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策略

Acker全新專屬品酒室The Last Drop Club隆重開幕

美國歷史最悠久的葡萄酒商及世界頂尖葡萄酒拍賣行Acker自兩個世紀前成立以來,一直以提供高級品酒體驗而馳名。除了Acker主席及知名葡萄酒專家John Kapon的專業知識及獨到眼光之外,品牌提供一系列專為葡萄酒收藏家及愛好者而設的服務,包括現場拍賣會、品酒及推廣葡萄酒文化的活動、葡萄酒儲存服務及新酒推薦,以及全球每週網上拍賣會等。香港作為國際主要葡萄酒交易中心,自2008年起一直是Acker在遠東地區無可取替的基地。為了慶祝2020年Acker成立200周年及與區內同好分享Acker對美酒的熱情,Acker欣然宣佈全新專屬品酒室The Last Drop Club隆重開幕,令人欲罷不能、特別為愛酒人士而設的會員計劃亦於同日登場。 The Last Drop Club位於悠閒恬靜的堅尼地城,距離中環只須約十分鐘車程,可租用作舉辦私人宴會,獨一無二的場地及各種優惠只供會員優先享用。The Last Drop Club的佈置經精心設計,天花板的裝飾散發藝術氣息,加上特別設計的燈光營造舒適氛圍,令賓客恍如置身於以現代設計包裝的古老酒窖,與Acker品牌本身一樣別具特色。品酒室內設有多座控溫酒櫃,可以妥善儲存由Acker專家精心挑選、來自世界各地的名貴稀有佳釀。場內的品酒吧檯適合輕鬆的社交聯誼,而正中央的長檯則可作品酒、正式晚宴或雞尾酒會之用。場地可以接待最多25位賓客作正式晚宴,或最多40位賓客作雞尾酒會,並可以按需要提供與佳釀完美配搭的餐飲服務。The Last Drop Club亦會全年不時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釀酒師與會員親身會面或進行視像交流。 The Last Drop Club是城中只此一家的專屬體驗,其靈感就有如其名——Acker傾注的佳釀往往叫人涓滴不留。The Last Drop Club的會員除了可以享用環境優雅的會所之外,更可享受多項只有Acker方能提供,而且充滿Acker風格的優厚待遇。當中最吸引者,就是只須支付僅港幣3,888元的會員年費,每位會員便可在一年內每星期到The Last Drop Club品嚐一杯高級葡萄酒,即每週只須付出少於港幣75元。換言之,會員每年可以品嚐52杯(份量相等於最少六瓶)由Acker葡萄酒專家從品牌龐大葡萄酒目錄中精選的佳釀,當中包括不少環球頂級美酒。而為了讓佳釀的滋味進一步昇華,品酒室會提供精選優質火腿及芝士以供會員一邊品酒,一邊享用。如果會員剛好覓得心頭好,可以即時以優惠折扣購買佳釀,而佳釀可以直接送達府上或香港其他指定地點。 Acker素以專業的服務態度及掌握世界最優質紅酒的知識而馳名,親切而活力充沛的現場拍賣會亦在行內享負盛名。Acker的專業團隊確保The Last Drop Club內提供的佳釀均以最佳狀態,以及用最好的配件呈奉。品牌的宗旨為「共享美酒體驗,獨享專屬服務Shared Experiences, Individual Attention」,因此Acker必定會為每位步入The Last Drop Club的貴賓提供賓至如歸的服務。 [...]

商事動態

德勤:AI加速全行業變革,賦能新時代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快速發展,AI早已無處不出現在人類的日常生活中,並正極速融合於眾多行業中。德勤發佈《全球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下稱「報告」),從AI創新融合的新趨勢、AI技術的發展和騰飛、中國AI在全球的地位,以及AI如何重塑各行業四大方面,深入闡述全球AI發展的現狀及未來,以及德勤在全球AI領域的重要發現,希望啟迪社會和相關企業,為計劃投入於AI領域和佈局的企業提供更多參考和建議。 報告顯示,目前AI已在金融、醫療、安防等多個領域實施技術,且應用場景也愈來愈豐富,並正在實現全方位商業化,引發各個行業作出深度變革,這對加速企業數碼化、改善產業鏈結構、提高利用資訊效率等方面都起到了積極的作用。與此同時,AI亦已全面進入機器學習的時代,關鍵技術與產業的結合將是未來AI的發展。然而,隨著投資界和企業逐步加深對AI的了解,AI投融資市場變得更加理性,投資金額雖繼續增加,但投融資頻次則有所下降,特別是經過行業的一輪優勝劣汰後,底層技術創業公司以及落地性強的領域如醫療、教育、無人駕駛等創業專案繼續獲人工智能領先機構的青睞。 德勤中國科技、傳媒和電信行業主管合夥人林國恩指:「AI僅用了幾年時間便從科研和學術範疇轉變到技術創業,這不僅有賴人們對新技術解放生產力的訴求和政策的扶持,亦離不開資本市場助推人工智能發展。我們認為人工智能的投資趨勢可總結為三點,一是依託人工智能技術在傳統領域的應用創新獲投資者追捧;二是底層技術創業公司開始獲投資市場青睞;三是巨頭投資人工智能佈局在業務關聯產業之上下游。」 儘管這些投資巨頭的投資偏好不盡相同,但他們在不同領域積極佈局,預示AI的發展勢不可擋。報告預計,到2025年,世界人工智能市場的規模將超過6萬億美元,而2017年至2025年的複合增長率更達30%。中國作為位居全球第一的線民規模國家,無疑將升級人工智能技術的演算法及為擴展場景應用提供良好的資料基礎。另外,廣泛的產業及解決方案市場也是中國人工智能發展的一大優勢,除了受惠於大量的搜索資料、豐富的產品線,以及廣泛行業提供的市場優勢,還有各大國內外的科技巨頭推動開拓科技社區,幫助人工智能應用層面的創業者突破技術壁壘,將人工智能技術直接應用於研發終端產品。無否認,中國在基礎研究、晶片、人才方面等多項指標上仍與全球領先地區有一定的差距。 對此,林國恩表示:「儘管如此,中國AI產業在資金與政策的大力支持下一直保持快速發展。如機器人產業增速保持全球第一,一些關鍵技術已處於全球領先行列;語音辨識技術優於其他國家;人臉識別技術有望超越美國等。根據德勤篩選的全球人工智能高增長企業名單(後附),中國企業表現非常突出,其中以『乂學教育-松鼠AI』、『位元組跳動』和『雲從科技』為教育、商業智慧和人臉識別細分領域的代表企業,其增速分別超5,000%、700%和600%。隨著中國AI技術不斷深入發展、滲透,其發展前景將越來越廣闊。」 報告縱向觀察全球AI 城市,從頂層設計、演算法突破、要素品質、融合品質和應用品質五個關鍵維度出發,歸納並評選出三類20 個最具代表性的AI 創新融合應用城市。第一類是以三藩市灣區、波士頓為代表的綜合樞紐型AI 城市﹔第二類是以紐約、北京和上海為代表的融合應用型AI 城市﹔第三類是以多倫多、達拉斯、深圳、阿姆斯特丹為代表的創新引領型AI 城市。德勤認為,城市AI 創新融合應用的發展很大程度依賴城市自身的基因,包括政府觀點、經濟實力、產業特點和科創資源等,雖然在初期的切入點和發展路徑不盡相同,但中遠期均靠攏綜合樞紐型。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自然寶藏待開發,島嶼租售漸成熱潮

格陵蘭是全球最大島嶼。 特立獨行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又有吸睛之舉。上月,他向丹麥提出購買對方的格陵蘭島,但遭拒。外界普遍相信,特朗普之所以看中格陵蘭,是因為該島具有經濟、軍事等多方面的價值。而因為特朗普,購買島嶼再度成為熱門話題。 撰文 蘇梓 格陵蘭島位於挪威北方,面積216萬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島嶼。歷史上很長一段時期,格陵蘭島由挪威和丹麥共管,2009年取得自治權,但仍由丹麥負責行政事務。該島80%為冰雪覆蓋,人口不足6萬。以往丹麥每年大約補貼格陵蘭島7億美元,隨著近年氣候日益暖化,格陵蘭島出現大規模的融冰,致使島嶼周邊出現新的航道,據說中、美、俄等國家都對該島表現出濃厚的興趣,由此可見其價值。 戰略價值引覬覦 事實上,購買領土一向為美國所擅長。比如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就是19世紀由法國購入,時價1,500萬美元;阿拉斯加則是向俄國購入,時價720萬美元。20世紀初,美國也曾以2,500萬美元向丹麥購入維京群島,使之成為與關島、波多黎各等相同的自治性非建制屬地〈Unincorporated territories〉。 二戰期間,美國還與丹麥簽署防衛協議,在格陵蘭西北方建造圖勒空軍基地,是為美軍在全球最北的基地,迄今仍肩負著控制衛星、攔截洲際導彈等功能。1946年,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曾出價1億美元要買斷該島,惜交易沒有談成。 除了軍事價值,格陵蘭島還有巨大的經濟價值,由於位於北冰洋,該島漁業資源豐富,盛產鱈魚、比目魚、三文魚和蝦等;此外格陵蘭島底下蘊藏稀土,從未開採,價值難估。外界猜測,這才是各大國對格陵蘭「垂涎」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不止一次表現出對格陵蘭島的興趣。 購島蔚然成風 作為土地的一種,島嶼當然也能夠買賣,而且並非新鮮事。只要有足夠的資金,就可以一圓島主夢,投資乃至自住均可。無論是國家領導人因戰略需要,或是普通民眾想擁有資產,都能出資購買島嶼。目前世界各地出售的土地中就包括私人島嶼,價格亦非天文數字。有報道稱,在加勒比海、歐洲和加拿大的一些島嶼,只需100多萬港元就能買到。 在中美洲,也有不少環境宜人的私人島嶼求售。近年除了加勒比海,買賣島嶼的熱門地點還包括印度洋和加拿大等。而加勒比海及中美洲一帶的島嶼最受歡迎,原因是該處氣候溫和、環境優美,故島嶼可被開發成度假勝地出租。中美洲小國伯利茲〈Belize〉,更是近年受歡迎的島嶼購買地點。根據該國的標準,土地面積10英畝左右的島嶼,大約10多萬美元起;在環境優良的巴哈馬群島,靠近主要港口的私人小島,作價亦不超過100萬美元。 慎對現實挑戰 [...]

本港時事

倫交所拒婚 港交所窮追有因

港交所(00388)十月十一日突然公布一個總值二百九十六億英鎊的併購倫敦交易所方案,但隨即於十月十三日遭倫交所方面拒絕,理由包括交易建議存有基本缺憾及擔心不獲監管機構批准。不過,有消息指出港交所方面未有放棄,並計畫於未來數週與倫交所的二十五大主要股東會面,圖說服對方支持收購方案,並增加提出敵意收購的機會。至於港交所何以鍥而不捨,當然與利益有關。 早在港交所於本月十一日公布以現金加股票形式共二百九十六億英鎊收購倫敦交易所方案後,《華爾街日報》隨即引述英倫銀行官員指出,英國政府不會批准有關交易,因為倫交所旗下結算公司LCH被視為市場重要組成部分,英國政府在考慮金融安全及穩定後,批准交易機會不大。 同時,在港交所作出建議當天,倫交所亦有回應併購建議,表明會作出考慮,但又表明有意繼續以二百七十億美元收購金融數據分析供應商Refinitiv,而港交所併購建議的條件之一,就是取消收購Refinitiv,所以其實當天倫交所已間接拒絕了港交所的求婚。 四大否決原因 至週五,倫交所正式發表拒婚聲明,並列出四大原因,分別是: (一)交易對倫交所沒有策略性好處,反而依計畫收購Refinitiv更符合公司策略目標。該所認同龐大中國市場的發展機遇,但不認為港交所能長期處於亞洲的最佳位置,或作為中國企業的上市及交易平台。該所較認同與上海交易所的互惠關係,將是較佳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二)倫交所是一家敏感的金融基建設施,而建議併購將牽涉多個金融監管機構及政府的全面審查,港交所的非常規董事局及與香港政府的關係令交易更複雜。在等待審批過程虛耗甚大,會對股東帶來嚴重風險,何況交易的其一條件是取消收購Refinitiv。 (三)港交所的收購提案中,交易代價中的四分之三為港交所股份並不吸引,並指出香港目前的情況不明朗,更質疑港交所長遠作為進入內地市場策略性大門可能不再。 (四)港交所提出的併購價值遠低於倫交所收購Refinitiv後產生的價值。 港交所提出併購倫交所的建議為二千零四十五便士加二點四九五股港交所新股,以換取一股倫交所股份,即是四分之一現金加四分之三的港交所股票作為交易代價,交易總代價較倫交所九月十日每股收市價六千八百零四便士溢價百分之二十二點九。而在港交所公布後,倫交所股價只是微升兩、三個巴仙,足見當時市場已認為交易成事機會不大。 然而,亦有不少投資銀行認為港交所的作價已不算低。招銀國際證券認為,作價相當於倫交所二○一九年預測市盈率的四十二點五倍,遠高於其現在估值三十六點五倍,以及港交所現時估值二十九點七倍。該行認為出於國家利益考慮,英國監管機構批准與否存在很大變數,特別是目前地緣政治風險加劇下。基於交易進行不確定性較高及收購價較昂貴,該行下調港交所評級。 併購價被嫌偏高 花旗同樣認為港交所的提價偏高,即使交易能有助港交所佔據世界交易所領導地位,同時補助包括中國及其他國家的資本市場機會。該行以交易作價過高,有機會增加港交所股價及估值壓力為由,把其評級由「買入」下調至「沽售」,目標價由二百八十五元大降百分之二十六點三至二百一十元,以待進一步細節公開。 被倫交所拒婚,兼獲多家投行下調評級,卻未有磨滅港交所聯姻倫交所的決心。港交所在倫交所發出拒絕聲明後,也隨即作出回應,內容提到「香港交易所董事會仍然認為,與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建議合併是互利共贏的重大戰略機遇,可以打造一個領先的全球性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香港交易所董事會期望與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董事會進行建設性的對話,但對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拒絕正面洽談感到失望。香港交易所希望證明所提出的合併建議遠比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收購Refinitiv的計畫更可取。」 港交所又表示已向倫交所表明,早就是次計畫進行詳盡的準備工作。此外,港交所亦曾與相關的監管機構及決策者進行初步的建設性討論。港交所董事會仍然相信是次的建議對股東、客戶及環球資本市場整體來說都有重大裨益。港交所認為倫交所的股東應有機會詳細分析兩項交易,並會繼續與他們接洽。 [...]

企業策略

領展支持初創社福機構

領展日前公布,透過旗下旗艦慈善及社區參與項目「愛・匯聚計劃」,於2019/2020年度支持三個全新項目,以創新模式服務社區,包括Arts’Options的「長.智.戲」長者戲劇藝術啟導計劃、大銀Big Silver的「大人健康社區」及文化動力慈善基金的「緣‧天團」計劃。此外,領展繼續資助小寶慈善基金的「惜食全方位」食物回收及教育、香港導盲犬協會的「導盲犬訓練及公眾教育」,以及保良局的「活齡閃動顯才華」計劃,回饋社會。 領展「愛・匯聚計劃」於2013年成立,旨在促進領展物業鄰近社區的可持續發展。公司每年將相等於上一財政年度之物業收入淨額最多百分之0.25 的款項,用作支持社福機構在社區開展與青少年培育、活齡社區及資源管理有關的服務。連同2019/2020年度的計劃在內,領展投放總額達7,600萬元。 支持香港未來人才發展、協助年輕人向上流動的「領展大學生獎學金」,自2015年成立以來已捐款1,500萬元,資助750位家庭三代中首代大學生(即父母及祖父母均沒有大學學位)接受高等教育。今年預計有190名大學生獲得兩萬元的免入息審查獎學金,協助他們實踐理想及抱負。 領展董事會主席聶雅倫表示,很高興能夠同時與初創及已具規模的社福機構合作,以創新模式服務有需要人士。未來會繼續運用資源及社區網絡,支持社福機構的可持續發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