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黃敬凱(摸魚):聯想(0992)估值相對低 回A上市更吸引

科技股為今次股市大升的火車頭,經過了一輪大升市之後,市場仍有沒有估值仍吸引的科技股呢?聯想集團(00992)可以考慮,一來目前的歷史市盈率只有約21倍,相對於其他科技股普遍逾30倍而言屬低水平;二來,以其已公布的中期及季度業績見到增長估計,未來市盈率會下降;三來,公司擬在上交所科創板發行中國存託憑證(CDR)上市,更增加了對內地投資者的吸引力。 公司之前公布的連續兩個季度業績均表現理想,截至去年9月底止中期收入及盈利均創下了歷史新高。截至去年9月底止中期收入278.67億美元,按年增長7%;純利5.23億美元,按年勁升43.7%。上半年度個人電腦(PC)和智能設備銷售創新高,按年增長8.8%;除稅前溢利升22.7%,至13.93億美元。 而據IDC數據顯示,去年第四季聯想PC付運量按年升29%,超越整體市場26%的增長幅度,預計聯想2021財年第三季度盈利按年增長19%至3.07億美元,受惠於PC的強勁表現所支持,市場對今明兩年全球PC表現前景持正面看法,主要因在家工帶動PC需求,以及商業PC的更換。 除了全球對PC需求上升而利好聯想之外,公司近年來積極發展內地市場,當中,如聯想企業科技集團作為內地新資訊科技(IT)基建的核心提供商,在聯想集團「3S戰略」的指引下,從智能物聯網、智能基礎架構、行業智能三大領域切入,從硬件設備提供商,逐步成長為提供「硬件—軟件—服務」端到端的全棧式智能化解決方案和服務的平台。 1月19日,聯想企業科技集團與杭州安恆信息技術簽訂戰略合作,雙方將充分發揮雙方核心技術優勢、產品優勢、平台優勢,共同打造聯合安全產品,不斷提升安全保障能力,全面助力企業建立網絡信息安全「堡壘」。 將來回歸A股,內地的投資者再不需要通過港股通或者QDII等特殊安排去投資聯想,而可於內地直接買入。而且,聯想是中國起家的公司,目前中國經濟及企業持續增長,對IT新基建及軟硬件需求持續增加,相關市場有良好的發展,聯想將可更把握有關商機。 里昂研究報告表示,從基本面來看,聯想擁有強大的企業IT基建專營權,將會是於今年全球企業IT支出復甦以及未來幾年企業將加速數碼化轉型的主要受惠者。 該行預期,在股本回報率、業務穩定性、業務轉型及CDR上市計劃等利好因素下,料公司估值有上升潛力,因此將其目標價由7.4元上調至14元,維持「買入」評級。 [...]

博客

黃敬凱(摸魚):港股大時代再現 物管股氣勢如虹

踏入2021年短短只有幾個交易日,港股恍如置身大時代,雖然恒指28000點大關屢見阻力,但成交卻顯著急升,由上年年尾平均每日成交1500億,增至今年初平均每日2500億成交,相信有不少北水熱錢流入,炒起一眾熱炒板塊。 數到當中最熱炒的板塊非物管股莫屬,物管股自去年第四季漸漸走弱,今次受惠住建部、發改委及銀保監等10個部委放寬物業管理收費限制,令物管股全線爆升。利好政策一出,龍頭股保利物業(6049)、永升生活服務(1995)隨即升逾兩成,在眾多物管股當中,筆者比較看好半新股恒大物業(6666)及融創服務(1516),兩者共通之處除了剛上市不久貨源比較歸邊,而且頻頻破頂無蟹貨,加上母公司中國恒大(3333)及融創中國(1918)實力相當雄厚。 王兟用財技推動明日大嶼方向與機遇 高達6000億元「明日大嶼」大型填海計劃,獲財委會大比數通過,首階段已獲前期研究撥款5.5億元,如箭在弦,可望解決政府現時土地儲備不足的問題,料可創造大量職位,建屋和土地收入。 曾任TOM集團(2383)行政總裁王兟早前在各大報章頭版刊登廣告『人人有屋住,快快建大嶼』,提出「創新公私營合作」(Popula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簡稱PPPP)成立「香港我哋家有限公司」,該公司以全體香港市民合資擁有的公司,以創新公私營合作方式推動明日大嶼計劃,目標向750萬市民眾籌,以一人一股和基金公司,發債等方式融資,籌集一萬一千億元用作明日大嶼發展基金,發展基金所得大部分土地分給政府,小部分土地則交為公司發展所用,或可用作與新界土地互換作為籌碼,釋放土地潛力,變相增加其他地區土地供應量,興建25萬間年輕人可負擔的住宅單位,發債令政府庫房增加收入。受新冠疫情影響,香港經濟已陷入衰退,旅遊、零售和飲食業等所受打擊最大,唯有加快大型運輸基建,帶來新出路,釋放社會壓力。 王兟曾由李嘉誠欽點出任旗下公司TOM集團(2383)行政總裁,高盛等金融機構高層,在金融界打滾數十年,最為人所共知為「李超人」得力愛將,以財技操作,大舉收購合併互聯網、傳媒、出版、體育、電視及娛樂等公司,不到一年公司營業額有數倍增長,王兟人脈網絡豐富,一直致力於推動明日大嶼計劃。倘若計劃能順利進行,可留意相關地產股香港興業(0480)。 [...]

博客

黃敬凱(摸魚):中策(0235)獲鄭家純入股可憧憬

紐交所近期跳草裙舞,對於三家中國電訊營運商(中國移動、聯通和中國電信)的除牌計劃不斷改變立場,消息令中移動(00941.HK)、聯通(00762.HK)、中電信(00728.HK)近日急升急挫。另外,亦有消息指,美國總統特朗普考慮把阿里巴巴(09988.HK)及騰訊(00700.HK),納入於禁止美國民眾購買的中資股名單之中。大市波動,後向難測。 不過,不少中小股近日持續抽升,如中策集團(00235.HK)股價由11月下旬的7.5仙水平,升至近日最高的29仙水平,升幅達3倍。公司早前分別公佈,正在評估一項潛在交易:收購一間保險公司;以及向非關連人士出售公司的飛機租賃業務。更重要的是,以每股6仙的代價,發行相當於已擴大股本的16.67%股權予新世界發展(00017.HK)主席鄭家純,令其取代孫粗洪成為最大股東。 中策的《中期報告》顯示,其資產淨值足有33.72億元,並且轉虧為盈,有5,165萬元的利潤,應無集資需要,但當時交易並無說明用途,只表示集資的2.04億元,將用於一般營運資金。市場便憧憬,中策本身從事投資證券、金屬礦物、電子組件貿易及放債等業務,業務既多且雜,似乎管理層正在醞釀「執靚」公司業務,以讓新業務可以注入上市公司,而有關的業務,正正來自鄭家純。 中策的主席為前滙豐控股(00005.HK)的香港區大班柯清輝,為資深銀行大班;鄭家純作為世界級富豪,正是鳳凰不落無寶之地,他的入股,必然有其後著,手上業務多,注入保險業務是順理成章。事實上,「周大福」及鄭家對於保險業向來大有興趣,2年前,旗下的「新創建」(00659.HK)以215億元,收購「富通保險」,這也證明了他及其家族對於保險產業意欲大展拳腳。 目前,中策市值為49億元,如果未來圖畫逐步清晰,市場的憧憬增加,市值迫近百億亦不足為奇,縱使股價已抽高甚多,中線相信仍有不俗展望空間。 [...]

博客

摸魚: 信陽毛尖(0362)財技背後的動機

金融市場向來都是一個修羅場,一條木人巷,對股民如是,對公司如是,對背後一批金融玩家如是。過去幾年,由於證監會條例越修越緊,再配以連環的細價股爆破風,使得細價股苦不堪言。 過去幾年經濟轉差,金融市場首當其衝,不過當中很多人成功保存實力,伺機出擊,以較佳的條款進入金融市場或擴大勢力。信陽毛尖(362)算是現時頗值得研究的例子,最近公司幾宗財技動作都值得留意。 公司於2020年8月19日宣布,現時單一最大股東陳遠東將會向佘啟光出售手上持有的3.82億股份,佔已發行股本的28.28%。作價每股0.72元,較上周五收市價的0.375有92%的溢價。 交易作價對比現價有近一倍的溢價,在很多投資者角度來看,可能有點不合理。但細看信陽毛尖過去一段時間的財技動作,便知道信佘啟光入主信陽毛尖的價格已經相當划算。因為2019年4月,陳遠東已經嘗試以0.915元的價錢出售股份,但最終洽購失敗。一年後,信陽毛尖再獲投資者問津,作價對比2019年有相當折讓,可以推斷陳遠東是有意出售股份,而且不惜減價出售。 因此,今次收購成功的機會某程度上是比上次大,因為大股東急於出售股份。2020年8月的公告中又指,有關買賣協議將於簽訂後的90日內完成,而90日的限期將於11月中到期。即公司若然成功出售的話,未來兩星期可說是一個關鍵期。 另一宗令人推斷公司會成功易手的公告,是集團10月28日的公告。公司指將會發行一批價值1億元的可換股債券。可換股債券最多可以換成2.66億股,佔已發行股本18.02%,及擴大後股本的15.27%。在公布大股東出售股份,90日買賣協議期間宣布發行可換股債券,有可能新主有意暗手增持的動作。 基於現時《上市規則》,若新主直接購入超過已發行股本三成股份,便需要啟動全購。但若以發行可換股債券形式,將債券安放於友好的獨立第三方手上,變相就是一種增持行動,很有可能是入主前的部署。若所有可換股債券均被兌換,新主及友好第三方持有的股數便超過35%。 更關鍵的是這一批可換股債券的換股價,換股價為0.4元,較公告前的收市價每股0.355元有12.68%溢價,對比上周五收市價仍然有些微溢價。不論以新市的0.72元抑或可換股債券換股價0.4元來說,現價都有一定防守性,易手在即亦有炒作誘因。 因為過去一年整個金融市場的資金流動十分緊絀,現時很多上市公司易手前後都會有炒作,對新主而言屬於降低入主成本。特別是今次發行可換股債券是沒有任何利息,這意味著債券認購人,有需要把股價炒上高於換股價,並兌換股份才能從中獲利,投資者看準機會有可能乘坐新主炒上的順風車。 [...]

博客

摸魚: 康宏事件背後的陰謀論

作為一個股評人,除了推介有潛力的股票,也有社會責任,今日筆者想為停牌將近三年,甚至有除牌可能的康宏環球股東發聲。 自從2017年,David Webb列出「謎網50」後,康宏環球(1019)就一直沒有平靜過了。 康宏一直被誤以為是「謎網50」的重災區,多個曾經於金融界、財經界活躍的名字,一下子都倒下來。2017年12月時,最後一根稻草壓在康宏身上,多個管理層被捕,包括前主席王利民,公司同日宣布停牌。但筆者認為停牌當然不是因為David Webb的「謎網50」謬誤,他當時只是一個獨立股評人;反而筆者認為停牌隨後便開始了一系列股權爭奪陰謀。 爭的是康宏內部的資產,停牌前康宏於2017年最後公布的業績顯示,公司內部有48億元資產,當中包括8億元現金。至今公司都未有再公布過業績報,包括幾千名小股東在內,過去3年,公眾對公司運作毫不知情。擁有大量資產的上市公司停牌,拒絕公布業績,在最新的監管條件下,有沒有可能性想嘗試故意除牌,以避開證監會的監管,從而侵佔公司資產呢? 3年內要用盡或侵佔公司資產,方法多的是,這也是現時除牌機制最不能保障小股東的地方。停牌及除牌前後,小股東本來應有的權利被蒸發掉,若公司有任何不良活動亦都難以繼續監察。若然證監會及聯交所無法給出一個合理解釋,不要說如何保障小股東權益,這個制度的存在本來就在剝削小股東。 現時聯交所用盡各種方法,吸引在美國的中概股來港第二上市及中資股來港上市,但見到如斯制度漏洞,即使提供幾多行政便利也是徒勞。 損害的並不只小股東,還有有意拯救公司的主要股東。康宏現時有兩個主要股東,其中一個是佳兆業太子爺郭曉群。從郭曉群的行動中,最低限度見到他有意擔任白武士,最近他要求罷免另一主要股東掌控的董事會所有成員,同時要求召開特別股東會,要求委任郭曉群、財庫局前局長馬時亨、立法會議員石禮謙等人組成康宏新的董事會。 2017年的時候,康宏曾經舉辦過特別股東大會,不過當時主席陳志宏以不同原因,取消郭曉群及另一股東的投票權,使郭氏無法順利進入董事會。 馬時亨及石禮謙都是政商界顯赫有名的人物,兩人若然被委任至董事會中,對監察公司管治固然有巨大作用,甚至憑籍他們的經驗,可以帶領康宏離開長期停牌的困境。委任如此重量級人物進入董事會,對公司日後發展有一定幫助,但任由公司除牌,實在說不過去,所以郭曉群這一步棋的意義很明顯,他有意使康宏脫離長期停牌,讓公司可以重新交易,屆時對於公司的企業管治,以至小股東利益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