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大中華時事

【中國政經】「北京航空食品」伍淑清:合資企業第一人

美心集團創辦人伍沾德的長女伍淑清(Annie Wu),30歲那年開始回國做飛機餐業務,成立國家改革開放的第一間合資企業: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註冊編號為001號,被譽為「天字第一號」,蓽路藍縷一路走來,不單成為往後合資企業的典範,也幾乎佔盡內地航空配餐業務的半壁江山。 撰文:葉永成  攝影:鄺銘漢 「1978年鄧小平說要改革開放,隨後新華社便邀請一批港商,包括我爸爸到訪內地,爸爸當時事忙便囑咐我去。」對於自小在港出生長大、受西方教育的伍淑清(Annie Wu)而言,四十年前的中國是一個既陌生又神秘的地方,去考察一下當地的文化也無妨,於是她便懷著窺秘的心態跟大隊北上,同行的還有黃宜弘、胡經緯、鄭正訓等。 難忘羅湖木橋過關 第一次踏足神州大地,伍淑清依然歷歷在目。「我們先從羅湖過關,踏過一條木橋抵達深圳,再等火車往廣州,在廣州小歇食飯,再乘飛機到成都,不過不是直達,中途要在貴陽停靠,由早上10點出發,到達成都已是晩上7點鐘。」 迂迴的交通不僅令人印象深刻,下榻的地方也令伍淑清難忘,「當時成都的錦江賓館很落後,瞓鐵板床、水龍頭滿布銹蝕、地毯用濕地拖打掃,這都令我們大感詫異,不過,回想起來,新中國成立後29年的閉關政策,令各方面也追不上世界的發展,實不足為奇。」這是伍淑清第一次回國的故事。 雖然事隔四十年,伍淑清仍舊記憶如新,「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國家領導人鄧小平一聲令下,內地正式開放,歡迎外商投資。接待我們的新華社幹部說:『你們想一想,談一談,看看有甚麼投資機會。』其時各人面面相覻,支吾以對。」 美心設宴認識習仲勳 「1979年,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訪美回國途經香港,新華香港分社社長王匡找家父(伍沾德),設宴於銅鑼灣世貿的美心皇宮酒樓,宴請香港工商界與習先生見面,家父便認識了習仲勳,並說歡迎我們到內地相談一下投資國內的商機。」 其時中美恢復邦交,中美直航客機要趕及於1980年5月開通,這不僅標誌著兩國關係正常化,也是國際政治與國際關係的大事。如何在航機上配置優質的飛機餐成為當時的一個難題。曾留學法國、愛吃牛角包的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曾對當時的民航局局長輕輕提了兩句:「美心伍先生懂做麵包嗎?若懂的話就放手讓他去做吧!」 伍沾德一口應允做餐 1979年6月,伍淑清伴隨著父親飛到北京與民航局副局長林征會面,在飯局中,林副局問家父有否興趣經營飛機餐,惟準備時間有限,要翌年(1980年)5月開始,為中國航空公司提供往美國航線的飛機餐。「爸爸爽快地應允了,後續的事宜便派我往返內地傾談。」說易做難,其後,伍淑清須要面對多個難關,才促成了中外合資成立的改革開放後第一間公司的誕生。 首先就是合約條款的問題,只因當年內地沒有合同法去保障合資雙方,只得簡單概括的「14條」,於是她建議用香港慣用的公司法及合資企業法,把英文翻譯成中文,擬定共同認可的合作標準。隨後她找了一名律師做翻譯,再將譯好的條文帶上北京與中方傾談,「還記得當晚由七點傾到翌日清晨五點,因為中方要將譯本再翻譯成他們慣用的中文,我又要將新版本再翻譯成英文,一來一回逐個條款去核對,再得出共同認可的標準。」 審批需時惟有墊支 不過事情並未就此圓滿,隨後中方要呈交外資管理委員會審批,之後還要多次上京商討條款字眼的修訂事宜,歷時多個月,「直至1979年11月,中方代表著家父上京,說因時間緊迫,而條款審批仍未做到,可否先由我們墊支500萬港元買機器,並承諾1980年5月前爭取合資企業合法化。爸爸說:『大家都是中國人嘛,做生意要講個信字,我亦相信鄧小平所講的要改革開放……』,於是,在沒有合約、章程、委託書等法律基礎上,只是握一握手,合作便開始了。」 之後,伍淑清帶同牛奶公司的代表,一同飛赴北京視察當地的餐廚廠房,發現當年內地的鐵盒飛機餐只有熟雞蛋、鳳尾魚、以及麵包等幾款簡單食物;而且又沒有食物冷藏庫的衛生概念,只管在廠房與廠房之間的空間放下若干冰塊,然後當作臨時食物貯藏間,因此容易令食物變壞等。更令她詫異的是,在備餐間內工人普遍喜歡一邊處理食物,一邊抽煙,完全無視食物衛生。 於是,她決心要將香港與西方的衛生標準引入內地徹底改革,上至提升食物生產流程、食物衛生、食物冷藏等不同管理理念,引進了熱水喉設備、隔油煙罩,下至個人衛生如禁煙、戴口罩等鉅細無遺地執行。 港式管理搬到內地 「我們僱用當地員工,但必須全部接受港式的管理和培訓,依照嚴格的餐飲業標準去進行。除了前線員工,後勤的會計師也須接受培訓和考試,以長遠優化企業內部帳目管理。我一直謹記爸爸關於帳目的教誨,從來只會做一盤帳,絕不會做兩盤帳。」由於帳目清晰,1995年國家審計局甚至退回昔日多繳付政府的38,000元人民幣稅款,成為中外合資企業的表揚典範。 對於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年,伍淑清自然感受良多,內地急速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力大增、國民水平提升了不少。她回想改革開放前,外國人看不起中國人,中國人變得自卑;改革開放後,外國人又恨不得全力攻入中國市場,賺盡市場的一分一毫;如今,美國等西方國家又反過來害怕中國強大起來,發生貿易戰等衝突。 她指改革開放的幾名國家領導人,由鄧小平開始,步伐只會越走越快,亦欣賞習近平主席對改革開放的認同與決心,展望未來,一帶一路的發展將會是新的機遇,她作為世界貿中心協會永遠榮譽理事,也會繼續肩負起推動沿線地區的商務連絡工作,即如她現在身為坦桑尼亞名譽領事,也是為中坦的貿易共贏貢獻心力,自詡永不言休。 [...]