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李秀恒:低息環境利新經濟

9月上旬開始,道瓊斯指數出現了新變化,事緣道指更早前宣佈作出自2013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成分股調整,三間老牌藍籌企業埃克森美孚、雷神及輝瑞公司,被經營雲端業務的賽富時(Salesforce)、綜合自動控制系統的霍尼韋爾(Honeywell)及生化公司安進(Amgen)取代。此次調整表面上是道指為了平衝蘋果公司分拆股票的影響,惟其背後反映出的是傳統經濟產業如能源、製造、國防及零售等的影響力,正在逐漸被新經濟產業取代,加上持續的疫情及低息環境,也進一步催化了新經濟產業崛起。 事實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肆虐,提升了新經濟產業在各國經濟中的地位。 首先,傳統產業如零售及製造業等因受疫情衝擊而近乎陷入停頓,許多產業或主動或被動地選擇轉型,加快他們網絡化、數碼化及虛擬化的步伐,迫使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融合加速。 其次,傳統的產業如地產、實體店零售等,每季度的收益及受波及的影響程度,都可以精確計算和預估,因此許多受疫情影響而陷入停擺的傳統行業的股票,就失去了原來對投資者而言的吸引力。 反觀現時新經濟股的賣點,是未來的發展和增長空間,以蘋果為例,今年在未有推出新產品的情況下,股價屢創新高,而其33倍的市盈率,大部分是投資者對其未來數年盈利的期待值。在全球央行大量「放水」救市,利率持續處於低水平的大環境之下,資金也傾向追逐快速且高回報的投資產品,因此許多新經濟股在「疫市」之下仍屢創新高。此外,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近日在全球央行年會上表示,聯儲局內一致同意修訂長期政策目標,將由2012年開始實施的2%通脹目標,改為平均通脹目標,如果一段時間通脹都偏低,聯儲局會容許通脹超標一段時間。 這意味著未來即使美國通脹超過2%,聯儲局也不會主動加息,全球利率在未來一段較長的時間裡,都會維持在極低的水平。同時,目前各國負收益率國債規模上升,就連歐洲製造業強國德國的兩年期國債收益都跌至負值水平,十年期國債收益也幾乎趨近於零。在缺乏穩定回報的投資產品,以及極低息兩大因素相互作用之下,市場上的資金更趨向流入目前回報較佳的新經濟領域,除有利支撐股市,特別是新經濟股的升勢外,亦使傳統產業改革及轉型成為全球不可逆的趨勢。 撰文:李秀恒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

博客

李秀恒:港府應為「香港製造」據理力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7月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及行政命令,下令中止及取消香港享有的差別及優惠待遇。根據美國國會公告草案,由2020年9月25日起,所有香港製造出口到美國的商品,都必須貼上「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的標籤,美國政府將對港商徵收與內地企業同等的貿易戰關稅。這就意味著,由9月25日起,當香港生產的商品出口到美國時,必須使用「中國製造」作為原產地標示,而不能再使用「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這個標籤。美國政府此舉雖然對香港經濟影響有限,但明顯有違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充份暴露其霸凌面目,特區政府應提出投訴,與美周旋。 從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到制裁中港官員,再到禁止使用「香港製造」標籤,美國政府近期頻繁操弄「香港牌」來針對中國。不過,這套看似強勢的組合拳,其實只是花拳繡腿,可謂「雷聲大雨點小」。 首先,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權,是由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所賦予,與美國政府毫無關係;其次,被美國制裁的各名官員在美國沒有任何資產,因此所謂的制裁根本毫無作用;至於2019年由香港直接製造並出口至美國的產品,貨值只有約37億港元,佔出口總額少於0.1%,何懼之有? 要知道,在香港經濟轉型的過程中,為求降低人工成本,許多本港商家早已經將廠房轉移至其他勞動密集型的地區,包括內地、東南亞各國等。這些在外地製造的產品,一般都是在生產地直接出口運送至其他國家,因此美國禁用「香港製造」標籤,對這些在境外設廠的港商影響甚微。儘管如此,有個別本地公司及行業,例如食品、珠寶、藥品和鋁材等,在這次美國禁令的風波之下,相信難免會受到波及,因此,建議特區政府應要與業界保持良好、及時的溝通,並對他們提供合適且快速的行業支援。 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之下,享有商貿自主性,擁有獨立關稅區地位,且是世貿組織的成員之一,需遵世貿的規則,在產品上標示生產地的事實陳述,而貨品的產地標識亦應受到相關規定的保障。而今,美國政府對香港產品的禁令,不但無視了香港作為世貿組織單獨成員,貶損了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亦公然違反了世貿的「非歧視待遇原則」及「貿易自由化原則」,造成了不必要混亂,損害各國消費者的利益。因此,特區政府可考慮向世貿組織投訴,為維護香港合理權益據理力争。 長遠而言,美國的禁令可能會削弱「香港製造」的品牌效應,損害香港產品的競爭力和獨特性,故特區政府有需要利用駐海外的經濟貿易辦事處,加強向當地的商會及企業宣傳「香港製造」品牌的優勢,以對抗美國政府的無理打壓。  撰文:李秀恒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

博客

李秀恒:港金融地位難動搖

在特區政府實施《港區國安法》後,部分西方國家揚言會對香港實施包括金融層面的制裁措施,這些國家以美國為首,英國、加拿大、澳洲及日本等政府先後宣稱,將會放寬港人的移民政策,吸引港人移居。一連串事件導致傳言四起,有傳香港正面臨大規模走資潮,又有傳東京、新加坡、韓國和台灣正計劃吸引大批香港金融業的人才,藉此機會取代香港,成為新的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然而,無論是從社會國際化程度、市場規模及區域優勢等方面來看,香港都具有其他海外城市難以比擬的獨特優勢,金融中心地位不易被取代。   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日本政府正在研究制定吸引香港金融人才的方案,包括提供快速工作簽證及免費寫字樓等,除了招攬人才,亦想吸引在港的基金公司遷往東京,使東京發展成為亞洲金融中心。同時亦有傳言指部分以香港作為基地的外國對沖基金,正考慮將業務轉移至新加坡或其他亞洲地區云云。這類傳言,目的都是企圖製造「國安法」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正產生負面影響。 一個城市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交易中心,是經過自由市場長時間選擇後的結果,並非利用短期政策及移民優惠便可一蹴即就,其中台灣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台灣政府便有意將台北打造成為亞太區的金融中心,可惜由於國際化程度不夠、外匯流通性不高及市場缺乏吸引力,加上長期存在政治爭拗,以至空喊口號近30年,依然寸步難行。 另一邊廂,日本亦同樣面對著社會國際化程度低、長期負利率及交易稅高等複雜問題的長期困擾,以至難以吸引國際投資者。至於國際化程度相對較高的新加坡,又受困於市場低流動性、低市值及監管醜聞等種種問題,引發上市公司退市潮。早前,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亦即我們經常提到的MSCI,放棄星交所合作轉投港交所,推出MSCI指數期貨合約,反映出國際投資者香港金融業的未來發展仍然抱有積極樂觀的預期。 其實,與東京、新加坡和台北比較,雖然都是亞太區經濟最為繁榮的幾個區域,但香港背靠中國內地的地理優勢,可能才是國際投資者更看好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主要原因。瑞銀指出,香港金融業在語言、歷史及法律方面均具獨特優勢,行業生態完善,加上中概股回歸及大灣區內跨境資金流正在提高,因此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非常有信心。事實上,在人民銀行、香港金管局及澳門金管局於上月底發佈「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聯合公告後,市場便期待大灣區金融業互聯互通發展開始進入新階段,未來跨境投資將變得更便利。在這大環境下,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豈會輕易被動搖。 撰文:李秀恒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

博客

中歐關係不會因美惡化

美國政府近期藉着「港版國安法」立法一事,意圖加緊推動針對中國的圍堵政策。在特朗普宣佈美國將取消對香港的特殊貿易待遇後,美國還拉攏英國、澳州和加拿大三國外長,發表四國聯署聲明,抨擊中國設立「港版國安法」。惟當特朗普欲進一步拉攏歐洲各國組成「制裁中國陣線」時,卻接連遭遇挫折,不僅導致原定本月在華盛頓舉行的G7峰會需要延期,作為歐盟內兩大經濟體的德國和法國也表示無意介入香港事務。 事實上,在美國宣佈將要制裁香港後,只有正與歐盟鬧「分手」的英國反應最為積極,除參四國聯署聲明,英外相藍韜文還表示,若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英國政府會考慮向香港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人士延長可逗留在英國的期限,並研究為他們申請成為英國公民提供途徑。 不過,其他歐洲國家的反應相對冷淡,就連參與發表聯合聲明的澳洲和加拿大,也沒有公佈具體的制裁措施。據美國媒體透露,德國總理默克爾因與特朗普在對華關係、以及關於德國與俄羅斯之間天然氣管道等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已表明拒絕親身赴美參加G7峰會的邀請。為免出現冷場,特朗普將G7峰會押後至九月舉行,還稱考慮邀請韓國、澳洲、印度和俄羅斯加入會議,以壯聲勢。但至現在為止,也許大家看到特朗普對「黑人被跪殺」引發的示威亂局處理得一塌糊塗,且與對待香港暴亂的態度明顯雙重標準,故各國似乎無意隨美起舞,G7峰會能否在九月上演也成疑問。 眾所周知,歐盟最有影響力的兩個國家是德國和法國。德國默克爾近期於公開場合明確表示,與中國的關係必須成為外交重點,不僅在貿易範圍內,要有決心承認中國在國際機構當中佔有一席之地,在氣候變化、環境保護以及衛生安全領域,也必須進一步與中國合作。須知道,德國將在今年下半年成為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因此默克爾對中國的態度,很大程度上也預示了歐盟未來對中國及香港事務的取態。 至於法國,亦似乎無意「蹚這趟渾水」。法國總統外事顧問博納表示,法方尊重中國的國家主權,了解涉港問題的敏感性,無意介入香港事務,希望有關問題能夠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得到妥善解決。由此看出,美國在歐洲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所以若特朗普現在仍企圖以「香港牌」來拉攏歐洲盟友圍堵中國,到頭來只會落得自取其辱的下場。 事實上,在疫情期間,連同中國及歐洲的班列持續不斷地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運送抗疫物資及生活用品,為處於疫情「震央」的歐洲民眾打開了一條國際救援通道。據中國國家鐵路集團相關負責人透露,病毒疫情沒讓中歐班列放慢腳步。從3月21日首班載有出口歐洲防疫物資的中歐班列從義烏出發以來,到3月底時已累計向歐洲運送防疫物資33.38萬件,共494噸,主要到達意大利、德國、西班牙、捷克、波蘭、匈牙利、荷蘭等國家。今年一季度,中歐班列共開行1941列、發送約17.4萬箱貨物,同比分別增長15%和18%,其中往歐洲的中歐班列為1049列,同比增長24%。   撰文: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

博客

外資撤離 談何容易

在新型冠狀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環境下,許多國家因為缺乏原材料及生產零件,導致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等抗疫物資出現嚴重短缺的窘境,亦引發部分外國政客產生了「去中國化」的政治宣傳口號,呼籲國內企業把他們的製造工序遷離中國。   美國和日本於4月初便表示,政府將給予那些離開中國的企業提供「搬遷費」:4月9日,日本政府宣佈將投入22億美元用以支持日企搬回國內,或轉向東南亞等亞洲其他國家或地區;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於同一日亦向全美呼籲,美國應該支付所有搬遷費用,協助想離開中國的美國企業。對此,有外媒便預測,美日聯手從中國撤資,藉此進一步達成對中國的經濟打擊。然而,這種做法真的可行嗎? 須知道,外資企業選擇在中國設廠,必然是經過多方面慎重考慮及估算,在多年來自由市場競爭及成本效益最優化後得出的自然結果,若貿然撤離,很可能會得不償失。事實上,在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後,亦多次呼籲他口中「偉大的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可是並未得到在華美資企業的積極響應。當時就有調查顯示,有約87%受訪美國企業表示,不打算將業務遷出中國;同時有83%美企稱,貿易戰未令他們削減或停止對華投資,而特斯拉和福特等知名美資企業反而更加大了對華投資的力度。 過去的30多年間,全球化迅速發展,令全球生產線和供應鏈逐利而遷。中國作為人口第一大國,不但是人口紅利巨大的生產國,政府又大力發展基建和生產配套設施,且為外資企業提供稅務和營運便利,因此吸引了大量美國、日本和歐洲等地的資本或企業進駐中國。再加上中國作為消費力極速膨脹中的巨大市場,到如今這種合作關係已令各國產業與中國形成了的息息相關、不可輕易分割的緊密關係,企業撤離不但變得不切實際,更會損害到其核心利益,皆因一旦撤離,等於自絕於中國市場,這個損失承受得起嗎? 即使美日有部分企業欲響應本國政府的號召而撤離中國,也難在短時間內尋找到更適合設廠的地方。回國設廠雖可得到政府資助,但生產成本必然會大幅上升,損害產品競争力;搬去其他發展中國家,則會面臨人才和配套設施不足的情況。換言之,現時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像中國般,可以在最符合經濟效益的情況下,為外資企業提供完善的生產條件和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撤離中國」實屬說易行難。 其實,若仔細觀察便不難發現,美日政府都是因為在抗疫工作上有所失誤,受到國內輿論口誅筆伐,在此情況下才鼓動企業撤離中國,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意圖轉移國內視線,緩解輿論壓力;二是將抗疫失敗的原因,歸咎於醫療物資生產太依賴中國,藉此諉過於人。 撰文: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