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蔡東豪:行山路上

擁有傳媒人、企管人多重身份的蔡東豪(Tony)是一名行山發燒友,也是毅行者的常客。他坦言18年前一次行山,令他愛上了行山及跑步。由一名普通行山友,蛻變成超級毅行者,更成為活動代表性人物之一。他指出,回想十多年的毅行者之路,除了讓他鍛鍊身心外,也從毅行領悟出人生的哲學。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 蔡東豪說,參加毅行者前,並沒有行山習慣的。「以前覺得行山好老土,只有老人家才會行的,但是一行便很快上了癮。」為何對毅行者那麼著迷?「我認為毅行者是一個講求思考的比賽,讓我坐下來慢慢認真想清楚要怎樣做。比方說,行山不可以只一味向前行,無論怎樣也要看清楚、想清楚四周圍的情況如附近有沒有樹蔭。最初幾年我都是抱着柴娃娃,一鼓作氣的心情去參加毅行者。後來我才慢慢開竅,想出很多行山背後的哲理,這對我有很重要的啓發。」與其熱愛寫作一樣,愛思考的他自封為「行山思想家」,專門在行山時間找尋人生的真理。 「毅行路上,參與者不再是個人,而是一個四人同行的小團隊,我們彷彿變了另一個人,變得包容、慷慨、健談。毅行者是關於與人同行,原來我們快不過最慢的隊友……毅行者是關於邁向自己定下的目標,但最重要是幫助他人完成願望。毅行路上我們義無反顧向目標進發,大家共同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由玩家變專家 再返初衷 回想參與毅行者18年來的心態,蔡東豪說當中有起有伏,由玩樂心態昇華至競賽心態,再變回近年的玩樂,他解釋與自己的年齡有關。「頭幾年我對活動十分投入與熱情,很著重成績,如在2010年毅行者賽事錄得17小時49分的成績,但往後經歷過一些低潮,有點迷惘,曾想過少些去行山,結果又能堅持下去。」 今年他和團隊用了28小時40分完成賽事,他揚言已不用成績去量度成功與否,現時只享受參與的過程。蔡東豪形容每一年參與毅行者的活動時,彷如看到一個「眾生相」般。「由大家共同起步,大家共同辛苦捱過check point相見,途中看到其他參加者,抱有同理心之餘,同時看到了人生的百態,想深一層每件事,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他感恩自己能夠遇上毅行者,每次參與(毅行者)活動,都總有不同體會。 「在路上,曾看過女跑手遇上了好男人,也見過不少有隊友受傷,隊友齊齊陪他捱下去,在賽道上看盡了人生百態。」 毅行者變與不變 蔡東豪續說,毅行者的「不變」,是其核心價值,它是本港最大規模的遠足籌款活動,目的是回到慈善活動的初衷;「變」的活動已走向多面化,蛻變為除是扶貧籌款活動外,也是行山友聚腳的年度盛會之一;對個人而言,也是認識及了解自己的一次難得的機會。毅行者令他對山的理解亦深了。「山有一種寧靜令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山上,我可以暢所欲言……山令我好放心,跟別人談話時,我很清楚聽見自己的聲音,特別清醒。在香港,與鄰居住在同一座大廈數十年,見面時也未必會打招呼,在山上,不相識的人碰面時會說聲早晨,聊聊天,大家分水飲。在山上,我會變成一個肯主動幫人的好人,但離開山後,又立即變回平日的自己。但若你問我多年來山有沒有潛移默化將『山下的我』也變了些少,我想都有少許的。」 蔡東豪除是知名傳媒人、企管人,也是作家,參加「毅行者」已有十多年,曾推出《毅行者》、《毅行出哲學》、《我跑》 等與跑步相關著作,凝聚了一群喜歡跑步的讀者,鼓勵不少人尋找獎項以外的樂趣。在他的眼中,長跑的重點不只是成績,而是一個享受的過程:「不是今日跑得多快或多遠,而是找到長跑者怎樣在重複而孤單的動作中,維持熱情,一路跑下去。」   坦然迎人生下半場 年過五十,蔡踏入其人生下半場,不諱言跑步與行山讓他安度中年危機。他的人生上半場,商界出身,輾轉投身工業界,為傳統產業升級,又跨界做過傳媒,由電台做到紙媒,甚為精采;而接著來,他也放下了急促的步伐,決意把大部分時間放在更重要的家庭與健康上。 他強調行山是一項有益身心的運動,是跨年齡層的,「一個人喜歡行山的話,他會作出一系列的習慣,而這些習慣令他變好些。『好』的意思是指一些簡單的生活習慣。」放回人生道路,他續說:「我們做人很多時是欠缺計劃,很魯莽,而行山是要有計劃的,例如,行山前一晚要早些睡,那即是星期六不能『夜蒲』。」 無論行山,還是跑步,蔡東豪指出,永遠總要抱著平常心及對其認真的態度。他不擔心隨著年紀增長關係,或成績下滑等,而對此喜好的熱誠減退。他更堅持每星期盡量抽時間訓練。「忙的時候一週訓練2個小時,有空的話就練15個小時。」 他說,很多人的直覺是,人年紀大了,肌肉、骨骼、體力全部走下坡,加上容易受傷,成績自然下滑;但據他觀察,不少毅行者的玩家,由40+玩起,不少50+表現還比年輕時優勝。「如成熟跑手踴躍參加超馬,並做出好成績,是全球現象。大部分頂級運動選手,狀態在二十多歲達至高峰,有些消耗特大量體力的運動,例如游泳和網球,高峰來得更早,但長跑是例外,年紀因素的影響相對上沒這麽大。知不知道毅行者長青組(50歲以上)紀錄是幾多小時?答案是14小時。」而他的心願是希望自己在賽道上仍能「老而彌堅」,時刻做好自己身心的管理,一直行到跑到七、八十歲。 樂施毅行者info 「樂施毅行者」(舊稱「毅行者」)原本是駐港啹喀兵的訓練活動,首屆在1981年舉行,1986年樂施會應邀合辦,並首次公開讓公眾參加。1997年啹喀撤離香港,樂施會接手主辦「毅行者」,自此成為本港最大規模的遠足籌款活動。近年更邁向國際,連同香港在內,今年共有9個國家共16個地點舉行「樂施毅行者」,包括澳洲、比利時、英國、法國、印度、韓國、紐西蘭、西班牙等國。「樂施毅行者」一直以來都得到各界大力支持,包括逾3,000名來自香港政府紀律部隊及制服團體的義工、逾35,000名捐款者,以及逾5,000名支援隊隊員。單在香港,自1986年以來,「樂施毅行者」已有100,000多名參加者,為這項活動合共籌得近5.7億元。今年的籌款目標為3,400萬元,全數用於樂施會推行各項扶貧救災及倡議工作,為不同地域、性別的貧窮人改善生活。「樂施毅行者」今年共有逾萬人參與,包括5,200位參加者,以及共約8,000名支援隊伍、義工及工作人員。四人一隊的參加者需於48小時內橫越100公里麥理浩徑及其接續路段。活動起點為西貢北潭涌,終點設於元朗保良局賽馬會大棠渡假村。 [...]

商事動態

樂施迎向新時代 毅行者化身環保先鋒

「迎戰16度」,每個人都有份,為了人類未來的生活環境,更是責無旁貸。自1986年舉行至今的「樂施毅行者」,亦於今屆開始響應環保,積極推動環保措施,令個個「毅行者」化身成「Green4 Trailwalker」,期望活動在持續發展之餘,亦為環保出一分力。 Text / Toby Chan  在剛過去的8月上旬,一年一度的「樂施毅行者」舉行記招,為將於11月16日至18日舉行的「毅行者」活動進行簡介,其過程猶如誓師大會,主辦單位代表固然要出席,現場還有顧問醫生、物理治療師與及幾位資深的「毅行者」及其他新舊參賽人士,一同作經驗分享。樂施會籌募經理 (活動)黃玉閒在活動上指出,今年「毅行者」的主題為「毅行就是變型」,並且立刻行動,宣布今年新加入環保措施,參與者需要達到要求,才可符合參賽資格。   減廢要從源頭開始  自2003沙士一疫後,香港人日漸注重運動,因此近十年以來,各種不同名目的運動項目皆相繼增加。做運動,是一件開心的事,然而但凡比實,總會牽涉物資的應用,如在跑步比賽途中,跑手需要喝水以補充水份,於是大會很多時都會為跑手準備水杯或膠樽水,然而當中便引起了一些環保問題,如如何去處理跑手喝完的水杯或膠樽水?由於比賽現場應用了很多裝飾品及臨時設施,當比賽完後,這些物品如何處置?在十幾年前,當環保風氣只是剛剛掀起時,大家或許未意識到其嚴重性,但到了今時今日,在資訊發達的情況下,大家已責無旁貸。 根據資料,香港去年全年約舉辦了逾250場跑步賽,平均每1.5日就有一個比賽,數量可謂驚人。有環保團體便抽查了當中15場比賽,發現當中有8成賽事是曾在比賽途中向跑手在派膠樽水,當中5成不設跑手取水上限,同時分別只有4成和2成7的主辦單位提供斟水和回收設施。該環保團體因此估計,這些獲抽查的15場賽事,總參加人數大約為4萬人,料已製造近4萬個廢膠樽。公民黨亦於早前以電話訪問了1,286位市民,希望藉此了解市民平日飲用膠樽裝飲料和環保習慣。調查結果顯示,當中有8成7人同意香港應效法外國禁售細容量樽裝水,亦有逾6成人稱,如香港有更多飲水機,將提升市民自攜水樽的動力。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亦因此指出,美國三藩市其實早於2014年已開始禁售600毫升或以下的樽裝水,故此他認為港府只著眼回收工作,卻忽略了源頭減廢的重要考量。 成為環保「毅行者」  為環保,以及地球資源的持續發展,樂施會籌募經理黃玉閒指「樂施毅行者」自2016年起,已停止派發即棄水杯予參賽者,更規定參加者自攜杯盛熱飲,估計每年可省下五萬隻紙杯,同時又在檢查站設回收設施,並安排大使協助參賽者分類回收,回收量由早年的零公斤,升至2016年約500公斤。至於今年新加入的環保措施,她說:「我們鼓勵參加隊伍在活動前承諾參與成為『Green4 Trailwalker』,並必須以相片或短片證明於活動期間完成最少下列四個行動,包括將飲清的鋁罐及膠樽投進大會的回收箱;多菜少肉,鼓勵與隊員及支援隊伍支持『素食毅行』;自備水杯/容器盛載熱飲及湯;自備可循環再用餐具;支援隊伍避免使用即棄塑膠餐具;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以減少碳排放等。」她再表示,大會將於成功完成全程100公里並實踐以上行動的參加者之證書上印上「Green4 [...]

商事動態

樂施毅行者推行新環保措施

由樂施會主辦的一年一度全港最大型的遠足籌款活動「樂施毅行者2018」將於今年11月16日至18日舉行,活動今年主題為「毅行就是變型」。樂施會於日前舉行簡介會,近300人出席。會上樂施會籌募經理(活動)黃玉閒在會上向參加者及支援隊伍講述活動詳情及安全守則,及介紹今年的最新環保措施,並鼓勵參加隊伍在活動前承諾參與成為「Green4 Trailwalker」,並必須以相片或短片證明於活動期間完成最少下列四個行動,包括將飲清的鋁罐及膠樽投進大會的回收箱;多菜少肉,鼓勵與隊員及支援隊伍支持「素食毅行」;自備水杯/容器盛載熱飲及湯;自備可循環再用餐具;支援隊伍避免使用即棄塑膠餐具;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以減少碳排放等。大會將於成功完成全程100公里並實踐以上行動的參加者之證書上印上「Green4 Trailwalker」徽章,及於大會網頁中表揚其履行「綠色毅行」之承諾。 大會醫療總指揮、伊利沙伯醫院急症部門副顧問醫生胡永祥提醒參加者應做好體能鍛鍊,又講解過度疲勞、水泡及抽筋等症狀的處理方法,及鼓勵毅行者作活動前自我風險評估,保障參加者安全。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鄭茹蕙鼓勵參加者響應環保及惜食。物理治療師熊國佳則講解行山傷患處理竅門,更即場示範物理治療。 兩位資深超級毅行者唐賜聰、陳文霞則與參加者分享其毅行經驗及闡述支援隊的角色,並對今年的主題「毅行就是變型」深感共鳴。唐賜聰表示:「毅行讓我發覺自己的渺小,因為諒解,因為溝通,因為團結;毅行也讓我發現自己也可變強大,也可變有型!」陳文霞就認為:「毅行者令我重拾對運動的熱愛,了解自身體能及精神極限,更勇於挑戰自己!」 「樂施毅行者」起點為西貢北潭涌,終點設於元朗保良局賽馬會大棠渡假村。今年共有1300隊,即共5200人獲得參加資格。4人一隊的參加者需於48小時內走畢100公里麥理浩徑及其他接續路段,極具挑戰性。「樂施毅行者」是本港最大規模的遠足籌款活動,自1986年樂施會首屆舉辦以來已有逾10萬名健兒參加,合共籌得逾港幣5億7千萬2百萬元。今年籌款目標為港幣3千4百萬元,全數將用於樂施會的各項扶貧救災及發展倡議工作,為世界各地的貧窮人改善生活,並支持於貧困中掙扎的小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