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名人系列】The hearty master of wine 「李志延|從心出發的品酒大師」

早年從電視箱看到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聽她娓娓道出品味葡萄酒的小知識。來自韓國的她,於二十多年前移居香港,是首位榮膺「葡萄酒大師」榮譽的亞洲人,既是出色的品酒師和鑑定家,又是熱血的教師和作家。在去年的香港國際美酒展中,她是其中一個主講嘉賓,教授題為「獨領風騷—赤霞珠稱冠之奧秘」的實務課程。葡萄酒與她,牽引成一種妙不可言的關係;集合日常多方面的歷練,酒釀彷如成為生命中的DNA。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CEO J:李志延Jeannie Cho Lee 走進大師的日常 C:成為大師,以往的品酒故事大概會像字典般。很好奇,你的日常生活是如何的? J:我都希望我有一個典型的「日常生活」,但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平日實在太忙,我的工作需要與不同的人溝通,總要四處飛。有時候會在大學教授,又有時去拍攝紀錄片,我又會寫作,剛完成了一本有關Burgundy的著作。此外,也還會撰寫專欄,其實我做蠻多寫作工作的,期間要做好多資料搜集,需要付出時間去做編輯和校對,將所有的故事集合在一起。我還經常去週遊列國,四處遊歷,一年會到法國四次,又去了英國兩次。所以說,葡萄酒大師沒有一個概定的「日常」可言。只可說是在何時何地,我正在做何事。 C:要負責不同範疇,哪一樣是你最上心、最喜愛的? J:寫作是我最根本熱愛做的事。寫作是件不會令你賺很多錢的,而且作為出版人會經歷很多艱辛,投入很多感情和心力去寫文字,我真心希望出版界和傳媒界可以進步多點。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在科技革新的大趨勢下,大眾的溝通媒界轉變了,出版書藉正面臨挑戰,但我仍是喜歡寫作的,而教書我同樣喜歡,這兩件事應該是我最喜歡的。在這些事情之上,我成為了一個葡萄酒大師,那是因為我愛酒。喜歡品酒的過程,熱衷於發掘新酒區、新風格的佳釀,體驗新潮流。我把自己喜歡做的事寫下來,那是一個完美組合。 大師的眼光 C:如果將範圍收窄,若問有哪款佳釀是你的最愛,你的答案會是? J:酒的世界廣闊偌大,很難答只有一款是我的最愛。試想像,如果你是一個藝評人,你又會否只有一款至愛珍品?可能你也會不自覺數出三十至四十個藝術作品。在酒的世界亦然,會視乎其風格而定,有紅酒、白酒、有汽的,不同產區、年份、個性如入口light或elegant等。每款酒為你帶來不同程度的快樂,就好像食物一樣,你是否每天可以只吃一款食物?那當然是不會吧!道理是一樣的。 C:有人會拿新世界(New World)與舊世界(Old World)來作比較,你又如何評價這兩類酒液? J:如果要問哪一款較好,那要看你較享受哪一款酒液。就如你喜歡意大利菜還是法國菜?新世界和舊世界是兩種不同體系,那很難說是哪個較好,因只是個人口味的選擇。我在早前講授的「獨領風騷——赤霞珠稱冠之奧秘」的課程中,用作解說的Cabernet Sauvignon就是來自Napa Valley。有人會喜好medium body的,也有喜歡多點單寧的,每個人的感官享受也是不同,沒有對錯,沒有好壞,那只是個人的喜好。要認識酒,最重要的還是要明白箇中的不同。在不同時期,人的味蕾口味會有所改變。當我們年輕時,也許會愛吃較甜的;但漸變老時,又會想吃鹹多一點;再老一點,又可能返回起初愛吃甜的階段。 有關「味蕾筆記」 C:我記得你曾在一個演說中提過,學習品酒的朋友都會有自己的「味蕾筆記」。 J:味蕾會有記憶,你會記住食物的味道。舉個例子,你從來沒有嚐過中東菜,當你第一次嚐到一道地道中東小食時,那些前所未見過的芝士調味拼配麵包蔬菜,會令你嘗試去形容那道菜式。就像你去上課品酒,你會用不同詞匯去形容一支酒,那是怎樣的感覺?就個人觀感,寫下high tannic、full body、woody、spicy等。專業的導師會給你許多詞匯,用以當你去品嚐一些東西時,將感覺與詞匯聯繫一起。 C:寫下筆記旳多數是品酒師,一般食評家會較少這樣做。 J:這是一個去記住味道的習慣,人們總對味覺善忘,但平日用餐時我們又不會邊吃邊記,那不是我們的習慣。酒卻由於有很多不同風格的關係,諸如同一款酒也有不同年份,包含著複合味道,寫下筆記是一個有意思的過程。當然你也可以用其他詞匯去形容你所品嚐過的酒液,當記住了味道後,下次再見到同一樣的酒品時,那個味道詞匯會不自覺浮現於腦海中。寫下筆記可以給你一些「建築」材料,像是學習ABC般,當你的詞匯越豐富,越能幫助品嚐其他酒品,建立屬於你的品酒世界。 無心插柳柳成蔭 C:話說回頭,自26年前開始,你為何會選擇留在香港? J:我在1994年來港的,我覺得香港是一個在亞洲非常有活力的都市,十分國際化。我原先有考慮過新加坡,但我覺得香港的地理位置較好,最後便選擇了這兒,是一個很自然而作的決定。 C:在港發展後,有沒有想過要朝著「葡萄酒大師」的目標進發? J: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或是要為此定下目標。我本身想做的是記者,來香港的目的只是當記者,那時做了7至8年。成為葡萄酒大師不是我來到香港要完成的目標,我在酒業的目標只是想到不斷學習,並要成為專家。當上專家後,我便可以寫得更好。我想,我的終極目標還是寫作和教書,酒業中我最愛去做分享和授課的。現在成為了葡萄酒大師後,我仍然享受寫作和教書過程。 C:那成為「葡葡酒大師」的契機是? J:大約90年代中期起踏足酒業, 開始寫有關酒的文章。在1996至1997的兩年時間,我選修了有關酒的課程,要成為葡萄酒大師,就要先讀那個課程。修畢課程後,我腦海便漸漸萌生了成為「葡萄酒大師」的念頭。終於在2008年,成為了「葡萄酒大師」了。 C:當年你是首位獲頒這個榮譽的亞洲人,有沒有因此而感到有壓力? J:我對這個銜頭沒有太多想法。那 又不致於形成壓力,反而是有種責任 ─我是代表著亞洲裡的每個人。我會被邀請去一些尊貴的獨有品酒聚會,那時候我是唯一一個被邀請的亞洲人。那些年並不是很多人能夠獲取大師資格的,很榮幸能夠有機會身處這些場合。 C:對比約十年前的酒業,現在亞洲人對於品酒的認知度相對提高了,你認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