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麥迪舜醫療集團主席汪曉峰 引領亞洲再生醫學之路

在金融圈內經驗豐富的麥迪舜醫療集團主席汪曉峰,憑非凡眼光於商場上贏得一場又一場勝仗後,於1998年開始從事藥廠投資,從此與醫療行業結下不解之緣,後來更涉足再生醫學領域,以宏大的企業家氣魄在香港創立麥迪舜醫療集團,成立全亞洲最首屈一指的再生醫學中心及GMP實驗室,更將美國著名醫療機構梅奧診所(Mayo Clinic)帶至中國,在重重挑戰中,引領亞洲走向再生醫學之路。時代的巨輪,不斷在轉,而每個時代都總有改革者,在走向未來的路上推波助瀾,指引前方,在再生醫學的倡議上,汪主席無怨無悔地肩負起這個責任。 看準再生醫學的未來 對於自己年青時代的經歷,他只是很輕描淡寫地道來:「我在廣州出生,之後往北京讀大學,畢業後在政府財政部門工作,再於1986年前往加拿大讀書,90年又去了美國,一住6年。至1996年,我從美國移居香港,那是基於民族的認同,加上中國經濟開始起飛,並看準香港因特殊地位而產生的機遇。」他表示,一直以來的事業發展,主要集中投資方面,並以藥廠的投資項目為主。「1998年間,我開始投資中國藥廠,前後投資過數十間藥廠,逐漸與醫療行業方面建立了聯繫。其實醫藥行業於過去20多年間,在香港資本市場上都是很穩定的,而且價格一向偏高,因此在香港一直都穩步發展,中藥、西藥,各種藥物都有,我個人更投資過中藥,不過未來的趨勢,一定是再生醫學。」 由藥廠投資到開拓再生醫學業務,這不單是獨到眼光及敏銳市場觸覺使然,還有個人的經歷。「其實在十多年前,我已開始對再生醫學有所接觸。當時有位朋友的太太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很難再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於是嘗試去接觸新的治療方式,當時俄羅斯及烏克蘭已開始做幹細胞的臨床實驗,令我開始對這項嶄新醫療技術有所認識。事實上,關於幹細胞的研究,在上世紀50、60年代已經開始,但到了2009年才有突破性發展,因為美國訂立了再生醫學法,成為了日後再生醫學發展的轉捩點,然後歐盟又訂立相關法例,令再生醫學能藉此規範化,並以美國及歐洲為主流,至近年日本在這方面亦有不錯發展。」面對醫學界的新趨勢,汪主席亦抓緊機會,成立麥迪舜醫療集團,創立麥迪舜再生醫學中心,一步一步朝著成為全球幹細胞臨床研究的領導之路進發。 精英雲集之麥迪舜再生醫學中心 萬丈高樓從地起,何況是一間如此具有規模,並在國際間享有崇高地位的醫療機構?位於九龍灣的麥迪舜再生醫學中心,合共佔地4.6萬呎,以優雅高端的室內裝潢及頂尖的設施,開拓全新醫學視野。中心內設有達國際GMP標準的生物醫學實驗室、腫瘤治療中心和抗衰老中心,並匯集了來自美國、歐洲、日本及香港的知名醫生,提供癌症免疫綜合治療和多種細胞健康療程。此外,中心更同時作為美國梅奧診所亞洲醫療服務機構,提供梅奧遠程會診、二次診療,讓國內的患者不出國門,即可體驗來自美國梅奧診所提供的醫療服務,並以超過3,300項生物醫學檢測為客戶的健康提供最具預見性的健康防護。走在麥迪舜再生醫學中心寬敞的樓層上,目睹各團隊成員堅持不懈地群策群力,誰能明白汪主席在背後所付出的無窮心力? 一間醫療機構的成就,靠的是醫護人才及管理人員的非凡領導與執行能力,由於再生醫學技術主要掌握在西方國家,因此汪主席亦選擇了以「走出去」的方式,每年都會出外拜訪國外不同的醫療機構及權威人士,從中促成了不少跟麥迪舜再生醫學中心的緊密合作,令中心得以持續發展。「很多幹細胞公司、基因公司、疫苗機構、科研公司等等。在過去多年以來,我們至少已探訪了600、700間,然後從中篩選出能長期合作的亦有數十間。我們跟不同的醫療機構、學者合作,更有學者在我們的機構內任職,目的就是令我們之間有一種互動性,有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並成為我們寶貴的醫療資源。」如美國著名病毒學家,愛滋病毒的發現者Robert Gallo便於今年初加入麥迪舜醫療集團並出任董事,將最好的癌症及愛滋病治療技術帶進中國。汪主席指出,麥迪舜有三大使命:成為全球臨床醫生、科學研究者的支持者;成為全球再生醫學產品研發及臨床的重要基地;與成為全球幹細胞治療及生物製品的主要提供者。 為亞洲引進世界級醫療服務 在眾多合作中,自然不得不提跟美國梅奧診所之間長遠合作。他指出:「跟梅奧合作前,我們先從投資他們的研究項目開始,然後逐漸彼此建立關係,其後他們想深入合作,希望可以跟亞洲、中國有所聯繫,於是便有了如今的全面合作。」通過兩地之間的友好合作,就算相隔千里,亞洲的病患者依然可以通過中心的安排,享有在國際聲名顯赫,作為美國各屆總統「御用」醫院的權威醫療服務。 2016年底,麥迪舜集團宣布加入美國前總統拜登發起的「癌症登月計劃」,該計劃目標乃旨在將原預計十年才完成的癌症相關預防、診斷、治療和護理等工作期程縮短一半,而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及美國國家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也全力參與了癌症登月計劃的實施。汪主席指出,在參與癌症登月計劃的過程中,集團特別關注臨床科研實施、醫療技術及項目甄選、醫療資源之引進等,最終希望將全球範圍內最具權威的癌症技術引入中國,由此彰顯中國參與全球最先進技術研發的必然趨勢。 同時,集團位於中國香港、北京、上海、廣州、東京的多個臨床研究基地,亦將同步參與全球最先進的臨床科研。另一方面,集團又積極跟國內的著名學術機構合作,期望促進再生醫學在國內的發展,如今年4月下旬,集團與北京清華大學合作,共同創立清華大學麥迪舜細胞技術研究院及再生醫學產業基金,希望整合國內外優秀人才及優質資源,將研究院打造成為全球領先的細胞技術研發、臨床轉化及國際交流平台,以及成為中國權威的細胞技術與細胞治療相關法律、法規和行業標準、規範制訂支持平台。 建立全新商業模式 一盤生意,可以改變人心,汪主席指出,當發展麥迪舜醫療集團後,竟是多了一份對提倡新醫療方法的責任心,多於純粹盈利上的計算,實在令自己意想不到。 「現在是時常睡不著。以往做投資很簡單,投資完、上市就算,之後不用再理會,但這裡是完全不同的。在投資初期,我是當藥物去投資的,以為只要一旦獲批,就可以批量生產。但後來逐漸認識到,投資再生醫學,完全不同於過往藥廠的投資方式,它其實是很個體化的醫療模式,難有統一的標準,如抽血培養細胞,每個個體的細胞生長都有所不同,因此為我們帶來很大的挑戰。過往藥廠常有大型投資,因為他們可以大量規模化地生產藥物,但再生醫學這個行業,無論在歐美或日本,都是以中小型企業為主,但既然是不能產量化,為何仍有那麼多人投入其中?因為過去10至20年間再生醫生臨床試驗的成效,量化來看遠高於與傳統治療,也因此一直鼓勵著我們,就算遇到重重困難,依然堅定地前行。」 他坦言,過去的七、 八年間,已在麥迪舜再生醫學投資了超過4億美元,目前還未回本。「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商業模式的問題。因為這種模式從現在看來,仍未完善,究竟應何去何從?我們還是在嘗試探索中。我們跟不同的機構合作,如中國的醫院,以及有市場能力的商業機構,但最終的模式會如何仍然未知,只有繼續作嘗試。對於再生醫學法律監管條例,目前只有歐美有法可循,中國內地有頒發試行條例,但正式監管法案仍未出台。香港自DR美容集團事件後,更是裹足不前。 義無反顧 繼續引領再生醫學在亞洲的發展 他認為,再生醫學未來的發展過程中未知重重。 「但我們有很大的決心,對於做這行,是義無反顧的,因為我們相信,未來將由再生科技主導整個科技界。現在大多數的疾病,已經可以通過基因檢測發現,而一些嚴重疾病如癌症、心臟病、糖尿病等,使用再生醫學治療方式的效果,更是傳統藥物治療所不及的,有患者因此而延長了數年壽命。雖然臨床數據不算多,各機構之間的分享數據亦不多,但從十年前投資到今日,我已看到箇中的明顯進步,並變成了事實。只不過目前遇到商業模式、監管模式、政府開放程度,以及多方面的標準問題而已。一句話,技術是現成的,只是整體配合問題而已。」 對於產品技術的未來發展方向,他再表示:「我們要做到一條龍服務,但不能離市場太遠,那要做到甚麼程度?臨床1期、2期、3期都會涉及,並要做一些組合,有些是做早期的,有些做晚期,要慢慢開始轉變,但不變的是科研項目。未來三至五年間,我希望可以市場為主導,開發出簡單實用產品,藉此開拓市場,做出業績。歐美市場以重疾的治療為主,因此推廣得慢,但對於一些相對簡單的服務,如抗衰老的健康療程,亦會為集團帶來不錯的收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