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印度拒入RCEP 難遏中國崛起

持續超過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戰,在上個月才剛剛露出曙光, 稍為令中國鬆一口氣,但那邊廂中國再被其他國家「挑機」。 十六個國家就《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談判進入最後階段,但印度突然反口退出。印度不想中國壯大已是事實,在美國撐腰之下,對中國愈來愈進擊,惟中國的地位始終難以動搖。 東盟十國和中國、日本、印度、韓國、澳洲和新西蘭於週一(四日)剛剛就《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完成談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布,RCEP十六個成員國已結束全部文本談判,以及實質上所有市場准入談判。「各國願意在此基礎上加快中日韓自貿區談判進程,朝建設東亞經濟共同體的目標邁進。」他並表示,各方會致力於明年簽署協議,促進地區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 不過,到最後關頭,並非全體與會者都決定加入,十六個國家當中,第二大經濟體印度宣布,暫時不加入RCEP之內,令市場意外。印度總統莫迪在RCEP峰會上指出,印度主張更廣泛的區域一體化,更自由的貿易和遵守規則的國際秩序,而一直以來,印度都積極、有建設性地參與了RCEP談判,本奉獻和接受的精神以實現理想目標,但現時國際情勢已有很大改變,在RCEP的七年談判當中,有許多事情已經不同,而印度不能忽視相關變化。 《今日印度》報道指,原先談判進展相當順利,但在進入第十一個小時,印度拋出了新要求。印度所糾結的幾點,包括原產地規則、電子商務、自動觸發機制和貿易救濟等議題,尤其是中國的貿易逆差可能會激增,而印度工業界和農民亦擔心,一旦降低中國商品的關稅,會有更多廉價進口商品湧入國內市場。 歷時接近八年的RCEP談判,參與國家多達十六個,擁有全球三分之一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和接近一半的人口,一旦成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自貿區,今次印度放棄這個機會,只會兩敗俱傷,RCEP的威力被削弱,但印度變成這個全球最大的自貿區的局外人,亦會喪失極多機會。 抗衡TPP RCEP由中國牽頭,被視為抗衡美國牽頭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武器,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就立即決定退出TPP,但美國其後就透過貿易戰成功「單挑」中國,分析認為,若RCEP能在中美貿易戰之前達成協議,無疑能為中國對美談判增加更多籌碼。今次印度退出,一方面似乎是在幫美國助攻,另一方亦是反映出,印度極擔心中國崛起,對自身的威脅,所以先下手為強。 中國與印度的關係一向錯綜複雜,兩個是全球最大的新興人口大國,在經濟及政治上存在不少競爭,但又希望能在對方身上取得好處。事實上,中國的發展遇上一定的挫敗就能為印度帶來新的機會,中美貿易戰打得火熱之時,的確為印度帶來更多生意。不少在中國設廠的生產商,近期都將廠房撤出中國,而印度就成了其中一個最熱門的新生產地。 一直在中國生產的iPhone,最近將部分生產線遷移至印度,一來可以避開關稅風險,其次亦可以更容易開拓這個龐大的市場。《印度經濟時報》報道,富士康位於印度清奈的生產基地已經開始生產iPhone XR,該廠房原先只是組裝舊型號的iPhone 6s和iPhone 7,出口至歐洲等鄰近市場,但現在該廠房的生產重點轉向較新型號iPhone XR。蘋果在印度生產的手機可免交進口智能手機的百分之二十關稅。印度於一八年初將相關稅項由百分之十五上調至百分之二十,指此項政策可在國內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無疑是想逼手機品牌搬到印度設廠。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黃金地位超然,中印情有獨鍾

千百年來,黃金作為財富象徵的地位一直未有改變。雖然現在黃金已不再是流通貨幣,但仍被視為一種「準貨幣」,為國際所接受。就如外匯和國債,黃金儲備在各國的財政儲備中也佔有重要地位。一方面是出於對本國匯率的保障,另一方面則是據此對沖由美元貶值帶來的損失。但在一些國家,黃金的意義遠遠大於此,比如中國和印度。 撰文  蘇梓 而黃金在人類貨幣史上之所以有重要的地位,一方面是因為黃金在漫長歷史中直接充當貨幣,作為交易媒介,例如直接鑄造成金幣;另一方面,以國家名義發行信用貨幣〈紙幣〉時,也是用黃金來支撐。例如「金本位制」,即指紙幣與黃金直接掛,紙幣是黃金價值的貨幣符號。 經濟發展重要角色 早在18和19世紀,隨著金礦採礦和選礦工藝的改進,以及南非、美國大量金礦的發現,全球黃金供給顯著增加,為1917年英國建立了金本位貨幣制度提供了保障。十九世紀末期,金本位制度在歐洲國家普遍實行。     1976年的《牙買加協議》,更是進一步推進了黃金非貨幣化。特別是英、美兩大經濟強國,其貨幣——英鎊和美元都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這兩種貨幣都曾經將黃金作為發行儲備,與黃金掛,可見黃金作為貨幣發行儲備資產的重要性。黃金保持著貨幣價值穩定,成為國際貨幣之間比價的基準。1991年1月1日歐元誕生,歐盟國家為了保障歐元發行成功,也曾大量增持了黃金儲備,在黃金持有和出售方面開展了更緊密的協作。 在遭遇貨幣危機時,黃金也是國家的重要支撐。例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中,韓元遭受重創,當時韓國就是靠國民捐出黃金製品幫助國家換取外匯,才渡過了經濟難關,可見黃金做出的重大貢獻。2015年,中國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成為人民幣走向國際化的一個重要的標誌,因此中國黃金儲備需要定期公告,也說明了黃金對於貨幣國際化的重要性。 貫穿中國文化歷史 作為世界最古老的兩個大國,中國和印度對於黃金的態度如出一轍:購買黃金除了保值、升值,也是為了生活中的裝飾。特別在最後一點上,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和印度如此重視。 先說中國。黃金向來在中國文化中佔據重要的地位,目前中國不但是全世界最大的黃金消費國,還是最大生產國。 據中國黃金協會研究指出,2018年中國的硬金、K金類首飾消費表現搶眼,古法金以及文創類產品的興起,帶動了黃金首飾消費增長。受2018年第四季度匯率、股市波動等因素影響,市場對黃金的避險需求推升,國內越來越多機構和居民傾向於持有黃金,促使金條消費大幅增長。另外,高端電子產品需求旺盛,工業用金量繼續增加。 美國Seeking Alpha網站不久前也刊文《為什麼中國是世界最大黃金消費國》指出,在任何市場中,以下幾種因素都是黃金需求的關鍵推動力,中國亦不例外:一是珠寶銷售。無論是當作結婚還是慶生的常見禮物,在中國傳統慶祝活動中,黃金都扮演著重要角色。世界黃金協會統計,2018年,在全世界許多市場銷售陷入停滯甚至下降的同時,中國黃金珠寶銷售仍增長3%,達到3年來的新高,約佔全世界總銷量的30%。隨著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層正變得越來越富有,該趨勢將繼續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