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品牌

希慎 | 呂幹威.打造藝術文化一片「天」

銅鑼灣出名是潮流品牌的集散地,舖租更位列全球頭數位;但與此同時,又夾雜不少地道街舖,匯聚新舊中西文化,被喻為是區內綠洲。其中銅鑼灣利園區便是當中的文化地標之一,負責打造「利園區」的希慎興業(希慎集團),在發展集團業務的同時,積極聯繫區內其他小店及特色老舖,攜手打造及凝聚區內的文化氛圍。集團於今年7月便將希慎廣場9樓搖身一變,成為全新的藝文生活空間─ Urban Sky。該集團首席營運總監呂幹威(Ricky)表示,他們不會為社區特別定下文化定義,而是讓它有機地發展;在租金高昂的繁華都市中,開拓普及的文藝空間。 Text/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E:Capital Entrepreneur R:呂幹威 (Ricky Lui)(希慎集團首席營運總監) 撇去定義:懷抱社區的獨特條件 E:未出現Urban Sky 前,其實銅鑼灣利園區中已有不少文化元素,如夾雜不少老字號和新派小店,這些獨立品牌的存留,對地區規劃發展及管理有甚麼影響? R:看回我們那區,著名的有老三陽、太平館、巴黎毛冷公司,太平館在我們一代是出名的「豉油西餐廳」,是個港式化的西餐。在我們年代存在的事物,對於新生代來說可能已是懷舊了。而有趣的是,在我們商場附近的數條街道,往樓上舖看去,你可能會數到30至50間理髮店,又可以見有10間瑜伽店及運動店,又有不少影樓。當區內出現老小店,同時又有不少新派小店和不同的潮流品牌進駐商店及地舖,有歷史底蘊之餘,又會接受嶄新事物。在這個組合之下,店舖形成很大對比,且又多元豐富,既有零售,又有住宅,是個百川容納的地方。我們沒有刻意去定性這個區域做文化區,不會抹殺其歷史底蘊;就讓這個地方有機地發展,盡量發揮區內元素,並互相協調。 E:整個利園區由希慎廣場、利園一至六期、利舞臺、禮頓中心、希慎道壹號及蘭芳道25號組成,你認為要管理和規劃這區,要具備甚麽重要元素? R:經常說的”Community”(社區),聽來容易,但想深一層,要形成一個社區,並非單靠給予一個名稱來定性,如「高級區」、「文化區」或某一種特定區域,而是背後有很多因素和條件促成,再加上有適當的技巧去組織和管理,需兩者兼備;加上更重要的是受眾觀感,就是受眾覺得你是甚麽?要建構一個區,需要這三點來共同協作。 凝聚社區:與別不同的文化視點 E:銅鑼灣的文化底蘊和走在前線的潮流觸角,確實吸引新世代前來購物或閒遊。你會透過怎樣的推廣,去確立社區的特性? R:我們於數年開始組織了一個Lee Garden Association(利園協會),成員包括有我們的租戶、地區週邊的商戶,以致樓上的舖頭。有了組織,我們便有適當的溝通。這個地方適合不同背景的人,不同人會找到自己所愛。如老一輩會到吃了三十年的南北樓,小朋友又可去逛一逛附近的Harry Plotter Museum,媽咪級的可以去到遠一點的MTM,做面部護理。我們常會討論如何將事情做得更好,令地區的walkability更高。協會會組織很多懷舊文化活動,曾舉辦如雞蛋仔文化節、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的主題活動、與香港芭蕾舞團合作的遊樂日等。我們不單希望人們前來消費,更想他們接納這區。做市場推廣與策劃景點不同 ── 策劃園區是長遠的,當這區變得更好時,任何人都會得益;而市場推廣卻是短線的。 E:要締造長遠的地區效益,你們如何運用集團的影響力? R:我們不止與商戶溝通,還與許多不同組織交流和合作,如不同的文化藝術團體及綠色機構等,接觸面是很廣。不論是文化、藝術或是可持續發展主題,我們都會與不同組織或機構進行「腦震盪」,除為他們提供支援,也可共同研究用甚麽角度去將相關議題普及化,期望受大眾歡迎且能容易接受及理解。例如在可持續發展方面,每年也會舉辦Sustainability Conference。去年就曾於Hysan Place 4樓,舉辦了一個推廣食蟲文化和循環再用的專題活動,教育大眾可持續發展的生活理念。 建設普及文藝空間 E:文化藝術是你們重視的一環,怎樣將這概念融入項目發展? R:當我們設想art and culture 的時候,我們會想到inclusive art。藝術不應該是那樣尊貴,阿伯在公園捉棋也是文化。在這個園區內,我們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欣賞藝術和文化,甚至期盼這個藝術是inclusive到當你經過一個地方時,會頓時感受到文化氣息。園區中並沒有擺放一些名貴的藝術作品,但若要提到藝術的話,好像有之前在白沙道的Leica 專門店,整幅外牆添上了品牌 的主題色系,裝修過程我們會給予協助,令其 他途人經過感覺賞心悅目。又例如,在Hysan Avenue園區中,我們盡力去保持樹木的數量;當你入來時有著良好的空間感,好的空間感也是藝術的一種。 E:今年7月初在希慎9樓登場的Urban Sky,是你們最新的文化藝術項目,當中有何發展策略?目標的受眾又是? R:其實我們的社區附近已有不少藝術文化地方,但是想到會否有一個角落,可以變成城市中的論壇地?如你今天想起藝術,會聯想到香港藝術中心,及當大家提到普普文化時,或是普通到可以接觸的文化,可會想起這個角落?所以,Urban Sky出現了。這個角落,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接觸得到的,我們所做的不想太由市場學主導,太gimmick的東西並不是這裡的重點。 E:Urban [...]

阿里巴巴 | 馬雲 Jack Ma:「我不會停下來」

名人系列

阿里巴巴 | 馬雲 Jack Ma:「我不會停下來」

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Jack),在上月正式退任董事局主席。他在退任前一年啟動「傳承計劃」,鋪路由阿里巴巴現任首席執行官(CEO)張勇接任,開創了內地互聯網公司創始人主動讓位的先河。馬雲去年宣布退任時,已經在公開信表示是:「認真準備了10年的計劃」、 「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擔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長」。他坦言不會停下來,將以「永久合夥人」身份在集團裏面,繼續為阿里巴巴打拼。 Text / Santos 再談引退 今天不是馬雲的退休,而是制度傳承的開始,今天不是一個人的選擇,而是制度的成功,我自己還覺得很年輕,而且社會上還有很多不美好的事情,需要去折騰……集團的目標從來不是為了打敗對手,而是希望給未來帶來更好的變化。做強公司不容易,但是要做好公司更難。強公司是商業能力決定的,而好公司是擔當,是責任,是善良。 「新六脈神劍」理論 新六脈神劍內容包括,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只有持續為客戶創造價值,員工才能成長,股東才能獲得長遠利益。第二項為,因為信任所以簡單,阿里巴巴成長的歷史是建立信任、珍惜信任的歷史。阿里人真實不裝,互相信任,沒那麼多顧慮猜忌,問題就簡單了,事情也因此高效。 第三項為,唯一不變的是變化,阿里人要心懷敬畏和謙卑,避免「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追不上」。改變自己,創造變化,都是最好的變化。擁抱變化亦是阿里人最獨特的DNA。 第四項為,今天最好的表現是明天最低的要求,在阿里最困難的時候,正是這樣的精神,幫助其渡過難關,活了下來。面向未來,不進則退,仍要敢想敢拚,自我挑戰,自我超越。 第五項為,此時此刻非我莫屬,這是阿里第一個招聘廣告,也是阿里第一句土話,是阿里人對使命的相信和「捨我其誰」的擔當。 最後一項為,認真生活,快樂工作。像享受生活一樣快樂工作,像對待工作一樣認真地生活。只有認真對待生活,生活才會公平地對待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態度,故尊重每個阿里人的選擇。 談集團的遠景 集團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們的願景是「成為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目前業務涵蓋電子商務、金融科技、物流、雲計算及文化娛樂。張勇亦稱,會用5年的努力,服務全球超過10億消費者,希望平台服務超過10萬億元的消費規模。為了實現目標,阿里有三大戰略,分別是全球化、內需和雲計算大數據;全球化是阿里的未來,內需是中國經濟的未來,雲計算大數據是阿里的動力源泉。長遠目標是截至2036年,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幫助1,000萬家中小企業盈利及創造1億個就業機會。 [...]

名人系列

邱達根.懷舊品牌煉金術【Create the miniatures of Lai Yuen】

1949年開業的本地遊樂場「荔園」,曾是六七十後一代的集體回憶,前荔園前老闆邱德根的孻仔、現任荔園主席邱達根(Duncan)近年從父親邱德根手上接過荔園這個招牌,他不甘於只「食老本」,將這個主題樂園「無限復活」,一度在添馬艦設嘉年華、開主題茶餐廳及年初在荔枝角開中菜館,最近又與商場合作,舉辦親子嘉年華及微型景小型展覽,大賣懷舊回憶之餘,勢要重拾品牌的含金量。 Text /Henry Lau Photo / Cheung Chin Yui Duncan說荔園是不少市民的集體回憶,今年更是荔園成立70周年,荔園早年在荔枝角發揚光大,故回歸荔枝角設中菜館,是集團擴展業務的其中一步,上月他更與荔枝角D2 Place合辦《我們的荔園》展覽及嘉年華。展覽中細心重塑舊日荔園的不同場景,場內除設有多個充滿荔園特色的遊戲攤位和AR互動區,重頭戲是首展出由本地微型藝術單位TOMA Miniatures製作的1:64微縮模型,將上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全盛時期的荔園遊樂場重現於大眾的眼前。 港人集體回憶 簡單的快樂 荔園遊樂場自九七年光榮結業後,成為一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計仔多多的Duncan近年先後以戶外嘉年華、茶餐廳等形式再度把荔園活現於港人眼前,他坦言,其實荔園一直存在港人記憶中,不只是他,家裏個個兄弟也經常被問何時再辦荔園?他表示,心裡有復辦荔園的心,但要在香港覓地比較困難,早前曾研究在大嶼山找地方重建樂園,惜至今仍未聞樓梯響。「自荔園結業後,父親(邱德根)生前在家庭聚會中,不時談到想重現荔園。在我眼中他是一個創業家,成日想開新的生意……他看到其他遊樂場時,感慨說我們應該『保留』荔園的營運。至2005年,政府曾就發展欣澳展開諮詢,我做了個proposal同爸爸說不如在該處重建樂園,後因環保問題一直未有下文。」Duncan說,香港是寸金尺土,故此,公司會盡量找一些合適場地,短期也好,可以放幾個攤位遊戲,重拾當時的佈置,讓大人可以緬懷昔日,又可以帶著小朋友去玩,作一個親子節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