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彭耀佳 X 魏華星 在時代中開創新機

怡和控股副行政總裁彭耀佳,與SVHK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及行政總裁魏華星,來自社會上兩個不同領域,前者是大企業的傳統香港精英份子,後者來自資金向來短缺的小公司、社企,然而二人都擁有「十大傑青」的身份,一樣在獅子山下成長,在各自的領域上貢獻社會。二人亦因著這個「傑青」身份而連結起來,促成了這次難得的訪問。 Text / Jerry Hui Photography / Cheung Chin Yui 位於中環的怡和大廈,舊稱康樂大廈,樓高52層,由置地公司興建,於1973年落成,是香港首幢摩天大樓,落成後亦成為上世紀70年代香港及亞洲區最高的建築物。怡和大廈在建成45年後的今日,已逐漸被四周圍新建成的商廈群遮蓋,但依然以巨大的圓形玻璃窗為建築特色,在舊一代香港人心目中留下難以磨滅的位置。這次訪問,便於怡和大廈,彭耀佳的大班房內進行。 E:Capital Entrepreneur 彭:怡和控股副行政總裁彭耀佳 魏:SVHK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及行政總裁魏華星 (Francis) 昔日今日的傑青 E:翻查資料,兩位「傑青」的獲獎年份原來已相隔12年,彭生是在1999年獲獎的,Francis則於2011年獲獎。從年份上看來,彭生的獲獎年份是有點遙遠了,還記得當時的情況嗎? 彭:我自己一向所做的,都是為了社會,並不是為了得獎,就算在獲獎後,我的人生處事態度、工作、社會上的崗位,仍是一如既往的做法,沒有很大分別。我不會為了獲獎而去改變自己,亦不會因為獲獎後而刻意改變自己。當然,在獲獎的一刻,是感到很開心的,因為那是對我多年工作的一種認同,並且開始有了一個新身份,就是「傑青」。成為「傑青」後,因為別人都得悉我的「傑青」身份,因此無論是自己講出來或做出來的,都要份外謹慎,要對得住其他所有「傑青」及其背後機構,亦要時刻記住,自己是多了一份責任的。但基本上,我沒有因為得獎而做多了或做少了,因我一直都是如此去做的。 E:對很多人而言,「傑青」是一個光環來的,而藉著這個身份,會否對你的日常工作有所幫助,推動你更加努力向上爬,成就今日的社會地位? 彭:一定有的。因為成為「傑青」,身邊的人總會對自己有所期望,但我還是那句話,因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得獎的,故此我的人生信念、取向、做事方式,還是一如既往,不過會時刻記住要努力為社會做點事。 E:1999年至今,已近二十年,你還希望身邊的人記得你的「傑青」身份? 彭:我認為他們是否記得,是不重要的。任何希望為社會做事及關心社會的人,是不會介懷別人是否記得這個「傑青」身份,最重要還是自己是否真心想幫人。 E:相對彭生,2011年獲獎的Francis,應該較記憶猶新吧?當年獲獎後,成為「傑青」的一份子,對你往後人生或事業發展有何影響? 魏:當然是有的。我們只是一間很小的初創機構,在7年前,整個社會對社企這個概念其實所知不多,而我們已經由2007年開始講起了。「傑青」這個獎項,很能代表到香港的一些價值,而當年能夠獲獎,亦證明了我們的工作是得到了社會上一些主流的認同及肯定。香港的價值是會變化的,但一些早已認同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因為「傑青」這個獎項,亦令我明白到,原來做社企,其實亦不算太邊緣化的,社會上是有很多人支持我們,認同我們以商界結合社會服務,行出一條中間的路。「傑青」亦是一份推動力,發現原來是有很多人注意到這件事的,因此我並不認為是自己一個人去獲獎的,這個獎,其實是代表社會對一大班change makers的一份認同,大家都是想為社會打造出新的東西,而這在某程度上亦體現了香港價值。 體現香港價值 E:彭生,你會認為,甚麼是香港價值呢? 彭:每一代人,都會對「香港價值」有不同的詮釋,但仍有很多人覺得,《獅子山下》這首歌,就是唱出了香港價值。首歌唱出了香港精神,以及背後的一些理念,如互助互愛的精神、不斷創新、打不死的精神等。 E:亦因為本著香港精神,令香港人都努力工作,不斷向上爬。彭生你是打工皇帝,有何打工心得? 彭:打工,我認為最重要是做到最好。無論身處任何崗位,皆要體現香港價值,就是一定要努力去做,做到加零一,令做出來的成績,既令顧客滿意,股東方面又可以有合理回報,同時間亦要與同事和諧共處,建立一個開心的工作環境,藉此締造三贏局面。我打工就是常抱有這個理念,只要有三贏,就有更好的未來及前景。 E:Francis,你又有何看法?其實你在創立SVHK之前亦是打工皇帝來的,在集團擁有高薪厚職,不過人各有志,最後投身社企工作。 魏:我從「傑青」的平台上去看,有很多「傑青」的前輩,包括彭生,均來自各行各業,但他們有一種普遍的價值,就是在自己的專業以外去貢獻社會。我覺得香港人其實是很可愛的。我做社會創新,跟不同的社會界別合作,當中有大企業,亦有投資者,大家均表達了很多創新意念,因為大家都認為,在每日營營役役的生活以外,亦要講生命(價值);大家都想活出《獅子山下》的精神,是一同守望相助的。在舊時代,是多一些這種守望相助的鄰里關係的,後來隨著社會不斷變化,便少了這種關係,但我覺得,只要透過某些新的平台,如「傑青」,可以藉此鼓舞多些人,在想自己之餘,亦可以多關心社會,為社會帶來不一樣的東西。 彭:其實香港人是很有同理心的,雖然大家都在比較,下一代不及上一代好,但香港仍有很多慈善活動,是有很多香港人支持的,如每星期的賣旗活動,又或者每當外地突然發生一些自然災難,香港人都很快一呼百應,又捐物資又進行籌款,因此從這方面來看,香港人仍是不錯的。現在可能因為電子媒體的出現,令社會上多了不同的聲音,但香港人基本上仍是一班有文化、有修養,願意照顧別人的群體來的。 把握成功的機遇 E:近年講得最多的,是社會上的機遇。上一代人機會多,有夢想易達到,但今日社會上,有很多人已失去夢想,有些更是連夢想都不敢去想了。 彭:那是與時代有關的。有些人會說,李嘉誠以前可以做到的,今日已做不到了。當然,今日的機會,與李嘉誠的時代所出現的機會是不一樣的,但我並不認為這一代人就此失去了任何機會的,如GoGoVan創辦人之一的林凱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是在屋邨長大的,後來去了美國,以半工讀方式完成學業,然後回流香港創業,幾經失敗後創立GoGoVan,目前已是一間很大規模的創新企業了。他亦是年青人來的,亦不是含著銀鑰匙出世的,但最終仍能把握當前的機會,獲得成功。事實上,香港仍有很多這類成功故事,又有很多Startup創新公司,而且不是少數,只是大家沒有留意而已。因此我覺得,這個時代仍有機會給予年青人的,大家不要灰心,只要創業,一定有機會成功的。 魏:我會認為,今日去討論社會上的機遇,很多時都是帶點負面的。不同時代的年青人,對「機遇」都是有不同的看法。當有些大企業、Startup說提供了工作崗位給年青人,卻沒有太大市場迴響時,說年青人不珍惜之際,卻有很多年青人來我們的地方工作,而且更是日日夜夜地辛勤開工,毫不介意。這說明了大家擁抱的價值觀是不同的。這一代年青人,比起上一代,家境不算差,而這一代人常講的是大公主義,講公平公正,每個人都要有某種自由。我們觀察到,有很多人都在講,社會若要變得好些,不止是由政府去找解決辦法的,應該是每個人都要去思考,而一旦在過程中找到自己喜歡又有滿足感的,就會重新去界定甚麼是「成就」,而這亦是「傑青」的責任來的,如何在時代的變化中,定義出我們對下一代的寄望。 一起在黑暗中發光 E:貢獻、回饋社會,是一生的事,尤其你倆擁有「傑青」的身份。我們說了很多社會的變化,既然時代是如此急促地變化,你們又如何調整在社會上的角色? 魏:對,世界是變得太快了,我們可以如何去適應呢?那除了被動地面對改變之外,其實亦可以多走一步,為未來帶來改變。我們做了十年社企,產生了鑽的、Green Monday、光房 (要有光)等多個項目,至去年我們正式宣布,放棄社企的身份,從此不再講社企,希望可以大膽一點,走得遠一點,並走進主流,直接與商界展開合作。因為我們認為,做了十年社企後,未來的十年,不是單憑社企的角色是可以帶來改變的,我們要在社會上增加影響力,亦有很多企業願意與我們合作,而通過這種合作,相信可以帶來更多變化。在改變角色之餘,我們亦同時堅持自己的心,在過程中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同擁抱香港價值。 彭:我們跟SVHK的性質不同,我們是主流企業,但一樣可以盡社會責任,持續發展。做慈善,傳統的做法是捐一張大支票給公益金,但目前這種做法已有所改變,雖然仍然照捐錢給公益金,但亦同時創造不同的空間去幫助社會。我們曾進行深入研究,結果發覺精神病康復者是最受社會及大眾忽略的一群,社會人士對他們有太多誤解,以致沒有太多機構去幫助他們,於是公司便選取了這個被社會最忽略的一環,動用集團的資源去幫助他們,如每年舉行的《鼠戰中環》,就是為有關機構進行籌款。另外我們又開設中途屋,令精神病康復者在離開醫院後得以入住,藉此重新學習如何融入社會。精神病康復者難找工作,一般僱主都不會聘請他們,因此集團每年又與NGO合作,為他們設立一些基本職位,為期6個月,如此他們便可以得到由怡和集團提供的CV及工作報告,方便他們未來尋找新的工作。為了幫助他們在公司入職,我們的同事亦要接受培訓,學習如何與他們相處,而各同事均樂於參與,認為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來的。怡和雖是英資企業,但大部分業務都在香港,並以香港為總部,因此集團亦關心香港,對香港充滿了抱負,希望make a difference。 魏:相對你們,我們的規模是很小的,公司只有十多人,因此我們的作用猶如是candle in the dark ro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