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品牌

Paul Lafayet.手作法式細緻甜品【France-made happy patisserie】

自PAUL LAFAYET於2009年進駐K11後,Crème Brûlée和馬卡龍開始廣為港人熟悉。品牌創辦人Toni Younes和兒子Christophe Younes一同表示,法式甜點是開心象徵,保持傳統之餘也需創意革新,展現法式高格調的另類經典。 Text/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Location/K11商場PAUL LAFAYET店 C:Capital CEO T:Toni Younes(Paul Lafayet創辦人) Y:Christophe Younes (Paul Lafayet業務發展經理) 法式甜品的開心力量 C:PAUL LAFAYET的故事是怎樣開始的? T:我在2009年12月創業。其實早於90年代便創辦設計公司,已經常造訪香港,那時發現很難找到得體的咖啡店及精緻甜品, 市場上存有market gap。我想不如開發甜品領域,遂有了開設PAUL LAFAYET的念頭,”PAUL LAFAYET”的名字就是法式典雅甜品的代名詞。 Y:我的家族喜愛自家製美食,有時是我,有時是我哥哥,又或是爸媽,總之我們會輪流負責煮食。我們對食物是滿懷熱情,將每一種食物,包括甜品,也會充滿感情。 C:對你們來說,甜品像是有另一重意義。 T:甜品某程度上代表Happy Moment─你買三文治也許只為填肚 ,但當你去買一件蛋糕或是Crème Brûlée時,卻是另一種享受,也許是個人,或與朋友一起可以彼此分享的開心時間。所以,我想為香港帶來開心的甜點。 C:PAUL LAFAYET進駐市場已有10年時間,你們的推廣策略是? Y:剛開始時市場上的傳統法式甜點不多,當初除了想到傳達法式傳統,同時更想創新。我們希望做到每個香港人或群體也容易接觸到我們的出品,分店選址在香港的主要街道或高級商場,現共有9家分店。其次,在食譜上調教,為法式甜點革新。法國傳統的甜點傾向較甜,但我們的做法是用少些糖,就如Crème Brûlée就採用了少糖配方,加入雞蛋和來自馬達加斯加的雲呢拿籽,面頭有現場即烤的焦糖層,其他蛋糕及馬卡龍等也用上類似做法。同時亦在口味上花心思,如開創不同口味的馬卡龍,有芒果茉莉花和較為中式的烏龍茶等,也有風格多樣的手藝餅。 T:當你做一門生意時,需要對那事注滿熱情,這是先決條件。其次要有策略,具備專注力,一心一意專注在要做的事上,從週一到週日努力發奮。此外,革新是重要的,不可一成不變,還要堅持不懈。有好多人面對困難會輕言放棄,但我們縱有艱難,也不會放棄對產品質量執著的原則。另一方面,打從開業第一天開始,我們便將自己定位成為香港企業,可以更有彈性去推廣法式甜點,如舉辦馬卡龍工作坊。 萬變不離其中的「甜」 C:提到對質量執著,如何在你們的出品中體現? T:舉個例,我們售賣的Crème Brûlée是用上百分百新鮮的雲尼拿打造,10年前1kg的雲尼拿只需港幣800元,直到今天則要8,700元,足足增長了十倍!成本雖然上漲,但我們卻堅持不減低質量,同時避免增加消費者的成本。Y:說實在,有時候要在市面上找到外表美觀而味道好吃的蛋糕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我們的長處則是內外兼備。不論在香港、上海和深圳的分店,品牌都會盡力維持每個地區產品質素的一致性。此外,亦會推出節日限定產品,好像今年為中秋節推出以法國百年皇室手造甜點Calisson為概念的禮盒。在我們的出品哲學裡,包含Hand、Head和Heart三大元素。”Hand”代表手作,所有出品遵從傳統及全人手打造;”Head”代表革新;”Heart”則指我們保持對法式傳統製法的用心。 C: 為何今次以Calisson作節日限定甜點? Y:馬卡龍是擁有200多年歷史的法式傳統甜點,從前較少人知道,但 我們把它帶進市場。而今年推出的Calisson更有著500年歷史,“Calisson”一字包含「擁抱」之意,是當年國皇贈予皇后的皇室美點,形狀似嘴唇帶出微笑的象徵意義,有望成為中秋節一份美好的佳節禮物。 [...]

名人系列

新旅發局主任 彭耀佳:「香港再出發」

一條《逃犯條例》,令香港社會引起極大的爭議,中外均關注事態的最新發展。而同在國際舞台上,中美貿易戰正著角力拉鋸的狀態,環球經濟前景仍不明朗,均對本港企業及經濟經營雪上加霜。新任旅遊發展局主席彭耀佳堅信,香港人只要團結一心面對逆境,便可共渡難關;坦言待事件平息後,旅發局聯同業界隨即推出新一輪振興旅遊業措施,與本港一同再出發。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 不知是否恰巧,筆者每一次訪問彭耀佳,本港都正值多事之秋。記得上一次相約彭耀佳,正值2014年他上任香港總商會主席時訪問,本港仍受「佔中事件」等影響,經濟表現疲弱。這次也恰巧發生《逃犯條例》爭議,事件仍在發酵當中。這兩次事件也與青年有關,而同一樣在獅子山下成長,1999年獲選傑青的彭耀佳期望,各界不同意見人士應盡力放下成見,令香港可以再度重新振作。 E:Capital Entrepreneur 彭:彭耀佳 E:近月本港受到中美貿易戰及逃犯條例影響,你如何看這場風波對旅遊業帶來的打擊? 彭:這次事件相比「佔中事件」而言,「佔中」影響是局部性,如中環灣仔及金鐘一帶,這次影響層面及地區較為廣闊,相信對旅遊業的影響較大,旅遊業界多為中小型企業,抗逆能力較低;加上外圍因素如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遍及全球經濟,部分公司可能面臨營運困境。再者,在旅客角度,在貿易戰下的影響不只在中美兩國,周邊國家都會受影響,因全世界經濟一環扣一環,預料旅遊業都會受影響,可令旅客憂慮失業或收入減少,開支轉趨謹慎,便會減少外遊。 E:在事件仍未解決的情況下,你有何對策? [...]

名人系列

【人物專訪】惠理集團謝清海拿督斯里:緬甸借鑒香港經驗

惠理集團聯席主席兼聯席首席投資總監拿督斯里謝清海。 惠理集團聯席主席兼聯席首席投資總監拿督斯里謝清海表示,香港地處亞洲中心地帶,與緬甸只有三小時的飛行距離。香港可以通過舉辦更多的兩地交流、研討活動,分享專業經驗,促進交流,並輸送、引進專業人才。 謝清海指出,香港是緬甸第四大投資者和主要的貿易合作夥伴。隨著緬甸不斷開放,對香港投資者來說,緬甸未來將帶來更多的投資機會。 他說:「香港不僅是享有聲望的全球金融中心,也是世界領先的物流中心,具備作為進入中國巿場窗口的優勢。緬甸剛好位處全球兩個發展最快速的經濟體─中國和印度之間。緬甸也是繁榮發展的東盟國家之一。緬甸在安達曼海擁有悠長的海岸線,可以受惠於這三個地區之間蓬勃的貿易往來。香港憑藉其經驗和專長,可協助緬甸建立自己的物流系統。」 此外,基礎建設是另一個香港可以提供幫助的領域。香港因為其作為一個擁有發達、便捷基礎建設的大都會而享有盛譽。試想一下香港是如何幫助中國的大城市如北京和深圳設計地鐵系統的。香港的公司也可以利用其專長幫助緬甸升級基礎設施。 協助建設基建金融設施 基礎建設不止是道路和橋樑,也意味著金融基礎設施。香港能夠成為一個國際化的金融中心,關鍵在於其高效且安全的金融基礎設施。在緬甸尚處於發展階段的金融市場與世界連接時,香港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沒有香港世界級的金融基礎建設,惠理集團成功之路或將會面對不少困難。這對緬甸的金融公司也同樣重要。 作為一名資產管理人,謝清海自然會考慮緬甸的資產管理機遇。緬甸擁有超過5,000萬人口,人口在世界排名第26。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調查,緬甸的人均GDP在世界上仍處於較低水平,但其GDP預計在2019年全年將以6.4%的速度增長,幾乎和中國的GDP增速相同,而中國的經濟增長仍然放緩。當全世界都在擔憂經濟放緩,甚至是一些地方陷入衰退時,緬甸將成為亮點。 另一方面,緬甸超過90%以上的企業都是中小型企業,包括家族企業。亞洲人通常在做生意時喜歡建立個人聯繫。如果你和他們沒有私人關係,有時你很難贏得他們的信任。另一個辦法是找一個當地的合作夥伴。無論如何,在當地做投資前,首先熟悉當地的習俗總是非常重要的。 [...]

名人系列

【人物專訪】緬甸英國商會主席Peter Beynon :綠色融入房地產建設

緬甸英國商會主席Peter Beynon 緬甸英國商會主席Peter Beynon表示,緬甸政府於2018年8月宣布實施「緬甸可持續發展計劃」〈MSDP〉,當中概述了政府在2018 年至 2030年的發展方向及願景。計劃概述了政府將努力在統一和平的環境中,在社會、經濟和發展的層面上帶出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該計劃的架構基於3個支柱、5個目標、28項戰略和251個行動計劃,所有這些都與緬甸在大湄公河次區域,東盟社區以及聯合國在內的許多其他組織的承諾相一致。Peter Beynon表示近年來,緬甸從低的基礎開始發展綠色事業,並期望成為業界其中的一個領跑者。 Beynon表示:「我特意接觸過一些綠色企業的例子。我知道有一些建築開發商正試圖將綠色概念融入房地產建設。 在農業領域,AWBA是一家本地公司,利用國際市場的專業知識,該領域擁有領先技術的例子。AWBA正在開發高科技解決方案,幫助農民提高生產力,重點關注農場添加劑〈肥料,除草劑和殺蟲劑〉的應用,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可持續性並降低成本。 」 著力輕工業發展 隨著國家的發展和成熟,這裡有許多商業發展機會。農業,旅遊業和輕工業〈如製衣及建築材料〉是未來幾年國家發展的基礎。因為國家是從低的基礎開始的,所以在指導和管理的過程並不容易。Beynon認為:「企業家在緬甸投資的原因有很多,在宏觀層面上,這些原因都已被承認及記錄下來,例如是國家的戰略位置、天然資源、人力資源及低增長基礎等。這是一塊黃金福地,機遇處處,更可能是亞洲國家最後的發展機遇。」 政府在開始發展的時候,就要引進國際上相關的法規和制度,並要做好基建規劃配套。因此緬甸要求所有重大投資都要需要經過緬甸投資委員會〈Myanmar Invest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