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Fluffy House 自己品牌自己救

如果你今天拿起筆,在紙上繪畫出卡通人物圖案,那值錢嗎?絕對一文不值。 如果你要讓這個卡通圖案變成可帶來收入的圖案,那要怎樣做?答案是你要實物化、與各種產品合作,或向其他商戶出售授權,將單純的圖案,昇華成能吸引客戶的品牌。 Fluffy House由多位年青人所建立,以原創卡通人物圖案開拓一片天地。 十年走來,他們經歷過商品化、代理權與銷售點的種種波折,最後仍然決定親自負責經營品牌的大小事務。 對於近年新興的授權產品市場,他們的經驗正值得我們借鑑。 Text / Stephen Wong Photo / Sam Kwong 本地卡通設計品牌Fluffy House創立於2007年,至今已有十年光景,談及當初決定起步的因由,原設計師Lammy指出,她一直喜歡繪畫及設計,當時在日資公司工作,其時老闆則建議她不如嘗試自立門戶:「那時候我的老闆得知我有設計卡通人物的興趣後,就提到在日本的話,設計這種卡通人物或是吉祥物圖案可以很賺錢,就提議我不如也試試看。」 以系列化點石成金 Fluffy House發展至今目前大約有十多款角色及模型,從最初粉墨登場的「雲先生」,以至後來再加入「雲妹」,與及鴨子、熊、兔子等眾多角色,造形以童真及簡約為尚,以最基本的配色及線條設計,呈現出足以吸引大眾的親和力,亦能以統一的風格,傳達出背後關於悠閒生活態度的訊息。 Lammy說:「我們在最最初的時期,是以設計插圖為主,例如製作明信片等等,一開始成績尚算不俗,可是我們很快就碰到了瓶頸。我們發現,在市場當中如果沒有方法突出自己的產品特色,別人很難會記得你的品牌,也無法有長遠的發展。因此我設計出最初的『雲先生』,作為Fluffy House的第一個character,從此開始主力於角色設計。」 接受我們訪問的包括三位Fluffy House的創辦人,他們最初均以業餘性質經營,亦有數年曾以工餘時間,在賽馬會的JCCAC市集中擺檔。後來恰巧遇上了製作燙膠模型的負責人,就試著製作了第一個「雲先生」的模型,再想辦法去銷售,可是卻馬上觸礁。主要負責管理及銷售的Sam說道:「當時有台灣展商跟我們接洽,將第一批的模型拿到台灣去銷售,最後卻跟我們匯報說賣出不到10個,甚至有部份是割價求售。當我們親自到展場去看,卻發現台灣展商將我們的模型放在一個根本不起眼的位置,那當然賣不出去。經此一役後,我們決定不再假手於人,之後再設計多一個角色,然後親自拿到展埸中去銷售。」 從所托非人到親自出手,市場反應果然立刻天壤之別。在同一個展場中銷售的反應極佳,幾乎被客戶一掃而空,Sam指出:「那時候我們發現,原來將產品系列化之後,客戶的接受程度會更高。當他們買了頭一款,很可能就會一併連同系列角色都買回去。因此我便開始設計更多角色,漸漸打開了市場。」從香港開始走到台灣,從實物展場走到目前的Facebook/Instagram網絡營銷,Fluffy House總算開啟了眾多能接觸客戶的銷售點。 捍衛代理權之戰 三位負責人指出,從設計一個卡通圖案,到製作一個成品,然後要找地點銷售,或者跟商場及其他商戶合作,凡此種種,背後均涉及「授權」的概念,即要將屬於自己的原創圖案,交給之前素未謀面的代理方,而授權產業在香港卻仍然方興未艾。 Lammy指出,曾經有生產代理商看見他們的銷售有所小成後,便遊說他們簽約十年的代理權:「那間代理商跟我們說:『你將代理權交給我們,我們會負責出資金替你們生產、替你們銷售。』可是當我們去觀察過他們的銷售方式,卻覺得他們只是以『又平又靚』的價格作為招徠,遊說不同的設計者對他們出售品牌代理權,但卻未能真正了解品牌的內涵,去循序漸進地經營品牌本身的價值。」 三人均說到,當他們聽見「十年」的授權合約,即感到懷疑以及難以接受,亦無法相信將品牌的版權售予他人十年之久,即有機會打造一個成功的品牌:「香港極為缺乏專門負責『授權商品』,或是『卡通人物商品代理』的代理商。我們當然可以來者不拒,只要有生意就接,然後賺錢,可是如果我們不慎推出了跟我們形象不合的商品,那將造成對品牌的長遠傷害,甚或會超過對於在金錢所獲得的利益。我們亦不可能給你十年的代理權,一旦失敗,那就會浪費了十年的光陰。」 作為設計師的Lammy坦言,即使站在品牌經營角度去想,他們還是需要挑選合作對象,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去了解代理方的背景,跟他們面對面傾談,去與對方協調,從而篩選出真正能夠有利於雙方,又能令品牌有正向發展的合作對象,他們亦曾經希望為了保持品牌的形象,而拒絕眾多商場的邀約。 十年走來.在銷售之外…… Fluffy House於去年聖誕節期間即曾與恒隆合作,於鰂魚涌康怡廣場設立主題模型佈景擺設,並有設有Pop-up Store,又與商場當中的商戶「抹茶館」合作,設計帶有Fluffy House角色圖案的食品。目前他們的眼光已遍及台灣、中國內地以及泰國,更笑言泰國人意外地喜歡他們的產品,並且有充足的購買力,是他們其中一個重點市場。 說到經營上的困難,他們說除了代理授權之外,到底還是錢的問題。最初他們每個人也是業餘性質參與,必須想辦法慢慢打開市場,賺取足夠的金錢,去養活品牌中的成員,令他們有更多時間去投入經營。Pak笑說:「不只在於品牌本身的銷售方面,甚至是在工作以外的股票、樓市,你亦要有所經營。在十年前,Lammy她說想要建立一間像Hello Kitty等級的企業,我就知道,這不能單靠我們一萬幾千的人工就能做到。香港的物價太貴,你有太多事情要兼顧,我們亦因此要有學習理財的能力。到有天我們能夠full-pay買樓,不會令家裡有經濟壓力,我們在經營上就會更輕鬆。」 Pak表示,這亦是他對有意經營授權產業,或是透過設計卡通圖案而成立品牌的新參與者的意見:「當你有過理財的知識後,你對於做生意的設計就會『一理通、百理明』,對於做生意,經營也會更有概念。據我們所知,的確有設計師會將原創的圖案賣了給代理商達十年之久,一心想要從事設計,而罔顧經營上的事項,那倒頭來還是不會成功,自己的品牌始終是自己的事情,由自己親自負責,才應是最佳的經營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