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可持續發展

年青律師義助基層兒童  踢出個未來

足球是世界的言語,並無分國界。出身基層、熱愛足球運動的楊雲峰律師(Martin),在工作之餘,有感基層兒童因家境問題,無能力應付訓練費用,無法享受正統足球訓練的樂趣,故早前決定自掏錢包,創辦「有波齊齊踢」計劃,贊助基層小朋友,讓其可以接受正統的足球訓練,舒展身心,發掘個人技能,學習待人接物,期望他日成長後能回饋社會。   温楊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楊雲峰坦言,自己是基層出身,自小愛踢波在球場長大,讀大學至當上律師,也離不開足球。問及為何資助基層兒童學踢波,他指出,一場新冠疫情不少基層小朋友被迫宅在家,只能玩手機浪費光陰,加上早前接觸不少基層兒童,其家長無法負擔給其子女的訓練費用,間接令他們減少外出活動的機會。他說:「對基層家庭而言,不要單看每月數百元訓練費,小小金額令其家庭捉襟見肘。亅   數月前,Martin決定由自己做起,與本地東南海足球學院合作,聯絡志願機構,進行一個名為「有波齊齊踢」計劃,贊助基層小朋友,接受有系統足球訓練,圓其足球夢。   Martin提及,意想不到是與東南海足球學院合作是一拍即合,主要是看到學校有心做好本地足球青訓。該學院的其中兩者教練是前港隊代表、現為港超聯標準流浪主教練招重文及港隊前代表潘文俊等,更希望讓透過青訓發掘更多有天分的足球小朋友,為本地足運培育新血。   Martin表示,計劃透過志願機構轉介一些來自基層的低收入家庭,主要是6至12歲,資助其1每月兩次進行訓練,在黃大仙區球場進行訓練,及後反應熱烈,計劃增至每週一次練習。他說:「我希望稍後能夠擴充計劃名額,教曉他們守紀律及團隊精神,學好球技固然好,但希望教懂做人處事,幫助到更多小朋友。」他對計劃剛展開不久,但已看到部分參加小朋友,在球技及成長上有進步,深感欣慰。   至於未來大計,Martin透露,除擴展「有波齊齊踢」計劃外,未來會建構平台,與不同非牟利團體及慈善集團合作,為更多有需要的小朋友,提供如免費電影欣賞活動「有戲齊齊睇」,及與連鎖書店合作的「有書齊齊讀」,邀請小朋友參觀書店,並資助他們每人免費選贈一本自選好書,鼓勵他們自學及閱讀風氣,他指,期望他們在學波之餘,可以培育全面正確人生觀,做到以生命影響生命。   温楊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楊雲峰(Martin)     Martin(中)與東南海足球學院,現為港超聯標準流浪主教練招重文(右)及港隊前代表潘文俊(左)合作助基層兒童接受正統足球訓練。   Martin希望稍後能夠擴充計劃名額,讓更多基層兒童受惠。   [...]

博客

陳晴:金融科技支援慈善 讓更多兒童受惠

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顛覆了企業的營運模式,改變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電子錢包等電子支付方式早已普及。在數字化時代,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抓緊科技帶來的機遇,致力開闢新的善款來源,希望讓更多兒童受惠。 UNICEF早於2019年已啟動加密貨幣基金,成為首個能夠接收及支付加密貨幣「以太幣」(Ether,簡稱ETH)及「比特幣」(Bitcoin)的聯合國機構。UNICEF加密貨幣基金啟動以來,已獲得以太坊基金會(Ethereum Foundation)分批捐贈共1,250 個ETH;該基金會亦同時為UNICEF提供區塊鏈技術支援。 UNICEF採用區塊鏈及加密貨幣技術,增加了捐款渠道,接觸更多捐贈者,而配合UNICEF推出的加密基金網站,讓公眾對資金的流動情況更加一目了然。此舉除了大大增加基金的透明度,也有助公眾了解UNICEF的資源分配模式。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加密貨幣基金亦為抗疫助力。基金在接收捐款的同時,還投資應用開源技術的初創企業。其中,一間獲加密貨幣基金投資的印度初創企業StaTwig,正在建立疫苗供應鏈管理平台。該平台現時已發展至測試階段,實際應用時將有助降低新冠疫苗運輸成本。於供應鏈中每個連接點,平台均會記錄疫苗數量、溫度、時間及價格等數據。管理平台透過每劑疫苗上的二維碼進行追蹤,顯示疫苗由製造商運到指定地區的資訊,協助各界以低成本進行管理,並觀察交易狀況。現時,UNICEF已經於印度、中東和北非測試相關解決方案。此外,UNICEF還透過加密貨幣基金投資12間於8個不同國家及地區的初創企業,包括Atix Labs、​Prescrypto、Utopixar及Somleng等,以應對全球面臨的挑戰。 疫情促使各行各業數碼轉型,加速了香港的電子支付發展。電子捐款成為疫境中市民支援慈善的新趨勢。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積極響應總部的行動,致力開拓更多電子化渠道,增加捐款方式。繼與PayMe及Alipay HK合作後,UNICEF HK在上月已成為首間與銀聯旗下「雲閃付」合作的慈善機構。善長透過「雲閃付」應用程式,點撃「UNICEF HK」一欄即可捐款。 科技日新月異,要進一步捍衛兒童權益,我們必須與時俱進。UNICEF HK期望善用金融科技,以嶄新多樣的捐款途徑,吸引各界支持UNICEF的全球工作項目。「一機在手」,不但能夠讓我們的生活更便利,也有助我們衝破地域界限,透過電子化渠道捐款協助有需要的兒童,將愛傳播至世界各地。   [...]

名人系列

李國謙 — 傳承家族社福事業 愛能令人走更遠

香港由開阜至今仍持續影響政商界的名門望族不多,與周壽臣共同創辦東亞銀行的李沛材家族是其中之一,成員李國寶、李國章及李國能最為港人熟知。同是第四代,他們的堂弟李國謙(John)卻低調得多,雖然未有身居政商要職,但就持續參與慈善義務工作,管理非牟利團體(NGO),服務社會。 李國謙回憶,自己最初參與公益服務,是受父母影響。李媽媽是第二代美國出世長大的華人,李國謙的外公則是由台山走過去,在美國開洗衣舖,所以當時生活艱苦,李媽媽兩夫婦在簡房陋室養大6個子女。李媽媽是大家姐,後來嫁與John的父親李福慶,就隨之來到香港。由於李氏家族背景富裕,李媽媽不再需要工作;但受成長環境影響,李國謙形容她是「不工作就不舒服的人」,於是她就積極投入慈善服務。John的父母現時已90多歲,李媽媽來港至今近70年,早期已參與多項不同慈善工作,如教會、聖約翰座堂、聖雅各福群會等,後來兩夫妻一同服務基督教那打素醫院。李國謙從小到大看着父母奔走籌款,服務社會,潛移默化,為日後參與公益事務鋪路。     堂兄國寶影響大 藝穗會公職學開會 李國謙的慈善服務生涯始於27歲。80年代,他在外國留學畢業,回港不久即被李媽媽抓去當聖約翰座堂賣物會主席,是籌委會裡最年輕的一位。李氏家族其他成員當年亦有參與慈善工作,而John當時在太子行上班,當會計:「一入電梯,就撞見堂兄國寶,還有兩位外藉人士,他們一見到我就說:『得,我們找到司庫了。』然後拉我到雪廠街藝穗會,當了3、4年司庫,算是最早期的慈善公職。」李國謙回憶說。   藝穗會的經驗亦為John建立了一套開會技巧,他憶述:「當時堂兄國寶是藝穗會董事會主席,他做事安排非常積極,每月開會前兩三日,堂兄必定已拿着會議章程,捉住司庫、祕書、總經理,四人先一起過目一遍,逐條事項檢視,到開會時就只需聽人講,」不過John指堂兄開會「幾果斷」:「會上每人都有機會發言,但如果你一味兜圈,不停講,他亦會當場說 : 『唔該,聽到了』,示意停止,讓第二位發言。」李國謙欣賞堂兄做事效率高又達到目標,於是自己亦仿傚至今。   出身全僥倖 接任主席學演講 對於自己的出身,John認為完全是出於僥倖,因此想將自己所擁有,盡量服務回饋社會。直至80年代尾時,李國謙父母就鼓勵他進入聯合醫院及當時仍在般咸道的那打素醫院共兩個管治委員會。不過做了一、兩年,John發現,那打素醫院的開門時間撞正他上班時間,唯有無奈辭掉那打素一職。但聯合醫院一職就一直做,至今做了30多年。直至12年前,John的父親85歲榮休,於是父親在東區醫院及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的兩個委員會公職,就陸續交由John接棒了。 參與醫院管理之初,李國謙作為一個普通委員,每次開會只是「坐旁邊,點點頭」;不過久而久之,聽得多,就開始明白醫院文化。後來堂兄李國章將聯合醫院管治委員會主席一職交予他,就此成為轉捩點。「做主席,開會無問題,」李國謙笑言,「但聯合醫院與觀塘社區好密切,前線人員又多數是本地人,我13歲就去了英國讀書,鬼仔一個,當時好多演講,用英文就無問題,但廣東話就口窒窒,起初要逐隻字望住稿讀,後來膽大了,就敢加插少少內容,到現時上台連稿都不用,要慢慢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