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梁健雄:股價低殘從來亦非撈底原因

接近美國大選日子美股出現劇烈震動,美股頗有山雨欲來之感覺,其國內的種族矛盾問題再加上疫情重挫經濟,現在開始有人擔心大選結果出來後到時是否有人會不認輸,結果只會令整個國家亂作一團,正好剛遇上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發表多家銀行涉及洗黑錢報告,市場隨即借勢沽貨考考市場承接力,順便看看美國政府在托市的能力,其實國際銀行有做洗黑錢的事一早亦是路人皆知,又非是什麼新鮮事情。 匯控面對政治下全沒反抗能力 洗黑錢事件令匯控(00005)股價雪上加霜,大戶可以沽完再沽,一眾小股民就傷到入骨,事件令到匯控被搬上外國頭條,本欄上月初才寫過美英兩國政府遲早找機會向匯控開刀,因該兩國正處於國庫空虛期間,正好可以填補一下國庫之餘又可讓政客向國民交交功課,匯控可以這樣説是絕沒有能力作出反抗,只有乖乖就範送上銀両,因匯控是一間民營銀行,即背後沒有政府背景為其撐腰,所以話經濟背後一定蘊藏著政治玄機,政治經濟實情是一個複雜混合體。 股價破底亦非是買入原因 匯控已見廿多年新低,要估再見幾多無意思,因為全球地區多處經濟仍未恢復,特別美英兩國今年年尾在大選後及脫歐問題上的結果存在不確定性,匯控既然貴為國際銀行且業務廣泛,受到的影響層面當然亦不少,要美英地區經濟復甦只怕談何容易,這亦非一年半載可扭轉,另一邊如果亞洲區的中國經濟能慢慢走出疫情困局,亦莫想其會有頗大的得益,因匯控得罪中央而在內地業務估計亦未必會讓其有太大得益,所以匯控於往後一段時間要承受美英及歐洲經濟艱苦期,亦要享受不到內地經濟復甦的紅利,投資者要等業務回復正常就要抱非一兩年以上時間不可,最重要是亞洲一直是集團主要貢獻地地區,如今既失貢獻地之支持,股價亦弱得有原因。 於大額罰款後才再重新考慮 匯控股價低殘絕非是可否買入的原因,業務前景有否亮點才是重要,要股價回升除非前路問題得到解決,否則股價只有繼續承受壓力,估計在今年第四季內匯控面對來自政治及經濟的情況下,本季只會每況越的機會仍大,再者匯控段段價位蟹貨重重,要撈貨者建議在美國大選及英國脫歐後,再看匯控如今已給美英兩國政府放了上砧板怎樣開刀後才再觀望,免與匯控一齊任「人為刀俎,我為魚內」。 [...]

博客

梁健雄:內銀與匯控(0005)前景絕不一樣

近日恒指於25000萬點附近浮沉,只屬幾隻新經濟股及港交所(00388)較作主宰大市,有否感覺市場就像等待消息才作下一輪走勢發展,港匯與人民幣就在繼續偏強下,感資金亦撤離亦未敢離場太遠,只在個股輪流炒作,在經濟大環境下銀行類股份於大行紛紛看淡下遭拋售情況普遍,若人棄我取下銀行股可以點樣選取。 內銀業績已預期 幾隻重磅內銀已公布業績平均純利跌幅略超一成,股價昨天跌幅需輕微,原因市場一早已先行沽貨早有準備,內地經濟雖有回暖跡象,但內銀有著肩負國家責任,不能學似外資私人銀行好天開遮落雨收遮的做法,這雖然對內地貸款企業有其好處、但就難免對內銀本身盈利有所影響,這短期間作出「讓利」如能救活市場,總好過大家一齊攬住跌落去。 內銀「讓利」扶經濟 現時低殘的股價可能做就中長線投資者入市良機,當然論全年業績要有心理準備會延續上半年一樣倒退,雖然頗多分析看淡內銀下半年走勢,但中央又怎會不明白若內銀長期遭外資拋售,對長遠內地經濟也不是好事,所以估計內地要今年內銀負起「讓利」救經濟,明年有機會等經濟回暖後,內銀便可逐步減退「讓利」角色回復盈利增長,現時中長線投資者不必太急地收集幾隻內銀,惟回升速度全取決於內地經濟情況。 匯控多項不利因素纏身 另一隻港人鐘情的昔日股王匯控(00005),觀其股價很多投資者拿其高峰期股價來衡量就以為看似吸引,惟前景仍可能比內銀更加暗淡,匯控貴為環球銀行已多年業績受歐美業務拖後腿,問題所在集團一早清楚惟失色多年後仍未完成重組架構,如今遇上全球疫情肆虐,對歐美經濟恐怕難以樂觀,且加上當地疫情還未可談上受控地埗,可能對經濟最差的時間還未出現,加深大行對匯控貸款質素看淡情度,美英兩國對匯控於本港國安法而表態一事,只怕會遲早出手借重罰來填補國庫空虛,再者中央指摘匯控出賣華為一事上,雖未有再進一步行動,事件在未完全解決前不難預期匯控在內地的業務要面對寸步難移之境,其夾於中美博奕漩渦當中,可能破財已難免、之後是否能擋災就未知之素,近期管理層受董事局施壓下拋出亞洲業務與歐美業務作出分離的提意,方向是正確,但就實行時間表未有提出,投資者小心仍似十年前匯控早已提出集團需要重組,方能重拾增長,惟十年間仍雷聲大雨點小,匯控於歐美實在冗員過多,且對集團盈利貢獻有限兼且每況月下至今,肥就肥了班歐美高層員工,苦就苦了一班小股東。 內銀與匯控仍不難選擇 疫情肆虐全球嚴重打擊銀行業,歐美面對疫情時已進退失據,反觀內地受控初見經濟漸回正軌,要選重災區銀行股就要向前看,勿只留戀昔日獅王曾經輝煌日子,投資往前看,建議待匯控真能完成重組及分離地區業務後,還要看中央怎樣看待匯控才可真正脫險,在這之前估計內銀前景還較匯控看好的。 [...]

博客

梁健雄:處於政治漩渦中的「匯控」

匯控(00005)出業績表現頗差或許已是意料之內,但香港散戶頗多仍抱有期望,皆因匯控實在令上一代人忘記不了,不知曾經多少人曾因匯控而至富,不過這又確實是上一代的時空了,今天回看匯控股價已跌多時,既穿了海嘯價其負面因素就是否已消除呢! 長期問題仍長期未解 以匯控中期業績來看為集團貢獻最多仍香港本地業務,中東、拉丁美洲及北非地區稅前盈利均亦不過億,而歐洲及北美稅前已合共蝕6億美元,以一間環球銀行其盈利貢獻主要只來自香港,雖然説新冠疫情對任何環球金融企業亦有影響,但匯控在往後於歐洲及北美業務是否有能力扭轉劣勢其實成疑,就講了多年歐洲裁員計劃就遲遲未見切實地執行,拖拖拉拉下就多年直接影響集團盈利,投資者留心今次所謂裁員大計會否仍似過往一樣無疾而終。因歐洲一直是集團開支最重但長期對盈利貢獻不成正比,這削減計劃其實早年已經敲定,只是股東急高層未肯急,因削減裁員計劃由歐洲總部負責執行,問題就在這裡,即要高層裁中層人員之後高層亦要被董事局裁,誰人無私心呢!所以才出現早前董事局直接施壓要盡快執行裁員,歐洲冗員過多要自己人裁自己人、又看看是否亦只是以往一樣,雷聲大雨點小管理層只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走過場,裁員計劃一日未完成亦只會是往後匯控的包袱。 雖然方向是正確 匯控計劃未來4年內於內地增聘人手2,000至3,000名財富管理人,以推動中國財富管理業務,集團方向是正確,把發展重心集中於有潛力的地區,同時削減歐洲業務與人手,減輕集團的開支。還有另一對匯控股價致命的事情,就是中央指控匯控出賣華為一事仍未了結,疊加上集團對香港國安法表態惹來英美政客大力抨擊,匯控正㚒於政治漩渦中,既然華為事件提升到國家層面,內地人民對家國概念遠比香港人高,一間曾出買國家的外資銀行刺傷了民族感情,內地人民會對這間銀行打了折扣嗎?中央亦會給匯控在內地坐大嗎?既然匯控希望內地為集團日後的業務作為增長引擎!投資者就要考慮一下!會否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小心秋後遭算賬 現時平保(02318)作為第二大股東,但第一大股東始終仍為美資貝萊德,雖然平保去年曾經是大股東,但只是短暫時期,該段期間匯控高層就出現大換班大清洗,致於華為孟晚舟於匯控內資料平保應該亦於該期間處理好了,接着就讓回貝萊德再度成為第一大股東,以中央及平保財力要長期作最大股東根本不是難事,但平保就以功成身退的姿態不作眷戀,種種跡象看來匯控這幾年盈利有機會仍給歐美拖後腿,雖然希望加大內地業務比重但政治問題是一重大阻礙,現時中英美三國在疫情下無瑕處理匯控問題,但並不代表日不會秋後算帳,所以匯控股價可以反彈惟要轉勢必待歐洲裁員及政治事件得到解決才有轉機。   (筆者未持上述股票) [...]

博客

植耀輝:油價竟可「平過水」,匯控難關難難過

「油價平過買水?」這個看似講笑的說法,估不到變成事實!5月紐約期油「史無前例」跌至負數,竟然會出現「貼錢賣油」行情。有一個疑問,既然石油供大於求,又沒有足夠倉儲,為何油公司不索性關閉油井呢?所以筆者亦搜集了不少資料,現簡單跟大家分享。 美國開採頁岩氣/油之方法,最為人熟悉的便是水力壓裂法。當氣/油從裂縫釋放,便能開始收集。不過,一旦開採後要「叫停」,除非將所有裂縫重新貫水或其他化學物質,但成本可能十分高。而且頁岩油與傳統油井不同之處,在於頁岩油開發周期短,一個頁岩油氣井產量在出油後第2個月已達到峰值,而根據EIA報告,單口頁岩油氣井前兩年的衰減率分別達到69%和39%,前3年的產量亦接近其生命周期產油量之80%,當然現時不少美國油公司已暫停開闢新井,只是要平衡供需關係,短期應該難以達到矣。 而且,由於供需關係依然失衡,除非短時間內經濟活動能顯著出現改善,否則期油價格「崩盤」的情況將可能每月上演。但更嚴重的情況是,有關衝擊將可能導致數以百計油企瀕臨破產邊緣,並令美國當地相關垃圾債「爆煲」機會急增,對宏觀經濟亦難免會帶來深遠影響。 除油價外,有關匯控(00005)的爭議亦未見減少。投資者對其未有派發去年第四季股息猛烈批評,尤其是股價已進行除淨安排,按理實在是講不通,哪會想到堂堂一間大型銀行會有此安排?問題是今次英國七大金融機構均遭到英國PRA(審慎監管局)「溫馨提示」,所以盡管匯控截至去年底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達14.7%,但今次情況屬「不能矣,非不為也」。 只是有一個更現實的問題,就是投資者是否仍要執著於買匯控呢?有不少投資老手指匯控現價抵買,又或來年待經濟好轉會續派息。現價是否抵買見仁見智,須知道即使疫情過後,全球經濟仍面臨嚴峻挑戰,而在央行無限量放水下,銀行息差只會再進一步收窄;何況即使憧憬經濟狀況轉好,論值搏或「反底」板塊可能有更多好選擇─到時收租及零售股或者更值得留意。所以匯控是否非買不可,這可能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但基於筆者對未來經濟看法悲觀,所以亦幾可肯定,不會將匯控加入買入名單之列。 筆者並未持有相關股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