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廖錦興: 城市農夫

因新冠疫情的各種限聚及停市措施下,週末到山上及郊區遠足是既便宜又健康的選擇。上週,我到靠近深圳的河上鄉塱原濕地走走,看見不少本地農家在種植,當中有瓜有菜有米,令人嚮往的田園生活對於寸金尺土的城市人來說是不切實際的夢想。然而,近年水耕種植在香港大行其道,由小本經營至規模量產,夢想的田園生活或許可以在45層高的納米樓內實現。香港工業總會轄下的香港初創企業協會在去年底舉辦《第四屆初創飛昇計劃:配對日》,並以食品科技為主題,11家來自食品科技行業的星級初創以演示 (Pitching) 形式,直接向潛在客戶、投資者及合作夥伴介紹其創新產品及研發項目,進而深入探討研發、投資、成果商品化以至技術應用的可能性。 我當天見證到各參加演示隊伍的認真及獨特的產品、技術及商業模式,由於今屆以創新意念及先進科技為主題,應對食品行業痛點,同時亦要乎合社會未來需求,當中不少是未來食品、老人食品、用於食物包裝的環保材料、街頭小食等。而最特別的是本屆獲評核為星級初創的11家公司中,有3家是與水耕種植相關的公司,分別是Dewee、水耕細作(Farmacy)和青萌(Growgreen),Dewee是透過智能互動模塊(Smart interactive modules)隨意改變室內氣氛,利用獨立垂直式種植系統,將大自然帶入室內。水耕細作和青萌都是以室內水耕種植模式,水耕細作以全環按智能移動水耕種植機(Smart Mobile Farm)形式,而青萌的室內用智能水耕種植機(Hi-tech hydroponic smart grower)則利用可調節的LED植物燈照系統、智能監控系統及自動灑水系統。以科技打造室內菜園。 近年由於水耕種植的興起,愈來愈多這類初創企業出現,我估計目前大約50間。在新冠疫情下,無論是以觀賞價值和食物安全新鮮的角度,水耕種植的蔬菜瓜果都是大受歡迎,加上經濟下滑,很多人感到就業困難,走進水耕種植行業以小規模生存,也許是個既有需求又能達到成為城市農夫的夢想。然而成為水耕初創企業,也必須要對種植安全、法律責任、成本控制和供應鏈管理作深入了解和考慮,在量產水耕蔬菜中,整個過程需要定時調節光源、水分、監測植物的酸鹼度和溶氧量,確保最佳的生長狀態。網上亦有不少水耕種植課程提供給教育機構和初創公司,喜歡水耕種植的你不妨一試。 [...]

博客

廖錦興: 香港,再醒醒

還記得小時候父親經常說:「要讀好書將來才可出人頭地做白領,否則就要做苦力做藍領」,我讀書成績不好也真的做了藍領,但在工字仍能出頭的年代,憑努力拼搏進取的精神令我獲得業界認可和個人事業發展。香港曾有著這樣的歷史,漁村變成工廠,出入口變身為國際金融中心,但自回歸祖國後,角色漸漸變得模糊,消極的看法是當年的四小龍已經退色了,23年裡讓人能記起的豐功偉績不多,反而政治爭拗、人禍內耗拖了發展的後腳。2021辛丑牛年伊始,我嘗試庖丁解牛看看東方明珠是否能再發光芒。 2007年我曾閱讀一本由香港經濟日報出版的書籍「香港,醒醒」,邀請了香港社會各界領袖就政經發展作回顧及展望發表意見,涉及廣大的範圍包括金融、旅遊、物流、製造、創意產業、醫療、入才教育及政府管治等,基本上覆蓋主要的核心產業,可能當年只是回歸十年,政治選舉及房屋問題尚未惡化,所以篇幅不多。我當年閱畢「香港,醒醒」有感香港的發展快將面臨樽頸,顧名思義香港人要醒來了,因為幾乎每個範疇都「危危乎」,除金融中心尚算穩固外,其他產業正轉勢走下坡,周邊城市都陸續升級增值,受訪者都表示行業危機四伏,如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被廣州琶洲展館趕上,無論是展會面積、設備、管理,甚至連服務員的英文水平也達到國際要求。 旅遊業是香港的金漆招牌,美食、安全、歷史、交通網絡加上連接內地,香港多姿多彩的都市生活長期吸引西方旅客,2006年有2525萬旅客到港,旅遊所產生的相關收入達千億港元,但當年業界已發覺香港旅遊業老化,別說星馬泰韓日台已成為旅遊熱點,連鄰近的濠江(澳門)、內地都有後發優勢,更吸引年輕旅客,加上這些地區的工商業亦不斷發展,令MICE(企業商談Meeting 、獎勵旅遊Incentives、會議Conference、展覽Exhibitions)吸引旅客,因而漸漸轉到周邊城市。物流業更是慘淡經營,曾連續十餘年膺全球港口第一位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面對深圳鹽田的競爭束手無策,業界表示威脅已殺到埋身,當然更想不到的是2019年全球貨櫃碼頭排名第一位是上海港而香港則下跌至第八位。 回歸後的香港特區政府強調有四大支柱和六大產業,然而快將踏入回歸銀禧周年的香港在各個範疇均落後於區內競爭對手,作為60後的香港人曾見證東方之珠發出燦爛輝煌的時候,亦看到這小島因政治、管治的問題,昔日的光環逐漸褪色,各方面的產業都失去競爭力,猶如龜兔賽跑,原來後來的不是龜而是馬,內地的北上廣深都各自有發展的康莊大道,而大灣區九個內地城市亦整裝待發,連只63萬人口的澳門也有鴻圖大計。 「香港,醒醒」中,香港經濟日報集團主席用「心戚戚兮思危 路漫漫兮再闖」來表達對香港未來的憂心,很多書本中的憂慮在13年後的今天已變成事實,當然沒有人能預測2014年和2019年香港會發生嚴重的社會事件,但內地經濟的迅速發展已遠遠超過受訪者的預計。TVB牛年賀歲短片「祝願牛年 香港騰飛 衝上雲霄」中點出香港一些優勢:轉數高、有諗頭、拼搏、多元包容、靈活、能屈能伸、唔怕挑戰。Do姐話:「其實未夠,要香港人團結齊心珍惜香港一切,發揮香港精神,無論有多少困難挑戰都可迎刃而解,再創高峰」。若2021年再出一本「香港,再醒醒」,不知大家對香港的未來15年又會有何想像呢? [...]

博客

廖錦興:城市的變遷

生活在大都會的香港人,天天埋頭苦幹努力地工作,為的是追尋自己的理想生活,但怎樣的生活才是理想?實在因人而異。很多從世界各地而來的朋友盛讚他們眼中的香港,多元化、國際化、高效率、交通網絡一流,是美食購物天堂,當中歐洲友人最激讚,由於美言出自至友,所以我並不覺得這是客套話,再者我曾到訪不同歐洲國家工幹和旅遊,切身體驗地球的另一邊是有多麼進步的空間。然而過去十多年,香港人見證著內地的整體發展,雖然城市建設十分成功,但又被譏諷「硬件有餘,軟件不足」,然而現在就連二三線城市也硬軟俱全,我們也許要看看一個美好城市是怎樣打造出來的。 最近閱覽一篇內地有關城市社區治理的文獻,由中國經濟信息社的研究員撰寫,他利用構建一個三四線小城市的城鎮化發展的案例作為分析,以中國模式的城鎮化改造。例子是一個浙江省杭州市轄下的一個小社區,本地户籍人口5.9萬,外來人口25.3萬,均分佈在1.2萬家各類生產經營單位裡。人員流動大、追踪難度不比現在香港政府封街鎖樓找出新冠病毒不明源頭帶菌者容易。因此管理部門先從城市社區治理主要挑戰著手進行理順: 一) 大型社區的織密網格 由於區內累積人口稠密,過去亦欠缺規管,令樓房建設大小不一,人口密度頗大,樓宇雜亂無章。此外一些大型社區高層次人才集中,工作、求學的外籍人士增多,考驗社區網格員(一種在社區的網格化管理組織內,做具體工作的人員,在社區內擔當領導角色、當中可以是專業人士或知識份子如醫生、老師等,類似香港北區鄉村的鄉紳人士)的交流溝通能力和協調能力。透過社區網格員的了解和溝通,掌握社區內的具體建設問題,再一一理順。 二) 多元訴求需聯動方式化解 利益群體及訴求多元化,容易導致社區產生矛盾和衝突,管治單位為化解當中的糾紛設立調解中心,讓居民有一個排解的途徑,亦令整個社區的氣氛融洽,在投入新的思維和操作締造良好的基礎。 三) 社區自治利用組織激活 一個有待發展的社區必然是以基層市民為主要組成部份,亦必定有其固有思想、文化和風俗,在將城市化願景投入前,治理單位是要讓市民有社區自治能力,當家作主的時候也增加不少凝聚力和歸屬感,當大部分市民都具備以家的心態來看社區,再由當地組織推廣與時俱進的現代化建設,激活新思維,更能做到事半功倍之效。 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閱覽內地城鎮化的相關文獻時,的確有不少難度,不只是頗多內地地道詞彙,亦難以用香港人的角度去審視內地獨有的文化特質。然而我能體會到成功打造一個現代化建設城市,並非只靠法律和行政指令便可,必須既有「道」加上「理」才可事半功倍。 [...]

博客

廖錦興:以仲裁解決商業爭議有利中小企發展

香港面對新冠病毒和全球經濟下滑的困境下,零售業、旅遊業及進出口界別都承受著巨大壓力,各自掙扎求存。然而金融界並不見有明顯影響,股票市場仍舊交投暢旺,房產買賣持續穩定。去年底,英國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發布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指數以五類競爭領域的數據為依歸,包括營商環境、人力資本、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平,以及聲譽和綜合。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上,紐約和倫敦佔據頭兩位,而順位第三至五名分別是上海、東京及香港, 而香港同時亦是在亞洲中排名第三。,港府回應指香港正緊貼國際政治和市場變化要靈活走位。其實除了整體排名,在量度國際競爭力方面,還可以利用另一套指標,那是解決具爭議性的法律框架及其效率,在亞洲地區,香港在仲裁專業方面具有非常高的認受性,港府應全力推動及發展成為國際仲裁中心,這無疑是香港軟實力的優勢。 香港的《仲裁條例》在2011年生效,以《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UNCITRAL Model Law on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為基礎,統一了本地和國際仲裁的體制。這是香港仲裁專業的重要里程碑,不只是強化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角色,亦能突出以仲裁解決爭議的優點,例如尊重爭議各方的自主權,節省時間和金錢,並同時保障仲裁及相關法庭程序的機密性。其實香港在國際仲裁專業方面有頗長的發展歷史,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立於1985年,在亞洲仲裁專業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而香港能成為國際仲裁地位的其中一項獨特優勢在於,本地的仲裁裁決可以在《紐約公約》的140個締約國執行,而中港兩地已於1999年簽署了以《紐約公約》模式制訂的安排,因此內地亦會執行香港仲裁的裁決。 我作為工業界一員亦是企業管理者,多年來曾遇到不少與客戶和供應商的商業爭議,當然也避免不了對薄公堂,結果都是兩敗俱傷,往往反而是雙方法律代表收取巨額費用,漁人得利為終。眾所皆知,訴訟費用高昂,無論如何勝券在握,若在細節上稍有疏忽便會導致敗訴。縱然勝訴,對方也許要關門大吉,勝訴方也可能有所損失,因為漫長的訴訟程序令整個企業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也筋疲力竭,實在是得不償失。另在拓展自主品牌和商標時,企業投入大量資金建立的品牌形象和知名度,亦會面對頗多抄襲和模仿的爭議,中小企業面對天文數字訴訟成本也實在捉襟見肘,如果訴訟對方是大集團或國際大機構時,便更顯無奈。因此完整和健全的仲裁制度,對中小企發展業務確是重要保障。 [...]

博客

廖錦興:人工智能的試驗場

「技術日新月異,人類生活方式正在快速轉變,這一切給人類歷史帶來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奇點,我們曾經熟悉的一切,都開始變得陌生。」– 美國著名物理學家約翰馮諾依曼(John von Neumann) 在技術快速發展的趨勢下,1958年就為今天人工智能技術寫下了預告。人工智能與人類未來的關係密切,我們未來的日常生活將會大量使用各種由人工智能操作的設備。 全球許多先進城市都銳意打造自身成為智能城市,因此人工智能、機械人、智能汽車、智能交通是大眾首先想到的應用領域,有研究發現,這些領域中人工智能的商用化進程的確發展快速,相關工業領域亦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但當中汽車盲區是安全駕駛的重要隱患,深圳騰視科技有限公司研發及生產的智能輔助駕駛系統,可以通過視覺識別技術提示盲區裡的人或物體,同時該系統還可以監測及上報駕駛者疲勞駕駛、吸煙、打電話等違規及危害道路使用者的行為。據騰視科技創辦人謝兮煜說,2019年該公司視覺識別系統的收入約為4000萬元人民幣,其中30%來自海外,2020年因新冠疫情海外業務幾乎完全停止,只靠內地市場,然而由於內地的疫情控制良好,整體復工復產迅速,業務收入反而增長至6000萬元。 人工智能的發展迅速,新一代人工智能正在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廣泛應用於社會民生領域,激發創新活力和社會潛能,成為經濟發展新動力。然而人工智能帶來發展機遇亦與風險並存,對人類社會發展也可能帶來重大威脅。包括: 一)數據信息採集應用可侵犯公民權利,威脅私隱; 二)算法偏好可能加劇社會偏見或歧視,威脅公平; 三)機器深度學習難以理解人性和道德,無人駕駛汽車緊急避險等智能決策可能危及特定人群生命; 四)人機交互式產品廣泛應用令工作生活高度依賴,對人類的情感體驗及家庭社會關係帶來衝擊; 現時人工智能發展的科技倫理與法律問題研究已經在實踐中逐步探索和實施階段,2017年在中國國務院發佈《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了人工智能治理體系建設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因此在內地一線城市,如北上廣深甚至海南島的海口市都已加快在大規模商用化應用採用人工智能技術。誠然,人工智能這股科技洪流乃大勢所趨,亦不會逆轉,因此要將科技實踐在市場上,除了要花上天文數字的資金之外,還需要一個龐大人口作為真實的試驗市場,中國是極小數擁有上述條件的國家,也正好是個理想的試驗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