石油進口國的中國,很可能會加強與沙特的關係。儘管此前不久,國際能源署(IEA)預計中國的石油需求因新冠肺炎疫情受創,但IEA也預計,世界石油消費之後將出現強勁反彈,2021 年將增加 210 萬桶/日。 撰文 蘇梓 中國於上世紀末由能源出口國轉變為能源進口國(主要進口石油與煤), 2010 年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能源消費國。事實上,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也是世界產油大國。2015年,中國石油產量高峰曾達到每日430萬桶,為全球第五大;隨後到2018年降至每日380萬桶,世界排名第八,僅次於OPEC前兩大成員國沙特與俄羅斯。 汽油消費有望反彈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所主任王利寧早前對媒體表示,石油作為現代社會的血液,其市場波動情況與社會經濟運行密切相關。其中汽油和航煤需求變化總體上反映居民消費意願;柴油需求變化反映工業生產狀況。為控制肺炎疫情,全國各地普遍採取了延遲復工、交通管制等系列措施,對交通運輸帶來了較大影響,壓低了成品油需求。據交通運輸部數據,1月10日至2月18日春運期間,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累計發送旅客去年同期下降50.3%。 汽油作為典型的生活和生產資料,主要受消費者出行意願及交通管控影響。王利寧回顧2003年5月,即「沙士」疫情最為嚴重的時期,因民眾出行意願減弱、出行受限等因素影響,汽油需求同比下降2.6%,環比下降10.1%。而當前,因私家車保有量大幅增加,加上居民自我防範風險意識增強,交通管制措施更加嚴格,此次疫情對汽油需求影響也高於「沙士」時期。根據調研數據,今年2月以來,各地加油站銷量普遍下降60%以上。不過,隨著疫情控制取得積極效果,汽油需求開始回暖。總體上,預計3月份開始,汽油消費將隨著疫情好轉不斷回暖,4到5月基本回到正常水平。 大氣污染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所付出的代價。 中長期而言,王利寧認為,此次疫情對中國油氣的發展是一個短暫的沖擊,不會改變油氣行業健康發展的局面。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油氣,能源轉型升級也需要油氣。從汽車保有量、人均化工產品消費、煉廠產能規劃等多個指標看,中國石油需求在2030年前仍有增長空間。 [...]

環球時事

油價史詩式崩潰 世界經濟秩序正改寫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早前與多個主要產油國終於達成減產協議,同意在五月起合共每日減產九百七十萬桶原油。不過,油價卻並未因而回升,反而愈跌愈深,WTI期油本週初更跌至歷史性的負數。 全球陸上原油庫存已經近乎「爆煲」,海上油儲亦接近飽和,令布蘭特期油成為下一個計時炸彈。油價再跌,美國政府單靠量寬,將難再支持下去,中國作為全球最大原油入口國反而有利,世界經濟秩序正改寫。 本週一,WTI五月份期油經歷了跳崖式的下跌,在合約到期前一天,暴跌超過百分之三百,出現歷史性的負數,最低見過每桶負四十美元,意味石油生產商寧願貼錢予買家運走石油。雖然翌日合約到期時已回升至正數,但跌勢已蔓延至六月期油,週二就出現四成三的跌幅,收市跌八點八六美元,報每桶十一點五七美元。就連之前跌幅一向較少的布蘭特期油,六月份到期的合約亦被波及,跌兩成四並穿二十美元大關,每桶收報十九點三三美元,創○二年二月以來收市低位。 其實,自各國達成減產協議後,油價幾乎未曾升過。首先是因為減產協議不足一千萬桶,與市場預期有落差,而新冠肺炎( COVID-19)仍然未受控,全球原油需求估計減少起碼二千萬桶,減產額度根本追不上需求下跌。其次是減產協議要五月才開始實施,現時各產油國都面對產能過剩的壓力。 有消息指,產油國因為抵擋不住油價大跌的壓力,希望提早減產。《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報道,沙地阿拉伯和其他OPEC成員國正在考慮盡快削減石油產量,而不再等到下個月。相關決定仍要取決於沙地的法律義務和已與買家達成的交貨數量,而提前減產的提議亦可能適用於整個OPEC。外媒報道,OPEC代表在四月二十一日就石油市場危險問題進行電話會議,並有可能在五月十日舉行會議,討論進一步減產問題。 庫存爆滿 原油需求因新冠疫情而大跌不是新聞,而減產協議未達預期亦已被市場消化,但油價仍然意外地狂瀉,專家解釋,是因為庫存問題。減產協議要五月才實施,石油公司在四月份仍然如常生產,而減產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關閉油井的成本高昂,並有大量後續問題,管線堵塞、設備鏽蝕、設備損壞等,往後的維修成本極高,所以生產商寧願付錢讓人處置原油,因而令油價跌至負數。 WTI原油屬內陸油,近期原油庫存出現飽和壓力,成為今次油價狂跌的駱駝上最後一根稻草。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資訊分析員Chris Midgley表示,交割原油的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庫欣(Cushing)地區原油庫存處內陸地區,原油庫存空間可能在三星期內用盡,一旦爆滿,WTI原油期貨合約進行實物交割將更加困難。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當局對聯邦控制策略原油儲備,會將過盛原油存入儲備中持開放態度,會增加美國的原油儲備,初部預計數量約七千五百萬桶,但需要尋求國會批准,或者會直接將其儲存。 扭盡六壬 即使美國想趁油價低時收起原油作為儲備,但是否有空間才是問題所在,美國的原油庫存近期已經不斷大升,較市場預測的高。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截至四月十日止當週的原油庫存連增十二個星期,按週增幅繼續意外擴至一千九百二十五萬桶,總數增至約五億桶,創出歷史新高,而增幅亦是歷來最高。 美國於於四月十日止的一個星期,已將國內原油產量減少十萬桶,至每日一千二百三十萬桶;煉油設施使用率降六點五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十九點一,創○八年九月以來最低。 原油無人要,美國的庫存幾乎全部都爆滿,外媒報道,交易商們瘋狂拋售於四月二十一日到期的五月石油期貨合約,擔心收貨後無地方儲存,五月WTI期油價因而跌至負數。不過,解決了五月的問題,六月的期油合約又再來,交易商要在一個月之內找到地方放置六月的油,WTI六月期油價格亦要大跌,一度失守十二美元水平。交易商為了儲油,輪船、管道、煉油廠的儲油罐、港口,甚至火車車廂都在考慮之中。消息人士透露,其實自二月底開始,美國幾乎所有的陸上商業倉儲設施都已被預訂,全球最大商業油庫庫欣,存量超過七成。 [...]

博客

李啟宏:博油價低位反彈,可考慮買入加元

近月由於疫症影響導致環球經濟陷入衰退困境,原油需求下滑令價格急跌,周一期貨市場的5月份紐約期油合約更跌至-37美元收市。筆者在前幾天的文章曾指出期貨市場油價收負數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目前投機需求遠高於實際需求。油價現時低迷,中長期買入的值博率高,吸引不少資金流入相關產品,包括原油期貨,或是原油ETF,近日備受關注的就有3175三星原油ETF。 期貨產品風險高,近日價格跌至負數,虧損可以多於投資本金,故此不適合一般投資散戶。即使是類似於股票買賣的原油ETF,也有存在全部虧損的風險,因為這些基金一般也是透過買入原油期貨合約來進行對沖,所以當期貨市場出現急跌,價格甚至跌至負值時,基金作為權益方也有可能出現嚴重虧蝕甚或清盤,令投資者虧損全部本金。 資者若希望把握今次油價低迷的機會,但又不希望承擔期貨市場的風險,除了市場上的原油ETF外,還有什麼選擇呢? 外匯市場上和油價關係密切的可算是加拿大元莫屬。由於加拿大經濟以出口原油為主,故此加元長期走勢與原油價格有一定的正關係,不少交易員都視加元與原油掛勾的商品貨幣。加上外匯市場流通量足夠,即使在期貨市場油價跌至負值,對加元影響還是相對有限,貨幣作為資產而且長期持有的成本和風險亦較ETF低。 受2019年底油價下跌影響,加元受壓明顯,目前美元兌加元(USDCAD)3月中曾升穿近18年高位(最高見1.466);從2019年低位計,加元眨值超過13%,而近期則回落至1.41附近水平。若投資者認為油價已見底,不妨可以考慮部署買入加元(沽美元兌加元)或加元資產,若油價低位反彈,美元兌加元有望受惠回落至1.35水平。 圖片來源(www.investing.com)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本文發表的任何資料或意見,概不構成購買、出售或銷售任何投資、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的招攬、要約或建議。本專欄所載的資料並不構成投資意見或建議。 [...]

博客

李振豪:短期內油價非單一市場風險

疫情看似好轉,股市漸見反彈時,在持續的供過於求下油價再次急挫,紐約期油跌至負值的「奇景」令環球避險情緒又再升溫。除油價外,後市還應注意什麼風險? 供過於求是油市的核心問題,明白到油井是不可以隨時開關的,產油國只可減低而非關閉油井。就算今天所有產油國同意減產,亦須時間減速;因此,預期5月期貨市場將再零星出現負值的問題,可幸的是,除股市外,今天的債/匯市反應已較早前明顯地冷靜;可是,參考穆廸和標普評級的數據,當中有24%的油企債券已由投資級別被下調至高息級別,另外約25%已被列入負面觀察名單,加上近日各評級機構已下調了南美和東歐多國的主權評級,如有任何閃失,料由債市反饋的影響將打擊股市。 各央行已協力阻止因疫情轉化的金融風險,但有見疫情數字有所下降,美聯儲已宣佈把每日300億的購債計劃削減一半至150億,雖然範圍擴大到A2/T2債市,但力量已大不如前,畢竟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已超過6萬億,無限量寬的影響都是無限的。美元債券息差和波動指數趨向平坦,反映早前投機者購入各債券待美聯儲收購之舉有所收歛,令憧憬無限量寬而反彈的股市勢頭將受阻,雖未至轉跌,但短期內整固的機會較大。 上半年的經濟數據將是令人恐慌的,但相信大部份股市已計入此影響。另外,一般認為金融市場普遍比經濟行前6個月,近日歐洲的疫情開始轉好,多國正準備解封時間表並刺激經濟。用孳息曲線去推測美國出現衰退機率現約27%(中國約20%);再參考股市/外匯的波動指數,已由高位下跌超過一半;如環球疫情在第二季進一步好轉,相信憧憬第三季經濟數據向好下將刺激風險資產再次反彈。 以上三點的核心都是取決於疫情的發展,但願早日好轉,金融市場和生活都能從回正軌。共勉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