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施雨茵:夕陽的香港港口經濟

香港這個面積僅1,105.6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曾經連續多年穩居全球集裝箱港口第一的寶座。但是,香港作爲世界航運中心的風采正日漸式微。   據團結香港基金發表的土地房屋政策研究報告,香港港口的堆場面積與貨櫃吞吐量之比例在世界十大港口中倒數第一,最繁忙港口的地位被區內其他競爭港口所取代,其排名由第一名一直下挫至第九位。細心觀察可發現,除了新加坡和釜山,排名靠前的全部都是中國港口。可見香港作爲海運中轉站的作用被削弱,分流已成必然趨勢。香港若沒有自貿港特殊政策,長遠來説有可能比不過一個二綫城市的港口業。另一方面,基金會的分析顯示,葵青貨櫃碼頭附近有超過四成的港口後勤用地卻未盡用。 優柔寡斷、官僚保守不是選擇。因此,香港港口業是時候作出改變。 基金會在2017年發表的報告《重啓大型填海 共建美好家園》曾建議將葵青貨櫃碼頭遷往遠離市區,位於長洲南的人工島,亦有專家建議,在香港水域外西南的島嶼興建大型港口。搬遷碼頭可以創造機會,對港口基建進行現代化升級,建設如同新加坡大士港、上海洋山港的現代化設施,並藉此整合大灣區内各主要港口,吃盡新一輪的時代紅利。 搬遷碼頭除了有利於港口現代化建設以外,還有助於改善民生問題。日前,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建議,香港可以考慮釋放葵涌貨櫃碼頭部分用地,改作建屋。的確,遷置貨櫃碼頭可騰出市區核心地帶的寶貴土地。葵青貨櫃碼頭連同周圍的工業用地,再加上政府建議的青衣南填海區,合共佔地近790公頃。這些土地坐落於市區核心地帶,交通網絡完善,用作住宅再合適不過。相信大部分工時長并且早出晚歸的香港市民非常需要居住在交通便捷的市區,而葵涌貨櫃碼頭位置則十分符合這類市民需求。並且,貨櫃碼頭加上後勤用地共約380公頃,可建單位的數量媲美9個太古城的規模,可幫助港府釋放不少房屋壓力。 在珠三角港口崛起的今天,香港港口業若不想落後於人前,則應適時做出改變,提高競爭力,止住頹勢。不得不説,這確是一條披荊斬棘的道路。   撰文: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施雨茵 [...]

博客

施雨茵:K11 Musea是抗疫危機典範

新冠肺炎疫情重挫本港經濟,各大行業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農曆新年前後,疫情雖稍後緩和,但本港個別場仍面對爆疫,商界如何應作緊急應對及作出危機處理,絕對是一大考驗。 就如尖沙咀K11 Musea商場內食肆「名潮食館」出現多宗確診個案,商場所屬的新世界發展回應事件的速度確是快速及全面,首先政府未用公權強制封場,商場即主動關門進行徹底消毒。除此之外,商場同時沒有依賴政府進行病毒檢測,而是主動派出三架流動檢測車到商場,為所有員工及商戶員工免費進行兩次檢測,確保全體員工第二次檢測結果呈陰性方可上班,保障員工健康。 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在封館期間,派出超級智能消毒機械人,為商場內所有公用空間、通風系統、餐廳及商舖深層清潔及消毒。商場還將機械人清潔的影片放上社交網站,影片中,機械人懂得鬼馬地眨眼、轉身,伸縮臂會噴出深層清潔氣體,相當生鬼有趣,除得到顧客會心一笑外,也令人對商場形象產生好感。 商場重開當日向會員發放電子禮券,未開門已有百多人在門口排隊,除了顯示優惠吸引外,消費者對商場安全已重拾信心。可以理解商場關閉一段時間,而且動用智能機械人保持衞生,所有防疫措施都需要成本。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聯席主席曾祈殷醫生在商場重開後實地視察,並接受電視台訪問認同商場通風系統符合專業水平。 商場爆疫期間,員工難免疲於奔命,要加班工作跟進各項突發事務。員工的努力當然希望得到回報。而商場所屬的新世界發展更向商場每名員工大派3,800元獎金,包括所有外判員工連同清潔工及保安員,以回饋他們在疫情期間積極執行防疫措施。集團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向員工發信,讚揚員工臨危不亂、恪守崗位,衷心向所有員工表達謝意。3,800元獎金雖然不算是甚麼大數目,但可讓員工感受到獲公司的尊重,大大提高士氣及歸屬感,日後工作將會更賣力。 K11 Musea應對危機,主動積極、反應快速,建立了一套非常有效的商場防疫應變標準,也能夠讓其他商場在遇上類似情況時,有標準可依,可作為借鏡。   撰文: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施雨茵 [...]

博客

施雨茵:誰來給港人一個家?

香港過去近20年相對畸形的土地供應及使用機制,早已衍生出房屋供不應求、房價高企、公屋輪候時間增加等諸多問題。根據房委會公布的公屋輪候數據,截至2020年6月底,輪候冊共有25.97萬宗申請,較3月25.71萬宗增加了2,600宗;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則由3月底的5.4年,增至6月底的5.5年。而截至2015年6月底,輪候時間僅為3.4年。若任其發展下去,可預見房屋輪候時間會逐漸延長,將加深港人住房問題的矛盾。   為了開拓更多土地滿足可持續發展需求,香港應多管齊下,尋覓土地新來源。例如「明日大嶼」計劃、桂山島填海、葵涌貨櫃碼頭搬遷等措施,既開源節流亦符合社會民意差距,為跨越利益糾葛,改變土地政策尋找可能途徑。 實際上,不涉及清拆與安置,不用跟地產商或者原有業主爭拗業權及賠償,彈性和空間較大的填海造地,可以說是香港目前唯一具有操作性的新增土地的渠道。而在大嶼山以南的桂山島填海,再將葵涌貨櫃碼頭搬遷至島上,便可釋放香港更多土地。若搬遷「產能過剩」的葵涌貨櫃碼頭,可釋放土地約380公頃,解決20萬人的居住問題。並且,葵涌貨櫃碼頭鄰近地鐵站,由美孚站步行至六號及七號貨櫃碼頭只需15分鐘,而一號至五號貨櫃碼頭與荔景站的距離也是相若。便捷的交通網絡,也是上車族置業考慮的重要因素。 隨著資助房屋與私樓價錢逐漸拉近,前者的吸引力對於部分港人來說已不如前。疫情下,新盤交易再現瘋狂。可知,縱使經濟低迷仍然無阻港人置業的慾望。近日,新世界發展位於大圍站的柏傲莊成為了市場矚目焦點,首次推售時連日收逾2.27萬票,超額登記逾57倍,屬1997後新盤收票王。上週末開售時更有數百個單位被全數沽清,發展商隨即要加推單位。 從公屋和私樓的需求程度可見,港人對家的渴望之深。嚴重短缺的住宅供應,封閉狹小的住宅空間,動盪不安的社會環境,這一切的一切,難道是文明的另一種解釋嗎?因此,按照香港目前的社會環境,港府必須以民為本,積極面對民生問題,加快建屋步伐,讓市民可以安居樂業。社會才可恢復穩定,重拾繁榮經濟,刻不容緩。 撰文:施雨茵  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