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雙重夾擊 港股股災

吳老闆週記(7月29日) .內地加強對行業的監管,範圍愈來愈廣,出手愈來愈重。 .三個事件拖累港股落後全球,如今踩多一腳,便大插水。 .愈來愈多科網股、中概股在港上市,令港股愈來愈波動。 雙重夾擊 港股股災 港股踏入7月以來已跌跌不休,今個星期頭兩個交易日更是股災式大插水。在內地監管風暴愈演愈烈下,恒指本週一(26日)急跌1,129點,即4.1%;國指跑輸大市,跌4.9%,即483點;科指更是遠遠落後,大跌6.6%,即477點。 然而,及至本週二(27日),跌勢仍然未止,恒指跌幅一度高達1,443點,失守25,000點大關,其後跌幅雖然收窄,但仍超過1,000點,再跌4.2%,收報25,086點,從6月尾的高位29,288點計,不足一個月不見了4,000點之多,相當恐怖;國指繼續跑輸大市,跌5.1%,即475點,失守9,000點;科指仍是重災區,跌8.0%,即541點,至6,249點,以新低迎接推出一週年。 監管範圍更廣 出手更重 今次港股爆發股災,源於內地加強對行業的監管,範圍愈來愈廣,出手愈來愈重——最初是對網絡平台的壟斷行為,繼而是坐擁龐大數據者出外上市需經過審批,最新則到教育板塊。 國務院辦公廳上週末(24日)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簡稱「雙減」)的意見》,目標是要「學生學習更好回歸校園,校外培訓機構培訓行為全面規範」;當中,最嚴厲的招數,是不再審批新的校外培訓機構,現有的則需轉為非營利性機構,而且不可上市融資,亦不可讓外資參與。換句話說,內地校外培訓機構一直以來的經營與賺錢模式,不再行得通;業務不斷擴展、盈利不斷增長的亮麗前景,突變成絕路,如此這般,投資者有甚麼可能不掟貨? 的確,內地的教育制度存在問題——家長為了讓小朋友「贏在起跑線」,進入名校,以及在考試時得到更高分數考上名牌大學,於是由細到大不斷催谷小朋友去校外培訓,即是補習,變成教育行業的發展,以補習為主,本校為副,本末倒置。 且看不少大城市的商場,舉目皆是補習社;每有舖位空出,便租給補習社。更重要是,補習社所收費用不菲。例如補習英文,小朋友又貴,想報考國際試的大人更貴。因此,中央出手規管,實在無可厚非。不過,問題其實是基本教育根本不夠用。 三個事件拖累港股落後 政策風險已成為港股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特別是中央規管甚麼行業,透過甚麼手法進行,是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維去考慮,美國以至全球都不懂怎分析,外資自然走為上着,兼且短期不會回來。結果,正如上期本欄所言,投資者寧願買在實體經濟中跑輸的西方國家的股票,都不買中國這個贏家的股票,令A股及H股與實體經濟呈現嚴重背馳。 除了政策風險,外資洗倉式掟貨,還因市場傳得沸沸揚揚,美國政府或限制美國基金投資中港股票,而不止於拜登6月時簽署行政命令,納入投資黑名單、與中國軍方有關連的59間公司。 其實,經過三個事件拖累,港股早已遠遠落後全球。第一個是本地政治事件——社會經歷超過一年動盪,直至去年《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以至選舉制度的改革,才穩定了下來;第二個是新冠疫情,經歷四波爆發,嚴重打擊經濟,至今仍遲遲未能與大陸恢復通關;第三個是作為中美角力的磨心,美國不斷出招,中國又來反制,外資已不多不少沽貨,如今內地政策風險再踩多一腳,雙重夾擊之下,港股更兵敗如山倒。而跌市在大成交配合(週一2,682億元,週二更達3,607億元)下,短期難望有大反彈。 股市表現 中港影響不同 如此看來,內地連番收緊監管政策,可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令中港股市弱上加弱。不過,對中央而言,可能根本不在乎內地股市的表現,只要實體經濟向好即可;可是,對香港而言,港股的表現,卻十分重要。 觀乎週三盤路,相信外資沽貨已差不多完成;一般而言,外資掟貨,內地資金會接貨,此前便掃不少騰訊(00700)、美團(03690),可惜今次卻不見蹤影,本週三(28日)更跟尾沽,港股通淨流出逾133億元,認真慘情。 話說回頭,港股本來不會如此震盪,因為以前龍頭科網股,只得一隻騰訊,恒指便曾被戲謔為「騰指」;其後繼阿里巴巴(09988)回來第二上市後,便源源不絕招徠了不少中概股及科網股在港掛牌,現時相關板塊崩盤,港股才跌箇四腳朝天,屍橫遍野。 南華證券錢莊 在中美角力及內地加強監管下,港股爆發股災。截至本週三的過去5個交易日,恒指狂瀉1,751點(即6.4%);期間,本週初兩日,每日各跌超過1,000點,週二週三則曾兩度跌穿25,000點大關,猶幸尾市跌幅收窄甚至拗身而上,收市才能重返其樓上。至於國指,則跑輸大市,一週跌去7.7%,即760點,收報9,071點,期間曾經跌穿9,000點。科指更是高台跳水,暴插12.1%,即885點,收報6,443點。這個「港版納指」本週二時值推出一週年,埋單計數,一年間從推出時的6,862點,跌了8.9%,以今年2月時的最高位10,945點計,更跌了41.1%;反觀美國納指,則節節上升,並屢創新高,按年升了42.5%。 大跌市中,龍頭科網股之一的阿里巴巴(09988),跌得不算多,一週只跌11.7%,遠遠跑贏另一個巨頭騰訊(00700)下跌17.8%。究其原因,阿里回港第二上市,外資買貨不多;而且,此前被叫停螞蟻上市時,已沽掉不少貨。 港股跌至現時水平,相信低位已見,投資者有錢的話,不妨趁低入貨。 每週一股——騰訊(00700) 恒生科技指數推出一週年,表現相當失禮;當中,佔比重逾7%的騰訊(00700),同期股價從520元,下跌到本週二收市的446元,跌幅達14.2%,「貢獻」可謂不少。 事實上,面對內地加強監管,外資陸續撤出中資科網股,騰訊自然不能倖免。根據「科技股女股神」Catherine Wood創辦的ARK基金公司的交易數據,旗下最大基金ARK Innovation ETF(ARKK)的230億美元資產,目前僅餘0.32%比重投資於內地公司,遠低於2月時的8%;當中,上週每日都在減持騰訊,並於上週五(23日)清倉,而ARK系內其他ETF的騰訊ADR,亦由2月中高峰時的近1,200萬股,大減近八成至不足257萬股。 6月時騰訊股價還在600元樓上,至本週二已輾轉下跌至最低的422元,不見了三成之巨。不過,即使內地加強監管,兩大龍頭科網股阿里巴巴(09988)與騰訊都不會就此玩完。因為消費者已習慣使用兩大支付平台,後者的通訊軟件更不得了,月活躍用戶逾12億,就算近日暫停新用戶註冊,相信最後都不致於「玩完」。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港股難有運行 源於兩大因素

吳老闆週記(7月22日) .港交所與H股的表現,反映市場對香港新制度的兩種看法。 .中資股份的表現,與內地實體經濟的狀況,呈現嚴重背馳。 .內地不肯與香港恢復通關,並非不想幫手,而是計不到數。 港股難有運行 源於兩大因素 政治因素繼續困擾着港股。內部方面,隨着區議員宣誓最快在今個月舉行,而傳聞被DQ者將被追討薪津,近日再度爆發辭職潮,港府上週五(16日)刊憲宣布,18區區議會共有214個議席出缺,部分區議會更只餘下3個議員,未有足夠法定人數補選正副主席,影響區議會運作,但特首林鄭月娥已表明,在今屆政府任期內,無空間進行區議會補選。 這個地區層面的議會,未來超過一年都難以恢復正常運作,市民只能徒呼荷荷,只怪當初一眾反對派區議員搞着政府,當權者自然有權定下新規矩,如此做法全球一樣,就連西方民主國家亦然。 外圍方面,美國亦不斷搞着中國,上週五再將7名中聯辦副主任列入制裁名單;國務卿布林肯並發聲明唱淡香港過去一年商業環境惡化,以往在中國面臨的法律、財務、營運與商譽風險,在香港也愈來愈普遍,總之就是不斷提着「香港已無以往般自由」,加上中國面對美國連環出招一定還手,投資者不多不少都會掟些港股。 根據港交所(00388)拾級而上的表現,反映投資者認為,經過實施《港區國安法》、改革選舉制度而完善了的「一國兩制」,可取得成功;然而,從H股對A股折讓愈發擴大的角度看,對於香港新的管理制度,外界卻似乎不買帳,兩項指標背馳。 壟斷互聯網 全屬民企 政治局面始終有日會穩定下來,港股短期內仍難有運行,還因內地頻頻出手反壟斷,繼本月初對22宗互聯網領域個案進行行政處罰,當中包括滴滴、阿里(09988)、騰訊(00700)、蘇寧、美團(03690),國務院本週二(20日)再發布通知指,要圍繞醫藥、公用事業、建材同教育培訓等重點民生領域開展反壟斷執法。 其實,由於種種不同原因,例如敏感行業、控制通脹等,內地很多行業一直以來都被壟斷,壟斷的是國企。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可稱之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與西方國家的市場經濟南轅北轍。 值得注意的是,壟斷的國企,估值十分便宜。且看中移動(00941),市值還不到1萬億元;再看三大內航股——國航(00753)、東航(00670)、南航(01055),A加H股合共的總市值,亦不及一間滙控(00005),甚至不及擁有6個賭牌的6隻濠賭股合共的總市值。總之持有國企股超過10年的,基本上應該無錢賺。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輸入相關」再出現 中港通關遙無期

吳老闆週記(7月15日) .「外地輸入相關」確診個案接連出現,反映機場檢疫系統存在漏洞。 .萬一變種病毒隨着「輸入相關」個案傳入社區,香港追蹤效率存疑。 .中美角力下,中概股加快回港上市,內地科網股亦會首選香港掛牌。 「輸入相關」再出現 中港通關遙無期 本港再度發現源頭不明新冠病毒確診個案,而且是帶有Delta變種病毒株,令35日本地確診「清零」的紀錄斷纜,香港與澳門以至大陸通關的日子,似乎再度遙遙無期。 患者是一名機場搬運工人,衞生防護中心進行基因排序分析後發現,其Delta變種病毒株與上月確診的機場地勤並不吻合,而是與另外4宗來自俄羅斯的輸入個案的基因組有關,當中一個貨機機組人員,本月6日經航班RL9933抵港;患者雖與該名機組人員並無接觸,但卻曾在該航班的機艙工作幾個小時,期間還有其他無被診斷的機組人員在場,估計可能由此感染。 以此看來,此宗「源頭不明」確診個案,很可能像之前的地勤人員一樣,將被改列為「外地輸入相關」,以致本地零新增的紀錄可以延長下去,但這只是數字遊戲罷了,事關香港與大陸重新通關的條件從來無說明過,「清零」1個月只是大家一廂情願。就連香港與澳門重新通關的條件,亦一改再改,先是「清零」14日,後又延長至28日,惟至現在仍未落實。 檢測制度存漏洞 繼地勤後,如今再來一個搬運工人確診,是與「外地輸入相關」,反映機場的檢測制度以至防疫措施,仍然存在漏洞——「可能從其他『無被診斷』的機組人員感染」,這句實在可圈可點。何謂「無被診斷」?是回航機組人員無需接受檢測?還是檢測了卻驗不出帶有變種病毒? 無論如何,既然存在漏洞,就有必要堵塞。始終香港乃國際航空樞紐,即使現正處於防疫期間,每日還有不少航班抵港,外地輸入個案沒完沒了,難保「輸入相關」個案愈來愈多,甚至在社區造成爆發。 廣州此前爆發的Delta變種病毒株疫情,正是由外地輸入個案掀起。當地政府立即加強防疫控疫措施,製作出一套「廣州打法」,才能在一個月內成功控制疫情;當中,利用大數據追蹤密切接觸及次密切接觸者,繼而進行隔離及檢測,居功不少。 「清零」非首要目標 反觀香港,能做到嗎?萬一變種病毒隨着「輸入相關」個案傳入社區,香港可以確切追蹤到所有密切接觸甚至次密切接觸者嗎?香港已「好彩」了3次——此前的印度男,接着是地勤,最新有搬運工人,往後還會這麼好彩?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極端行為不可姑息 增加認識建歸屬感

吳老闆週記(7月8日) .改革開放以來,內地真的進步得很快、進步了很多。 .航天科技高速發展,繼北斗衞星系統後,有太空站。 .香港年輕人對中國奉行的特色社會主義,認識不深。 極端行為不可姑息 增加認識建歸屬感 本地政局經歷了此前一輪的平靜後,近期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的震撼,繼港府高官突然換人後,最新一波更加震動全城,所說的是「恐怖襲擊」——先有七.一刺警案,被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定義為「孤狼式本土恐怖襲擊」,再有國安處本週二(6日)宣布,搗破了港獨組織「光城者」的炸彈實驗室,拘捕了9人,瓦解了一個恐怖襲擊計劃。 根據警方透露,該個炸彈恐襲計劃已到實踐階段——於7月上旬,到多個公共設施,包括海底隧道、鐵路、法院等,在垃圾桶或汽車放置TATP炸彈,就連事後離開路線亦已列於「行動指南」內。叫人震驚的,並非計劃分工精細、內容具體,而是被捕人士竟然有6個是中學生,年紀最細的,只有15歲,即是就讀中三而已!這為香港的教育制度響起了極大警號。 本欄早於此前的社會動盪期間已指出,民主、自由,人人都想要,爭取無可厚非,但搞破壞搞到社會無日安寧,嚴重打擊經濟,以致民不聊生,便已過了紅線;而且還危害到國家安全,就更不能容忍;如今再發展到恐襲的地步,將威脅到無數無辜市民的人身安全,則是極度離譜。 完全脫貧 科技高速發展 年輕人是社會未來棟樑,需要好好教導,而本欄所指的「教導」,就是只需增加其對中國以至共產黨的認識與了解,不要停留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內地真的進步得很快、進步了很多。 且看今年年初,國家主席習近平便宣布,內地已消除了絕對貧困,短短8年之間, 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減貧目標;從改革開放起計,更有7.7億農村貧困人口脫貧。 再看其他領域的發展,就更令人眼前一亮,尤其是航天科技。先是北斗衞星系統,是四大全球導航系統之一,其餘則是美國的GPS、俄羅斯的GLONASS,以及歐盟的伽利略(Galileo),全部自主研發,據說去年開通的第三代,核心器部件100%國產化,即是無一樣採用外國貨。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關乎國安不容姑息 趁百週年加深認識

吳老闆週記(6月24日) .斷絕了資金,甚麼事也做不成;做生意固然如是,政治亦然。 .反對派的勢力必定大不如前;而這一切,都是反對派自招的。 .了解得愈多,便愈能發現共產黨的優點,以及內地如何進步。 關乎國安不容姑息 趁百週年加深認識 政治新聞繼續成為全城熱話,先是警方國安處上週四(17日)派出超過500警員搜查《蘋果日報》大樓,拘捕了2名集團管理層及3名編輯部高層,並凍結了《蘋果日報》3間公司共1,800萬資產,繼而公民黨於剛過去的週日(20日)發聲明指,近日共有11位區議員退黨,至今在區議會只餘下5個席位。 斷絕資金 連根拔起 壹傳媒(00282)的情況急速惡化——本週一(21日)集團董事會決定,若保安局拒絕解凍部分資產用以支薪,《動新聞》便會在本週五(25日)深夜停止更新,《蘋果日報》亦會在本週六(26日)出版最後一份後停刊,結果兩項業務提早兩日停運,《壹週刊》也宣布已來到終點,正停牌的集團股份可能因此除牌,一步一步走向滅亡,一個傳媒集團就此結束。 從市民的角度,社會上從此失去了一把反對聲音,的確可惜;可是,從政府的角度,一間機構一旦涉嫌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則絕對不能姑息,與新聞自由完全無關係。即使放諸外國,情況也是一樣。 其實,本欄早已指出,資金是關鍵,斷絕了資金,甚麼事也做不成;做生意固然如是,政治亦然。始終,樣樣物資在在需財,最簡單的,食個飯盒都要錢;無晒錢,就能連根拔起。 公民黨自招退黨潮 至於公民黨成員爆發退黨潮,以保住在區議會的議席,很可能是多此一舉。事關林鄭本週二(22日)已表明,區議員未來在宣誓時,會否被DQ,視乎有否違反「負面清單」;而消息指,「負面清單」納入了曾參與民主派初選、曾借出議員辦事處作初選票站,以及簽署「墨落無悔」抗爭派立場聲明書等三類行為。若真如是,便會有超過100名區議員被DQ,看來未來9個月,政府除了要舉行本來的三場重要選舉,還需加場,就是區議會補選。 經過選舉改革後,相信無論選委會,抑或立法會,以至區議會,反對派的勢力都必大不如前;而這一切,都是反對派自招的。如果當初不是經常以一毫子大政府100萬,如果當初不是得寸進尺愈來愈過分,今日就不會有如此下場,真箇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最慘是拖了全香港落水,齊齊付出代價,有些方面需要重新適應;適應不到的,唯有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