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香港經濟的深層次問題(5月12日)

吳老闆週記(5月12日) .如果香港經濟增長維持在高位,所有階層都會得益。 .外來競爭者水平高、規模大,搶去不少市場佔有率。 .期望李家超上任後,能解決深層次問題,搞好經濟。     香港經濟的深層次問題 第六屆特首選舉已於剛過去的週日(8日)順利舉行,唯一候選人李家超以1,416票高票當選,得票率達99.16%,冠絕歷屆特首選舉;他當選後表示,現時「急不容緩」的是籌組管治班子,因為距離7月1日政府換屆只餘不足兩個月,坊間於是開始展開估司長、估局長的遊戲,個人對此卻沒太大興趣。 無論政務司司長一職由「局外人」擔任又好,抑或由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接任,再找來其他人頂上「財爺」之位又好,以至現任班子大部分留任都好,總之組好班後,新一屆政府馬上要做的,就是搞起已落後了很多年的經濟,提升香港的競爭力,繼而才能做到香港被期望的功能,即是鞏固香港在國際上的金融中心、交通樞紐等領先地位,重拾昔日光輝,以及融入並推動大灣區的全方位蓬勃發展等。 經濟增長需維持高位 相反,解決住屋問題並非首要任務,皆因只要社會能創富,企業有能力為僱員加人工,令低下階層收入上升,住屋問題便能迎刃而解;土地供應也非問題,皆因只要政府夠有錢,便能大規模填海,便能增加收地賠償,每方呎100元收不到地,就加價至500元,最終一定可收到地。而社會能創富、政府夠有錢,方法就是令經濟維持在高位增長,最好與內地看齊,非像此前般遠遠落後。 如果香港經濟增長維持在高位,所有階層都會得益,民生、住屋問題都很容易解決;如果香港經濟增長維持在低位,即是個餅大得慢,則只得有錢人繼續有錢,低下階層卻倒霉,以致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 事實上,過去超過20年,香港出現了這麼多結構性問題,歸根究底,就是經濟增長得太慢。這則歸因於香港乃開放型經濟,除了本地企業在此搵食,還有外國企業以至內地企業源源不絕湧入來爭食,但他們賺走的資金,比投入的多,以致本地財富逐漸萎縮;如果有本地十大家族財富的統計,相信這些年來實質增長不會太大,除非曾到外地或內地投資,有關投資的回報多於在本地的投資。 本地企業競爭力不足 簡單而言,假設本地企業是A,外國企業是B,內地企業是C,三者在香港做生意得出來的成果是D,但D過去逾20年一直少於A+B+C;這是由於外來者必定水平高、規模大,競爭力比本地企業強,以致搶去了不少市場佔有率,就連本地大企業都未必夠砌。環顧各行各業,目前只餘一些與民生相關的,例如公用事業、超市,以及地產等,尚有本地大企業存在。 本欄早已指出,淨計四大支柱產業的金融業,已無本地企業能做大。例如銀行,大型的,全是外資或中資,要數本地最大的,首選恒生(00011),但只屬中型而已,以前還有一間東亞(00023),同樣也只屬中型;又例如保險,情況亦好不了多少;券商更是如此,就連本地投資者都投向外資與中資,本地中小型證券行經營得十分辛苦,若非以前做落有資本收益(capital gain),可能很難捱下去。 知識要求高的行業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技術要求低的行業以至相關的勞動力,更受擠壓。最慘的是低下階層無地方可搬走,近日常看一些港人直播,只見住在深水埗的,大部分是低下階層及老人家,生活環境十分惡劣。 期望出現另一個「李超人」 值得注意的是,反觀新加坡,情況卻與香港迥然不同,其A+B+C得出來的成果D,卻往往大於A+B+C;結果,過去20多年,尤其是最近10年,新加坡的經濟增長遠遠跑贏香港,究其原因,是其各行各業發展平均,當地企業又有競爭力,並已發展出「總部經濟」,服務整個東協(ASEAN)地區。 上述論點市場上似乎暫時未有人提出,本欄在此拋磚引玉,希望社會各界加以討論,亦期望李家超上任後能望清楚這深層次問題,解決本地公司競爭力不足、發展不平均、打工仔人工加得慢、貧富愈來愈懸殊的情況,成為另一個「李超人」。 其實,隨着過去連續兩個長週末,包括五.一勞動節假期,以及母親節加佛誕假期,都有很多人出街,但單日新增確診卻無大反彈,如果未來幾日仍是如此,甚至繼續回落,便可證明香港已建立了免疫屏障,成為全球最有能力接待外國旅客的地方,政府不妨考慮放寬抵港人士的隔離時間,由現時的至少7日,縮短至譬如說3日,另加指定期內醫學監察;當然,大前提是符合指定條件,包括打齊針、48小時內陰性證明等。若真如是,相信旅遊業可出現報復式反彈。 南華證券錢莊 港股過去一個星期由於佛誕假期關係,只得4個交易日,埋單計數,恒指累計下跌1,045點,相當於5.0%,本週三(11日)收報19,825點,20,000點大關得而復失;國指跑輸大市,下跌5.2%,相當於368點,收報6,770點;科指亦是跑輸大市,下跌5.8%,相當於246點,收報4,019點,期間幾乎跌穿4,000點大關。 港股如今可謂賤過泥,最大原因,是內地出口受到內外夾擊。首先,上海因疫情爆發而進行大規模封控,以致供應鏈出晒事,尤其是汽車業,根據中國乘用車聯合會公布的最新數據,上海特斯拉4月汽車銷售比3月銳減98%,比去年同期減少36%,創下兩年多以來最大跌幅;另一邊廂,隨着印度及越南經濟活動逐漸回復,外商加快步伐在當地設廠,一來一回下,內地出口第三季恐見放緩。如此這般,投資者早前若買入了航運股,不妨先行獲利,轉投將受惠於香港放寬入境人士限制的航空股,即國泰航空(00293)。 每週焦點股份——國泰航空(00293) 國泰航空(00293)公布,4月客貨運營運表現從3月低位反彈,載客4.08萬人次,按年增82%,但較2019年疫情前跌98.7%;今年首四個月計,則按年增37.8%。載貨9.2公噸,按年升26%,但更2019年4月跌43.6%;今年首四個月計,則按年跌5.4%。 集團主席賀以禮表示,即使去年下半年面對嚴謹的防疫限制,國泰仍能錄得利潤(上半年虧損75.6億元,下半年轉賺20.38億元,去年計共虧損55.27億元,按年收窄74.5%),未來在防疫措施放寬下,有利公司在未來數月增加客運及貨運數目,6月起每日均有來往香港及倫敦的客運航線,以及往來美、澳、紐及印等地的航班;貨運方面,亦會復飛歐美的航點,以及往來阿聯酋、沙地阿拉伯及柬埔寨。 如果港府真的進一步放寬抵港旅客的隔離時間,相信香港旅遊業將迎來報復式反彈,受惠者之一,當然是國泰航空。 [...]

本港時事

大灣區航空申經營104航線

深圳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持有的「大灣區航空」,向空運牌照局申請經營來往香港與多個城市的104條航線,其中近半屬內地航線。根據空運牌照局公佈的資料,大灣區航空申請的航線,包括客運、貨運及郵件,除了48條來往香港與內地航線,亦包括日本,南韓及泰國等多個城市。   文件顯示,飛機類型包括波音B737-800、大灣區航空有限公司的航空營運人許可證所載任何類型飛機,或任何經民航處批准租賃的香港註冊飛機,航機班次則不受限制。申請的航線亦網羅了受港人歡迎的熱門旅遊地點,如台北、東京、大阪、名古屋、首爾、曼谷和布吉等;其他亞洲主要城市則有新加坡、馬尼拉、吉隆坡、胡志明市、雅加達和加德滿都等。至於較為冷門航線,有唐山、南通、常州、菲律賓的伊洛伊洛、柬埔寨的富國。近年國泰(00293)旗下香港快運開拓的日本新航線高松和石垣,亦在大灣區航空申請之列;稍遠的國際航點只有塞班島和關島。 大灣區航空創辦人黃楚標早前透露,成立的大灣區航空,預計今年有5架飛機投入服務,到2025年將擴展增至30架。 大灣區航空公司董事許漢忠表示,期望今年第三或第四季能開始營運。據悉,大灣區航空已委任多名前國泰港龍主管擔任顧問,負責飛機工程及機艙設計等。公司將展開首批機組人員招聘,最快下月開始面試。 中大航空政策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羅祥國表示,按照大灣區航空申請的航線網絡而言,規模頗大,大部分參考了現有航線,尤其是已停運的國泰港龍、香港快運和香港航空開辦的航線,因為開拓新航線風險較高。一般初辦的航空公司做法是由短途航線起家,逐步拓展至長途航班。他續稱,雖然大灣區航空以「大包圍」策略申請航線,但政府最終批出多少仍是未知之數,批准後會否落實開設航班又是另一回事。   [...]

本港時事

航權真空 大灣區航空爭取營運港龍航線

國泰港龍航空停運前營運的46條航線(不包括香港),有關航權須交還政府,再按機制分配給申請的航空公司,其中22條航線現時並沒其他本地航空公司經營,運輸及房屋局至今未公布重新申請及分配航權時間表,或導致航線出現「真空」。深圳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成立的大灣區航空目前正向香港民航處申請航空營運人許可證(AOC),黃楚標表示,隨着國泰港龍停航,如果獲批許可證,或會略為調整原本主力爭取二綫城市航綫的策略,將會極力向政府爭取營運港龍原有部分航綫,但料國泰仍可取得其餘大部分內地航權。   東海航空公司董事長黃楚標早前透露,由其出資設立的「大灣區航空」(Greater Bay Airlines)已於7月遞交了航空運營許可證(AOC)的申請,目前正在審核中,將重點發展東南亞及內地航線,預計最快可於2021年暑假首航。據悉,該公司將有望成為香港本地註冊的第五家航空公司。 首期投資2億  重點發展東南亞國內 黃楚標續說,大灣區航空在香港將以波音737為主要機型,首期啟航前將投入2億元招聘人才、引進飛機,之後每年約增加2至3億,用於飛機、運量等支出。在航線方面,大灣區航空計劃先重點發展東南亞和國內航線,遠期則側重發展東北亞航線。預計2021年暑期將率先開航東南亞包機或內地包機。「通過與內地航司的合作,將來還會推出以內地市場為主的產品給港人,吸引他們到內地,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 黃楚標又表示,大灣區航空規模仍小,公司將成立的商務部會負責航線申請的規劃工作,至於對哪些航線有興趣,他重申公司處非常初期階段,「未咁快諗到呢樣」,但會極力爭取好的航線、時間等。他期望政府加快其許可證審批,並預計明年啟航時會有5 架飛機投入服務,至2025 年增至30架。 據大灣區航空現時刊登的招聘廣告,現正招聘7個職位,全是經理級。對於被裁的國泰員工,黃楚標說未必能聘用所有人,但希望若聘用到機組人員職位,在本港停飛期間,可安排員工先在東海航空工作,待香港復飛後返港,但強調公司內部未商討相關細節,「會盡能力支持失業的人」。 運輸及房屋局回應強調,國泰港龍航空全面停飛後,必須把航權交還特區政府,不能自行轉讓予其他公司,所有本地航空公司也可以提出申請,局方會根據既定機制分配,考慮包括鼓勵良性競爭、是否對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有利、香港航空業的整體發展等因素。運房局續稱,知悉國泰航空集團有意申請,航權分配的首要原則,是公共資源能夠被充分地利用,以鞏固或增強香港航空業的競爭力,每一個申請涉及的情況及複雜程度均有所不同,處理時間不能一概而論。 羅祥國:重配航權 國泰具優勢 [...]

本港時事

【#資多一點】港龍航空今結束營運|35年來長期虧損

港龍航空於1985年5月由商人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組成的「港澳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成立,當時是帶望有一家有中資背景的本地化航空公司,與當地長期壟斷的英資國泰航空有限競爭,成立資本為一億港元。同年11月由於新的航空政策,規定一條航線只能由一家(本地)航空公司經營,先獲發牌經營的航空公司可獲獨家經營的資格。由於高利潤、高客量的航線都由英資國泰所營運,遲來的港龍只能營運一些利潤低的航線,導致港龍長期虧損,到1989年,港龍的虧損累計已達23億港元。 1990年港龍的大股東漸感無力支撐,逐萌退意,國泰航空眼看時機已到,便開始了收購,在1月份國泰航空和太古集團從曹氏收購了港龍航空的35%,而中信泰富則收購了38%。1995年,港龍航空和國泰航空的合資成立「香港新機場地勤服務有限公司」(HAS),負責營運所有於停機坪的運輸及裝卸等工作。1996年,國泰航空為拓展中國市場把部份的股權售與中航集團,收購了35.86%股權的中航集團成為港龍航空最大股東,其次是中信泰富保持28.5%的股份,太古/國泰佔百分之25.5%,曹氏家族佔5.02%。 2006年國泰航空以將以82億2千萬港元及發行新股(股份佔九成),向港龍航空其他股東全面收購港龍。另動用40億7千萬,增持中國國際航空股權,由10%增至20%。另國航則以53億9千萬,購入國泰10.16%的股權,使國航與國泰形成互控關係。同年9月28日,港龍航空正式成為國泰航空全資附屬公司,並宣布裁減191名員工。 2011年底,港龍管理層制定了一系列未來發展計劃,確立公司定位為地區航空公司,專門營運中國及亞洲短途航線,並配合母公司國泰航空的洲際航點,為乘客提供更佳的轉乘網絡之餘,亦應對主要競爭對手香港航空於中國市場的急速擴張。 2016,國泰航空宣布將港龍航空易名為「國泰港龍航空」(Cathay Dragon),並公開新塗裝,改用與母公司國泰航空相同的「翹首振翅」塗裝,但色調改用紅色,飛龍圖案移向機首,並於機身印上「國泰港龍」的中文字樣。 2020年因應新型冠肺炎事件,導致香港往返各地的航班客量大幅下跌,國泰港龍航空大幅調低運載力,同年10月國泰港龍航空的母公司國泰航空宣布通過重組計劃,並大幅裁員8500人,為國泰史上最大規模裁員,同時宣布國泰港龍航空停止營運,即時生效。大部分航線交由母公司國泰航空公司及同系香港快運航空營運,機隊全部轉至國泰名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