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國泰再地震 史樂山辭任主席

因為一場反修例風暴而令管理層出現翻天覆地變化的國泰航空(00293),再有高層人事變動。國泰宣布,史樂山辭任董事局主席及常務董事,並由賀以禮接任。雖然再出現「地震」,但受惠政府宣布撤回《逃犯條例》條例修訂,國泰週三股價大彈百分之七。 國泰於週三(四日)宣布,史樂山辭任董事局主席及常務董事,原因是基於退休,而人事變動將於今年十一月六日董事局會議結束時生效。加上史樂山的辭任,國泰在不足一個月內已有三名高層離任。 上月十六日,國泰突然宣布行政總裁何杲及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辭任,其職務分別由港機行政總裁鄧健榮及香港快運行政總裁林紹波接任,消息震驚財金界,而特別之處,是人事變動消息是率先由中央電視台披露,國泰在二十分鐘後才發出通告,有違重大人事變動要先在港交所(00388)公布的守則。 現年六十二歲的史樂山,屬太古(00019)系的「老臣子」,早於八十年代加入太古系,先後擔任任太古主席及董事,自二○○七年起擔任國泰董事,並於一四年三月起出任公司主席。 雖然已屆退休之齡,但史樂山今年三月才表明暫時不會退休,他當時向傳媒表示,完成今年國泰轉型計畫後,未有退休的打算,故現在突然「自摑嘴巴」,難免令市場猜測會否受到重大壓力。 史樂山於通告確認,並不知悉任何有關其離職而須知會公司股東的事宜,並確認其呈辭乃基於其退休。隨著史樂山辭任主席及常務董事,將完全離任太古系所有職位。 上月何杲和盧家培確認其呈辭時,已解釋作為公司的領導者,對該公司近月所面對的事件負責,並強調國泰全力支持香港實行「基本法」賦予的「一國兩制」原則,對香港的美好未來充滿信心。 自六月開始爆發社會運動以來,國泰所承受的壓力愈來愈大,已辭退多名機師及空中服務員,並對員工放工後的活動有所限制,包括絕對禁止員工參與非法集會,甚至在社交網絡上的貼文亦要控制。 國泰的收入在這場風暴中難免受到極大衝擊,新任行政總裁鄧健榮本週向員工發出的備忘錄,指受到香港示威活動影響,該公司八月收入受到重創,傳統旺季的機票預訂量不及預期。該公司銷售、收入管理及規劃團隊正在努力確保運能、收益及運載率的優化組合。鄧健榮又稱,相信公司正在妥善行事,確保自身符合包括中國民用航空局在內的所有監管機構的規定。 [...]

博客

【港股專家】鄧澤堂:國泰(0293)全購快運,不宜高追

中國財政部、發改委等四個部委聯合公布,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當中包括降低新能源乘用車、新能源客車、新能源貨車補貼標準,促進產業優勝劣汰,防止市場大起大落;另外,為營造公平環境,在6月25日過渡期後,將取消地方購置補貼。中央削減新能源車補貼,電動車版塊應聲下挫。惟其實削補貼的論調,早在很久以前已經知道,而一直傳出的政策大方向和現時公布的相近,故不必當作是嚴重的利淡信號,故計整個版塊應只繼續橫行徘徊,如因政策而過份下跌,反可以留意。 國泰(0293)公布以代價49.3億元,向海航收購香港快運全部權益,當中包括現金代價22.5億元,及非現金代價26.8億元將透過發行及更替承兌貸款票據結付;交易的完成須待達成若干條件後方可作實。市場傾向信相收購協同效應大;不過,以作價而言,並不便宜,投資者不宜因收購消息高追,宜注意高位有回吐風險。 美國債息倒掛,美股一度急挫,恒指亦一度跌至28500點水平。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債息倒掛反映中長線經濟情況的預估,如今卻變成短線下挫的信號,其實有點投資時段的錯配。技術上看,美股資金並未離開美股市場,美股回吐幅度未必太深,可能短期仍只會牛皮橫行。至於港股,也或將繼續在28200點至29200點早前阻力區中徘徊,期指結算及中美貿易談判有清楚結果後,走勢才會再次轉趨明顯,投資者可小注區間內炒作。 [...]

本港時事

國泰(0293)增長疲弱表現跑輸同業

受惠經濟穩定增長,內地航空業繼續爆發。內地三大航空公司近期分別公布七月營運數據,全部錄得強勁增長。相對來說,本地航空公司國泰(00293)卻完全是另一回事,增長持續疲弱。國泰一直堅拒開拓廉航市場,但服務質素每下愈況,生意被其他同行搶走,實屬必然的事。 三大內地航空公司近期相繼公布七月份營運數字,以南方航空(01055)增長最強勁,七月份載客人數按年增百分之十一點九九,而旅客週轉量(RPK)按年增百分之十三點四七,國內、地區及國際全線錄得強勁升幅,分別增百分之十二點五九、百分之十六點三二及百分之十五點四二。至於貨運方面,貨郵週轉量亦上升百分之十五點一六。 中國國航(00753)的數據亦叫人驚喜,七月的載客量錄得九百四十萬人次,按年增長百分之八點八。至於東方航空(00670)七月的旅客週轉量增長百分之八點一;客座率為百分之八十三點四,按年升二點一六個百分點;七月貨郵載運量亦按年升約六點二。 反觀國泰,居然未能與市場同步增長,數據令人失望。國泰與港龍於七月份合共載客三百一十五萬人次,只較去年同期微升百分之一點一,乘客運載率回落至百分之八十六點七。貨運方面,增長亦不見理想,七月運載的貨物及郵件合共十八萬五千公噸,較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二點九,貨物及郵件收入噸千米數升幅只有百分之二點一。 雖然國泰航空商務及貨運董事林紹波解釋,七月屬商務旅遊較為平淡的月份,惟察覺到今年的前艙需求較大,經濟艙的收益率亦有改善,尤其是短途航線。事實勝雄辯,七月暑假一向是旅遊旺季,各間航空公司及機管局的數據亦證明需求殷切,只是國泰自己留不住顧客。 機場客運量新高 機管局公布的數據顯示,香港國際機場七月份的客運量及飛機起降量創單月新高,並打破去年同月的紀錄。機場客運量同比增加百之二點二至六百七十萬人次,增長主要由於本港居民外遊人數較去年同月增加多達百分之八,其中以往來中國內地、歐洲及日本的客運量增長最為顯著。 其實國泰截至六月底止的中期業績,早已不能與市場增長同步,市場估計可以扭虧,但最後要蝕二億六千三百萬元,但相比去年同期虧損二十億五千三百萬元,已有大幅收窄。期內運載率下跌零點五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八十四點二;運載乘客人次亦只是增加百分之一點九至一千七百五十萬。 上半年無論香港及內地的航空市場表現都同樣強勁,香港國際機場客運量達三千六百九十萬人次,按年升百分之三點四;貨運及航空郵件量亦升百分之三點五;飛機起降量則升百分之二點三。內地方面,按中國民用航空局數據顯示,上半年的累計運輸達二億九千七百萬億人次,按年勁升百分之十二點四。正好反映出,國泰的業績不滯,全是自身問題。 廉航搶走生意 外遊數字大升,國泰未能捕捉機會,不少客源流失至其他航空公司,除了香港航空之外,廉航如香港快運、香草航空、樂桃等,亦帶來巨大的殺傷力。香港快運近年借機急速上位,去年的載客量增長便高達三成至三百七十九萬人次,而去年十二月,更搭載近三十四萬五千名旅客,創出創歷史新高。該公司今年的目標是四百三十五萬人次,按年的升幅達百分之十五。 國泰堅拒開辦廉航的同時,其服務質素又不斷下降,涉及飛機延誤的投訴不斷增加,而最近國泰亦開始改裝部分飛機,為了將每行的座位增加一個,每個座位的闊度由十八點五吋縮至十七點一吋,增加座位後,國泰又不會增派員工,派餐時間及乘客排隊如廁都會大大增加,服務與收費已不再成正比。 最近國泰再有新的頭痛問題,由於削減福利令機組人員不滿,不少機師正考慮離職。代表國泰航空機師的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近日公布調查,指有百分之四十三受訪機師正在或在未來一年內有意尋找其他工作。全球空中交通愈來愈頻繁,世界各地都在鬧民航機師荒,如此一來,國泰的考驗將會更大。 [...]

博客

【港股專家】唐仁:國泰(0293)與港鐵(0066)—上天落地王者沒落的悲歌

管理不善而在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名榜節節下跌的國泰航空(0293),和沙中線工程問題沒完沒了或對盈利增長出現潛在影響而令投資者卻步的港鐵(0066),兩者曾幾何時在陸地與天空為我獨尊之王者,如今卻成為兩家令港人與股民握腕和搖頭嘆息的企業,嗚呼哀哉之極矣。 國泰業績一再「見紅」令投資者信心盡失,集團截至6月底止上半年度錄虧損2.63億元,每股虧損6.7仙,而過去兩年半累計虧蝕金額已逾20億元。 期內航空公司業務錄得虧損9.04億元。同期,燃油對沖虧損6.53億元,過去四年半相關對沖虧損累積金額更達248億元。面對油價上漲,未計燃油對沖的影響,上半年度燃油成本總額按年增加36.21億元或31.6%,反映平均飛機燃油價格升27.9%及耗油量增加2.1%。 未來航空業續具挑戰,包括面對美元匯價轉強及環球貿易問題帶來不明朗經濟因素,中美貿易戰持續,增加關稅後影響整體經濟氣氛,匯率波動亦對公司收益及業務構成影響。集團表示,下半年燃油價格料繼續高企,加上行業競爭激烈,難以預測何時可扭虧,中短期內難作憧憬。 至於港鐵,截至6月30日止6個月總收入263.7億元,按年下跌12.1%,盈利70.8億元,按年跌5.3%,每股盈利1.18元,中期息每股0.25元。 期內基本業務利潤按年跌20.5%至46.48億元,當中經常性業務利潤按年升0.1%至44.83億元,物業發展純利1.65億元,較去年同期13.7億元跌近88%,投資物業重估利潤按年升49.2%至24.35億元。受沙中線事件困擾, 摩根士丹利指,認為股價僅較資產淨值折讓15%及2.8%股息率,相對綜合企業及地產股並不便宜,維持對其「減持」評級,目標價40元。花旗則指港鐵上半年基本盈利跌21%至46.48億元,主因缺乏物業收益,預期日出康城4期會於下半年入賬。該行調低其2018-20年盈利增長2-5%,主因香港的運輸營運表現,包括營運開支會高於預期,人工成本上升,令毛利受壓。該行下調公司的目標價,由56元降至50元,及維持「買入」評級。 [...]

本港時事

國泰(00293)中期業績仍見紅

由於油價今年強勢反彈,以致之前市場一致看好國泰航空(00293)有望扭虧,結果卻叫人失望,雖然虧損大幅收窄,仍要蝕二億六千三百萬元。上半年國泰無論客運及貨運均有穩定增長,但在貿易戰及服務質素下降的影響之下,能否維持增長將成一大考驗。 國泰公布截至六月底止中期業績,股東應佔虧損二億六千三百萬元,但相比去年同期虧損二十億五千三百萬元,以及去年下半年蝕的七億九千二百萬元,已有明顯改善,每股虧損六點七仙,中期股息派十仙;期內,國泰總收入為五百三十億八百萬元,按年升百分之十五點七。市場普遍預期國泰可以扭虧,《彭博》綜合五名分析員的中位數預期,國泰上半年可賺一億四千萬元。 市場人士最關心的燃油對沖虧損則如所料,錄得大幅收窄,只有六億五千萬元。燃油仍是最大的成本,佔上半年營業成本總額的三成,由於燃油對沖虧損減少,計及燃油對沖後的燃油成本,只較去年同期升百分之七點一至一百六十億元。 國泰主席史樂山表示,下半年的表現一般較上半年為佳,但市場則擔心貿易戰及服務質素下降,對國泰的收入會有打擊。上半年,國泰客運收益為三百五十四億五千萬元,按年升一成;貨運收益則大升百分之二十三,達一百三十億元。然而,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將打擊全球貿易市場,分析擔心國泰下半年的貨運業務增長有所會放緩。國泰早前公布營運數據時亦指出,公司正密切留意地緣政治局勢及對關稅及匯率走勢的影響,並指有關發展對國泰客貨運業務具相當影響。 客運市場的競爭對國泰構成的壓力亦愈來愈大,國泰自去年初開展三年轉型計畫,希望可以提高客運收益率,包括為商務艙客戶提供更優質機上餐飲,又將香港機場貴賓室翻新,並推出新航點吸客。國泰希望靠高端客戶翻身,拒絕與廉航直接競爭,但經濟倉的服務質素則每下愈況。國泰近期陸續在其波音機隊的經濟客艙增加座位,每行額外增加一個座位,令每架客機可多承載約一成乘客,以增加收入。 可惜此舉亦引來極大反響,因為每行座位增加之後,座位闊度亦由原本的十八點五吋縮至十七點一吋,與級數相約的新航比較,座位窄近兩吋。增加座位後,國泰不會增派員工,所以派餐的時間料多出三成,而乘客排隊如廁,行李存放問題亦將愈見嚴竣。不少聲音批評,國泰的服務質素不斷下降,與廉航愈來愈貼近,惟收費仍然高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