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企業策略

Mad Gaze 鄭文輝 智慧型眼鏡蓄勢反擊

智慧型眼鏡曾經為科技界帶來前途無限的願景,可是以Google為首的團隊卻在技術及銷售上屢見觸礁,令此項新發明到今天仍未見普及。然而,本港有科技公司卻看準AR的機遇,全力進攻智慧型眼鏡市場,曾經任職於手機應用程式產業的鄭文輝(Jordan),近年建立出品牌Mad Gaze,數年間不斷革新硬件及軟件技術,期望以自家製的智慧型眼鏡搶佔市場。 對他而言,智慧型眼鏡不只是產品,從過去多年一路走來的崎嶇路,到近年開始漸見起色的市場,令他更確信自己當天的眼光以及破釜沈舟的決心。他始終放眼將來,盼望旗下的智慧型眼鏡能夠帶來新熱潮。 Text / Schiller Fung Photography / Cheung Chin Yui 智慧型眼鏡對於公眾而言絕不陌生,2012年美國《時代》雜誌評選年度最佳發明,當時即由「Google眼鏡」獲得,而曾獲得此殊榮的更包括第一代iPhone及Apple Watch。我們似乎能預見這種新產品將會風行全球,可是事與願違,即使無數VR及AR裝置已甚囂塵上,仍然未能隨處看見有人戴著智慧型眼鏡,不論是最有聲望的Google,或是同樣於2012年搶攻的Epson Moverio,也只是曇花一現。 Google與Epson的缺陷 Jordan亦同樣於 2013年左右接觸到AR技術,那對他而言就是彷彿是「前進」的訊號。他說:「當時我已經覺得,AR在末來必然會是主流,便開始自主開發AR的平台,但有了軟件平台,那總得要有個硬件。我察覺到手機AR需要一直拿在手中而造成不便,因此把目標轉向智慧型眼鏡。」當時正值是社會對Google Glass及Epson最有期待的時間點,Jordan亦說:「那時候我真分別買了Google Glass及Epson回來,更構思以它們的硬件,配上我開發的AR平台,綑綁一起以作銷售。」 可是Jordan很快就發現了,不論是Google或是Epson,當時所推出的智慧型眼鏡,都一樣有著難以克服的缺陷,反而促使他嘗試開發自家製的智能眼鏡:「兩款智慧型眼鏡的缺點顯然而見,首先Epson的在外表上不討好,戴上以後難以迴避其他人的目光;而Google當時設計則未能完全克服視點的問題,眼球必須不時往上斜,才看見相關資訊,然後還有各種各樣未能完善的問題,例如沒有連繫太多的應用程式,在陽光之下無法看見屏幕等等。這些對我而言是『致命』的缺點,但我又覺得AR必然會是大趨勢,在市面上沒有更好的硬件選擇之下,唯有靠自己去做。」 智慧型眼鏡vs智慧型手機 轉眼數年過去,現時不論是Jordan研發的Mad Gaze,或是Google與Epson,都已經分別推出了新一代的智慧型眼鏡,在硬件及軟件上均各自有不同的進展,但即使如此,智慧型眼鏡仍然未能取代智能手機或是VR裝置。Jordan對此卻極其有信心:「智能手機的屏幕再大,也始終會有限制,可是智慧型眼鏡就不一樣,當中視像範圍隨著技術可以不斷增長,可能性其實是無限大。那到了什麼時候,智慧型眼鏡真的可以流行起來呢?我覺得很簡單,就是看起來『順眼』、『不會顯得奇怪』的時候。」 Jordan認為,智慧型眼鏡就像是附在眼前的智慧型手機,最大的優勢是能夠令人騰空雙手,並且能夠繼續享有智能程式的協助:「其實在很多的情況下,戴著智能眼鏡的確會比較方便。就例如你做運動及踩單車的時候,又或是對教師而言,可以一邊以雙手教學,書寫白板或操作電腦,仍然能夠與學生透過智慧型眼鏡互動:又例如對於工程或專業人士而言,可以用智慧型眼鏡連繫海外,我們去外國巡廠或進行會議,即能夠透過視像,將第一身的實況透過智慧型眼鏡傳至老闆眼中。這樣一來,讓雙手在各種情況之下不用再拿著手機使用智能程式,這是很大的進步,所以怎麼會不引起熱潮呢?一定會的。」 技術與資金的艱巨 近年最有話題性的視像裝置當屬VR,並且在眾多電影、遊戲及應用程式的搶攻之下,相比一直停滯不前的智慧型眼鏡,大有後來居上之勢。對於智慧型眼鏡,連外國企業也只是亦步亦趨,Jordan當初為何膽敢在科技產品市場未算最頂尖的亞洲地區,放棄之前收益穩定的手機程式公司,以「開荒牛」的姿勢發展智慧型眼鏡?他說:「我一直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大型的品牌,如果只靠接收手機程式的訂單,那是絕對做不到的,所以一定要做自己的產品。當我看見了智慧型眼鏡,便覺得那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要開發一副智慧型眼鏡並不簡單,Jordan表示即使到了今天,全球也約莫只有13間企業有製作及銷售,技術上的困難令任何廠商開發一副智慧型眼鏡,也至少要一年半時間。Jordan說:「這裡所說的,是包含了Apple及Samsung在內的大企業,也必然會面對的困難度。」困難還不單止在於技術,還在於資金:「我們在最初的兩三年,以自己的資金,全副心力投入設計智慧型眼鏡,因為其機件及制作技術上的困難,資金不久便無法支撐下去,然後必須去尋找投資者融資,可是在最初,卻完全沒有任何投資者願意出資。連一間也沒有。」 受本地投資者冷待 儘管曾經以眾籌形式搜集資金,但Jordan說到真正的成功融資,要等到去年年初,他坦言在本港投資者眼中,智慧型眼鏡仍然一直受冷待:「有投資者曾經跟我們說,現在連Google都放棄了,這證明了智慧型眼鏡是不行的,強調連Google那麼大型的機構,他們有錢,有人材,但最後也還是放棄,這不是已經證明了是行不通嗎?質問我們為何還要去做。」而當Jordan最初在沒有任何外來資金的注資之下,只靠自己原來的資金於2015年前推出初次的Mad Gaze,在銷路上卻觸礁:「第一代的質素只能說比初代的Google Glass稍好,那時候的銷量很差,比我們預期差很多,但因為資金已經消耗到一定程度,我們不能任其『斷纜』,無論如何也要先做一台實物。」 面對內憂外患的挑戰,Jordan卻堅信智慧型眼鏡是真正的煉金石。他說:「我在尋找資金的過程裡,一直對投資者說,智慧型眼鏡的劣勢只是一時之間,所謂『不行』,只是『現在不行』。我們所聚焦的目光是在兩年、三年或是更遠之後,但我們不可能等到兩年三年之後,才去落手研發。」Mad Gaze在今年年初1月推出第二代智慧型眼鏡,Jordan說第二代解決了不少第一代未解決的問題,令其銷量顯著有所改善:「不但是香港,還有愛蘭爾、西班牙等國家也有總代理,在網絡市場包括淘寶、天貓等也有總代理,在全球各地也已經有零售點,已經成功打開了整個銷售網絡。」 本港市場的優劣 目前Mad Gaze在應用程式上暫時以商業市場為主,對於本地的整體創科環境,他指出:「香港並非沒有足夠的人材以及技術,就底子而言並不比外國更差,但在『敢去做走在市場之前的事情』這一點而言,的確不及外國,外國已有不少公司與企業已經與智慧型眼鏡的廠商合作,研發各種業務上的應用程式。香港的話,在我們Mad Gaze出現之前,更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公司會願意開發(智慧型眼鏡應用程式),直至我們投入市場以後,才漸漸開始多了相關研發。」 他指出智慧型眼鏡在外國始終比較先行,海外市場會比較成熟,不少歐美人士也已經有使用經驗,而能更確切地理解不同型號的得失:「很多外國人一拿起我們的智慧型眼鏡,就會能夠比較到不同型號的優劣;香港目前有接觸過智慧型眼鏡的人始終比較少,即使他們拿起我們的Mad Gaze,也難以比較我們的產品是否比Google更好,可能要慢慢培養香港人對於智慧型眼鏡的興趣。」 正如VR剛進攻市場之際,不少人也對於在頭上綁上一個黑色的大型視覺裝置感到抗拒,但現時幾乎已習以為常。Jordan分析指出,智慧型眼鏡同樣需要類似的過程:「現時不論是Google Glass或是我們的Mad Gaze,鏡片前方也有向外凸出,而頗為吸引途人目光的prism(棱鏡),可是到了我們之後將會發表的第三代,或是再之後的型號,我們就能成功剔除這一點,公眾接受程度將會進一步提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