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何啟俊:德信中國(2019)土地儲備足,財政狀況健康

德信中國(2019)為一間國內綜合型房地產開發商,總部位於浙江省。業務涵蓋住宅、商業和綜合用途物業的開發、營運及管理。根據中國房地產TOP 10研究組於今年公布的「2019中國房地產百強企業名單」,公司名列第60位,較2018年上升三級。 今年上半年,公司整體收入按年上升42.4%至35.2億人民幣;公司擁有人應佔溢利顯著增長1.3倍至近10億人民幣。盈利大幅增長主要是交付的物業項目增加,令銷售額大增,以及來自合營、聯營公司交付的項目數目較2018年同期為多。物業銷售業務收入同比增加41.9%至34.7億,佔收入比重98.7%,餘下貢獻自物業建築及項目管理服務、商業物業租賃以及酒店營運。 截至今年6月底止,公司合共營運122個項目,除核心長三角地區外,項目已覆蓋至成渝、長江中游經濟帶和珠三角地域,土地儲備為1,225.4萬平方米。公司年初至今的銷售表現不俗,首11個月累計銷售金額為408.4億人民幣;合計銷售面積約227.4萬平方米,達到全年目標九成以上。公司表示,預計未來銷售金額以複合年利率三成增長,2020、2021年的銷售目標分別為600億及800億人民幣。 展望未來,公司對明年上半年的房地產市場相對樂觀,特別是公司土地儲備集中於強二線或三線城市,其人口及產業結構理想,而且調控政策有可能趨向寬鬆,料住房需求帶來正面作用。此外,公司手頭有一些商業物業和酒店項目在建,中長線會帶來更多穩定的租金收入,並且分散業務風險。 綜合而言,德信中國土地儲備充足,為物業銷售增長提供動力。加上公司財務狀況健康,截至今年6月底止,負債比率為66%,利息覆蓋率為2.7倍,優於同業平均水平。預料股價短期於2.9至3.5元區間波動。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並無持有上述股票) [...]

博客

唐仁:新地(0016)變招,瞄準年青新世代

在近月商場與物業淡市中變招,以冀打出另一片天,新鴻基地產(016)正是箇中典範,集團昨公布推全新住宅租賃品牌「TOWNPLACE本舍」,透過選址、時尚設計、多元租賃模式、共享空間和設施,及嶄新智能家居科技等,全方位迎合新世代對自主生活模式的追求,建構高度個人化的「Home」間及社區。TOWNPLACE SOHO將落戶中環蘇豪區,涵蓋去年底推出市場的「雋庭」重新命名TOWNPLACE KENNEDY TOWN,優化住戶居住體驗。兩大項目共提供421個開放式至四房單位。 推出TOWNPLACE本舍新品牌,主打流動性高的新世代,引入多元自選租賃模式,為住戶在租期、傢俬配套及家居服務方面提供更靈活自主的租住選項。在傢俱配套及家居服務方面,顧客可選擇服務式住宅,由集團專業團隊悉心照顧需要;亦可選擇自備傢俬,打造個人化的家居特色,或從集團提供的傢俬風格方案中作選擇,打造自主「Home」間,真正「Own The Choice」。住戶更可通行兩大據點近30,000平方呎共享空間,全面享用旗下優越設施,並增設Community Team,按需要安排多元化活動,構建新世代專屬社區,提升生活體驗,貫徹品牌「Own」的理念。 「TOWNPLACE本舍」單位內配置各項家居科技,提高各種管理效率及生活素質,達致智慧生活;更特別設計專屬手機應用程式連繫兩大物業,彈指間安排家居服務及預約共享空間設施,免卻繁複手續。TOWNPLACE KENNEDY TOWN和TOWNPLACE SOHO兩大地段揉合傳統文化與現代時尚,大型商場、特色小店以至迷人酒吧一應俱全,各項交通設施亦近在咫尺,盡享車船便利,連繫世界。 整體而言,新地現價111.9元,市盈率僅7.2倍,周息率逾4.4厘,絕對是宜攻宜收之選,值得留意。 [...]

博客

邵志堯:樓市放寬按揭解密

神劇《大時代》的歹角丁蟹是一個生錯時代的人,他有武林中大俠的性格,疾惡如仇,憑自己的絕世武功去警惡懲奸,但天意弄人卻生於現代,大俠也變成跳樑小丑,不但英雄無用武之地,更常用歪理去掩飾自己的過錯,在期指市場中贏的就是自己英明,輸的時候便是市場的錯。 筆者在本專欄九月的文章《香港樓市出現拐點?》中指出,在未跌穿之前的浪頂,也不能確定是跌浪,十月的施政報告中,特首竟然放寬按揭,令到樓市扭轉跌勢,筆者預期新的一輪升浪將開始,樓價由以前的600萬門檻升至800萬,令到一些樓市淡友奢望跌三五七成的人再一次落空,他們只能學丁蟹嘆道是市場的錯。 筆者估計特首這決定是為了解決市民置業的問題。2005年特首董建華下台,基本法第23條並不是主因,而是樓價下跌得太厲害,沒有資產或要反對的,無論政府做什麼也會反對,但有資產的人面對資產價值大幅下跌也會變成反政府的人。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是聰明人焉能不知,故出手托樓市也無可厚非,因為當樓市跌勢已成的時候才出手便會太遲,這是為官者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不要以為政府大發慈悲,是為了市民更容易上車。 雖然香港被政治事件籠罩,很多人預期樓市和股市會大幅調整,但筆者認為香港是一個怪誕的地方,受中美影響大於本土因素,若是因為情緒因素而看淡,便會忽略繼08年後再一次量化寬鬆的威力。97至03年出現的是通縮,而今次是滯脹現象,可能除了工資受到新經濟模式及香港政治事件而出現下跌,但不幸地資產和物價持續上升,令到沒有資產的人更加痛苦,再加深政治事件能量,令政治事件的常態化形成風土病。由於聯繫匯率的關係,香港自身是沒有治療資產價格上升帶來的災難;聯繫匯率是一把雙刃劍,它帶來了虛假的繁榮,也帶來共業,由香港的下一代人承擔。筆者只能摘筆嘆息,每個城市也有其運數,誰也擋不住歷史這一個巨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