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廖錦興: 港企新商機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句香港人俗語最適合形容香港企業的現況,港企自去年至今因社會事件、新冠病毒和中美角力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尤其以美國為主要出口市場的生產商,生意急降前景未明。然而本週傳來一個好消息,由東盟十發起並邀請中國、日本、韓國、澳洲和新西蘭共同參加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正式敲定,15個RCEP締約方正式簽署協定,由此,該協定超越歐盟自由貿易區成為世界上最大自由貿易經濟體系。協定是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15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這項商討超過八年的協定,涉及各方利益甚至是地緣政治的影響,一直不被看好,還有幾回差不多告吹。 自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比較優勢論倡議貿易自由化,這300年間全球的自由貿易政策促進主要地區繁榮,經濟發展潛力得到發揮。當然貿易自由化有利亦有弊,其發展進程中亦產生技術壟斷的情況,尤以英美日德法等先進國家壟斷技術,製造不公平現象,但始終國與國及聯盟之間有良性貿易協議,可改善貿易逆差和增加雙循環經濟的發展。其實自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在2010年全面啟動後,區內的貿易往來大幅上升,今年東盟更是首次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與東盟進出口的總貿易額為4818億美元,在新冠病毒打擊下同比仍增長5%,反之中國此前最大的貿易夥伴歐盟為2841億美元,同比減少5%,而排在第三位的美國,受外交關係緊張的影響,貿易額同比大幅下降10%。因此,港企對於RCEP成功簽訂協定是非常雀躍,畢竟協定將涵蓋約35億人口,GDP總和將達35萬億美元,佔全球三分之一的總量,也將是全球最大的自貿區。 協定包括了電子商務、知識產權、競爭政策、政府採購、中小企業等現代化內容,更開放多達90%以上的貨物貿易,比WTO各國的開放水平更高。在此協定下,港商憧憬將會與東盟以外的多個國家有更多的貿易往來機會,由於美國特朗普政府發出行政命令要香港產品不能使用香港製造而必須註明中國製造,令港企的優質產品不能發揮,而位處於亞洲地區的RCEP正好給予港企一個既方便又具互利的營商新機遇。 [...]

博客

廖錦興: 互聯網力量

在互聯網+的年代,誰敢說不可能?由智能手機、網購、移動支付至無人商店,不只是60/70後,甚至80/90後也在吃力地追趕大數據時代的生活模式。剛過去的光棍節又是年度網購大日子,雙11是大型網購促銷活動日,今年淘寶天貓在首26秒後便到銷售高峰,每秒有58萬宗交易,30分鐘後實時交易額更突破3723億元人民幣。中國電商之神馬雲曾在一帶一路論壇說:「未來是互聯網製造」,未來的製造業也必定跟物聯網(IoT)及工業4.0連在一起。由於互聯網帶動下過去十多年地球50%人口都見證生活和工作上的數碼時代,既便利亦面對互聯網危機,首先是無日無之的電騙,騙徒利用非法所得的個人資料,威迫利誘騙財騙色,被騙的金額年年高而破案率續低。 另一現象是手錢包將從地球消失,再者醫療界指出自智能手機成為生活必需品,人均看手機每天超過五小時,都市人出現眼部、頸部甚至腰部問題日增,長時間接觸手機(尤其頭部)容易產生腦退化及腫瘤。教育界認為智能手機沒有方便大眾閱讀增進知識,因為大部分使用者都是看短片和非學術資訊,這些沉迷也破壞了家人之間的溝通,無論是遠近都只用通訊軟體傳送訊息或來個emoji,大幅減低面對面談話的機會,語音功能也會負面影響新生代的書寫能力,紙媒業務岌岌可危而標題式例報導反之成為主流。 然而從商業角度是截然不同的,過去的B2C而未來是C2B,這些新消費思維令傳統製造和進出口貿易大受挑戰,以阿里巴巴為例,自2009年清貨尾變成全球千億的雙十一活動,相信縱使內需市場仍有上升空間但營業額將不復再,消費者的行為和期望促使業界不斷尋求新模式,而C2B正是大趨勢,所以阿里巴巴亦急急推出雙十二O2O線上線下融合推銷百貨,這種方式給最終客戶更大的自主權,淘寶先在12月12日前10天進行預售,讓小商戶參展,透過社交媒體、網紅宣傳等方式吸引客戶預購產品,待雙十二當天才揭曉那些商品有大折扣,這方式令獲得大訂單的網店可以計劃製造大量產品,令確保所生產的都會出售,以免滯銷甚至變成死貨(dead stock),加上個性化採購,令最終客戶滿足地擁自訂產品,又給予小商店的性價比的業務。 [...]

博客

廖錦興: 港企「疫」境求存

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歐洲國家「見好不收」,稍稍放鬆便報復式聚餐令疫情大幅反彈。各國急急採取封城措施,激進分子乘機破壞及搶掠,看到電視新聞那些店舖被搶劫,及街頭火光熊熊的場面,實在感到震驚。香港和內地經歷過2003年SARS疫情能做到嚴謹防疫,令公共秩序穩定和環境衛生安全。香港經濟因疫情社區擴散及中美角力而大受影響,雖然港府動用財政儲備實施一系列協助企業措施,但始終長貧難顧,企業最終都是要設法自救。香港的製造業大多是從世界各地採購所需設備,並在內地加工出口,但近年貨物出口至美國的總量不算多,因此美國制裁對港企的影響有限,然而世界經濟遇上種種問題港商應未雨綢繆,為企業發展做好準備。 作為香港工業界一員,我認為企業應該分別以短、中、長期策略面對當前的疫情及地緣政治打擊。首先短期要善用政府推出的支援措施如「防疫抗疫基金」和「中小企市場推廣基金」的資助,同時透過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推出的「百分百信用限額提升計劃」減低壞帳風險。另外若有生產基地在內地的企業亦可增加生產線,或研究廠房遷移到東南亞國家的可行性;中、長期策略必定是升級轉型的計劃,無論是系統、產品及生產模式都需要增加設計、技術元素。過去,港企都是以來料加工、代工生產(OEM)或原廠委託設計代工(ODM)方式營運,因此為增強自主性,港商未來要在自有品牌生產(OBM)及建立自己產品品牌的形式多下功夫。 本週頭條新聞離不開美國總統大選,市場預測無論總統寶座誰屬,針對中國的政策已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共同目標。因此港企中長期的發展和部署應該放眼美國以外的其他地區,而生產方面亦需同步轉移到東南亞國家,尤其馬來西亞、越南、緬甸、泰國、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亞等國家。以上國家在過去十年積極對華招商,希望利用土地、政策和大量人力資源去承接歐美的加工訂單,加上東盟稅務優惠亦可進口中國內銷市場。去年底,行政長官率團往泰國,並與泰國簽署諒解備忘錄,該備忘錄涵蓋範疇廣泛,包括貿易及投資、企業協作、創意產業、金融服務、科技初創及人力資源發展方面的合作,香港主要工業和科技機構如香港工業總會、貿發局、科學園和設計中心等都與泰國相關機構簽署諒解備忘錄,加強兩地在上述領域的合作,備忘錄有助建立雙邊貿易關係和利好港商到泰國投資。我相信港企中長期的發展應在產品多元化、升級轉型和開發新的銷售渠道和拓展海外市場上,而泰國從地利、協作和產業結構都是未來中港兩地的理想經濟合作伙伴。 [...]

博客

廖錦興:珍惜水資源

水是生命之本、人類生存、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基礎,我們生活在世界級城市裡,對於豐富的物質生活彷彿是必然的,但事實上大半個地球都為我們認為的「必然」而苦惱,就好像我們每天都使用的自來水,香港共有17個水塘每年平均總存水量超過4億立方米是可存水量的70%,約佔香港總食水用量20%至30%,餘下部分70-80%的食水由廣東省的東江輸入,兩者均經過嚴格處理及監測,務求食水水質符合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世衞)《飲用水水質準則》制訂的香港食水標準。香港的水塘其中10個的經常存水量更在90-100%,香港人早已忘了什麼叫「制水」,至於水費相對而言更是便宜到不得了。 根據有140多個國家組成的國際水協會(IWA, International Water Association)發表的報告,以每戶全年用水量為100立方米計算,美國紐約市的水費是香港的8.5倍,倫敦是7.6倍,巴黎是6倍,東京是4.2倍就連首爾、北京、台北和深圳都比香港貴,當然香港自然收集雨水遠不及東江水的供應,根據協議廣東省與香港政府的供水協議,自2006年起採用「統包總額」方式,確保其供應可靠和具彈性。2018年實際供水量為7.36億立方米,納稅人千萬別投訴政府付的47.93億港元東江水費(2018年),因為有時有錢也買不到水,美國加州是一個例子。 「世界是平的」但世界並不公平,我們知道去印度和中亞國家要渴樽裝水才安全,去非洲更要冒著因渴脏水而生病的危險,中亞國家、印度甚至台灣都面對旱災后的危機,水資源從來都是寶貴的,也對經濟民生劃上等號。《2020年聯合國世界水發展報告》,今年主題是「水與氣候變化」,來自全球的專家剖析水資源對氣候變化的關係,而世界上以水相關為生的就業人口也非常多,根據聯合國世界水評估協調員史蒂芬烏倫布克表示,全球有32億人都從事著和水相關工作,佔全球四分三的工作崗位,因此在水資源短缺將限制經濟增長及社會穩定。教科文助理總幹事史鳳雅說目前每年還有200萬死亡人口與不合格的水質有關。 還記得有一年在水資源缺乏的新疆考察,其中一位香港團友竟用樽裝水洗腳,令在場的當地人反感,其他人也感到尷尬,我們都知道珍惜食水,但問問自己每天扭開水龍頭時有否想過這就是幸福呢?據香港水務署2018/2019年報顯示,香港市民人均用水量為136立方米/每年,2018年總用量(食水及海水) 為1,292百萬立方米,而食水總用量是1,013百萬立方米。水是萬物生命之源,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是我們賴以為生的必需資源。確保我們未來有可持續及具應變力的環境至關重要,水資源非常關鍵。這不是單靠任何個人或機構就可以做到,但只要大家 眾志成城,一起節約用水、關愛環境,就可以達成我們的目標。 [...]

博客

廖錦興: 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在一次緣起下,我與幾位學者聊起「宗教信仰對國家甚至民族的發展和影響」,這議題很有趣味但實在有點沉重,也許香港電台的《講東講西》主持才有能力作出深入淺出的分析。當天有一個論述是中國作為一個沒有國教,亦沒有主流宗教信仰的國家,縱使因為改革開放成功崛起,但若遇到外來政經衝擊未必有鞏固和堅定的民心去維持國家安全和民族團結。宗教能夠凝聚人民的力量,起到穩定社會的作用,共同的宗教信仰在民族中可產生強烈認同意識,成為民族團結的精神基礎,尤其是國家或民族遭到外來侵略和欺壓時,宗教信仰的力量能超越一般國民的反抗能力。也許從國家有否國教、那一種信仰的國教、或宗教自由中主要的宗教可見其如何影響國家的整體發展。 在五千年的中國歷史中都有以尊崇宗教的朝代,縱然不是國教,但都會產生一教獨大的效果,例如清代的藏傳佛教、元朝的薩滿教、東漢和隋唐的道教、魏晉南北朝的佛教等。新中國產生後政府承認五大宗教(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而截至2014年中國大陸上大多是無宗教信仰或無神論者佔73%,其次是佛教徒佔16%、道教徒只有7.6%,而其他宗教比率不高。在內地,西方主流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信眾正續漸增加,2018年統計有分別3800萬和600萬人。政府對宗教活動的管理沒有法律的規範,但有資源的控制,在宗教活動場所和教職人員都有特定部門作協調。由於中國沒有國教,自然實行宗教與教育分離的原則,在國民教育中不設學生宗教教育課程。 在地球的另一方,從獨立宣言算起立國只244年的美國,建國前是英國殖民地,當時沒有宗教自由,對非基督教徒進行歧視甚至迫害,尤其是天主教徒,直至通過立法禁止設立國教,亦成為首個宗教自由的國家,現時基督新教信徒仍佔整體50%以上,其次是天主教佔大概25%,基督新教強調「因信稱義」(Sola Fide),認為人要得到上帝拯救,唯獨憑藉信心而不是靠善行。而這有別於東正教與天主教認為人除信心外亦必須加上善功善行才能得救之教義。在比較多佛教徒的中國,教徒都從善,佛教教理是「苦的止息,趣(趨)向涅槃寂靜」教義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其深宏廣博,言語只能譬喻,難以闡明,但世俗都以導人向善、凡事隨緣去說佛義。泰國是世界上知名的佛教國家之一,雖然憲法中並未規定國教,但全國人口95%以上是佛教徒且傳統尊重泰國皇室,因此在多次社會運動中都沒產生流血政變或推翻國家政權。 「信仰在數百萬計國民的個人與生活上,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不只提供信仰系統,更賦予歸屬感。」英國伊利沙伯二世在2012年登基六十周年發表公開演說時這樣說。這位已在位68年的女皇道出宗教信仰不論在人民心靈上還是民族精神上的重要性。教會作為國家社會的一部分,為全國創造及維持社區發揮關鍵作用,並且為其他宗教信仰群體創造了共融的環境。經濟發展循環不息,高低起伏,改革開放令這兩代中國人民富起來,能走向小康國泰民安固然有中國夢,亦享有社會穩定,然而若面對國際打壓或經濟下滑民不聊生,在內地沒有信仰的10億人民心中,是否仍願意追隨共產黨的帶領?還是將共產黨作為一種另類信仰以統戰民心?因此宗教信仰這方面確是值得中國內地領導人深思的課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