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創業家

龍達紡織 | 曹惠婷「迎向環保紡織 2.0新時代」

根據環保署於2016年的資料顯示,本港每日有343噸紡織廢料被倒置在堆填區,相當約70萬件毛衣。在中國2018年1月實施廢棄物進口禁令後,紡織廢料問題更進一步惡化。關注這方面議題的龍達紡織主席曹惠婷(Ronna),於去年在大埔開設環保紡織廠,試行紡織品循環再造系統The Billie System,並至今年7月正式開幕。這家被喻為近半世紀以來首間在香港開業的紡織廠,打破以往紡織廢料循環過程中需要使用水和大量化學品的傳統製作,以嶄新科技提昇質量,引領環保紡織邁向綠色2.0的新里程 。 Text / Jamie Tsang Photo/張展銳   為紡織廢料尋出路 艾倫·麥克亞瑟基金會曾說過:「每過一秒,就有一輛滿載紡織廢料的垃圾車運往堆填區。」作為龍達紡織主席及The Billie System創辦人的Ronna表示,在製造衣服的過程中,通常會產生三大廢物,一是生產過程中剩下的,過去會依靠人手收集再廢棄;二是製成品廢物,如客人向他們訂購一萬磅的某物料,他們會做多一點存貨,以防過程中總有瑕疵;最後一類則是內部生產的錯體製成品,同是紡織廢料的一種。故此,原先The Billie System的誕生,就是針對集團造成的紡織廢料而設。 自數年前有了減廢料的念頭後,Ronna便尋找研發夥伴,最後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共同開發。經過歷時兩年的籌劃及1,500萬港元的重點投資,集團現已獲得專利。現時,於大埔廠房由去年九月試運一條生產線,到今年七月正式開幕,營運三條生產線。每日可處理多達三噸的廢舊紡織品轉化成高質量循環再造纖維,再透過進一步運去龍達珠海的廠房,與其他原生纖維混合生產,為客戶度身訂造出獨特的環保紗線。環保紗線可用於任何製品,包括毛衣、被、頸巾等。Ronna期望,將來的工序可以全自動化,以最少人手生產最多循環再造纖維條。 「Textile Recycling不是我們開創先河的,這技術存在已久,龍達過去十多年也有再生紗線的製品。傳統的循環再造系統需使用大量的水和化學品,完成整個過程後或會釋放有害的化學物質,並使物料脫色。通常市面上見到的都是down-cycling,即再重造出來的紗線質量會較差。但The Billie System的特點是不耗水,紡織廢料消毒的過程會使用臭氧,而臭氧最終亦會分解為氧氣釋回大氣當中。除了人手裁布和去除如鈕釦等硬物外,整個系統乃全自動化,循環再造出來的紗線質量較好。」 聯繫跨界別客戶 拓展源頭減廢 由最初著眼於紡織業行業的固有紡織廢料,及後經由HKRITA的穿針引線下,她發現原來其他行業也有減廢需要。在此期間,集團會給予客戶彈性,如提出體驗階段。有客戶將已有的紡織棄置物料交予他們改造,研究製成end product的可行性,至今約有超過20家公司成為試驗客戶或正式客戶。 「以往很多品牌會參與循環再造,但用升級再造兼使用這個系統的是業界少見,因而吸引了不少客戶跟我們合作。由上年到現在,已知有不少酒店或餐飲業正在尋求處理紡織廢料的解決方案。酒店業界普遍會有很多床單、制服、枱布、餐巾、窗簾等,這些布質物料會有一個特定的生命週期,類似床單等不可能用上十年,有時候越高級的酒店更換布質物料的次數更高。現在有不少潛在客戶傾談中,有的會下單,有的會試做。其中一個客戶,就是本港知名酒店品牌,他們將酒店中會棄置的白色棉質床鋪交予我們處理;也有一家公司接觸我們,該公司本身已有數以十萬計制服;另有一些國內公司,一樣也有紡織廢料,甚至更多。」 近年,本港的堆田區正面臨飽和問題,同時間,香港每天有多達300多噸的紡織廢料被運去堆填區,數字十分驚人,並有上升趨勢。Ronna坦言,The Billie System 畢竟也是一盤生意,即使把生產線加到十條,也不足以解決整個問題。她認為,除向不同行業如酒店業等宣揚「升級再造」的理念,以減輕不同界別所產生的紡織廢料負擔外,亦應從源頭減廢出發,教育大眾消費者減少季季轉款,抗衡「快速時裝」(Fast Fashion)的潮流。再進一步的,是由設計師層面開始,為衣服設計注入容易循環再造的物料,為下一步的循環再造階段打下基礎。 秉持可持續發展理念 過去,本地的紡紗業被視為傳統工業;Ronna的環保紗廠概念,除了革新行業,了解業界需求,也包含著對家族生意的一份敬意。The Billie System中的”The Billie”一字,源於Ronna對祖父的致敬,取其名「曹光彪」的英文暱稱 Billy(因「彪」經常被誤解為Billy),並改拼為 Billie,形成這具有家族精神的名稱。Ronna的祖父和父親過去曾利用絲綢落棉(來自絲綢紡紗工藝的廢料)製造新紗線,而她那已故兄長除為集團實踐現代化,也加入可持續發展的元素。2010年,當她接手集團業務時,便繼續秉持這方面的信念。她不諱言,期望系統能進入香港以外的紡織市場,為全球減少紡織廢料出一分力。 關於龍達紡織 龍達紡織是永新集團的一部分,成立於1976年,龍達是由香港著名企業家和紡織行業先驅曹光彪創立,在香港擁有逾500名員工,現由公司主席及家族第三代成員曹惠婷帶領。在過去十年,公司成功研製出減少環境影響的新方案,包括整合供應鏈並與合乎道德標準的供應商採購原材料,於產品、製作流程及公司文化中都能實踐環境保護。近年,集團針對性地應付紡織廢料及服裝庫存過剩的問題,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共同開發,研發出紡織品循環再造系統The Billie System ,令公司向可持續發展方向邁出重要的一步。系統於去年試運,並於今年7月正式開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