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陳茂波:港可作5貢獻 大灣區發展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出席東莞的「第三屆粵港澳大灣區金融發展論壇」致辭中表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將可從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內地企業國際融資平台等五方面,助力大灣區金融高質量發展。   陳茂波指出, 「十四五」時期,國家將以內涵豐富的國內大循環為主體,以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為新的發展格局。在這個大方向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着更重大的意義。隨着大灣區的發展,粵港澳三地居民的往來和商業活動將變得更方便、更頻密,對金融服務的需求也將會更殷切。粵港金融合作應聚焦便利區內人流、物流和資金流,通過優勢互補,完善金融服務配套。 陳茂波表示,本港於區內可作出5方面貢獻,包括: 1.助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探討擴大跨境人民幣資金雙向流通的渠道,並不斷優化和拓闊兩地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機制,把握大灣區建設帶來的機遇和先行先試的優勢。 2.繼續擔當內地企業的國際融資平台,提供多元化的資本。 3.積極發揮資金安全港角色,為內地企業在海外資金提供停泊和管理服務。去年香港的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資產超過28萬億元,是香港GDP的10倍左右,其中6成多的資金源自外地投資者。香港是亞洲最大的對冲基金基地、第二大的私募基金基地,說明各地投資者對香港金融市場和服務充滿信心。 4.香港可以在風險管理方面作出貢獻,有成熟開放的資本市場及完善司法制度,加上大量具國際視野專業人才,是內地保險公司發行巨災債券理想平台。 5.發揮作為大灣區綠色金融中心的角色。去年成功發行首批政府綠色債券,港府計劃2020至21年起5年內,因應市場情況再發行共約660億港元的綠色債券,並吸引更多機構利用香港的資本市場和專業服務,包括綠色認證服務,以募集資金支持大灣區綠色企業和項目,推動大灣區綠色金融發展。 陳茂波強調,大灣區是國家經濟實力最強、國際化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其中金融發展更是優勢所在。香港會積極融入國家的發展戰略,緊貼國家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的需要,把握國家對大灣區金融開放創新的支持,發揮好作為進出內地市場的門戶、中介人和首選平台的角色。加強與大灣區內兄弟城市的互補互利合作、相互促進,合力把大灣區建設為一個全球領先的金融中心和國際創新和科技中心。   [...]

博客

李秀恒:港金融地位難動搖

在特區政府實施《港區國安法》後,部分西方國家揚言會對香港實施包括金融層面的制裁措施,這些國家以美國為首,英國、加拿大、澳洲及日本等政府先後宣稱,將會放寬港人的移民政策,吸引港人移居。一連串事件導致傳言四起,有傳香港正面臨大規模走資潮,又有傳東京、新加坡、韓國和台灣正計劃吸引大批香港金融業的人才,藉此機會取代香港,成為新的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然而,無論是從社會國際化程度、市場規模及區域優勢等方面來看,香港都具有其他海外城市難以比擬的獨特優勢,金融中心地位不易被取代。   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日本政府正在研究制定吸引香港金融人才的方案,包括提供快速工作簽證及免費寫字樓等,除了招攬人才,亦想吸引在港的基金公司遷往東京,使東京發展成為亞洲金融中心。同時亦有傳言指部分以香港作為基地的外國對沖基金,正考慮將業務轉移至新加坡或其他亞洲地區云云。這類傳言,目的都是企圖製造「國安法」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正產生負面影響。 一個城市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交易中心,是經過自由市場長時間選擇後的結果,並非利用短期政策及移民優惠便可一蹴即就,其中台灣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台灣政府便有意將台北打造成為亞太區的金融中心,可惜由於國際化程度不夠、外匯流通性不高及市場缺乏吸引力,加上長期存在政治爭拗,以至空喊口號近30年,依然寸步難行。 另一邊廂,日本亦同樣面對著社會國際化程度低、長期負利率及交易稅高等複雜問題的長期困擾,以至難以吸引國際投資者。至於國際化程度相對較高的新加坡,又受困於市場低流動性、低市值及監管醜聞等種種問題,引發上市公司退市潮。早前,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亦即我們經常提到的MSCI,放棄星交所合作轉投港交所,推出MSCI指數期貨合約,反映出國際投資者香港金融業的未來發展仍然抱有積極樂觀的預期。 其實,與東京、新加坡和台北比較,雖然都是亞太區經濟最為繁榮的幾個區域,但香港背靠中國內地的地理優勢,可能才是國際投資者更看好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主要原因。瑞銀指出,香港金融業在語言、歷史及法律方面均具獨特優勢,行業生態完善,加上中概股回歸及大灣區內跨境資金流正在提高,因此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非常有信心。事實上,在人民銀行、香港金管局及澳門金管局於上月底發佈「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聯合公告後,市場便期待大灣區金融業互聯互通發展開始進入新階段,未來跨境投資將變得更便利。在這大環境下,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豈會輕易被動搖。 撰文:李秀恒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

名人系列

李小加 Charles Li 匯流百川 集結新企業資金

「香港不要成為平靜的小湖,必須要接通資金,讓『水』流通 才能於在大風大浪的大海中,暢游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廣東俗語說常說「水為財」,源源不絕、川流不息的水源恰似華人心中對財富的盼望。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常以「水」借喻港股的資金形態,農曆新年前港股正經歷大起大落,狗年開市日過後,他即積極推動「同股不同權」上市的咨詢方案。新年伊始,今年他又希望港股這片波濤湧洶的海域,會興起怎樣的新浪花? Text / 張毯 論港股2018年走勢: 「港股在2018年會相當的火熱,第一是水連結起來了,水激活了。2014年開始實行互聯互通,使得香港這水,與國際的水及國內的水徹底連結,交投仍然相當活躍。惟今年仍然需要注意,美國加息以及地緣政治的影響。今年或會引入更多『新經濟公司』,改變過去以傳統金融、地產業為主的經濟局面。」 論「同股不同權」: 「即使在『同股不同權』的新規之下,投資者的保護絕對沒有變少。香港的『主題』是不變的,會繼續防止大股東侵害小股東利益,我們今天在這個方向上一點也沒有改變。『同股不同權』只在於改變了如何形成控股股東地位,新經濟企業的創始人不必掌握過去既定的高股票比例,即可成為大股東。」 論中港股市交易所競爭: 「這根本不是問題。企業選擇上市地有一系列的原因及需求,想要國際化的公司自然有理由選擇香港,但如果不考慮國際市場的不一定要來。有部份公司需要『走出去』,那就會來(香港)。情況就好像是每個餐館都在競爭,但一定是餐館集中的地方生意最好。」 「由於有了競爭,才會帶來更多的流量。競爭在別人眼中是貶義詞,但在我看來卻是褒義詞。港交所只要把自身事情做好,為市場提供不同選擇,而競爭會帶來流量,與內地交易所亦可互補。」 論創新企業的定義: 「創新應作為一種追求,要觀察公司業務的驅動力,其專利及經驗模式,是否有能帶來新的方式,要以綜合的方式去考慮。相信大部份公司約90-95%不會有爭議,但如果遇上有爭議的問題,我們會以『創下怎樣的先例』去考慮,希望規則能給我們足夠的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