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廖錦興:未走過的路

「香港乃至全世界的社會本質正在經歷巨變,而我在巨變中不單找到前進方向,更在春風化雨的潤澤中得到指引和啟發。」伍翠瑤博士太平紳士(Dr Jennifer Ng Chui-yiu, JP)在本週獲香港城市大學頒授榮譽院士銜的典禮上表達了對香港教育的希冀、盼望和感恩。 認識Jennifer已超過十年,她從澳洲學成回港到成為商界翹楚,並且大力支持和推動慈善事業。這位好學不倦的建築工程公司副主席兼行政總裁在繁忙的工作外,還攻讀香港城市大學工商管理博士課程,並在2013年獲頒博士學位。她的論文題目是「香港的慈善籌款策略」,我認為這研究題目恰恰是Jennifer的專長和興趣,她周詳地研究本地慈善家的族群特徵,以及新科技於慈善籌款方面所起的作用,她亦藉着此研究成果,啟發她以慈善事業作為人生抱負。 Jennifer 熱心慈善,在擔任博愛醫院董事局主席期間,成立了長期病患援助基金,為危疾病患者提供急需的經濟援助。2004年印度洋發生海嘯災難,又帶領博愛轄下的學校為災區孤兒籌募善款。Jennifer是一個大愛善心的商界領袖,對慈善全心全意,一絲不苟,還記得2010年在一個專業人士團體活動中,我當晚擔任司儀,主講嘉賓是地產公司老闆。在問答環節,Jennifer向這位嘉賓提出了有關企業慈善公益方面的問題,該嘉賓「耍太極」敷衍了事,誰知Jennifer鍥而不捨地追問,嘉賓唯有認真回答,這種擇善固執就是Jennifer的美德。在Jennifer的博士學位感言中,她這樣說:“General speaking, I have less doubt on the description that female are more emotional than male; it was proven true in my family. But now, the concept can be re-written. I gained from learning to think critically before giving my views during family [...]

博客

廖錦興: 科技狂人的怪異舞步

這幾天全球汽車業界及美國金融市場的熱門話題並非如何面對經濟持續下滑的困境,而是特斯拉汽車(Tesla)聯合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 ,他也是現今全球第四大富豪,財富超過千億美元。在本年初於上海舉行的中國制造Model 3交付儀式上,沒有人會想到這位科技狂人竟然興奮得跳起舞來,並被傳媒形容為怪異的舞步(Bizarre Dance) 伊隆·馬斯克這「舞蹈演出」,也許是來自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家外資汽車公司在中國獨資經營的自豪感,又或認為未來可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電動車市場中嘗到「頭啖湯」(第一大桶金)的感受吧。 Tesla在2020年可算是一個超級神話故事,股價曾創超過500美元的歷史高峰,一直被形容是科技界的傳奇,亦被華爾街說成是最危險的股票,這確是有非常豐富的話題性,甚至是娛樂性。由公司負債纍纍、虧損、未能按承諾交付產品予客戶至被全球基金追捧、推出新車即時獲粉絲預付訂金解決財困,到今天市值超過4000億美元。這位帶領科技潮流的超級鐵甲奇俠又創中國國產廉價版SUV(運動型多用途車)Model Y的生產計劃,勢必又掀起另一個汽車業的高潮。 然而中國汽車業正面對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挑戰,根據官方數字,中國年產銷為2800萬輛,比1980年的22萬輛增幅驚人,未來幾年更邁向3000萬輛。國外汽車主要是以舊換新為主,國內仍有新車增量的需求,但一線城市增量已趨飽和,加上嚴謹的上牌政策及採用車牌單雙號行駛來控制繁忙時間的流量等,中國汽車市場出現疲軟現象。國內汽車保有量從2001年的1600萬輛已飛速增長至2018年的2.4億輛,相信未來增長空間較小。去年7月1日十幾個省市正式執行更嚴苛的「國六」排放標準,令低迷的汽車業雪上加霜。因此中央推出供給側策略配合「一帶一路」倡議,可令中低檔汽車業能走出國門,提升質量之餘又將剩餘產能有效地輸出。中國汽車行業的發展必定以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叠加交匯,亦需要迎合世界新要求的輕量化、綠色化等,隨著中國朝向減排環保的大方向,新能源汽車(包括電動車)是必然趨勢,因此馬斯克的狂舞喜悅可能是知道特斯拉正是站在「風口中的豬」,將會「發過豬頭」,但奉勸馬老闆一句,「食得鹹魚抵得渴」,在內地投資的美國企業也要承受政治風險! [...]

博客

廖錦興: 商社共贏的創造共享價值(CSV)

近年潮流興「共享」,從字面可聯想到共同享用,如「共享空間」、「共享服務」等等。美國哈佛學者Michael Porter和Mark Kramer於2011年在《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提出「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 CSV)的概念,提倡企業採用兼具商業和社會利益的經營模式,而不是賺錢之後才着手實踐社會責任。他們認為企業是社會、環境問題的製造者,要解決就需要從產品、市場、供應鏈等方面入手,將企業成就與社會責任聯繫起來,從而達至真正的創造「共享經濟」的價值。 創造共享價值可以理解為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的演變。香港有不少企業、機構設有CSR義工隊,定期會舉辦或參與各類型的義工服務、慈善活動等,幫助弱勢社群,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回饋社會。「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熱心公益、關心社會是企業應有的責任,亦有助企業建立正面形象,「省靚」招牌,但未必能夠為社會及企業同時帶來效益。企業所舉辦的慈善活動,大多與公司的業務沒有太大的直接關係,只是將部份利潤回饋社會;而從關懷社會的角度來看,一次性的捐助和支援弱勢社群的力度畢竟是有限的,捐助及支援或可解決燃眉之急,但不可能長期作出援助。正所謂長貧難顧,與其提供一兩次的援助,倒不如想方設法解決矛盾,在企業及社會之間取得平衡,從而達致創造社會價值,共享成果。創造共享價值不是慈善事業,而是一種利己利他的行為,在歐美地區,已有不少企業實行此概念。其中雀巢公司可見一斑,據了解,雀巢CSV計劃為農戶提供免費及長期的培訓、技術支持,幫助農戶提高原材料的質量和產量,再以具競爭力的價格直接從農戶處購買原材料,甚至協助農民建立直接分銷渠道,提升產量與收入,與持份者及社會實現共贏。 在香港,創造共享價值的概念始終較新,然而,本港企業亦有成功的例子。如保險公司早前推出「健康程式」,透過實際的即時保費折扣和一系列的獎賞優惠,以及層出不窮的推廣和贊助活動,鼓勵客戶以至全港市民一起做運動,實踐健康生活,為市民、保險公司以至社會締造三贏方案。從個人角度看,身壯體健不單止可節省個人的醫療開支,而且更可提高生活質素;從保險公司的角度來看,受保人身體健康亦可減少索賠,從而減低增加保費的壓力;從整體社會而言,如果患病入院人數少了,配合醫療保險將病人分流至醫院,能有助舒緩現時醫療系統所承受的沉重負擔,從而達至三方同時受惠的局面。 又例如,地產發展商為進一步支持本地品牌,旗下商場首創「一條龍創業企劃」,以創造共享價值為經營模式,善用商場資源及網絡,提供一個開放的創業平台,成功為數千位人士達成創業夢,同時為企業增值,並改善社區的經濟、環境和社會狀況。以我所熟悉的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常務副會長張益麟(Alan)公司為例,他的公司興迅實業於90年代以成衣設計、生產起家,於2015年設立創意智慧工業發展計劃「TML」(To Make [...]

博客

廖錦興: 如果成功有秘訣

「成功的秘訣,在永不改變既定的目的。」啟蒙時代的著名日內瓦哲學家盧梭留給瑞士人的金句。多年來人們都在問為何作為一個資源匱乏,國土和人口均小的瑞士,既在創新、教育、環保等領域上站在世界前列,亦能在世界創新國家排行榜上的競爭力、創新聯盟等牢牢佔在首位,相信短短幾百字不能逐一解答,但去年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的瑞士考察團卻給了我一些啟發。 我們以創新、教育、科技為考察目標去認識和學習瑞士的強項,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成為是次考察主軸。EPFL是一所世界頂尖的理工院校,最早成立於1853年,後在於1969年從洛桑大學獨立。EPFL國際事務主管Dr Olivier Kuttel說由於要與世界接軌,校院教學語言是雙語(法語和英語),在1.1萬學生中有2200位是博士生,最令香港人汗顏的是學費收入只佔整體支出0.9%,2017年總支出9.43億法郎(大概74億港元)中,瑞士政府支助近6.32億法郎(佔67%),而學費收入就只8.8百萬法郎。EPFL亦以國際化為榮,全校有達54.7%是國外學生,在2018年路透社全球最具創新100家大學中,EPFL佔第12位,而2018年的QS Global World Ranking排第14位。 EPFL在瑞士培養創新、科研人才領域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並出版了一本以”2030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為題的刊物, 讓我了解到這民族成功的要素,刊物內容以聯合國2030目標為藍本, 詳細有序地列出教學計劃,包括「脫貧、零饑荒、人類健康、優質教育、性別平等、公共衛生及潔淨水、可負擔自清潔能源、工作與經濟發展、工業和創新、減低不平等、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及社區、具責任感的消費和生產、環境保護、海洋生物、陸上生物、和平公義和憲法、為達共同目標的全球性協作」。你可能想這是大包圍式的目標嗎? 我倒覺得這是配合人類未來挑戰的烏托邦精神,例如利用人工智能去解決殘疾人士的生活、行走甚至工作障礙,既能改善他們的生活又可增加社會勞動力;透過推廣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MOOC) 讓窮困家庭小孩得到合適教育,既能用知識脫貧, [...]

博客

廖錦興:5G速度跨越新時代

因疫情困在家的朋友,除可「番煲」舊電影外,其實也可網上欣賞新鮮出爐的文化娛樂。6月13日我便欣賞了香港中樂團的《5G同Sync鼓·樂澎湃》,它是全港首個5G Live戶外網上4K直播慈善音樂會,在多間本地媒體平台和KKBOX、HMVOD、 JOOX facebook專頁及Youtube頻道網上同步直播,音樂會十分精彩悅耳。在智能手機不離身的今天,大眾對手機是全方位的需求,無論是功能、多元、趣味都有一定程度的要求。在不久的將來速度便成為下一個地區競爭力的指標,5G的最大特點是支援高速數據傳送應用,速度可達每秒十吉比特(gigabits)或甚至更高,預計比現時4G的速度快數以十倍計,以下載一套電影為例,它的速度可快至數秒內完成。因此5G流動通訊網絡的來臨,使香港大眾雀躍不已, 亦期待能快人一步,成為區內的先行者。 然而,近年資訊科技界人士表示香港在這方面大幅落後於其他地區。中國早於2013年便成立了5G推進組,指導各大電訊企業相關技術,協調推進國內5G技術研發試驗,2017年發改委亦頒布以直轄市、省會城市及珠三角、長三角及京津渤海地區主要城市等為重點,開展5G大規模組網建設。去年更建設世界最大規模的5G試驗網,在五個城市測試100個5G基點,並預計會在本年底實現5G全面商用化。韓國亦加緊建設5G發展,建設了科技村。美國和歐洲都密鑼緊鼓進行5G技術研究及提升能力,歐盟與歐洲資訊科技業界共同推出5G公私合營合作計劃,並預期在2025年所有市區及主要道路鐵路將被5G覆蓋。 當然5G技術的貢獻將遠超於娛樂和通訊,而在多個領域都有明顯的質素提升。為迎接物聯網的5G時代,各大產業包括製造業、醫療保健產業及汽車業等都正在擴大5G的應用可能,以配合產業轉型升級、融合發展及其潛在的商機。香港是否在這方面滯後又或落後於人?我想一個新技術的應用和發展需要有合理的路線圖,5G的落實必須考慮周全,在拍賣頻譜、硬軟件的鋪設和相關法律條文也要有較成熟的準備。有評論指5G技術應用可單憑軟件更新便符合技術規格,香港通訊辦表示這反映了一些心急人對5G服務的誤解。事實上,正因為5G技術的發展進程需要更高要求及多番在應用和無線傳輸方式的測試,以保證使用的可靠性。香港人口稠密地理上亦非常複雜,全面發展5G智慧城市難度頗大,要克服一切困難並非似按鈕啟動,而是要以整體規劃設計。在提升5G技術的發展和應用時亦有用家擔心流動通訊無線基站及手提流動通訊器材的輻射安全,因為電訊商會在不同地方設置無線電基站,或許會產生輻射安全問題,據通訊事務管理局採用的輻射安全標準,是由國際非電離輻射防護委員會制定,而且得到世界衛生組織認可。所有基站都要符合這個安全標準,電訊商亦要得到通訊事務管理局批准,才可以操作新建的基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