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系列

The Ten Years of Whisky Auction in HK 「林安泰.威士忌拍賣的十年」

十年前談威士忌,那時候還未成為一種氣候風潮。誰會想到,近年威士忌已經一炮而紅?國際拍賣行邦瀚斯(Bonhams)是亞洲首家拍賣威士忌的拍賣行,今年是其領導威士忌拍賣市場的第十個年頭。俗語有云:十年人事幾番新,該公司的葡萄酒及烈酒部亞洲區主管林安泰(Daniel)表示,人們現在對於日本威士忌的喜愛和拍品追求,與當年今天經歷不一樣的轉變。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十年前,當Daniel一進邦瀚斯時還是葡萄酒當道,期後憑他的獨具慧眼引進日本威士忌的拍賣,帶領本港行業開創了新風潮。該拍賣行剛在5月完成了拍賣整套「鬼魅系列」及已故傳奇裝瓶商Silvano Samaroli的威士忌系列,事隔三個月,於8月份又再拍賣羽生伊知郎的全副「撲克牌系列」。據悉,該拍品被喻為世上最貴兼最罕有的日本威士忌珍藏。一不離二,有留意酒品拍賣的朋友,或多或少都會感到,但凡有日本威士忌拍品出現,市場的反應均甚為熱烈。 C:Capital CEO D:林安泰(Daniel Lam)(邦瀚斯葡萄酒及烈酒部亞洲區主管) 從葡萄酒到威士忌 C:約在10年前進到邦瀚斯,主要的工作是? D:我是一個很喜歡葡萄酒的人,2008年第三季度加盟公司,那時候公司早已成為首間做葡萄酒拍賣的拍賣行,同年年尾迎上了雷曼兄弟事件。翌年第一、二季度的市道低迷,但因為葡萄酒開始減稅,拍賣開始盛行,公司業績回升得很快。我當初加盟時職銜原定不是做生意,而是做管理。但那時自己慢慢開始摸索開拓拍賣的生意,尋找拍品貨源,09年年尾開始做少量威士忌拍賣,那時連100支也不到。 :拍賣市場這些年有何變化? D:2009年開始我們專注葡萄酒生意,少數為威士忌,往後至2012年,都是兩者重疊地做。威士忌佔我們生意20%,那時全香港只有我們拍賣威士忌。記得2010至11年期間是葡萄酒拍賣的顛峰期,葡萄酒的浪潮,一下子從那時興起了,Lafite 09年可以賣到40多萬一箱,但近數年,Lafite 09年都只是維持8至9萬港元一箱。 C:威士忌拍賣風潮從哪時捲起? D:在2010至2011年期間,發現開始有行家跟風(拍賣威士忌)。然而,我們初時主力賣蘇格蘭威士忌和干邑。直至2012年,我們開始做兩支日本威士忌拍賣,而那兩間酒廠都已關閉了:一個是輕井澤,另一是羽生其中一支撲克牌系列。那時我們估價是港幣3,000元多一支,最後賣價連佣金不出4,000元,日本威士忌是我們第一個開始的。由從前沒人做威士忌,到現在差不同每間都做了。 日本威士忌大熱之皇道 C:為何想到以日本威士忌作拍品? D:開始的契機是,我認識到一個香港收藏家,約在2012年認識他的,他說已經儲了威士忌4至5年的時間。我看到有商機,便提議不如一試,自此便將日本威士忌的市場帶出來了。往後更慢慢引進不同酒廠,有山崎、白州以及不同年份的輕井澤和羽生「撲克牌」等,當然蘇格蘭威士忌如麥卡倫(Macallan)等也是主流。來到2014年,威士忌與葡萄酒的生意比例已達四六,全因好的葡萄酒越來越難取貨。香港的葡萄酒主力是消費者市場,香港很多人買酒後不打算拿出來賣。來到同年8月,我們便開始第一場只專注拍賣威士忌了,當年那場只賣了200至300批次,卻做了500多萬生意,這是挺開心的。到了翌年,生意額終達了五十五十(威士忌/葡萄酒)。 C:港人對日本文化情有獨鍾,是否有助推動日本威士忌風潮? D:香港人對日本的文化、飲食十分熱衷,再加上山崎蒸餾廠又剛好說停產不出有年份酒,2015年那年每星期平均會有一至兩個有關日本威士忌的訪問,真的十分厲害,當然那時候還未去到很貴的價錢。2012年前原標價大約是3,000至4,000元,到現在可能變成30,000元左右。   威士忌的真.價值 C:風潮之下往往令愛酒之人要以高價購下心頭好,價格升幅會否有止住的一天? D:你問我日本威士忌升到這個價位會否不升?嗯,比如說是山崎25年,當年(2015)剛停產時12,000至13,000元一支,那時我們不會作拍賣,因為不太具有價值。但在接下來的兩年,卻已升值近一倍,大約為25,000元;直至去年,更上升至40,000至50,000元。其實不單止在中國,而是全球市場對蘇格蘭或日本威士忌的收藏需要十分渴求。剛在5月拍賣的8款「鬼魅系列」(Ghost)日本威士忌,每支大約有特定產量,由最多的100支到最少的22支。其中,第6隻的Ghost被規定要開了存放於日本的酒吧售賣,不許收藏,所以基本上這個系列是永遠儲不齊的。若將這套系列散裝地賣,在歐洲拍賣市場已去到20至30萬一支。這套系列特別對於一些年輕收藏家來說,像是個當代藝術品;就如你買一幅名畫,可以保持價值。 C:現今收藏家的喜好主要集中在酒標包裝,或是看重年份? D:現在的收藏家分數種,第一是愛好收藏高年份的,即是40、50年前的老酒。其次,有人會看重fancy包裝,那些產量是較為少有的。另一類收藏家,就是會專攻一些關閉了的蒸餾所所出產的酒品。再來,有些愛收藏舊瓶威士忌;大部份威士忌都是戰後才做蒸餾,有很多歐洲買家也特別鍾情70至80年代才裝瓶的威士忌。原因為何?那是因為70年代,威士忌並非一種昂貴的東西,那時市場上需求不大,經濟又不太好,因此很多酒廠倒閉了。許多不論來自蘇格蘭或意大利的獨立裝瓶商,便特地走進那些關閉了的酒廠。而由於人手打造的酒桶每個有著不同個性,他們便從數千個酒桶中逐一嚐味。那時候,獨立裝瓶商因酒桶價格便宜會自己買桶,會個別儲存酒桶或把它們搬離酒廠存到自己的釀酒廠,到近數十年才慢慢release出來。舉個例,意大利的獨立裝瓶商Samaroli,創辦人Samaroli先生兩年前已離世,但其大部份酒品都具有影響力。他所出品的1971年的The Glen Garioch,是80年代的裝瓶,酒精有58.6度;越高酒精、年份越高,愛喝酒的人會越感吸引。這支酒的市場價值很高,Samaroli未過身前這支酒只是萬多元,現在的估價去到6萬元,但仍然備受追捧。 C:好酒被喝了,賣一支便沒一支,以前的收藏家為何會把佳釀存至今天? D:有部份收藏家真的比較喜歡用錢去買貨,當作公司資產之一。尤其在80年代的意大利是威士忌的主要消費基地,很多收藏家會在意大利尋寶,佳釀就可以從中覓到。現在我要找貨源的話,在香港仍然能夠尋得到的。近十幾年「玩威士忌」的人真的比較多,一來可以放在家中作觀賞用;二來若同時間有20支威士忌開了,也可以有一年時間慢慢品嚐 。 有關林泰安Daniel Lam 90年代入行,以學酒出身,1996年開始擔任酒品課程導師,多年來參與各類與酒相關的行業,涉足範圍包括酒店、零售、酒品牌代理、餐廳等。直至2008年看到國際拍賣行邦瀚斯於報紙上的廣告招聘,毅然一試,便踏上拍賣行工作之路,擔任葡萄酒及烈酒部亞洲區主管,開拓日本威士忌拍賣的領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