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梁穎雯:香港作為全球信託中心的優勢

以前在這個專欄裡面也提過香港慈善信託,可是配合政府正大力推廣香港作為家族辦公室與信託中心的地位的前提下,希望在這裡再為大家介紹一下。雖然慈善信託只代表現在香港總體信託業的一小部分,對為這些高資産淨值人士以及企業而言,慈善信託已變得日益重要。   隨著2013年信託法的修訂,以及過去幾年政府銳意推廣香港成為世界著名的財富管理中心,在慈善信託的角度,也可以增加其優勢:   2013年7月17日,《2013信託法律(修訂)條例草案》正式通過。這些修訂爲為在香港法例下成立的信托,提供了必須的法律基礎和更新,讓香港的信託變得更加有吸引力。信託法的修改,讓香港信託的年期從80年改到永久,讓慈善與愛心永續; 作為根據香港信託法唯一允許的目的信託,慈善信託的功能就是為了做慈善而成立。香港政府為了鼓勵多一些機構/個人做慈善,也提供了香港特有的第八十八條稅務優惠,可以讓所有對於慈善信託超過港幣100元的捐款,提供退稅優惠,也可以讓慈善基金的規模變得更大,更有效率。助人之餘,也可以為自己省稅,一舉多得; 有了慈善信託的載體,客戶可以以慈善信託(或可命名為慈善基金)的名義,為自己或者企業進行捐款或參與其他慈善活動,讓慈善工作做的更有規模,宣傳效果更顯著; 比起其他慈善機構的載體(如社團或擔保有限公司),慈善信託的成立與申請程序相對簡單,後續運營亦比較簡單,對於希望做慈善工作的個人或企業,絕對是有優勢; 作為保留投資權力信託,可以讓客戶在做慈善之餘,透過自己(或慈善信託顧問委員會)的意願,安排放在慈善信託裡面的基金做穩定的投資,收取利息,然後再做慈善。 慈善信託可以振興香港作為國際資産管理及信託規劃中心的地位,讓香港在全球的競爭下,成為更加吸引委託人的慈善信託設立地。   撰文:梁穎雯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凱銀信託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

博客

梁穎雯:積穀防饑與家族財富傳承

疫情陰霾下,在香港、以至全球(中國以外)的新冠肺炎的確診新數字還是高居不下,阻礙國內外與香港的溝通與交流,讓多項工作計劃的實行都變得遙遙無期。大家對於經濟前景與未來的發展,儘管都難免帶著一點忐忑不安,但依然保持非常正面的思想,繼續努力,一步一步勇敢的向前邁進。 在疫情與經濟問題還沒到盡頭的情況下,從家族企業運營的角度來說,現金流的處理就變得尤為重要。看到不少的食店,因晚上禁堂食,市民亦少外出並在家工作,收入大減超過五成,其他不同行業也有類似的情況。如果現金流一時挺不過來,那就難免要面臨倒閉,甚至破產的命運。 從家族財富傳承規劃的角度來說,不其然想到兩句老生常談:審慎理財與積穀防饑。不少客戶在一般情況下,都會把自己家庭的財務與公司的營運緊緊的鏈接在一起,在業務成功的時候,為了把業務做大做強,都會把賺回來的錢,繼續投到家族企業中,或投放在高風險的投資項目,希望賺更多錢。但是,如果在可以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比較保守的安排,我們為客戶做傳承規劃的時候,會建議把部分累積下來的財富,放進家族信託裡面,第一,可以作一些審慎的投資,讓資產長期保持增長活力,並在有確定性的情況下保留資產給與自己退休或後代的長期使用。第二,由於資產的法律擁有權已經與信託的委託人分割,建立了防火牆,在遇到不穩定因素,或大衝擊的時候,如個人或家族企業撐不下去,需要倒閉或破產時,已經放進信託的資產,都可以得到信託的防火牆保護,不會受到影響。第三,信託裡面的錢也可以變成家庭的救命稻草,有機會可以讓企業繼續營運,或者讓家庭的生活水平,不會因為事業改變而受影響。 在現時的情況下,大家可以清楚感受到,建立防火牆與積穀防饑的作用,有什麼比留得青山在更加重要呢!祝願大家珍重,平安!   [...]

博客

梁穎雯:香港家族辦公室的逆市蓬勃發展

作為家族信託服務從業者,我們看到近年家族辦公室的發展蓬勃。簡單來說,家族辦公室就是家族的私人辦公室。儘管各地區對家族的定義有所不同,但家族成員通常指共同祖先的直系後代、後代的配偶以及繼子女和領養子女。   隨著家族的發展,家族結構可能變得相當複雜,尤其是超高資產淨值人士(資產淨值至少為3,000萬美元)的家族,他們一般都需要考慮複雜的家族結構,家族資產位於全球不同地區,不同的傳承需要,以及家族成員居住於不同國家的稅務考慮等多個因素,而亦往往會在家族辦公室的結構中反映出來。 家族辦公室一般來說包括以下的不同團隊,如投資、家族信託、稅務、法律,公司秘書等專業團隊。除了對於家族金融資產的投資,達到保值增值的功能以外,還需要顧及其他的傳承考慮,比如家族價值的傳承,下一代的教育、移民、居住、資產的維護、全球稅務規劃,甚至是資產與企業的收購合併等。由於牽涉到的專業需求非常多,除了主要的投資專家以外,不少家族辦公室都會考慮把部分的專業服務外包,在需要該服務的時候才聘請對口的服務供應商來安排。但是,對於某些對資訊保密要求較高的家族來說,招聘專責員工,也是可以的。 根據 Campden Research 的調查,截至 2019 年 7 月,全球約有7,300 個單一家族辦公室,增長速度很快。其中,亞洲同期增長 44%,高於世界其他地區。香港的優勢,就是金融市場成熟完善,能夠滿足較富裕家族的特定投資與家族財富傳承的需求,而專業的服務供應商,比如說理解國際社會以及國內國情的信託服務公司與稅務規劃專家也不在少數,亦能為家族辦公室的營運提供上佳支援。 最後,香港金融管理局2020年7月的報告指出,政府將於2021年投放更多資源打造香港成為家族辦公室的樞紐,個人認為,除了對於投資平台的支持,對其他專業服務供應商也需要提供扶持政策,讓香港作為專業服務的強者,繼續提供多元化的服務,讓香港可以逆市成長,繼續發揮東方之珠的魅力。 [...]

博客

梁穎雯:新科技發展與家族財富傳承,有關係嗎?

家族企業的世代興旺,在有凝聚力的家族長輩的帶領下,理所當然的,就是注重於家族下一代的培育,讓他們可以理解家族的文化與理念,然後繼承家族業務,讓家族可以世代長青。   可是,在觀察世界的實際發展,可以看到每一個年代,都會因為時代的發展而衍生新的領先行業。例如,十九世紀的工業發展,產生了為數不少的工業企業家,為他們創造了一波又一波的財富。又例如香港在過去幾十年中英關係的博弈中,利用得天獨厚的政治與地理環境,造就了富甲一方的地產與財經富豪,盛極一時。可是,時移世易,不少以往一度興旺的工業,已經發展漸趨平穩甚至逐漸式微,又被新一波隨著新科技而衍生的新行業所替代,大家在看到國內發展迅速的高科技龍頭企業,例如騰訊、京東、阿里巴巴等,發展速度與規模之巨大,就可見一斑。 所以,從家族業務的規劃來說,是否只是拘泥於守著以及發展本來的家族企業,還是可以讓家族除了守著自己的本業,還可以考慮隨著時代而進化,將新科技與本業融合,與時並進?另外,還可以鼓勵家族新一代的不同成員,根據自己的興趣與看法,配合最新形勢的發展,投身新行業,先累積經驗,然後把自己在外學到的,應用在家族企業新成立的支企業中,繼續發揚光大,讓家族的財政來源變得更加多元化,並可以抵禦潛在的外來風險。 時代的變遷,永遠不會因為個別人士或者企業而改變。讓家族企業可以長青,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審時度勢,對於時代的最新狀況有實際的認知,從而配合國情與全球形勢而發展,再加上恰當的家庭教育與後輩的培養,一起成長,方為正道。   撰文:梁穎雯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凱銀信託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

博客

梁穎雯:美國大選對於家族財富傳承風險規避的啟示

11月3日美國大選舉行,到目前為止還未知花落誰家,兩位候選人也繼續保持備戰狀態,讓整個市場繼續彌漫著不穩定因素,後市發展如何?大家還是保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希望明天會更好。   在傳承規劃的角度來看,像美國大選或者近來金融市場不同類型的黑天鵝事件而引發不同的不穩定因素,正因為此,我們需要為客戶計算多方面的風險,保持家族的穩健,從而保障家族的方方面面,讓家族的和諧與穩定可以世代相傳,事業永昌。 在考慮風險的時候,可以從多種不同的角度分析,例如: 傳承風險:什麼時候傳承給哪一位家族成員,如何可以避免大家的潛在不和諧? 投資與資產保護的風險:市場波動會否引發家族位於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資產貶值? 移民風險:哪一個國家移民比較好?是拿綠卡還是進行永久的身份規劃?移民海外居住環境的安全與穩定性,到底是否需要移民? 兒女教育學習風險:兒女應該在本地還是海外升學?當下是否接受到最恰當的教育,讓他們不會誤入歧途?是否已經透過現在的學校以及家庭教育,給他們灌輸正確的家庭觀念? 慈善捐贈考慮:什麼時候捐給不同的慈善機構,甚而可以為家族透過捐贈達到公司節稅的效果? 就以上的考慮,其實也沒有既定的答案,因為都需要與客戶有著緊密的聯繫,瞭解他們的需要,從而因時制宜安排並修改相關的解決方案,透過不同類型的工具,例如:家族信託、投資服務、教育諮詢、稅務諮詢、移民諮詢、慈善規劃等,為家族企業在面臨不同類型風險的時候,都可以從容應對。 家族傳承規劃,是一個長期的安排,所以更加偏向保守,需要加強對抗外來風險的能力。大家在2020年面對不同類型的風險的時候,是否也需要考慮一下自己家庭對抗風險的能力?       撰文:梁穎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