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萬方家族辦公室 成意甲祖雲達斯贊助商

以香港為總部的聯合家族辦公室萬方家族辦公室 (Raffles Family Office)宣佈與世界知名球會祖雲達斯達成合作關係。雙方合作關係於本年度球季(2020/2021)展開,為期三年。根據合作協議,萬方家族辦公室將會成為祖雲達斯的官方區域合作夥伴,合作區域涵蓋亞洲五個地區,包括大中華地區及新加坡。 萬方家族辦公室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關志敏(右)與祖雲達斯亞太地區董事總經理Federico Palomba(左)交換球衣,象徵雙方開展合作。 萬方家族辦公室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關志敏表示, 萬方家族辦公室有幸能夠成為祖雲達斯的其中一位亞洲策略合作夥伴,並為他們提供支持。萬方家族辦公室與祖雲達斯的合作夥伴關係象徵兩者的共同信念:守護家族遺產傳承、奉獻與團體的精神和以創新開拓新領域。這次合作體現了公司的核心理想──在充滿活力和樂趣的環境中以高效的執行能力來為客戶創造真正的價值。 對於是次合作,祖雲達斯首席營收官Giorgio Ricci表示,合作將有助球會和萬方家族辦公室實踐拓展亞洲市場的共同目標。雙方將在一系列品牌和營銷活動上進行合作,包括為萬方家族辦公室的超高淨值客戶、業務合作夥伴和員工提供專享的獨特禮遇。球會也打算將在未來攜球會一線陣容到訪亞洲。 祖雲達斯亞太地區董事總經理Federico Palomba表示,期待通過與萬方家族辦公室一起開展一系列個性化活動與計劃,為其尊貴客戶實現最佳體驗。         [...]

企業策略

家族辦公室|履行企業與財富傳承重任

亞洲富豪近年興起成立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打理投資。隨着亞洲富裕家族及超高淨值人數急增,對家族財富傳承和家族其他方面的傳承需求殷,故不少企業家設立家族辦公室,來處理財務和非財務上的需求,例如家族治理、遺產保護、教育、保險、慈善、投資和家族企業監管等,履行企業與財富傳承的重大功能。隨著財富和億萬富翁數目在亞洲進一步積累,在本港成立家族辦公室的需求也會不斷增加,這門新興業務前景相當秀麗。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鄺銘漢 據證監會去年發布數據顯示,至去年底,香港私人財富管理資產已達1萬億美元(約7.8萬億元)。報告顯示,受訪機構預計4年後(即2023年),香港管理資產總值約49%將來自中國內地,較現時的34%明顯提升。中國財富增長外,家族辦公室和新一代客戶也是行業增長動力。 根據美國家族辦公室協會(Family Office Association)的定義,家族辦公室是:「專為超級富有家庭提供全方位財富管理和家族服務,以使其資產長期發展,符合家族預期和願景,並使其資產能夠順利地跨代傳承和保值增值的機構。」有學者指出,隨著近年家族辦公室興起,一般由家族聘請專業人事專門負責,以專責處理財務開始。隨着家族財富的增長和家族需求的複雜化,家族辦公室會隨時間從一個簡單的創辦人辦公室發展成一個複合式的全面業務辦公室。尤其在亞洲,目前的新興家族辦公室,往往以財富保值或增益為主要的工作任務或功能,聚焦家族財富的傳承。但不少家族企業一般運用家族辦公室來處理財務和非財務上的需求,例如家族治理、遺產保護、教育、保險、慈善、投資和家族企業監管;其所管理的金融資產是家族經多代所積累的財富。家族辦公室作為一個因家族利益而成立的機構,只有唯一一個目的,就是獨立維護家族的利益。此外,也會根據家族的目標而成立,因此家族必須得到有能力且可信賴的內部員工和第三方專業人士協助,為各成員在家族企業內利益分配,維持其「中立性」。 傳承學院 李志誠:家族辦公室 [...]

環球時事

【理財專家】關志敏:重新定位大時代 ─ 香港何去何從?

一直以繁榮穩定見稱的香港近來局勢動盪不安,連月的示威運動加上中美貿易戰,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作為金融業的一份子,當然不希望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動搖;但大環境氣氛晦暗不明,就連筆者兒子就讀國際學校的外籍同學家長,也改變計劃將原本在香港升讀的兒子送返外國留學。外國人怕局勢不穩選擇回國發展,外資企業撤資之說也不難理解。 在社會運動的大氣氛下,眾人「定位」清晰,走到連商店食肆也能以「顏色」定位的大時代,香港也不妨藉此時機 「重新定位」創造價值!過往,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經貿交流的重要門戶,經濟因而迅速起飛。不過隨著中國大陸市場逐漸開放,香港的優勢已漸漸消失。近年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平均每星期就有兩位億萬富豪誕生。預計2020年,中國的可投資金融資產將增至26萬億美元,與3年前相比增長率為30%,資產增長規模可謂相當驚人。亞洲可謂是世界財富管理業的增長引擎,而中國亦是當中最大的貢獻者。既然香港在中國對外經貿優勢「定位」上式微,不如藉此時機「重新定位」為財富管理中心,成為中國及亞洲連接世界的主要平台。 從事財富管理行業,過往東方之珠地位超然,財富管理行業模式偏向把資產集中於本地的金融產品。但經歷多次經濟風暴,大家都學懂了雞蛋不能放於同一籃子的道理。財富管理模式也由把資產集中於本地的金融產品變得更全球化,把資產分散到世界金融產品上,以創造更多價值!坐擁地利優勢及自由經濟體系的香港也逐漸成為亞洲及中國資產配置到世界的跳板,這也是近年「家族辦公室」在亞洲興起的原因。 根據Campden Research報告,全球現有7300間家族辦公室,42%位於北美,32%位於歐洲;而位於亞洲及新興市場的家族辦公室只有18%及8%。據統計,目前全球單一家族辦公室的總資產管理規模達5.9萬億美元,而中國可投資金融資產將達26萬億美元,可見潛力之大。同為亞洲金融之都的新加坡政府似乎早已預見財富管理行業在亞洲的龐大發展潛力。早在2000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開始規劃將新加坡塑造成財富管理中心,推行措施吸納來自歐美的財富管理專才,同時亦不斷改良相關政策。時至今日,新加坡與財富管理相關的政策法規已發展至第三版本。相比之下香港只是剛剛起步,即使能成功定位也要努力追趕。不過港人以效率和靈活思維聞名,即使面對困境也能迎難而上。經過多個風浪,「毋懼低潮,香港一定得」這個信念早已烙印心中,這也是筆者當初成立家族辦公室時選擇以香港為總部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