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廖錦興:工業承傳

香港工業歷史悠久,自上世紀中開始,工業界便帶領香港揭開新一頁成為亞洲重要生產和出口城市。從70年前至今,香港的製造業把握內地改革開放的機遇,發展高增值產品,到現在香港工業以設計、科技、創意創新和建立品牌迎來新生代。當年衝鋒陷陣的企業創始人,現在不是「阿爺級」就是「老爸級」了,這些企業能挺過無數次大風浪,根基紮實、靈活變通;而由新一代年輕人接手掌舵又會是何種風格? 香港工業總會(Federation of Hong Kong Industries, FHKI)自1988年首次舉辦香港青年工業家獎(Young Industrialist Award of Hong Kong, YIAH)選舉,至今共產生了237位青年工業家。雖然本年度(2021)的香港青年工業家仍未出爐,但從2020年度的青年工業家中的創新思維,可見香港工業已全面踏進新時代。 我在YIAH頒獎典禮上認識鄭冬生先生(John),John在2004年創立摩米士科技(香港)有限公司(MOMAX),公司主要是為手機開發創新的應用場景,由於自動導航的功能日益普及,MOMAX推出手機支架等配件,方便用家使用導航功能,利用科技應用同時又把握商機,MOMAX更是蘋果、三星、華為、小米等領先品牌的官方授權廠商。John能帶領團隊在如此競爭激烈的手機配件市場中脫穎而出,實有非凡的個人魅力,正如評審委員會對他的評語是「對開發產品充滿熱誠和洞悉市場先機,掌握市場發展優勢」,正正反映John眼光獨到,既能鼓勵團隊發揮創意,又有創新的產品構思能力。 有些人或許將「富二代」比喻為玩世不恭、遊手好閑的代名詞,但我所認識的2020年YIAH得獎者 – 信佳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信佳)執行董事、首席技術總監兼電子製造服務分部行政總裁吳民卓博士(Alfred )是位結結實實的青年才俊。信佳是電子解決方案供應商,成立於1991年,而今年則迎來三十週年,Alfred認為工廠自動化及創新科技是工業長遠發展的關鍵,他亦成功帶領公司升級轉型,現時信佳在香港、內地、亞洲以至歐美各地均設有廠房或辦事處,業務不斷擴大。近年Alfred亦推動業界將高增值生產線及研發部分遷回香港,加快香港再工業化的進程。香港年輕一代有活力、有創意,加上中國正處於經濟發展的風口,無論是大灣區發展規劃或中部地區的發展,都為香港企業拓展業務提供莫大的商機。 [...]

博客

廖錦興:全球智慧城市建設藍圖

全球主要的經濟體都想透過科技發展來提升人民的生活質素,從而增加管治效能,因此建立智慧城市便理所當然成為其中一個實踐的里程碑。智慧城市的建立也需符合一些基本條件,如城市需要具有良好的財政能力和政府政策的支持,因此目前最有機會成為首批智慧城市都是一些國家的首都或金融中心城市,其次城市有完善的科研、人才和應用工具等機構。比如美國的加州或以色列的台拉維夫等擁有創科生態系統、學術研究能力的城市亦是目標之一,但縱然如此,對於欠缺上述條件的城市也有機會成為未來的智慧城市,而這些城市的最大特點就是「甚麼都沒有」。 為何沒錢、沒權、沒人才,也沒研發基礎也可成為智慧城市?因為這些「清水城市」就像一個未被開發的土地,可以重新塑造,試想想若你購入一個花了幾千萬元裝潢的別墅,但那些裝潢與你的品味和要求完全不符,那你還要花大量時間和金錢將之移走,才可重新按你的要求建立。反之,給你一個空無一物的「清水單元」,那就容易辦了,因此清水城市是打造智慧城市的理想素材。首個在韓國的智慧城市並非其首都首爾,而是首爾以西65公里的松島新城又稱松島國際城(Songdo International City),這個位於第二大港口城市仁川市,佔地約607.5公頃的新城,大約相當於曼克頓市的大小,它將成為韓國最先進的智慧城市、自由貿易和國際商務中心。而另外一個韓國打造的智慧城市是釜山市,自2015年開始,釜山便規劃出四個區域作為智慧城市的試驗場,分別為金融科技和資訊科技帶來新契機。 在中國大陸,2017年被指為副中心的河北省保定市東部的雄安新區,定位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並銳意發展綠色產業、智慧和宜居城市,亦是具備清水城市的元素。在過去四年大興土木,全城鋪設先進光纖網絡,打造中國智慧城市之都。除了雄安新區,還有山東省青島新區和河南省鄭州市等具潛質以新換舊的城市,這些城市將會換上名為科技的新妝,成為未來的先進都市。以江蘇省南通市為例,每天都會有1095類數據資源實時產生並不斷更新,日交換數據達到四億條,城市安裝了各類天眼、傳感器,並被劃分為10143個網格,每個網格都配備一名網格長,六名兼職網格員,若出現非常狀況及緊急事故,網格員在10分鐘內即可趕到現場並上傳實時情況。 隨著新型智慧城市的大型建設項目已陸續按計劃進行,中國智慧城市建設不斷提速。數據顯示,中國已經有超過500個城市明確提出或正在建設智慧城市。由工信部牽頭發佈的2020年《數字孿生白皮書》指出,到2023年中國新型智慧城市市場規模將達到1.3萬億元人民幣,而總部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市場研究機構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則預測,到2025年智慧城市技術的支出預計將由2019年的960億美元增加至3270億美元,估計2030年全球智慧城市支出的70%以上來自美國、歐洲和中國。 [...]

博客

廖錦興:「重新出發」青年嘉許計劃

在你心中怎樣是理想的社會?富裕?和諧?我認為安全、包容和多元是非常重要的,若社會擁有這些元素,亦能達到富裕及和諧。我因公務關係,經常會出入香港的懲教所,見過因不同程度犯錯而入獄的囚犯,自小便聽到「知錯能改 善莫大焉」,我深信每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犯錯是人生必經階段,而法治社會對破壞社會秩序及犯法的行為已給予適當的判決,亦代表香港作為國際都會的能力。大部份在囚人士都願意改過自新,當中亦有不少是年輕人,但香港社會又能否有包容的態度和行動給予他們重投社會的機會?我上週在線上出席了一個很有意義的頒獎典禮 – 「重新出發」青年嘉許計劃(Turning Point – Youth Improvement Award),此計劃由香港青年協會 – 青年違法防治中心舉辦,今年已是第八年舉辦,計劃旨在表揚和嘉許勇於改過自新、重新振作,願意以積極態度投入社會的青少年,同時亦希望藉著他們的故事,勉勵其他青少年奉公守法,建立健康人生。 由於疫情關係,這次頒獎典禮只有幾位嘉賓現場出席並頒發證書予獲獎者,而大部分嘉賓均透過線上出席。今年有八位青年人獲得獎項,在分享他們的故事中,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從犯錯到重新振作的路途極不容易,當中有一個經常出現在他們口中的詞彙「同路人」,在成功改變過來的路途上總有些原因,家人的支持、社工的引導,還有工作和進修機會、社會各界的接納等,也包括曾有相同經歷而成功改過自新的人士,這些都是同路人。在八個重新出發的故事中,充滿著親情、友情和社會大眾給予他們的關懷和機會,在這分享八位獲獎者的感言: 一) 我們不知明天會如何,但永遠不要做讓自己遺憾的事; 二) [...]

博客

廖錦興:中國糧食危機

在71年前,時任美國國務卿迪安·古德哈姆·艾奇遜(Dean Gooderham Acheson)在他任內主導編寫了《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送呈時任總統杜魯門的信中說:「近代史上每一個中國政府必須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解決人民的吃飯問題,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政府是成功的。」當時不僅美國人不相信,也許連中國人也不相信能解決此問題,然而今天的中國政府確實養活了14億人。本週初獲悉中國工程院院士「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袁老)病逝,深感惋惜。袁老多年以科研令水稻產量增加,養活了千萬計的人口,對國家糧食安全作出莫大的貢獻。 根據上週國家統計局公佈了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總人口為14.1178億人,而《國家統計局關於2019年糧食產量數據的公告》顯示,2019年糧食總產量是66,384萬噸比2018年上升0.9%,其中包括小麥產13,359萬噸、玉米產26,077萬噸、薯類2,883萬噸和大豆產1,810萬噸。中國的糧食政策一直以來都是以自給自足為目標,並在1996年發佈的糧食問題白皮書中,就已制定了一系列諸如在大米、小麥和玉米等農作物達到95%自給自足的目標,但隨著人民收入增加和經濟發展,對糧食的質量要求也同步上升,要達到自給自足去養活14億人口還是有很大距離。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蔬菜進口國,幾乎所有大豆進口都來自於巴西和美國。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本年3月從美國進口718噸大豆,較去年同期的171萬噸激增328%,相對於從巴西進口316萬噸。新冠疫症爆發時,抗疫用品的短缺令全球重新檢視各種物資供應過於依賴中國的問題,而歐美因疫情停工停產及地緣政治嚴重影響依賴進口晶片的中國,汽車製造和電子產品多個行業因缺乏晶片,而面對減產的問題。要將全球化趨勢逆轉至平衡供應的信心危機,相信沒有十年八年都難以成事。中國作為生產大國亦不能獨善其身,將面對各方的政治打壓和貿易制裁,不可避免會令經濟和民生受到影響。 在今年國家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保障糧食安全的關鍵是種子和耕地。國家玉米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李登海說,中國現在有持證種業企業7200多家,但真正有創新能力的不多。而被譽為「南繁硅谷」的海南島省繁基地擁有獨特的光熱資源,能縮短農作物30%至50%的育種周期。每年,全國29個省份的700多家農業科研院所、大專院校和種業企業的近7000多名科技人員赴南繁育種。全國已經育成的農作物新品種中,70%以上經過南繁基地的培育,同時為進一步加強自主種業的研究,南繁計劃建設6028亩南繁科技城,打造全國種業創新基地。 根據世界銀行在2015年的報告,全球最大經濟體食品進出口比例中,中國食品佔商品進口額是6.7%及佔商品出口額2.8%,比進口額5.9%和出口額10.1%的美國嚴峻,當然美國人口比中國少,亦不存在任何被制裁的機會,因此作為戰略性產品的糧食,中國仍危機四伏。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去年發表報告,指內地「十四五」末期有可能出現1.3億噸的糧食缺口,要解決中國的糧食隱憂,不只要面對城市化與農民收入的矛盾,亦要從源頭開始理順對進口種子的依賴性。 [...]

博客

廖錦興:節儉與炫富

「節儉是中國人的美德」從小到大都從長輩口中聽到這句話。 中國人勤奮節儉乃悠久的中華文化之一,而這跟朝代更替所帶來的戰亂、天災人禍不無關係,使人民習慣積穀防飢。但有朋友卻認為歐洲的荷蘭人民才是節儉高手,環球時報本月中一篇有關荷蘭人「知慳識儉」的理財文化,直得讓以節儉出名的華人參考。荷蘭消費者都是精打細算,「應使則使」,不會浪費,比如大多數人一日三餐簡單得很,早午餐主要都是三文治,晚飯也非暴飲暴食。另外,汽車在許多國家都是衡量消費水平的參考,按2019年的數據,荷蘭私家車的平均使用年期是10.6年,比盧森堡人6.4年、英國人的8年、比利時人和法國人的9年和德國人的9.5年的換車平均時間還要長久。同時荷蘭人送禮也是非常節儉,根據當地的調查,人們送禮的平均銀碼不超過10歐元。2015年荷蘭王后馬克西瑪(Queen Máxima of the Netherlands)在當地第四大城市烏特勒支市出席活動時收到粉絲的一束鮮花,上面甚至還貼著含35%優惠折扣的標籤,記者了解到這束花價值僅為1.34歐元,荷蘭人這種平實的作風也實在値得學習。 反觀我國,自改革開放獲得豐碩的經濟成果以後,中國內地都出現不少「炫富」現象,如內地遊客到港的消費出手闊綽,更有離開國門到歐美國家「狂掃」名牌手袋,許多高級餐廳都是坐滿了來自內地的旅客,中國由「儲蓄大國」變成「炫富大國」。這其實並非中國特有現象,從貧窮至小康社會,要做到社會均富發展談何容易,回頭看當年改革開放領導人鄧小平說「讓小部分人富起來」是個既精明又實際的策略。但這策略在西方社會是只會做而不敢說,因為說出來人民就會反對,認為這欠缺公平公正公義。另外中國強勁的消費力也令不少國際品牌繼續投資內地,並增加推廣活動。 總括而言,我認為「炫富」乃一種短中期現象,隨著中國發展走向小康社會,而中產階級人口增加,平均知識水平提高,內地人民的環保意識和教育亦續漸增強,無疑使社會整體的價值觀也隨之而變。從正面看強勁的內地消費力,令國家在全球疫情嚴重和中美角力的雙重打擊下,能發揮內循環經濟的助力,有利內地保持温和的經濟上升。內地於2019年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突破40萬億元人民幣大關,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保持在60%左右,而從2016年至2019年,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從33.2萬億元人民幣增長到41.2億元人民幣,顯示內地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不斷增加,但內循環經濟策略非長久之計,必須在疫情減退後增加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貿易關係,使供需平衡和舒緩供應鏈管理的壓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