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科索沃文化歷史之都—普里茲倫

科索沃全稱科索沃共和國(Republic of Kosovo),位於歐洲東南部的巴爾幹半島。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單方面宣布其從塞爾維亞獨立,但其主權及國家地位至今仍未被廣泛接受及承認。而從科索沃前往塞爾維亞,亦必須經過第三國,才會被塞爾維亞接受入境。 撰文 | 攝影 李秀恒 14世紀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向塞爾維亞發動戰爭並佔領了科索沃地區,開始了對科索沃長達457年的統治。雖然20世紀初期科索沃被重新劃入塞爾維亞,但其族群及宗教信仰已與之前大為不同。 科索沃的歷史古城 亦是在鄂圖曼帝國的統治期間,伊斯蘭信仰傳入了科索沃。導致今天在科索沃,伊斯蘭信仰已經深入在每一個大小細節處,境內共有800多座清真寺,處處可見戴著頭巾的穆斯林女性,甚至連路邊進行街頭表演的樂器,都是中東手鼓等伊斯蘭族群傳統的樂器。 本次旅程的主要目的地是位於科索沃南部的第二大城市,亦是科索沃的文化之都普里茲倫(Prizren)。這座城市作為都市的歷史則可追溯至古羅馬時代,是科索沃的歷史古城,當地居民以阿爾巴尼亞人為主。 從硝煙中重建 如今在YouTube上,仍可搜尋到在戰亂之下的普里茲倫是如何硝煙遍地、人們四下逃難,經過多方的角力之下,科索沃不再處於劍拔弩張的狀態,現時的城市亦給人一種愜意、安定的感覺。也許只有半山上的聖救世主教堂(Church of Saviour)及14世紀的東正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Ljeviš),仍然以修繕中的殘垣,提醒著人們戰爭的殘忍。其中後者被列為瀕危世界文化遺產。 普里茲倫最主要的遊客聚集地,是舊城的中心區域Shadervan。沿著澄澈的Bistrica河流,這裡不但有17世紀的Sinan Pasha清真寺、建於鄂圖曼帝國時期的老石橋(Ura e Gurit,曾受洪水摧毀而於20世紀80年代重建)等地標,更有一座古老的噴泉,據說喝過這裡的水將來就會再次回到普里茲倫,因此長期圍繞著眾多遊客及貪玩的孩童。 獨立後的科索沃 除了歷史建築之外,作為文化都市的普里茲倫,每年八月都會舉辦為期一周的Dokufest電影節——世界頂級國際紀錄片及短片電影節,屆時整個Shadervan地區可以舉辦工作坊、攝影展、影片播放等活動,吸引了不少文化愛好者前來。 雖然有少量蘊含豐富歷史價值的文化遺產,但現在的科索沃,人民的生活卻並不富足。根據資料顯示,2017年科索沃人口接近200萬,但有37%左右的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水準。 長久以來,因為戰爭因素而導致全國範圍內的基礎建設停滯不前,大段公路年久失修,對於旅遊業的發展亦是一大弊端;而在宣布獨立之後,由於塞爾維亞及大部分主權國家都不承認其主權地位,對外貿易等方面亦或多或少受到了阻滯,甚至需要國際經濟援助;而失業率方面,雖然已從獨立前的45%跌至2016年的27.5%,但是這個數字仍然十分高,因此街邊亦經常可以看見沿途行乞的人⋯⋯。 希望科索沃能夠盡快從衝突戰亂及政治動盪的後遺症中康復過來,讓當地居民過上平和且舒適的生活。 [...]

旅遊

英雄之國 巴爾幹小國北馬其頓

北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自立國以來使用馬其頓共和國的國號,常常簡稱為「馬其頓」;但馬其頓共和國和馬其頓地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因此存在名稱上的爭議。 撰文 | 攝影 李秀恒 馬其頓地區除了包括今天的北馬其頓共和國,也包括希臘北部、保加利亞西南、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南部,以及阿爾巴尼亞東南一角。希臘方面認為,「馬其頓」是希臘歷史上的一個概念,直至今天,希臘北部3個大一級行政區的名字都有「馬其頓」,因此反對北馬其頓使用「馬其頓」名稱,所以一度暫名為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直到迫於壓力將國旗由16芒星(取自馬其頓帝國的維爾吉納星符)改為8道光芒,並於2019 年2 月在國名加入前綴,更名北馬其頓後,矛盾才得以化解。 城市的過去和現在 斯科普里(Skopje)是北馬其頓共和國的首都,也是北馬其頓最大的都市,全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居住在此。同時,斯科普里也是北馬其頓的政治、文化、經濟、學術的中心都市。 古代馬其頓名震遐邇,更以亞歷山大大帝的歐亞征戰彪炳入史冊。在馬其頓人心目中,亞歷山大是民族的英雄。在斯科普里市中心最大的馬其頓廣場(Macedonia Square)之上,豎立著一尊亞歷山大的雕像,極有氣勢。然而因擔心希臘的抗議,雕像並不敢直接命名為「亞歷山大大帝」,而使用了「馬上的戰士」(Warrior [...]

本港時事

港支付模式應趨多元

撰文:李秀恒(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 在《施政報告》中提及:「香港金融管理局明年會推出『快速支付系統 (Faster Payment System)』,讓銀行和儲值支付工具營運商在同一支付平台上進行實時支付和轉帳,以進一步推動市場發展,便利個人對個人轉賬,並鼓勵商戶採用更多元化的創新零售支付產品,以惠及市民。」筆者對政府積極推動電子支付十分認同。 近日,長實宣佈與螞蟻金服達成戰略合作協議,聯營「支付寶HK」電子錢包系統,在香港發展線上線下的移動支付服務。這項協議,是香港及內地兩位首富李嘉誠及馬雲的首度合作,因此引起了商界的關注。 看社會輿論反應,大多數均樂觀其成,因在港業務範圍甚廣的長實,一旦引入支付寶系統,讓用戶或顧客的付款體驗更方便,促進了香港的「無現金」消費模式。不過,仍有部分人認為,香港已有非常普及的八達通支付系統,再引入其他的電子支付模式有必要嗎? 無可否認,八達通在20年前推出時,曾經成為全球獨領風騷的電子支付模式,連外國媒體也甚為推崇讚許。但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特別是智能手機的出現,八達通難免受限於上一代技術,已無法完全貼合當今移動智能消費的需求。 話雖如此,筆者並非提倡取締八達通,因八達通在香港已根深柢固,人人都習慣使用 (尤其長者),沒可能一下子可以改變。但香港既然是一個國際城市,將來亦要在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發展中爭當要角,電子支付方面便不該落後於人。 現時除了Apple Pay、Android Pay等手機自帶的智能支付模式之外,不少手機程式的支付手段因可以跨平台使用,亦支持個人對個人轉賬,受到廣泛的應用,例如: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及騰訊的微信支付,不但在內地從街市攤販至大型百貨都可以使用,甚至走向國際。最近有朋友前往韓國旅遊,便在不少遊客常去的地方發現可以用支付寶及微信支付購物消費,甚至連遊客的離境退稅優惠,都可透過這些程式返還至個人賬戶,可謂方便至極。就連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都在全國演講中,提倡學習中國的移動支付技術。 其實,在香港發展智能支付需要多方面的配合,政府已經明確支持這個市場的發展,並已發出牌照進行監管。下一步,就需要電子支付市場的競爭者去研究,如何吸引更多人使用、爭取更大的市場份額。若參考內地移動支付的發展過程,最初就是靠著支付平台與商戶合作,推出結賬優惠,才贏得了用戶的口碑、信賴及支持。 值得留意的是,內地在發展電子支付的過程中,因為過於推崇移動支付,有些地方完全不收現金,令到不少遊客(包括港人)手持人民幣卻買不到東西,這會有礙旅遊業的發展。這個反面教材,香港應引以為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