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梁穎雯:美國大選對於家族財富傳承風險規避的啟示

11月3日美國大選舉行,到目前為止還未知花落誰家,兩位候選人也繼續保持備戰狀態,讓整個市場繼續彌漫著不穩定因素,後市發展如何?大家還是保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希望明天會更好。   在傳承規劃的角度來看,像美國大選或者近來金融市場不同類型的黑天鵝事件而引發不同的不穩定因素,正因為此,我們需要為客戶計算多方面的風險,保持家族的穩健,從而保障家族的方方面面,讓家族的和諧與穩定可以世代相傳,事業永昌。 在考慮風險的時候,可以從多種不同的角度分析,例如: 傳承風險:什麼時候傳承給哪一位家族成員,如何可以避免大家的潛在不和諧? 投資與資產保護的風險:市場波動會否引發家族位於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資產貶值? 移民風險:哪一個國家移民比較好?是拿綠卡還是進行永久的身份規劃?移民海外居住環境的安全與穩定性,到底是否需要移民? 兒女教育學習風險:兒女應該在本地還是海外升學?當下是否接受到最恰當的教育,讓他們不會誤入歧途?是否已經透過現在的學校以及家庭教育,給他們灌輸正確的家庭觀念? 慈善捐贈考慮:什麼時候捐給不同的慈善機構,甚而可以為家族透過捐贈達到公司節稅的效果? 就以上的考慮,其實也沒有既定的答案,因為都需要與客戶有著緊密的聯繫,瞭解他們的需要,從而因時制宜安排並修改相關的解決方案,透過不同類型的工具,例如:家族信託、投資服務、教育諮詢、稅務諮詢、移民諮詢、慈善規劃等,為家族企業在面臨不同類型風險的時候,都可以從容應對。 家族傳承規劃,是一個長期的安排,所以更加偏向保守,需要加強對抗外來風險的能力。大家在2020年面對不同類型的風險的時候,是否也需要考慮一下自己家庭對抗風險的能力?       撰文:梁穎雯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凱銀信託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

名人系列

創富求變 呂志和 呂耀東

嘉華集團主席兼創辦人呂志和縱橫商界超過半個世紀,憑著與生俱來的生意頭腦及創新求變的思維,白手興家打造涵蓋地產、娛樂休閒、酒店及建築材料業務的跨國企業,全球員工超過2萬人。 88歲高齡的他,近年已把集團業務逐步交給各個子女協助打理,但強調自己仍十分熱愛工作,不輕言退休。呂志和手上最值錢資產是銀河娛樂持有的澳門博彩業務,市值逾800億元,長子呂耀東深得父親器重而被欽點為接班人,掌管這個重要的澳門業務。 白手興家 因勢利導 要說呂志和的創業路,誠如他所言,「十本書都未必寫得下」。呂氏原籍廣東新會,13歲便負起養家的責任,當時正值香港淪陷,年紀小小他便在街頭做熟食生意維持生計,後來他跟姨丈涉足汽車零件,與機械結緣。他看準時機,趁韓戰結束,便遠赴沖繩島與美軍洽商。最後呂氏與美軍達成協議,順利購入一批軍用物資,如推土機和其他重型機械,成功賺取人生第一桶金。其後他毅然決定放棄買賣經營,不再為他人作嫁衣裳,以數百萬元向政府投了一個石礦場,實行自己投資「石礦」生產,令他成為「石礦大王」。 1955年呂志和創辦嘉華時,最初參與政府基建,由牛池灣、老虎岩(樂富前身)、秀茂坪、藍田至油塘灣,嘉華都有份參與開山、填海、建馬路,後來更在茶果嶺道建8層高唐樓。在1960年代,集團已涉足地產業,但由於樓價波動,呂志和卻選擇專注做建材生意,其後成為本港最大建材商之一。 70年代,呂志和雖與香港地產黃金機遇擦身而過,進軍酒店業,率先與洲際、萬豪、喜來登、希爾頓等世界知名酒店品牌合作,將酒店特許經營權引入本港,業務其後拓展至美國,擁有管理約20間酒店,成為全美12大酒店業主之一。至80年代,藉內地改革開放,集團進軍內地建材業,嘉華國際更於1987年在本港上市。2002年,他以「過江龍」姿態成功投得澳門賭牌,獲發賭牌後斥資逾百億元投資澳門「銀河娛樂」,其後在2005年更以184億元,將銀娛注入嘉華建材借殼上市。集團十年多來力拓國際級綜合度假式酒店,銀河娛樂現更成為集團業務騰飛的一大亮點。 嘉華集團的核心業務涵蓋房地產開發與投資、大型娛樂渡假設施、酒店及建築材料,投資遍及中國內地、香港、澳門、東南亞及美國各地的主要城市。嘉華集團旗下包括兩間香港上市公司──嘉華國際及已晉身為恒指成分股的銀河娛樂,其他附屬公司包括仕德福國際酒店、嘉華建材,以及專責美國業務的Stanford Hotels Corporation及Cresleigh Homes。現時,嘉華集團有逾200間附屬公司,全球員工超過20,000人。呂志和儘管已屆高齡,仍擔任集團及兩間上市公司主席,為企業最高決策者。旗下上市公司之一銀河娛樂主力澳門娛樂博彩業務;而另一公司嘉華國際主力在香港及內地發展房地產項目,現時房地產業務發展以香港為基地,並在中國長三角及珠三角地區有據點。 暫不言休 傳承有道 不少大地產商的第二、三代開始接棒掌管家族生意,呂志和一家就特別低調。呂志和早前曾有想過退休,但未應該退下。「我認為自己身體方面應付得到,做得開心不是痛苦,我不會嫌辛苦,也無需要有計劃,加上公司有夥計好幫手,仔女又幫到手。」呂志和認為,傳承和繼承是兩種概念,他表示「傳承」要與時並進,「好似做衣服,要人試過,合適了,再修改。」而教子女做生意不容易:「仔女長大,就要引導他們,尊重他們,不能罵。教子女做生意只能量力而為,做生意要從細節去想,再定出一個制度。」 其實,呂志和對家族企業傳承早已「胸有成竹」,去年曾向外界透露,他的五個子女的分工及資產分配已作出基本的安排:澳門(銀河娛樂)業務歸長子呂耀東、香港業務歸三子呂耀華、美國業務交予次子呂耀南、香港酒店業務就由長女呂慧瑜,行政就由么女呂慧玲負責,各司其職。 作為父親的呂志和並未有就子女的表現作出評價,只笑言:「你(傳媒)話得就得,你話唔得我就鬧鬼佢」,認為市場自會有公論。他還強調,家族財產爭拗在香港只是「少數情況」,他個人完全不擔心第二代的發展。至於問及日後若遇著子女間有爭拗,他會如何處理,他幽默地回應一句:「唔睬佢囉!」 至於第三代日後到嘉華工作,呂志和表明公司不會給予高位,必須「由低做起」,謝絕空降,最好提都不要提自己身份,「給人說是皇親國戚,會惹妒忌。我對第三代我唔會管教,但會贈佢幾句。」他又舉大兒子呂耀東做例子,指當年Francis(呂耀東)學成歸來,被父親指派到地盤工作做事,貫徹後代「一定要由小職員做起」的風格。 [...]

名人系列

延續澳門賭業傳奇 何鴻燊 何超瓊

「賭王」何鴻燊博士擁有的不僅是財富,更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生。他既出身名門,亦曾幾乎於一夜之間流落街頭,但憑著過去多年的奮鬥,至今已是穿梭港澳之間最傳奇的商賈巨富,他在澳門的生意大得足以「養活」當地三成的工作人口。 打從1962年起經營博彩事業,「賭王」美譽從來沒有離開過何博士。雖然何鴻燊是大富之後,但卻同時是典型的白手興家企業家,可以說,他是將衰落的家族中興起來,並且發揚光大。近年,何博士開始退下來,賭業王國交由何超瓊繼承,新一代「賭后」由此誕生! 何鴻燊祖籍廣東寶安,1921年11月25日生於香港。祖父何福是英國渣甸洋行買辦,父親何世光是沙宣洋行買辦及香港定例局(立法局)議員,叔公是香港開埠首富何東爵士。何鴻燊博士自幼已是香港名門望族,雖然在富裕的環境下長大,但好景不常,1934年,其父何世光投資失利,一夜之間輸掉了連同赤柱別墅在內的全部家產,連夜逃債去了越南。何鴻燊時年13歲,一家大小被遺棄,幾乎流落街頭。 其後在母親鞭策下,何鴻燊發奮圖強,終度過最艱難時期。一夜間由富變貧的何鴻燊並沒有自怨自艾,反而明白到學問的重要性,勤奮向學,考進香港大學。40年代,他在澳門一家公司當秘書,深獲僱主器重,時至1953年回港後,則致力於發展地產生意,事業蒸蒸日上。 1961年10月,由何鴻燊等人合組的香港財團投得澳門賭場專營權,開展了其賭王之路。1962年,在創建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的同時,何鴻燊在香港創辦信德船務公司,開拓來往港澳的客運服務。後來,信德船務生意越做越大,他又於1972年成立了信德企業,並於一年後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1990年,信德企業正式易名信德集團,業務擴展到與旅遊有關的酒店和飲食行業,進軍地產業。立足澳門40餘年,協助澳門政府將一個偏僻小漁港發展至今日的繁榮景象,足以證明何博士眼光獨到,高瞻遠矚。 何鴻燊在生意上哪怕猛龍過江,見招拆招,不讓自己建立的賭業王國給比下去。問到成功秘訣,何鴻燊說:「我沒什麼秘訣,一是做事必須勤奮;二是鍥而不捨,有始有終。錢,千萬不要一個人獨吞,要讓別人也賺。做生意一定要懂得有取有捨,有的雖可獲一時之利,但無益於長遠之計,寧可捨棄,不可強求。勤勞努力,戰勝困難,才是最大的資本。沒到收工鐘響就洗乾淨手的人,一定是老闆最看不起的人,也是人生不會成功的人。」 兒女建構鐵三角 面對外敵頻進澳門爭食,賭王聯同一對兒女亦已早作好部署,建立起一個鐵三角的架構迎戰。何鴻燊女兒何超瓊及兒子何猷龍分支出來的兩大賭業集團已磨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身兼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的何超瓊除了力拓家族的博彩生意外,亦是美高梅金殿超濠的董事總經理,與美高梅集團合作興建賭場度假村,藉此增佔家族以外的市場份額。 (輯錄自247期《資本雜誌》) 兩年磨一劍 何超瓊 作為港澳著名商人何鴻燊「最能幹的女兒」,何超瓊(Pansy)絕對實至名歸。何超瓊執掌美高梅中國控股(2282)和信德集團(242),又能在數十個社會公職間遊刃有餘,其能幹顯見一班。 何超瓊的成績不但有目共睹,而且更獲得了肯定。2007年,何超瓊榮登美國《財富》雜誌一年一度的商界女強人排行榜,在國際50大女強人中,僅6名華人上榜,而何超瓊之排名由2006年全球第42位上升6級,達至第36位。《財富》形容,何超瓊協助家族賭業擴展版圖,再聯同外資合作,成績斐然。 問到從父親身上學習到那些待人處事之道,何超瓊表示:「父親是一個很大器的人。過往數十年來,他經歷了多個經濟周期,都能屹立不倒,引領自己的事業王國,推動社會經濟進步,這是因為他為人不計較得失,也從不獨享成果。澳門有今日的驕人發展,他功不可沒。事實上,他的事業早已和澳門的發展息息相關,共同進退。我知道很多企業都想擊敗對手、唯我獨尊,但難得的是父親有遠見。在他的年代,澳門資源有限,他深知如果擊敗對手,剩下自己也不會有好的發展,反而大家共同發展、取得共贏才是正道;讓每個人都能分享成果,才更重要。 就連發展公益事業,她也是受到父親的影響。Pansy說:「我身邊的一些同學,從外國留學回來後,不是馬上加入家族企業工作,就是進入銀行做培訓生。我剛回來時,父親也問過我想幹些甚麼,我自己想先看清楚,了解自己想做甚麼。其時父親就已熱心公益事業,對於慈善,幾乎是來者不拒,他名下也有自己的公益事業,他很想有人參與運營管理。對我而言,這也是個很好的鍛煉,因為可以馬上融入社會。所以回流後兩、三年,我差不多全身心投入慈善事業,這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從中我也學到很多東西,開拓了視野,因為公益不同於一般企業,運作更嚴謹、目標更清晰,例如必須思考萬一無法籌到慈善捐款的後果。所謂『力不到不為財』,直到今日讓我學習到做任何事都要盡心盡力,不能鬆懈,可謂硬著頭皮,不懂的便去問人。」 (輯錄自311期《資本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