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品牌

冠玲瓏 設鑽石博物館 宣揚香港品牌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各國封關加上經濟前景不明等多項因素影響,奢侈品銷情趨差,珠寶業面臨重大的衝擊。擁有本地珠寶自家品牌冠玲瓏,在過去一年的生意額逆市反升一成,其創辦人沈運龍憑著靈活策市場策略,推陳出新,以「可負擔的奢華」的定位,專攻中產階層,開拓多元化的產品,成功打進中東市場。 冠玲瓏創辦人沈運龍。   沈運龍是本港珠寶製造及零售商, 1985年他成立冠玲瓏母公司「古珀行珠寶」,一直主力做珠寶出口,以及香港、中東地區的珠寶零售生意。冠玲瓏現時有兩大業務,包括珠寶的出口,以及在香港、中東地區的零售生意,兩者各佔五成,由於現時香港市場發展仍未成熟,只有兩家分店,而中東地區則有三十家分店,為零售業務的主要收入來源,他坦言,全球在疫情陰霾下,消費意欲低迷,全球珠寶業營運環境十分嚴峻,但公司生意額竟有幸逆市增加一成。 冠玲瓏首創「六圍一」的專利鑽飾技術。   「六圍一」專利設計   打響名堂 要說品牌冒出頭來,在2006年,冠玲瓏開始採用「六圍一」的專利鑽飾技術,以周邊六顆配石襯托中央主石,讓組合鑽石也能達到媲美卡裝鑽石的效果。沈運龍說:「傳統求婚戒指一般要成十幾廿萬,不是人人負擔得起,只買碎鑽戒指又不夠體面,於是我就想到這個設計,價錢只是傳統卡裝鑽石十分之一,性價比較傳統鑽石更高。」 他續指,「六圍一」專利技術已在全球多個國家取得國際專利,確保了這款「六圍一」設計的外觀「只此一家」。「我會叫周大福、周生生係香港珠寶名店,而並非品牌,因為大家戴住這些產品,不能分辦是周大福或是周生生,但大家一看就知邊什麼是Tiffany,那是Cartier,這就是品牌!冠玲瓏就是希望做到這一點。」 沈運龍提及,冠玲瓏品牌理念不只是一個產品品牌,而是一種生活態勢。鑽石是最普通、最簡單的物品經過雕琢和裝飾,也可以變成一件耀眼的藝術品,我在創業初期大膽試用製作大型鑽石展品的方式吸引大眾注意,仲邀請個結他手即席用呢個鑽石結他奏樂!」沈運龍說。 冠玲瓏能夠迅速受到市場接受,沈運龍分析,品牌一直持續推出各式走「可負擔的奢華」路線的新產品,為了增加產品多元化,例如在細節上鑲有鑽石的手表、手機殼、眼鏡等,在劇烈市場中不斷創新。 博物館十藏品  擁健力士紀錄 由冠玲瓏鑽石藝術博物館(Coronet Amazing Museum),去年起籌建落成,在紅磡總部騰出逾千呎的空間,展出數十件珍貴鑽石藏品,其中十個已列為健力士世界紀錄的珍貴鑽石藏品,包括「最有價值」及「最多寶石」的結他各一支、「最多鑽石馬桶」、「最多鑽石手袋」、「最多鑽石唇膏盒」、「最多鑽石手機保護殼」、「最多寶石權杖」及「最有價值高爾夫球杆」等,每件價值連城。沈運龍表示,博物館不但可成為閃亮國際的旅遊景點,更是香港品牌向外宣傳揚威世界的最佳模範,歡迎商會、學術團體及一家大細到場參觀。 沈運龍表示,開設Amazing Museum 的目的,銳意將鑽石融入日常生活,並把健力士世界紀錄的鑽石藏品開放展出,讓公眾可藉由參觀體驗拉近與鑽石的距離。早前因為2人限聚令的關係,博物館一直閉館,近日因為疫情緩和,博物館已在上月19日重開,而博物館採取門票制,出發前請致電或上網預約並訂購門票。 沈運龍表示,隨著本港疫情緩和,期望把這間博物館日後把展館擴大及外遷之外,他亦計劃「衝出香港」,正研究如在中東地區如杜拜設立大型永久分館,把珍貴藏品當地輪流展出,宣傳香港品牌。 「最多鑽石馬桶」則鑲嵌了 40,815 顆鑽石,總重 334.68 卡,鑽石鑲嵌在防彈玻璃物料的廁板內,若坐上去也不會覺刺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