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聶振邦:2022年選股績效回顧及2023年展望

踏入2023年,祝大家人生、家庭、健康和投資都有美好的開始! 2022年,環球股市經歷異常欠佳的一年,已穩步上揚見稱的美股為例,三項主要指數道指、標指和納指均錄得2009年以來最大的單年跌幅,分別累跌8.78%、19.44%和33.10%,表現最差的納指之跌幅,更是自2000年以來第三大,與2000和2008年分別累跌38.80%和40.54%比較實則相距不遠。至於港股表現,於2022年恆生科指累跌27.19%,出乎市場預期跑贏美股納指;而恆指和國指全年則跌15.46%和18.59%,同見跑贏美股標指,故此總結全年,港股表現絕非不少投資者想像般差,相信與去年11月和12月見顯著反彈有關。 選股超過八成跑贏恆指 雖然如此,港股就恆指而論,去年波幅達10,453點 (25,050 → 14,597點),為2010年以來最大波幅,而去年跌幅15.46%亦是2012年以來最大跌幅,事隔長達10年,正是去年港股投資者選股挑戰所在。故此回顧去年筆者分析股份表現,合共分析245隻股份 (即發佈了245篇分析文章),按上市價或分析後緊接開市價計起,截至2022年最後一個交易日 (12月30日) 收市價,平均升幅為39.83%,為2015年從事發佈股份分析文章以來,表現最差的一年。雖然如此,筆者想指出上述分析的245隻股份,表現優於恆指的有199隻,佔比為81.22% 七成股份升不少於一成 在去年嚴峻的市況,仍能選出逾八成跑贏恆指股份,為數多近200隻,相信已屬於有所交代的表現。於選上的245隻股份,升幅不少於一成的有169隻,佔比近七成。其中升幅不少於兩成的有122隻,於169隻股份之中超過七成二。至於倍升股方面,期內選出22隻,自2017年以來首度未能完成年內選出不少於30隻的目標。若考慮到2021年12月分析的股份,就2022年初進行2021年績效檢視時近乎全數股份觀察期均少於一個月,於2022年有5隻晉身倍升股,連同上述的22隻,合共27隻倍升股,相對30隻的目標屬輕微不達標。 用了整整兩天資料處理 另外,若就著2015年4月4日發佈首篇分析文章計起,截至2022年12月底歷時接近八年,總計分析1,845隻股份。於去年最後交易日收市後,筆者用了整整兩天更新和覆檢所有股價和統計數字,望能讓大家感受到筆者在分析上的誠意。目前有608隻為倍升股,佔1,845隻接近三成三,平均分析3隻股份,大概有1隻為倍升股。相對截至2021年底的533隻,增加73隻,扣除上述的27隻,即透過過去多年努力,面對去年嚴峻市況,仍有46隻倍升股進帳,相信對筆者和大家都感到有點欣慰。 展望2023年,觀乎截至2021年底統計,當年選出32隻倍升股,而截至2022年底增至44隻,增加12隻,反映股份分析後醞釀至倍升需時。由此推斷就著2022年選股表現暫時僅22隻為倍升股,配合港股已於2020至2022年經歷了連續三年跌市,恆指仍在20,000點以下,僅處於2016年3月水平,可望今年錄得三年跌止步,迎來不少於10.00%的反彈,所以預算於2024年初回看2022年的選股表現時,有信心屆時已超過30隻倍升股,暫可對年選30隻倍升股的目標,只是看為在2022年是滯後達標,而2023年的目標,則維持年選30隻倍升股,希望明年初再做回顧時,能為大家展示滿意成績! 聶振邦(聶Sir)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