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策略

艾睿電子科技展會:助大灣區初創 提升ai物聯網技術

全球技術解決方案公司艾睿電子日前在深圳舉辦年度「艾睿科技展會」,宣布推出工程及供應鏈服務,協助中國大灣區的創新者和企業家掌握尖端科技知識和獲取強大的生態系統支援,協助企業成長。 展會雲集100間於世界領先的科技供應商和新興科技初創公司,他們與艾睿攜手展示人工智能(AI)、物聯網(IoT)、機械人以至邊緣運算和數據分析的創新科技解決方案和產品。 展會還包括由科技專家和企業家主持的研討會,談論關於人工智能及物聯網的發展趨勢和機遇。活動當日更舉行首屆機械人格鬥大賽,邀請了一群來自香港、台灣、日本和韓國並屢獲殊榮的年輕人才,,在舞台上展示自己設計的機械人,與對手展開一場龍爭虎鬥。 艾睿電子器件業務亞太區總裁余敏宏指出,作為全球科技生命週期導向的解決方案供應商,艾睿致力提供予這些公司頂尖的工程資源、技術專長和供應鏈能力,還有全球技術生態系統的龐大合作夥伴網絡,協助他們解決複雜的工程問題、消除產品推出市場中的障礙,以及加快「構思 — 原型 — 生產」的過程。 為支持大灣區大型企業和初創公司發展業務,艾睿電子推出了一系列嶄新的工程及供應鏈服務,覆蓋範圍包括設計工具、概念驗證、快速原型設計、交鑰匙解決方案設計服務、嵌入式軟件、雲端軟件整合、邊緣運算、感應技術、先進的網絡連接、能源管理、數據分析,量產服務和安全資產處置。 [...]

大中華時事

【國際視野】中國製造規模列第一,距離「高端」有差距

上月初,中德高端製造峰會在浙江紹興舉行。這場盛會被視為中國高端製造業發展探索新的方向和著力點,因為作為世界第一製造大國的中國,正處於轉型升級的關鍵時刻。美國借貿易戰對中國高科技企業實行打壓,更證明中國的高端製造力引起世人的矚目。 撰文:蘇梓 近年來中國製造業飛速發展,從總體規模來看,出現了大幅提升,綜合實力也不斷增強。據2017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工信部」)數據,中國500餘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有220多種產量位居世界第一,56家製造企業進入2015年世界500強企業榜單;2015年中國工業總產值已達23.6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穩守世界第一製造大國地位。而截止到2017年末,中國高端裝備製造業銷售收入在裝備製造業的佔比提高至15%。      科技研發投入增加 有數據表明,中國的科技研發投入不斷加強。隨著中國擺脫對重工業的依賴,並依據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國擬成為高科技行業的全球領軍者,在科研領域的投入和支出正在增長。儘管美國公司目前在研發方面投入的資金最多,但截至去年上半年,中國投入研發支出在全球範圍內增長最快。 根據普華永道(香港稱「羅兵咸永道」)月前發布的2018年《全球創新1000強研究》,中國公司在研發方面的支出增幅達34%,達到600億美元。中國的總投資佔全球總投資的8%,高於2017年的6%。該研究分析了世界上最大的1,000家上市公司,這些公司在研發上支出最多,合共佔全球支出的40%。 在中國,除了少數民營科技企業,核心製造企業主要來自幾十家央企製造業集團。據《科技日報》旗下的「中國科技網」顯示,2016年中國製造業500強中,研發經費排名前五的企業分別是:華為、中國航空、中國航天、中國兵器裝備和中國船舶重工,除了華為,其餘全部為央企。 另有統計顯示,早在2014年,中國的南車集團和北車集團在世界高鐵市場佔有率總和達到49%,遠遠甩開日本和歐洲企業,成為高鐵市場上的強者;而到了2016年,在世界高鐵製造業市場份額中,中國中車集團佔到69%,日本川崎和日立兩家企業加起來只佔9%,法國的阿爾斯通佔8%,德國西門子佔3%。也就說全球高鐵市場,中國佔七成,日本和歐洲各佔約一成。 而隨著一些民營製造業的快速發展,中國各種高精尖工業設備和產品也不斷進步,工業總產值近10年每年份額以超過1%的比例在快速增加。截止到2017年末,中國高端裝備製造業銷售收入達到9萬億元,在裝備製造業中佔比提高到15%。早前有預計稱,2018年中國的高端裝備製造行業銷售收入將達到10.8萬億元,未來5年(2018-2022)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17.66%,預計到2022年,中國高端裝備製造行業銷售收入將達到20.7萬億元。 地方政府發力 從中國地方政府的採購數據和地方產業政策可以看出,各地都在爭奪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的新機遇,以機器人為代表的高端製造,成為地方發力的重點。尤其近一年來,以上海、重慶、山東等地為代表的地方政府重點發力高端製造。去年上半年,上海製造業投資同比增長22%,出現了近年未有的兩位數增長。雖然上海的服務業佔比超過70%,同時她也是重點發力高端製造的代表城市。2016年底發布的《上海市製造業轉型升級「十三五」規劃》中,高端製造被當成產業轉型的重要突破口。 近兩年,上海在高端製造領域的招商也是碩果累累,機器人、新能源汽車、大型飛機、集成電路等一批重磅項目相繼落地。以機器人為例,作為智能製造的載體,上海聚集了包括ABB、KUKA、新松和新時達在內的國內外機器人領軍企業,目前機器人產量佔到全國的20%以上。 2018年上半年,上海非國有經濟工業投資同比增長32.9%,主要項目分布於汽車零部件、服裝、機器人等多類行業。上海引入的高端製造項目,有規劃年產50萬輛純電動整車的Tesla超級工廠,還有年產10萬機器人的ABB機器人超級工廠。後者將實現「用機器人製造機器人」,2020年投產後,上海製造的高端工業機器人總產量將翻番。 [...]

本港時事

科大李澤湘教授 獻議港深莞建新矽谷

中央提出推動內地與港澳特區的深化合作,研究和制定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以香港和澳門的獨特優勢,提升中國的經濟發展。大灣區涉及十一個城市,逾六千六百萬人口,如何分工合作是一大挑戰。科技大學電子與電腦工程學系教授李澤湘,月前在一個論壇上提出,香港、深圳與東莞組成的創新圈,可以發展成媲美矽谷的創新產業經濟帶。 瑞銀與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月前舉辦「回歸廿載:啟發全球經濟新趨勢」論壇,探討如何捉緊並善用當前金融、創新科技、人工智能及機械人市場呈現的各種商業與投資機遇。 美國舊金山(三藩市)是灣區經濟發展的表表者,其核心矽谷是全球趨之若鶩的創新中心。李澤湘認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地帶是香港、深圳和東莞,香港是國際都市,深圳是中國的矽谷,而東莞是世界的工廠。這三個地方優勢互補,將會是大灣區發展的核心點。 大灣區媲美舊金山 他自言,在香港產學研結合探索了20多年,最近10年在東莞的松山湖創辦了一些公司,再加上機械人產業基地,同時也創辦機械人學院,所以走的是產學研結合的路。「大家可能覺得這是老生常談的問題,但是真正要做這一點真不容易,過去深圳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深圳的大學和深圳的產結合起來,我覺得還沒有做到這一步。倒是香港科技大學的一些學生跟科研,跟深圳的產業結合起來,產生了一系列不錯的成果。」 他認為香港、深圳、東莞具備世界最完整、最具競爭優勢的製造業體系,有3億多的中產的本土市場。三個城市優勢互補,各具特點。「我們從創意到批量的速度,跟舊金山的矽谷比起來,至少是它10倍的速度,而且是1/10的代價。所以說這個競爭優勢把它發展到極致,這是我們了不起的競爭優勢。」 李澤湘認為,在智能時代之下,晶片技術、機械人製造、人工智能技術,以及生命科學「四個輪子」,將是驅動大灣區、驅動智能時代發展最有力的發動機。「技術性的革命,我們叫顛覆性的技術,現在也出現了,這是智能技術、智能時代。智能技術、智能時代有很多種稱呼,有人說是AI時代、有人說是機械人時代、有人說是數字時代,都沒有關係。這裡面主要包括芯片技術的突破,機械人與智能製造的突破,人工智能技術的突破,還有就是生命科學也已經數字化了。」 產出大批優秀企業 他預期大灣區將出現一大批優秀企業,知名的世界品牌,包括智能產品與系統,從芯片傳感器到人工智能軟件的應用,物聯網可穿戴,AR、VR、無人機等等,也包括機械人與智能製造的技術,改革傳統製造業,會出現無人機、無人船,所有無人的東西。創新企業要發展起來需要「人」,尤其是智能時代的科技人才。香港有很多專業的人才,社會對金融、律師非常看重,但對科技、創業的文化並不多。李澤湘認為這個問題必須從根本解決,他建議香港創立一批新型的科技中學。 對於建造大灣區新矽谷,李澤湘提出了三個小目標。首先,香港應該成立機械人與人工智能協同創新中心,把國外的優秀人才吸引到香港跟深圳來,培養相當規模的機械人和人工智能的技術人才。通過不同行業融合起來,打造這些技術的孵化的前期,為香港實現工業4.0、再工業化,提供技術支撐。 第二個小目標,成立港深莞智能晶片協同創新和產業化中心,聯合解決過去30年沒有晶片的苦頭。在未來10年到20年,有機會重新定義智能系統和智能終端,有了這個「定義牆」,就有可能帶動智能系統所需要的智能感測器和智能晶片等。李澤湘透露,正在整合一些資源進入到香港X科技創業平台,該平台由他與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香港大學陳冠華教授發起的本地科技初創組織。 籲建私立大學推動創新 他的第三個目標,是以創新教育推動創新產業發展,利用香港靈活的機制,建立一所私立大學,以設計思維培養創業人才;可以把這所學校放到核心地區去,服務大灣區,能夠把其他的學校也帶動起來,讓他們的科研成果可以進入孵化器,也可以集成更多的人才知識。最後使得這些技術能夠在香港、深圳、東莞落地。 他指出,香港有很好的大學學者,在論文的發表排名上不錯,但是論文科研成果和產業結合的情況並不理想。「我們走出了一些不錯的例子,也是通過香港科技大學一門機械人設計的課程,就是不同專業、不同背景的學生在一塊通過動手,學會了一些動手的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從這裡面出來了一批創業者,包括像大疆等等。」 李澤湘表示,這個趨勢實際上是在很多美國的高校也都在探尋,蘋果創辦人喬布斯離世後,美國創業者說要更多的喬布斯。新型的創業人才需要把不同的知識整合起來,能夠快速行動。「我們可以看到這些著名的創業者都是有類似的背景,也看到很多世界很好的例子出來,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可以吸收借鑒,整個的培養模式將是從傳統的模式轉化到以問題為導向,多學科融合,基於項目的學習,國際視野和品位,只有做到這四點,我們才能夠實現工業4.0,培養不是打造山寨,而是國際品牌的人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