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陳卓賢:出好產品的公司,不一定代表值得投資?

所謂「有麝自然香」,好產品容易受市場青睞,有助公司盈利,應可推斷為值得投資的好公司……但實際上卻非如此。除產品因素外,好公司是由良好的商業模式、管理營運和團隊合作共同搭建,如果缺乏良好的管理,即使有好產品都不會給公司帶來好收益。 「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分析一間公司時,亦會先考慮管理層的素質,如果管理層不正直,或讓投資者不信任,他是不會考慮投資這企業的。他認為,正直的管理層會將股東的利益放在企業的日常營運中;如果是沒有能力或缺乏誠信的管理層,即使公司盈利豐厚,也可能會把公司當成自家金礦,留給投資者的往往不多。 但管理層的素質不易被外界所認識,投資者要如何知道這些管理是否失敗呢?股神的師父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就提出三大訊號作參考,這些數據都可從財報中查找: 1. 在經濟繁榮時期,對股東的投資,連續幾年都沒給出滿意的回報 2. 銷售的邊際利潤,沒有達到整個行業的邊際利潤 3. 每股收益增長,未能達到整個工業的平均增長 當以上訊號同時出現,很明顯是管理出了問題。實際上,股東亦可在股東大會上提出並要求解決方案;如果管理層對股東的反應敏感及重視股東的話,自然意識到合理解釋的需要,於是會迅速尋找答案,以便在受質疑時立即應對。 企業愈大,管理就愈複雜,存在的問題亦會愈多;由其是企業的內部鬥爭問題,往往會導致管理層及股權變動頻繁,造成公司營運不穩;另一方面,如果員工本身不會自發做好本職,只懂聽從高層指示,一旦管理層離職,整個企業就很容易土崩瓦解……即使產品再優秀,企業都缺乏長期競爭的本錢。 [...]

博客

陳卓賢:信「印度神童」定「股神」?巴菲特的2021年三大財經預告

印度神童去年預告2月出現的「六星連珠」會引發經濟衝擊,果然美股及港股都在過去一周持續急跌,究竟是巧合亦或是預測準確?但與其相信神童,價值投資者應會更相信「股神」巴菲特。一年一度的巴郡業績出爐,每年「股神」都會寫一封信給股東作未來一年投資建議,相信他眼光的人都會視之為每年的「預言」,具有一定前瞻性。 今年信中也循例披露巴郡的前十大重倉股,過去一年則分別為:蘋果、美國銀行、可口可樂、美國運通、威瑞森、穆迪、美國合眾銀行、比亞迪、雪佛龍及Charter通信,其購入成本為1086.2億(美元.下同),市值則為2811.7億美元。此外,今次信中亦交代了三個重點可作參考,包括: 1. 不要沽空美國 巴菲射引多數晶美國成功企業作為例子,呼籲投資者不要賭美國輸。 「美國到處都有成功的故事。自誕生以來,那些有理想、有抱負。但往往只有很少的人通過創造新事物或改進舊事物取得了超出他們夢想的成功……我們仍保留憲法所賦予我們的成為『一個更完美的聯邦』的願望。在這方面的進展是緩慢的、不均衡的,而且常常令人沮喪的。然而,我們已經向前邁進,並將繼續這樣做。我們始終堅持的結論是:永遠不要賭美國輸。」 2. 看好再生能源 強調了兩間巴郡的全資美國重資產企業——BNSF鐵路公司和巴郡哈撒韋能源公司(BHE)。 「重資產的公司可能是很好的投資。事實上,我們很高興看到我們的兩大巨頭——BNSF和BHE……可再生能源的出現使我們的項目成為社會的必需品。從歷史上看,長期以來盛行的燃煤發電都位於人口密集的地區。然而,新世界風能和太陽能發電的最佳地點往往是在偏遠地區。當BHE在2006年評估情況時,對西部輸電線路進行巨額投資已不是甚麼秘密。然而,很少有公司或政府機構在計算完項目成本後有財力舉手……BHE都將成為提供更清潔能源的領導者。」 3. 債券不是投資的好選擇 雖然近期債券殖利率持續上升,但巴菲特仍是不看好債券前景。 「現在債券也不是好去處。你能相信最近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年底的收益率是0.93%——比1981年9月的15.8%的收益率下降了94%嗎?在某些重要的大國,如德國和日本,投資者從數万億美元的主權債務中獲得負回報。全球範圍內的固定收益投資者——無論是養老基金、保險公司還是退休人員——都面臨著暗淡的未來。」 最後,巴菲特向大家重溫一次價值投資的真諦:「持有股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正和』遊戲。事實上,一個耐心且頭腦冷靜的猴子,通過向標普500的上市公司投50個飛鏢來構建投資組合,隨著時間的推移,將享受股息和資本利得,只要它不受誘惑改變原來的『選擇』……生產性資產,如農場、房地產,當然還有企業所有權,都能產生財富——大量的財富。大多數擁有這些房產的人都會得到回報。所需要的只是時間的流逝、內心的平靜、充足的多元化以及交易和費用的最小化。」 [...]

股市

「巴菲特背後的男人」——查理.芒格談市場競爭

許多市場最終會形成兩到三個大競爭者——或者五到六個,其中有些市場裡壓根兒沒有人能賺到甚麽錢,有些市場裡每個競爭者都做得不錯。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在研究,為甚麽有些市場裡競爭比較理性,股東們獲得的回報都不錯,而有些市場里的競爭則讓股東血本無歸。 舉航空公司的例子來說吧,我們可以想到航空公司們為世界作出的各種貢獻——安全的旅行、更好的體驗、能夠隨時飛向你的愛人等等;但是,這個行業自從萊特兄弟的時代以來,給股東們回報的利潤是負的,而且是一個巨大的負數。這個市場里的競爭是如此激烈,以至於一旦放開監管,航空公司們就開始(大降價)來損害股東們的權益。 然而,在另外一些行業裡,比如麥片行業,幾乎所有的競爭者都混得挺舒服。如果你是一家中型的麥片生產商,你大概能有15%的資產回報率。如果你的本事特別好,甚至能達到40%。但是為甚麽麥片這麽掙錢呢?在我看來他們整天搞各種瘋狂的營銷、推廣、優惠券來激烈競爭,竟然還這麽掙錢?顯然,品牌效應的因素是麥片行業有而航空行業沒有的,這可能是個主要因素。或者麥片生產商們有共識,認為誰都不可以那麽瘋狂地競爭——因為如果有一個二楞子視市場佔有率如命根,比如說如果我是家樂氏的老板,然後我決定要搶佔60%的市場佔有率,我想我可以把這個市場的大部分利潤都給弄沒了。這個過程中我可能會把家樂氏給毀掉,但是我想我還是可以做到(佔據市場以及消滅行業利潤)。 你應該有信心去顛覆那些比你資深的人,條件是他們的認知被動機導致的偏見蒙蔽了、或者被類似的心理因素明顯影響了。但是在另外一些情況下,你應該認識到你也許沒有甚麽新意可想——你最好的選擇就是相信這些領域中的專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