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亞與華簽區域經濟夥伴 港迎RCEP新機遇

經過長達8年的磋商,亞太區15個國家達成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抗衡美國脫離全球化所帶來的影響。中國、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及東盟10國領導人,上月15日透過視像方式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方指出,RCEP各成員國之間關稅減讓「以立即降至零關稅、十年內降至零關稅的承諾為主」,貨物貿易零關稅產品超過九成,隨著RCEP簽訂,香港經濟勢必受惠。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 RCEP歷經8年談判得以簽署,表明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是大道、正道,仍代表着世界經濟和人類前進的正確方向。各國領導人在共同宣言中表示,RCEP是一個由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及貧困國家共同參與的史無前例的超級貿易協定,將為地區內的企業提供廣泛商機,加強成員國的經濟合作,並且協助克服疫情、復甦經濟;各國會盡快完成相關程序,爭取RCEP協定早日生效。   對於RCEP何時生效,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表示,根據規定,協定生效至少需15 個成員中的9個成員批准,其中至少包括6 個東盟成員國和中日韓澳紐中至少3 個國家。RCEP 成員未來將各自履行國內法律審批程序,努力推動協定早日生效實施。中方也將與各方共同努力,爭取讓RCEP協定盡早惠及本地區企業和人民。 RCEP在2012年由東盟10國發起,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減少非關稅壁壘,建立一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初時邀請中國、印度、澳洲、日本、南韓及新西蘭參與,但印度因「有重要問題尚未解決」,去年退出磋商。新華社昨引述各會員國表示,RCEP將對印度保持開放,歡迎印度早日加入。 RCEP的15個成員國人口共約36億,佔世界總人口78億人的近一半;經濟總量約為27萬億美元,佔全球GDP約三分一,貿易額亦佔全球約三分一。若印度最終加入,RCEP規模將大幅增加。 承諾十年內零關稅   涵蓋知識產權議題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 RCEP有20個章節,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投資等市場准入,以及貿易便利化、知識產權、電子商務、競爭政策及政府採購等,其中貨物貿易零關稅產品數量超過90%,另還新增中日、日韓自貿關係,令區域內自由貿易程度顯著提升。中國財政部指出,RCEP成員之間關稅減讓,以立即降至零關稅及10年內降至零關稅的承諾為主,對增強各國疫後經濟恢復、促進長期繁榮發展具有極為重要的推動作用。 此外,內地官媒引述分析指,RCEP最大貢獻之一,是在區域內採取共同的原產地規則(海關對生產製造貨物的國家或地區給予相應待遇的準則),例如中國從澳洲、新西蘭進口羊毛,織成布料後出口到越南,越南製成服裝後出口至中日韓等國,以往各國會按原產地規則收稅,但簽署RCEP後,成員國的原產地均為RCEP,採用同一原產地規則,貿易程序簡化之餘,還令區域供應鏈更穩固、運作成本更低。   香港浸會大學訪問教授劉佩瓊表示,簽署RCEP意味亞太將主導世界經濟發展,首先這些亞太區國家擁有的資源龐大而多元。在這個區域內,預期多數國家的GDP及貿易仍然會穩定或較高增長,未來主導世界發展的將是亞太地區。她續指,就目前十五國的貿易來看,中國整體上有貿易逆差1,500億美元,主要來自東盟的馬來西亞、泰國、老撾,更多的是與韓國、澳洲、日本和新西蘭的貿易。說明簽署國之間的貿易關係互補,而不是一面倒的。在商品貿易方面,經濟較發達國家需要自然資源,包括農林產品、礦產等,而發展中國家則輸入先進的工業產品;服務貿易也迅速發展。協議承諾開放市場、增加投資,正如協定內容顯示,這是一份涵蓋全面經濟合作的協定,RCEP條款切中區域發展所需。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東南亞各國 爭相達至「零廢棄」

如果塑膠的生命週期可以不斷循環再造,能完全回收,而且質素沒有減退,便有望出現「零廢棄國家」。加州勞倫斯柏克萊國家實驗室(California’s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科學家成功創造出可完全回收塑膠,可重複回收再利用而且品質不下滑。新加坡致力於尋求全面且長期的環保政策,絕對與他國不同。目前新加坡的政策規畫是「零廢棄國家」(A Zero Waste Nation),目標在2030 年將整體塑膠回收率提升至70%(包含家用與非家用塑膠廢物)。 全世界排放到海洋的塑膠垃圾,當中以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和中國共佔百分之六十,因百分之九十的海洋塑膠垃圾來自於十條河川,而其中八條河川就在亞洲。去年四月,菲律賓關閉度假聖地「長灘島」;六月泰國關閉「瑪雅灣」,因為塑膠垃圾、船隻及防曬乳的污染,令瑪雅灣高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珊瑚被摧毀,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也怒斥長灘島快要變成「化糞池」。雖然後來在同年十月重新開放長灘島,但新增許多環保規定,而瑪雅灣則是直到生態恢復前「無限期關閉」。 兩個觀光勝地接連關閉,就像警鐘般敲醒大眾對東南亞環境污染問題的重視。因為嚴重的海洋塑膠垃圾問題,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各國相繼制定法規,限制國內塑膠的使用量。 汶萊的減塑政策目標是今年停止在超市使用塑膠袋,該國的大超市也加入聯合國Beat Plastic Pollution(打擊塑膠污染)的計畫,考慮將其作為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部分。 [...]

大中華時事

一帶一路基建需求湧現 工銀亞洲拓跨境融資

「一帶一路」規劃覆蓋多個國家和地區,為企業帶來龐大的發展機遇,各個金融機構亦早已瞄準當中的基建融資領域。工商銀行(1398)去年成立亞太業務部,專責處理該地區的項目,該行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姜壹盛表示,有關部門自去年4月至今年6月已發出逾200億港元貸款,主要涉及基礎建設設施,他並預期到年底貸款規模可增加至300億港元。 為了更好的把握一帶一路相關機遇,工銀亞洲於去年4月成立亞太業務部,至今年6月底,已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包括越南、柬埔寨、印度、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澳洲等,批出200多億港元貸款。姜壹盛指出,上述的貸款涉及32個項目,主要是基礎建設,包括港口、電力、裝備製造業、交通運輸等。他並預期今年底貸款規模可達300億元,為應付更多業務需求,亞太業務部團隊料年底前會由現時的17人增至25人。 做好項目風險管理 他表示,工銀亞洲對一帶一路的相關業務只是剛起步,貸款規模不大,首要做好風險管理。「一帶一路很多市場正好處於發展階段,不宜一哄而上說要做多少貸款、設定目標。我們的做法是根據項目的個別情況、風險評估,目前沒有為相關業務定下目標。」 姜壹盛續稱,一帶一路雖是國家政策,但國家並沒有指定銀行要參與某些項目。「我們作為商業銀行,進行業務時有自己的考量方法。工商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本上都有分支機構。我們的原則是,關於一帶一路的項目一定會跟當地分行去合作,出於地理因素和控制風險。一帶一路國家差異大,有些國家有外匯管制、有的政局存在不確定性,慎重起見我們會跟當地分行一起做,分行對當地的情況更了解、熟悉,而融資後的貸後管理也是當地分行去做比較方便。另外,遇有比較大的項目,我們也會跟其他銀行合作,包括當地本土銀行和其他香港銀行。」 至於審批項目的標準,姜壹盛指首先要看投資主體,如是國內的央企、國企去併購,本身就很有實力,該行會相對放心去做。另外要看項目回報率,還有就是考察當地的營商環境、管理情況。 跨境金融戰略合作夥伴 中國工商銀行(1398)月前在香港舉辦了主題為「穿梭匯聚.成就機遇」之「跨境金融服務論壇暨戰略合作夥伴簽約儀式」。除了工行最高管理層和工銀亞洲管理層之外,中聯辦副主任仇鴻出席本次活動,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梁敬國、金融管理局副總裁及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主任余偉文,以及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林建岳均出席本次活動並致辭。 席上,工銀亞洲並與融實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中國船舶資本有限公司、中國船舶重工國際貿易(香港)有限公司、香港雲能國際投資有限公司、TCL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船重工物資貿易集團(香港)有限公司、中國人壽保險(海外)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中國信達(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及海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進一步推動和鞏固雙方戰略夥伴合作關係,攜手推進跨境金融合作與發展。此外,藉此活動,工銀亞洲亦與香港旅遊發展局及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分別簽約,展開更多有利於香港本地社區及金融科技發展的項目。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全球貿易和商業樞紐,一直以來充分發揮促進內地與海外市場互聯互通的作用,在跨境金融服務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正值香港特區回歸二十周年,2017年亦為國家「十三五」規劃的第二年,舉辦是次論壇有助進一步探討香港如何在「一國兩制」之下繼續發揮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並積極把握兩地互聯互通、國家「一帶一路」及「人民幣國際化」等政策帶來的發展機遇。中國工商銀行希望藉著是次論壇暨簽約儀式,與各界人士加強溝通協作,共同促進跨境金融市場的快速發展,進一步促進香港作為亞太地區及國際性融資活動的「超級聯繫人」角色。 助企業走出去 工銀亞洲主席兼執行董事高明亦表示:「工銀亞洲在母行的大力支持下整體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並邁入了戰略發展的新階段。深化銀企、銀政合作關係需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目前,工銀亞洲已經擁有完善的跨境金融產品體系,並積累了豐富的跨境金融業務經驗,在服務本港客戶的同時,還積極為中國『走出去』客戶及海外客戶提供全方位的跨境金融服務。在發展過程中,工銀亞洲高度重視與客戶的全方位、寬領域和深層次的交流合作。未來,面對漸趨複雜的外部經營環境,更需要銀企攜手、緊密團結、共同應對,最終實現『共用、共贏、共發展』。」 為共建跨境金融的橋樑,工銀亞洲一直堅持「立足香港、聯通內地、輻射亞太」的發展理念。同時,工銀亞洲作為中國工商銀行集團的海外業務旗艦,秉持地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和離岸人民幣中心、以及背靠工銀集團聯動支持的雙重優勢,近年來一直將跨境金融業務作為全行經營發展的戰略重點。未來,工銀亞洲將會繼續在母行中國工商銀行的支持下,以香港作為揚帆起航的戰略基地,積極搶抓市場機遇,與有關機構共同促進跨境金融市場健康快速發展。 [...]

專題

中印戰爭打不成 全球面貌正重塑

— 中印打起上來的機會很小。 — 全球政治面貌正在改變中。 — 沙地阿美上市地點有啟示。 中印在邊境對峙已接近一個月,雙方還不斷增兵,局勢愈發緊張之時,外界本來寄望,兩國領袖會在剛結束的德國G20峰會以外交途徑化解危機,惟雙邊會談卻沒有成事之餘,《人民日報》又發表〈界線即底線〉的地圖,外交部發言人更直言事已至此難以透過外交解決,暗示有動武的可能,戰事似乎一觸即發。 然而,本欄認為,兩國真正打起上來的機會很小,因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經常外訪,與很多國家元首的溝通都多了。根據非正式的統計,自從二○一三年三月正式就任國家主席以來,至目前為止,計及技術經停,和國際多邊會議,習近平共外訪了超過七十次,足跡遍及六大洲五十五個國家;當中,到訪得最多的是俄羅斯,包括首次外訪,印度也訪問過兩次。 事實上,全球政治面貌正在改變當中,甚麼G7、G8,甚至G20,已經沒有意義,大家只是坐低飲飲茶聊聊天而已,最重要是G2(即是中國和美國)的取態,兩者若有分歧,其他國家只需要選邊站——選擇支持誰、反對誰罷了。   宏觀地看,美國一直以來建立的勢力,尤其是圍堵中國的部署正在逐步瓦解,中國則在東方迅速崛起;此之所以本欄認為,北韓有恃無恐地頻頻試射導彈,並非中國遏阻不住朝鮮,而是兩國在「扯貓尾」,只要北韓不是核試,中國都隻眼開隻眼閉,因為中國正正是在利用北韓制衡美國在東亞的兩隻棋子——日本與南韓。   至於俄羅斯,雖說其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G20峰會中言談甚歡,雙方會面長達兩個小時之久,但以普京與習近平的「眉來眼去」及「身體語言」看來,兩者的默契更深。   回到東南亞以至南邊,隨著菲律賓退下了火線,卻有個印度冒出頭來。因此可以推斷,印度背後,其實是美國在撐腰;這盤棋,需要看北京怎樣捉,與其直接對壘,不如支持與印度一直有衝突的巴基斯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