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黃偉雄:對《2021年收入(印花稅)條例草案》之建議

疫情下政府推出多輪防疫抗疫基金及保就業計劃,合共推出約數千億元的逆周期措施,已錄得連續兩個財政年度的赤字,而最新的中期財政預測亦推算經濟帳戶在2021年至22年度起,連續5年錄得赤字。為讓政府有足夠財政儲蓄應付日益增加的公共財政壓力,本會原則上同意當局調高股票交易印花稅的稅率由0.1%至0.13%。   現時買賣雙方均需按股票售價或價值各付0.1%的印花稅,有關稅率自1993年起已被三度調低,1993年4月1日起,售賣或購買任何香港證券須課繳印花稅,收費為每張售賣及購買單據所載的代價款額或價值的0.15%;1998年4月1日起降為0.125%;2000年4月7日起則進一步降為0.1125%。本會認為政府現時因應財政狀況調高至適度的0.13%,做法無可厚非。 過去十年,股票印花稅是政府重要的收入來源,每年都為政府帶來200至 370億元的收入。假設有關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稅率建議實施後,預期可為2021至22財政年度中的8個月,帶來80億元的額外收入,全年的額外收入則達120億元,可望充實政府庫房,應付短中期的財政需要。 本會早前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進行《市民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後的經濟和社會狀況意見調查》,以了解市民在疫情下的經濟情況,以及對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措施的看法。調查結果顯示,在增加股票印花稅方面,以個人每月收入來看,不論是基層人士或中產人士的支持比例相近,印證不同收入階層人士傾向接受是項政策,較受影響的中產人士亦相對不介意。 本會明白有關建議將增加股票買賣的交易成本,但相對其他國家及地區,例如美國、英國、內地等地方均有徵收股息稅,香港需要繳納的稅種已經較少,相信對整體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影響較少。 鑑於政府目前尚有足夠財政盈餘,本會冀望政府顧及社會經濟環境,審慎考慮施行措施的時間,適時檢討措施成效,包括實施後對香港上市股票交易量之影響,以保持香港股票市場的競爭力。   撰文:黃偉雄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長     [...]

博客

鄧淑明:找緊中國新基建的機遇

去年,內地提出「新基建」概念,務求以創新科技把基建智能化,對沖經濟下行壓力,促進新經濟。範圍涵蓋甚廣,包括5G、物聯網、人工智能、數據中心,以及傳統如鐵路、機場、水利等的升級整合。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估計,未來11年新基建將耗資高達13萬億元人民幣。投資如此龐大,香港可如何找緊這個機遇?   從金融方面來看,新經濟的特色是輕資產,不像舊經濟融資時銀行必須抵押擔保,而且往往長期未有盈利,一如不少今天取得成功的電商。港交所董事總經理巴曙松教授表示,實施上市制度改革後,已有150家新經濟公司在港掛牌,包括不少未錄得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和第二上市企業,累計集資4,800億港元,他認為香港「有條件成為支持新基建的融資中心」。 而且,政府近年積極推廣金融科技,並大手扶持初創發展。本地初創社群Whub指出,香港於2019年在金融科技發展已成功打造了幾個「獨角獸」(未上市但估值達10億美元的初創),包括TNG、Welab、Airwallex、BITmex,可見實力非凡,我認為本港如能繼續在不同領域努力,如跨境金融,可有助強化新基建的實力。 此外,香港在基礎科研的實力強勁,在不同的國際評核中也能躋身前列,如「SCImago期刊及國家排名榜」(SJR),根據學術論文被引用的次數及影響力,從1996年至2019年,本港在人工智能領域於全球190個經濟體中便排行第十。港產「獨角獸」商湯科技的行政總裁徐立早前曾表示,香港科研基礎頂尖,是內地有所不及的。而基礎科學研究正是新基建中重要一環,相信香港的科研實力可在新基建中大有發揮。 事實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除要照顧舊經濟外,更要像內地般致力加強新經濟基礎。 新基建已成為推動中國新經濟發展的重大策略,香港應積極參與,以激活本港經濟,並有助鞏固本港在大灣區以至亞太區的優勢。       撰文: 鄧淑明博士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創會會員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   [...]

博客

陳繼宇:逆市中尋找新機遇

疫情新常態下,如何在逆市中尋找新機遇成為熱門課題,今次就從策略管理學角度去分析一下,希望能助大家於逆市殺出新血路。 首先看看「市」從何而來,一般來說,有需求,供應穩定,可以稱之為「定市」;需求增加、對手降價、自己未能提供足夠供應,都可以稱為「逆市」,還有像現在政府因應疫情實施的限聚令,市民對飲食的需求沒有減少,只是被外在條件壓制。企業此時必須思考如何滿足這些仍然存在的需求,是否需要轉型。 那麼機遇在哪?機遇是相對的,我們常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例如在疫情初期,某視像通訊軟件的股價爆升,同時間亦有不同的視像通訊軟件在市場供應,如何能即時對應市場上突如其來的需求會是關鍵,什麼策略能把握到機遇,總括來說就是要先找出方向。 企業可以從不同角度尋找方向,簡單來說可以「打橫、打直、打斜」去分析。首先是「打橫」,如收購、合併、結盟、加盟、收縮。例如收購多間小型補習社,合併為一間大規模的聯營補習社。而轉型亦是橫向的發展方向,例如爆谷機生產商因疫情下戲院未能營業,可轉型生產罐裝爆谷。 「打直」指的是增值鏈向上向下、向前向後、將業務的某個階段分拆或外判。而「打斜」指的是中線走位,例如在疫情下酒樓變成街市,街市不是什麼新事物,如何能突圍而出?企業要思考的是行業的痛點在哪?自己有沒有能力解決這些痛點?傳統街市的痛點是衛生、服務質素,酒樓環境比街市好,而且他們亦懂得選擇食材,質素自然有保證。酒樓亦無需全部轉為街市,可以3線走位,堂食、外賣及銷售食材同時進行。 於現時的新常態下,營商模式需要不停轉變,除了知己知彼,同時要循理而進,即從邏緝策略去思考問題,無理而行,以創新的方法殺出新血路,方能抓緊逆市中的機遇。     撰文:陳繼宇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資訊科技總監 [...]

博客

邱柏民:淺談中港兩地的陪審員制度

香港很多案件審訊當中都會出現陪審員,此制度的存在與香港曾作為英國殖民地有很大關連。《基本法》第八十六條規定,香港實行的陪審團制度會繼續被保留。根據《陪審團條例》第四條,陪審員一定要是品格良好的香港居民,他們要具有對審訊採用的語言足夠的知識及理解能力。在審訊過程中的內容必須絕對保密,但審訊時卻不需要給任何定罪或不定罪的原因。 中國歷史上並沒有陪審團制度,但在30年代初期,邊區和解放區都實行了人民陪審員制度,直至2004年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完善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決定》,並在2005年5月1日起施行,人民陪審員任期為五年。為了保障人民陪審員行使權力,規定人民陪審員和法官組成合議庭審判案時,人民陪審員所佔人數比例應當不少於三分之一。 在2016年第一批港籍人民陪審員在深圳前海就職,這批陪審員多數是由前海港資企業、聯營律師事務所推薦,也有少數是自薦。港籍陪審員的選任條件,不僅要符合《人民陪審員法》規定的擔任陪審員的基本要求,還設置了候選人需具有:金融保險、知識產權、互聯網、現代物流或融資租賃等方面的專業知識或從業經驗,是名符其實的“專業陪審員”。 前海法院將港籍陪審員分為“普通陪審員”和“專家陪審員”兩大類,其中的“專家陪審員”按照:金融、貿易、財會、股權、知識產權等分為五個組別。建立了“專業法官 + 港籍陪審員 + 行業專家 ”的專門審判機制,通過港籍陪審員制度對接國際通用的規則和體系,有效消除因制度理念和生活環境差異對司法公信力的影響,提升了涉外案件審理的專業水平化。 在2019年深圳法院重點著眼於創新涉外、涉港澳台商事審判機制,深化深港澳司法交流合作,研究推動粵港澳法治領域協調機制,全力保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邱柏民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

博客

劉敏儀:科技是文化藝術升級的燃料

「藝術科技」(arts tech),它是個具有豐富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名詞。藝術」從精緻的藝術文化帶到人們的日常生活,「科技」無所不在地便利個人到群體的重要連繫。世界發展瞬息萬變,看似互不相關的「藝術」與「科技」也逐漸慢慢融合起來。   藝術科技其實早已遍佈生活,在英國、法國,一些博物館會將科技融入藝術中,在一些傳統藝術作品添加新的元素,以嶄新的形式表達,例如東京TeamLab無界美術館展出的互動數碼裝置等。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各行各業,人們生活大受限制,欣賞藝術品就更為困難。故此世界各地的藝文機構紛紛開始開放網上資源,透過網上渠道進行視像演出和虛擬導賞等服務,讓人們不受疫情限制,仍然能繼續將藝術帶到生活中。疫情把兩者結合並帶來更多的機遇,創新科技讓我們能夠足不出戶便可欣賞各種各樣的藝術表演,更打破藝術與其他界別的隔膜。 「藝術科技」作為一個嶄新且代表未來的藝術形態,它附着能影響甚至改變人們對藝術及文化的觀感。科技為藝術家創造更多的可能性,也為藝術界和創意產業帶來得更多機遇。「藝術科技」將會是一片充滿潛力的藍海,值得香港進一步積極開發,與世界一起邁步向前,煥發藝術文化的新氣象,讓香港文化之都的形像在世界上更進一步,發展得更遙遠。 生活的美好感受不可欠缺藝術的美感與科技帶來的實用性。讓科技為藝術賦能,在藝術之路上追求更多不同體驗,滿足人們對精神和美的追求。但只是利用科技作為工具,並不是真正將藝術和科技結合,只能算是發揮了藝術科技潛能的冰山一角。要把科技融合為藝術的一部分,就要把前者注入設計概念的根本。期待着藝術家創造更多關於科技和藝術的多元融合成果。 如果科技與文化融合必須經由藝術才能產生創新的動力,那麼科技絕對是文化藝術升級的燃料和藝術家的新選擇。   撰文:劉敏儀博士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理事 中西區文化藝術協會主席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