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威尼斯的誤會

在歐洲東奔西跑,遇著許多不同國籍的朋友,也可趁機學點當地語言,至少學會「你好」、「多謝」和「我愛你」這三句話,在旅行時必定用得著。但切忌別太主動,以免出現這次在威尼斯的誤會。 我在威尼斯的旅館遇上一名非洲籍法國人Peter,他正在法國南部的馬賽讀大學,購買了廉航推出的12歐元機票,趁著週六來威尼斯度假。我心想:「歐洲的爛漫生活果真令人羨慕!」 他在非洲出身,在法國長大,能操非洲、法語及流利英語。我把握機會,跟他一直聊, 學習外語及當地文化,例如在廚房、後花園等旅客的聚腳點,我也主動與他說話,而從他的衣著言談舉手投足,我估計他是一名男同性戀者。 我與他同遊市內聖馬可廣場、總督府、嘆息橋、聖馬可廣場,又去里亞托橋欣賞大運河的美景,已經晚上十時,我跟Peter一直在聊過不停,那些法語Bonjour(你好)、 Merci(多謝)、Au Revoir(再見)都一一記得。 同性戀的疑問 我覺得旅遊嘛,反正就是世界交流的機會,我開始提出一系列有關同性戀的問題:「你是如何吸引異性?如何得知他是同性戀者?真的是穿耳環『Left Ray right Gay」(左型右基)嗎?你的爸媽有介意嗎?」一邊問,一邊穿過錯綜交匯的小巷中, 準備回旅館。 我又大膽(現在想來極度無知)地提問他是”insert someone or to be inserted?” 他終於忍不住問我”Do you wanna try with me tonite?” 這個晚上,我上了寶貴的一課,算是為威尼斯這一站劃上句號。 歐遊小貼士 Peter 口中提到的廉航,主要是EasyJet (www.easyjet.com) 及 Ryanair (www.ryanair.com),記得登記做會員,隨時接收第一手優惠機票資訊! 作者簡介: 聽說兩個人相識的概率是0.0487%,我們的不期而遇發生在2021年2月7日。兩個前記者,現分別從事營銷和公關工作,是「真遊戲群組」創辦人。我們在ClubHouse以聲線建立默契,強烈的共鳴更讓我們相信彼此。既然快樂會傳染,悲傷自然可減免,希望透過自身旅遊和生活經歷,與大家尋找前行的力量。人生宛如遊戲,樂在其中,邂逅驚喜。 [...]

真遊戲群組

旅遊

人生就是一場不期而遇:令人回味無窮的威尼斯

走過佛羅倫斯的文藝復興,如果要把意大利的美,提升至極限,大概下一站必定是威尼斯,這個令人回味無窮的水鄉。 我又跳上火車,從佛羅倫斯出發,朝著這個鼎鼎大名、素有「水鄉」、「橋城」,甚至百島城的威尼斯邁進,大約兩小時就到達。 走出車站,你立即感受水鄉的魅力,眼前的是,一條彎彎曲曲、貫穿整個威尼斯大運河,河與道路所佔的面積相若,像是一個熱鬧的水上市集;而從大運河分枝出來的水巷,如血管般蜿蜒的滲入整個城市,令威尼斯市出現不少渡河的小橋,構成與別不同的風景。 小巷尋尋覓覓 我沿著運河走,欣賞兩岸的景致、民房、小店;或者穿梭房間的小巷,尋尋覓覓。我隨興買件意式薄餅,在其中一道橋下的水巷吃午餐,絕對的寫意,偶爾有小船在陝窄水道駛過,為這幅圖畫加上點綴。 除了市中心的景點,有兩個小島值得一去,一是布拉諾島(Burano)、二是利多島(Lido),我選擇了前者,就是聞名於世的彩虹島。 這島不大,我沿著主要的河道遊走,兩岸是並排而建的色彩絢麗小房子及小店,好像走進童話世界般。 每家每戶為房子刷上喜愛的顏色,他們像修讀過設計課程般,懂得利用光譜,互相配襯色調, 加上窗上大簇大簇的鮮花,美得令人陶醉,原本只有半小時路程,不經不覺花上兩小時再走完。 體會 快日落了,我開始坐船回到市中心,從海上遠望這座百島城,配上落霞,整個威尼斯的輪廓悄悄出來了,我知道這個畫面,會一直留在我腦中。大概旅行應該是這樣,令你更懂得活在當下,人生這麼短,哪個生活方式舒服、跟誰自在,就與誰一起追逐吧。 小貼上 水上巴士(Vaporetto)是威尼斯的公共交通工具,可到達威尼斯不同景點,前往彩虹島可選擇12或14號,來回票價 約港幣180元。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過度旅遊」破壞環境 多國研究解決方案

全球最熱門旅遊城市之一的意大利水都威尼斯,每年在旅遊旺季,日平均有三萬多名遊客乘搭郵輪造訪,但郵輪駛入運河引起大浪,侵蝕地基,易引發氾濫,加上大型郵輪污染當地水源,並帶來大量旅客。故在今年九月起,當地將禁止大型郵輪進入市中心水道。其實「過度旅遊」引發的環保問題,不限於威尼斯,為了應對問題,各國各出奇謀,開徵收城稅、推出清潔團等。 根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數據,二○一八年國際遊客到訪人數增長達百分之六,共十四億人次,其中以南歐、中東與非洲的國際遊客人數增長最多,經濟好轉與科技進步為主要因素。該組織預測今年的人數會繼續有約百之三至四的增幅。 龐大的旅客人數雖然為各旅遊熱門國家帶來龐大的外匯,同時亦令這些國家出現「過度旅遊」的問題。根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定義,「過度旅遊」是指「旅遊對目的地居民生活素質,以及遊客旅遊經驗所產生的負面影響」,近年這個問題漸漸成為全球性的議題,亦被認為是另一種形式的污染。 越南是其中一個旅遊業發展迅速的國家,該國的熱門旅遊城包括胡志明市、河內等,這些城市由於有獨特的殖民地建築和美食,吸引到世界各地的旅客前來。旅遊業令當地經濟受惠,二○一八年其旅遊收入就達到二百六十七億美元,比二○一七年增長了百分之二十一點六。不過,大量旅客同時令市內不少地方人頭湧湧,大量垃圾堆積。而由於越南的廢物處理系統不完善,大量的旅客加劇了當地污染問題。 老城區人口遷移 另一個過度旅遊的例子是威尼斯,當地每年接待約三千萬名旅客,惟其人口不足二十七萬,人口對旅客量比例高達一比一百一十一。旅客人數增加,使當地酒店數目大增,結果推高樓價及租金,居民被迫撤走。上世紀八十年代,歷史城區人口尚有約十二萬,但現時歷史城區人口僅有約六萬人;學者相信最快到二○三○年,老城區人口可能跌至「零」。 過度旅遊除了影響當地人生活環境,生態環境亦告受威脅,例如亞洲區多個旅遊小島,印尼的峇里島、泰國PP島、菲律賓長灘島等,就因為旅客隨處拋棄垃圾,清澈的海洋充斥着膠袋雜物,潛水勝地變成海洋生物的人間煉獄。當中印尼人口僅佔全球約百分之三,惟當地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海洋垃圾來源國,每年製造約一百二十九萬公噸海洋垃圾。 又如位於北極圈內的羅弗敦群島(Lofoten Islands)是欣賞極光的理想之地,加上多部荷里活電影曾到當地取景,吸引大量遊客前往,然而,島上新建酒店、旅遊設施,使其土壤中的重金屬水平大升。另外,墨西哥科蘇梅爾島,由於太多郵輪進出令附近海域受污染,海水水溫不斷上升,附近海洋的珊瑚遭受破壞,嚴重破壞中美洲大堡礁生態。 吳哥窟地基不穩 世界觀光組織年初指出,一些發展中國家長期缺乏資金修葺古迹,難以承載龐大旅客量,引發種種環境危機,例如柬埔寨的吳哥窟,每年吸引超過二百萬人次參觀,當地為了應付大批旅客而不斷興建酒店,並大規模抽取地下水,嚴重影響吳哥窟地基,有倒塌危機。此外,航空、餐廳及酒店營運造成的廢物,乃至旅客隨處拋擲的垃圾均會損害環境。 如各地政府繼續只視環境資源為「搖錢樹」,漠視問題,只會得不償失。就像二○一三年,中國的空氣及水遭受到了嚴重的污染,一月份的嚴重霧霾打破了記錄,並經由國際媒體廣泛報道,結果當年上半年,進入中國的外國訪客(含商務及居住)總數為不足一千三百萬,按年下降了百分之五。如北京的長城、故宮這類著名景點,遊客明顯減少了。北京市旅遊局數據顯示,一三年首六個月,共有一百零九萬外國遊客前往北京旅遊,按年下降百分之十五。德國慕尼黑的當地旅行社亦指,當年受到霧霾及其他問題的影響,通過該公司預定前往中國旅遊的人數同比下降了百分之十六。 為了解決旅遊污染,不少國家近年都各出奇謀,當中包括設旅程最低消費、徵收入城稅等,以減少旅客人數。如位於亞洲的不丹,以仙境般的風景聞名,建築物充滿藏傳佛教風格,為了保持「仙氣」,當地規定每人每日消費二百五十美元,以減少人流。 而意大利的威尼斯、新西蘭等地則開徵旅遊稅,當中威尼斯早已向過夜旅客徵收酒店入住稅,今年五月又有新規定,針對乘坐郵輪抵達的「即日客」微收二點五歐元稅款,在旅遊旺季更會增加至五至十歐元,下月起亦將禁止大型郵輪駛入。而新西蘭商業、創新及就業局指,除澳洲及十六個太平洋群島國家,今年七月一日起每名停留不超過十二個月的遊客一律要交付遊客稅。遊客稅費用為三十五新西蘭元(約一百八十港元)。另外,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則是以減少廣告和宣傳的方式,減輕旅遊業負擔。 日實施分流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